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29我们要保护动物小鸟

2019-02-03 08:57 | 宝宝成长

2529五月十八日星期五中雨转小雨29~21℃客厅早晨温度27PM2.5-44

一夜瓢泼大雨雷声隆隆,早上起来雨才刚刚停下脚步,天上是云就好像压到头顶一样。

八点半庆小兔睁开眼睛。

天上的云已经裂开一条条缝隙,蓝天悄悄地来到我们跟前。

外婆今天眼睛拆线,庆小兔跟着外婆一起去医院。

当外婆从操作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庆小兔好有一点惊讶,外婆进去的时候眼睛上蒙着纱布,出来外婆的的眼睛的纱布没有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外婆说:“外婆。”

无病一身轻,外婆不是没有病了,外婆撕去了挂在脸上的生病的符号。

外婆不用再遮遮掩掩,外婆不用再和别人解释自己的眼睛,外婆就一心一意地在菜场买菜。

回到家,茶几上听到噼噼啪啪的响声,走近了看,原来是一只麻雀,麻雀装在一个透气的透明塑料饭盒里。

小动物是孩子们的所爱,小鸟是庆小兔宠物。

庆小兔开始只是用手指着,一会庆小兔用手去小心翼翼地抚摸,一会庆小兔用手轻轻地拍打塑料饭盒。

麻雀怎么见到过这种场面,麻雀想飞,麻雀飞不起来,麻雀想走,麻雀又四处碰壁。

我说:“麻雀胆子是很小的,你看看就可以,你这样拍拍打打,小麻雀会很害怕的。”

庆小兔不再拍打麻雀的临时住所,麻雀马上就安静下来,麻雀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庆小兔。麻雀不动了,庆小兔也就不看小麻雀了。

庆小兔吃芒果,庆小兔吃荔枝。

庆小兔芒果吃一个,庆小兔的手马上就变成黏糊糊黄灿灿的,庆小兔的衣服都被芒果留下了纪念。

荔枝庆小兔是第一次吃,庆小兔把荔枝放进嘴里很快就吐了出来。

我说:“小九,你还不喜欢吃荔枝呀,是不是荔枝的味道不喜欢呀。”

也就是说话的功夫,庆小兔又伸出手要吃荔枝,荔枝庆小兔吃了四颗。

 

庆小兔要上床。

我说:“小九,我们上床就要兜尿不湿。”

庆小兔没有到我的跟前,庆小兔自己走到卫生间里。

我过去抱起庆小兔问:“小九,你想尿尿呀?”

很快庆小兔的尿就尿下来了。

外婆说:“小九蛮行吗,小九知道上床要尿尿,可能小九觉得兜尿不湿不舒服。”

十二点半庆小兔睡着了,庆小兔睡了一个半小时就醒了。

庆小兔起来就是看电视,看完电视就要吃荔枝。

这一次庆小兔吃了六颗荔枝,庆小兔还伸出手要吃荔枝。

我又拿起一颗荔枝说:“荔枝不能多吃,荔枝的糖分太高,吃完这一颗,我们以后再吃好不好。”

庆小兔点点头,庆小兔把最后一刻荔枝放进嘴里。

庆小兔从外边回来,庆小兔在找小麻雀。

庆兔兔问:“小九,你在找什么呀?”

我说:“小九在找麻雀。”

庆兔兔说:“我刚刚把麻雀放了。”

我说:“小九,还没有看够呢?”

