日记

《庆兔兔日记》2530看哥哥学跆拳道

2019-02-04 08:14 | 宝宝成长

2530五月十九日星期六小雨28~19℃客厅早晨温度28PM2.5-50

七点钟庆兔兔从小房间出来,庆兔兔转身去开妈妈的房间。

外婆说:“小九还在睡觉,你进去了,你会把小九吵醒的。”

庆兔兔还是开门进去了。

很快屋里听到庆小兔的说话声音。

庆小兔洗好穿好衣服,庆小兔一直趴在妈妈的肩膀上。

妈妈摸了一下庆小兔的额头,妈妈自言自语地说:“是不是发烧了?”

妈妈又在自己的额头上摸了一下说:“没有发烧嘛?怎么怏兮兮的。”

我说:“这是起早了。”

外婆说:“是的,小九平时八点多,快到九点钟才起来,今天小九起得有一点早,小九还没有睡好。”

妈妈说:“小九起来一直就怏兮兮的。”

外婆说:“是不是受凉感冒了?”

我说:“什么受凉发烧呀,现在是什么天气呀,很多人家多已经开空调了,小九还在穿长袖长裤,双胞胎早就小背心吊带裙了,小九这不是受凉,小九这是捂的热气出不来,小九这是热伤风。”

今天庆兔兔去市里时代广场去上课。

外婆问:“我们把小九放在家里,还是让小九跟着一起走。”

我说:“本来小九就是要出去玩的,有机会出去跟着哥哥妈妈在一起,为什么不让庆小兔去玩一会呢?”

外婆说:“要是小九要睡觉呢?”

我说:“时间太晚了,我们就先带小九回来。”

外婆说:“庆兔兔十二点钟下课。”

我说:“这不是正好吗?”

今天预报的是小雨,天空显得阴沉沉的,天不冷不热也没有太阳,这是一个外出旅行的好时机。

出租车路过姨妈家的小区。

外婆说:“问问他们中午要不要吃饭。”

妈妈问:“今天他们休息吗?”

外婆说:“今天姨爹下夜班。”

妈妈说:“下夜班他们就吃了饭的,吃了饭睡觉,中午一般不会再起来吃饭的。”

外婆说:“还是跟他们说一下,告诉他们我们去市里了。”

手机接通了。

外婆说:“问一下晚上要不要遛狗子。”

我说:“你管那么多的事情干什么?他们又不是小孩子,他们是几十岁的成年人,他们知道要干什么的。”

妈妈说:“不要问,问了,本来他们要做的事情,他们也想着等你们去做。”

从出租车上下来,外婆就瘫坐在路旁商店门口的台阶上,妈妈带着庆兔兔去上课。

外婆说:“我的头有一点晕,有一点想吐。”

外婆晕车,外婆出来就准备好了的晕车贴,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外婆反应那么重。

庆小兔哇啦哇啦地要到处走,外婆那个样子我们又不敢离开,外婆没有手机,外婆又用不好手机,外婆对市里人生地不熟,万一外婆找我们,我们再倒过来找外婆,那今天一天只能是找人的游戏了。

外婆听到庆小兔想去玩。

外婆说:“你带着他先去玩,一会你们再过来找我。”

我说:“这个是在市里,我们连路叫什么的不知道,万一两个人错过了,我们到哪里去找你呀。”

我们就在大马路边,是一个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就是在我们小区附近,没有手机到哪里去找人呀,弄不好就从身旁走过也没有看见。

外婆起不来,庆小兔喊着要到处走。

外婆勉强站起来,外婆用手指着远处说:“这不是大润发超市吗?我在里面找一个椅子坐下来等你们。”

我不知道外婆会有什么不测,不管庆小兔怎么要求,我不敢带庆小兔走远。

当我们转回来的时候,椅子上已经人去楼空,外婆不知道去哪里了。

大润发超市楼下很大,超市楼下都是卖家电卖衣服卖百货的,还有很多餐馆。

我们转遍了超市楼下,这才发现外婆已经转移了地方,外婆来到超市楼下另一边的门口。

外婆用手指着刚才的地方说:“那边门口的地方太吵了。”

外婆坐在长条凳上,外婆低着头趴在自己的膝盖上,我又怕外婆的病症会不会变重,又怕小偷也坐在外婆的跟前把外婆的包包拿走了。

庆小兔要去江边玩,过了马路就是长江边,就是宜昌市的滨江公园。

滨江公园比我们那里的游乐设施多很多,还有亭子广场。游乐场人很多,小小的滑滑梯上挤满了小朋友,都是比庆小兔大很多的小朋友。庆小兔也要爬上滑滑梯,庆小兔人小动作迟缓,庆小兔阻挡了其他小朋友们的通行。