庆兔兔说:“你们知道为什么我要把小鸟放了。”

外婆说:“你这是要保护小鸟。”

庆兔兔说:“对,我们要保护环境,我们要保护我们的小鸟和动物。”

庆兔兔说的没有错,庆兔兔的思想应该在所有的孩子中传播。由于人类的破坏,与栖息地的丧失等因素,地球上濒临灭绝生物的比例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

庆小兔还小,庆小兔还不知道要保护动植物,庆小兔需要和大自然亲密接触,庆小兔也需要近距离和小动物在一起。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既然庆兔兔说的对,我们庆小兔也要向庆兔兔学习。

没有了小麻雀,外边到处都可以看到麻雀小鸟,庆小兔要出去看小鸟。

我还没有吃完饭,庆小兔要我带他下楼。

我说:“外公还没有吃完饭,等一会外公带你出去。”

庆小兔还是拉着我要出去。

外婆说:“外公吃饭,外婆带小九下楼。”

外婆抱着庆小兔到楼下去了。

我吃完饭,我到楼下去接庆小兔。

外婆说:“小九,蹲下来尿尿。”

庆小兔真的蹲下来了,但是庆小兔没有尿尿,庆小兔又站起来。

外婆说:“小九,你还没有尿尿呢?”

庆小兔重新蹲下来,这一次庆小兔真的尿尿了。

几只麻雀落在马路上,庆小兔用手指着说:“麻雀。”

现在的环境好了,我们的小区就像花园,各种各样叫不出名字的小鸟每天叽叽喳喳,小麻雀更是一拨又一拨。

人们的思想意识也在不断地提高,几乎看不到有人在伤害小鸟,自然这些小鸟也就不惧怕人类。

庆小兔在麻雀跟前指指点点,麻雀自娱自乐在寻觅粮食,庆小兔慢慢地向着麻雀靠近,麻雀飞起来又重新落下来。

麻雀终于转移战场,麻雀飞到大树上,麻雀飞到更远的地方。

我们来到江边,我们在看渔翁在钓鱼,晚上出来肯定的就是一个个散步的人们,另外就是数不清的渔翁在钓鱼。

庆小兔发现水中漂浮着的闪光,庆小兔用手指着让我看,这是一个LED发光鱼漂。

鱼竿梢头亮着一个LED灯经常见到,闪闪发光的鱼漂在水里游动很少看见。昏暗的江面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在水里游动,庆小兔看着就不愿意离开,渔夫把鱼线收拢起来,发光鱼漂在水里迅速移动,很快亮闪闪的鱼漂浮出水面,渔夫失望了,渔夫没有获得收获,庆小兔却得到一个视觉盛宴。

一个六岁多的小姑娘拿着滑草板从坡顶滑下来,小姑娘跑到爸爸跟前要喝水,小姑娘把滑草板放在地上,小姑娘拿起水杯就仰起头咕噜咕噜地往脖子里灌水。

庆小兔马上从我的身上下来,庆小兔迅速跑到小姑娘跟前,庆小兔用手猛地转动滑草板。

我说:“这是滑草板,我们小九不是也有一个滑草板吗。”

庆小兔没有继续转动滑草板,庆小兔看着喝水的小姑娘,小姑娘看见庆小兔动她的滑草板也没有生气。

小姑娘在滑草,尽管光线幽暗,还是可以勉强看得见小姑娘从坡顶滑下来。一次又一次,庆小兔站在旁边聚精会神地看着小姑娘的表演,一直到小姑娘热了在脱衣服,小姑娘累了坐在了台阶上,庆小兔这才同意离开这里。

爸爸的视频来了,庆小兔喊了一声爸爸,接着庆小兔就一直喊妈妈。

爸爸说:“爸爸,爸爸。”

庆小兔还是喊妈妈。

我说:“小九,爸爸呢?”

庆小兔并没有用手指手机里的爸爸,庆小兔用手指着墙上挂着的爸爸照片。

庆兔兔洗完澡,庆兔兔喊着爸爸出来了,庆兔兔在和爸爸说话。

庆小兔在一旁用手摸庆兔兔的头,庆小兔每摸一下庆兔兔的头,庆小兔就会哈哈大笑。

爸爸说:“小九,你怎么那么高兴呀?”

庆兔兔说:“小九在打我的头。”

庆小兔听到庆兔兔说打他的头,庆小兔真的把手举起来,庆小兔没有力气打人,庆小兔就是一种装模作样。

庆小兔也不是有意去打庆兔兔的头,庆小兔就是好玩,庆小兔拍一下庆兔兔的头,庆小兔就大笑一会。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