我说:“小九,我们下来,这里的人太多了。”

庆小兔还是继续往里爬,这个滑滑梯也太小了,庆小兔趴在里面爬,其他人只能望洋兴叹。

其他小朋友的家长大声喊:“当心不要碰到小弟弟了。”

庆小兔来到滑道跟前,庆小兔坐下来,庆小兔滑不下来,庆小兔没有兜尿不湿,庆小兔的屁股黏着滑道下不来。

滨江公园的健身器材已经改朝换代,很少看见普通铁制刷漆的健身器材,大部分都变成闪闪发亮的不锈钢的设施了。

庆小兔还要玩,我又不放心外婆的身体,当我们回到超市楼下外婆呆着的地方,外婆坐过的长条凳上已经空空荡荡。

于是我们在整个一层寻找外婆,连着找了几遍也没有看见外婆的踪影,我真的有一点火急火燎了,虽然我不相信外婆会走丢,但是一直找不到人心里是放不下来。

我到超市外边给庆小兔端尿,这才发现外婆坐在外边的挡车石上。

外婆说:“我吐了。”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说:“要不我们就回家去。”

外婆说:“我这个样子能够回家吗?”

我说:“我们可以坐公交车,公交车颠簸就轻一点。”

外婆说:“再过一会庆兔兔就下课了,等庆兔兔来了再说吧。”

既然外婆不愿意走,庆小兔继续要求去滨江公园玩。

庆小兔在江边看见小朋友就要跟着一起玩,一个六岁的男孩在亭子四周的大理石斜坡上玩,庆小兔也过去叽哩哇啦地跟男孩说什么,男孩听不懂庆小兔说什么,男孩还是跟着庆小兔一起玩。

男孩从大理石斜坡上滑下来,庆小兔也在对面的斜坡往下滑。

男孩爬上亭子里的椅子上,庆小兔也在男孩对面坐下来。

男孩位置亭子外边跑,庆小兔也跟着后边跑。男孩跑的很快,庆小兔很快就赶不上了,庆小兔调转船头,庆小兔从反方向迎着男孩。

男孩爸爸喊:“我们要回家了。”

男孩跟着爸爸妈妈走了,庆小兔竟然要跟着一起走。

我说:“哥哥要回家了,我们也回去找外婆好不好?”

庆小兔要去江底下玩,滨江公园的沿岸是没有栏杆的,现在的江水已经涨起来了,我没有让庆小兔下去摸江水。

有人拿着一个风筝来了,庆小兔跟着要看别人放风筝。

这时候已经不是放风筝的时节,放风筝的人拉着风筝一直没有放起来,尽管风筝没有飞起来,一个硕大的花花绿绿的风筝还是吸引着庆小兔的眼球,庆小兔一直跟着风筝走很远很远。

庆兔兔下课回来,外婆这个样子我们要没有心思再在外边吃饭了,于是一家人坐公交车就回来了。

下午庆兔兔去国贸新天地去学习跆拳道,妈妈推着童车带着庆小兔去看庆兔兔学习跆拳道。

十六点钟。

外婆说:“你去把他们接回来。”

我说:“又没有下雨,如果下雨去就去接。”

外婆就一直在唠叨说:“要下雨了怎么办,下雨了小九就没有办法回来了。”

本来我准备晚一点再去,我只好提前去接庆小兔。

庆小兔正在推着童车在玩,庆小兔看见我来了,庆小兔马上就跑了过来。

国贸新天地楼上比较空旷,一边的是各种各样的培训机构,一边是一些餐馆,中间还有一大片空地,

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姑娘在跑,庆小兔马上走过去跟着小姑娘一起跑,庆小兔不断地喊着小姑娘。小姑娘也不断地回头和庆小兔挥手。

这是一块很大的空地,四周摆放着很多机器猫的雕塑,每到一个雕塑跟前庆小兔都会用手摸摸,庆小兔还看看机器猫的脸。

小姑娘拿着一个矿泉水瓶在踢,庆小兔也跟着一起去踢矿泉水瓶子,庆小兔还用手去拨弄矿泉水瓶子。

庆小兔捡地上的小石子,这是一块施工没有覆盖的地方,小姑娘也过来把小石子放进矿泉水瓶子里。

小姑娘很快跑进一个餐馆的柜台里,可能小姑娘是这里餐馆老板的孩子,庆小兔跟着就往里跑,眼看庆小兔也进到柜台里,我把庆小兔抱了出来。

我说:“你看,餐馆在开饭,你进去当心碰着了。”

小姑娘看见庆小兔没有过来,小姑娘马上又跑了出来。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