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27我起来快不快

2019-01-31 07:32 | 宝宝成长

2527五月十六日星期三阴天转多云34~22客厅早晨温度25PM2.5-59

外婆眼睛还贴着纱布,外婆还不能送庆兔兔上学,我七点二十分准时来到姨妈家。

天气预报今天是阴天转多云,这一会天上连一丝云也没有,就是一个蓝汪汪的一片。

庆兔兔坐在沙发上,姨妈在给庆兔兔系红领巾。

我问:“庆兔兔,你什么时候变成少先队员了?”

庆兔兔微微笑了一下。

姨妈说:“庆兔兔还不是红领巾,学校老师要大家在家里练习系红领巾,我现在也不知道怎样系红领巾了。”

红领巾反反复复系了几次,红领巾终于系好了,红领巾系好后又要打开拿下来。

庆兔兔跳下沙发就说:“外公,我今天七点十分就起来了,我起来的快不快呀?”

庆兔兔早晨很少会早早地迅速起来。

我说:“不错嘛,以后天天就要这样,一叫,你就马上起来。”

路上听见庆兔兔在喊:“黄耀虎。”

我感到有一点奇怪,黄耀虎天天早上是妈妈开汽车送他上学,一般是在学校门口才能遇见黄耀虎。

我回头看,果真黄耀虎和庆兔兔牵着手在说话。

我问:“黄耀虎,你今天怎么一个人上学了?”

黄耀虎用手指着旁边的人说:“今天是我爸爸送我上学的。”

我一下子愣住了,黄耀虎的爸爸我知道但是我不认识,这是我问的太莽撞了,没有注意黄耀虎旁边背着书包的人。

黄耀虎爸爸没有说话。

我问黄耀虎:“你爸爸昨天回来的呀?”

黄耀虎爸爸以前见过几次,都是距离很远又是一闪而过,这是第一次近距离看见黄耀虎爸爸。

据说黄耀虎爸爸在香港是一个律师,一年回来一两次,每次三五天就走了。

当我回到家,客厅里的电灯已经亮了,就是说庆小兔已经醒了。

庆小兔已经坐在沙发上,外婆在给庆小兔喂饭。

外婆出去买菜,今天外婆没有去伍家菜场,外婆就在几个小菜店买的菜。

小菜店门口的马路边经常有几个鱼友在门口卖鱼,可能是几个钓鱼高手,他们是在附近一个水库里钓的鱼,钓鱼要买票,可是他们几个钓鱼的业绩颇丰,每天都可以钓到几条大鱼。

庆小兔从三轮车上下来。庆小兔蹲在打塑料盒子跟前,庆小兔在看一动不动的大鱼。

庆小兔伸出手想摸一下鱼,庆小兔把手伸到跟前又停了下来,庆小兔的手变成在指鱼。

庆小兔说:“鱼,大鱼。”

渔夫手里握着一沓钱,渔夫说:“小朋友,要不要拿一条鱼回家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鱼说:“大鱼。”

庆小兔用手推动塑料箱子,鱼受到惊吓马上剧烈地摆动起来,塑料箱里的水都溅了起来,庆小兔先是一愣,庆小兔马上往后退了一步。

外婆提着菜过来了,外婆很麻利的买了两条鲫鱼。

外婆提着鱼让庆小兔看,外婆说:“小九,看外婆买了鱼,我们回家看鱼好不好?”

庆小兔用手接过塑料袋,庆小兔提着塑料袋就往前走。

可能有一点重,庆小兔把鱼还给外婆,庆小兔骑上自己的三轮车。

庆小兔回到家,庆小兔就到厨房找盆。

外婆把两条鱼倒进洗菜盆里。

外婆说:“我们还有一个大鱼缸,我们用鱼缸喂鱼好不好。”

庆小兔知道玻璃鱼缸在哪里,庆小兔用手指着鱼缸在喊着。

一条鲫鱼装进鱼缸里,从侧面看去,鲫鱼变大了许多。

庆小兔趴在茶几上看鱼,庆小兔转着方向看鱼,庆小兔用手轻轻地拍打着鱼缸,鲫鱼马上摆动尾巴游了几下。

鱼停了下来,庆小兔又用手在鱼缸上拍了几下,鱼又摆动几下尾巴。

庆小兔拍的次数多了,鱼也麻木了,鱼一动不动地浮在水里。

庆小兔拿着一条陀螺抽条,庆小兔用抽条去抽鱼缸,这时候的鱼已经待理不理了。

庆小兔干脆拿着抽条塞进鱼缸里。

我说:“小九,你这样会把鱼吓坏的。”

庆小兔这才停止对鱼的骚扰。

庆小兔看见茶几上的大芒果,庆小兔要我给芒果剥皮,我要庆小兔把手洗一下,我把芒果递给庆小兔。

给庆小兔的围兜,庆小兔的上衣还是糊上芒果汁,庆小兔的上衣几乎全部都糊着芒果果肉。

外婆说:“小九,你怎么吃芒果的,你怎么把芒果都吃到身上了。”

外婆拿着毛巾过来给庆小兔擦手,庆小兔从沙发上下来,庆小兔的手在沙发垫上一按,沙发垫都被染成金黄色了。

给庆小兔洗了手,给庆小兔换了衣服,庆小兔又吃了六颗葡萄。

十二点二十分要庆小兔睡觉,庆小兔很快躺在枕头上,庆小兔用手拉着一条枕巾抱在怀里。

我刚刚躺下来,庆小兔抱着毛巾就站了起来,庆小兔在床上来回走。

我说:“小九,要睡觉了。”

庆小兔马上就地躺下,我刚刚要拍庆小兔,庆小兔马上又站起来。

就这样像躲猫猫,一直到了十二点五十分,我已经瞌睡的不行了,庆小兔还兴致勃勃地玩,庆小兔就是躺下,庆小兔还是睁着眼睛看着我。

我说:“小九,你睡不睡觉了,你再不睡觉,外公就出去了。”

听到我要出去,庆小兔马上躺下来开始哼哼,但是庆小兔还是没有一点睡意。

我只好到门外站着,庆小兔带着哭腔在哼哼,等我进去,庆小兔躺在枕头上看着我。

我在庆小兔旁边躺下来。

我说:“我们睡觉吧,已经不早了。”

庆小兔又一次站起来。

我说:“小九,你到底睡不睡觉?”

庆小兔噗通一声又躺下来。

就在庆小兔刚刚要闭上眼睛的时候,外边传来轰隆隆的震动声音。

这时候正是午睡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家还在装修。

听到冲击钻的声音,庆小兔又站起来,庆小兔走到飘窗上往外看。

实在没有办法,我只好把庆小兔抱起来哄,庆小兔这才闭上眼睛睡觉。

庆小兔午睡起来了,庆小兔看见妈妈坐在沙发上,庆小兔也坐在妈妈跟前,妈妈坐在一旁看手机。

我刚刚转身想离开,庆小兔突然从沙发上滚落下来,庆小兔一个手已经摸到地面,妈妈连忙伸出手把庆小兔拽了起来,庆小兔哭了,庆小兔哭的很伤心。

妈妈今天晚上去市里给别人上课,庆兔兔跟着姨妈回家做作业了,庆小兔只能由我抱着出去。

尽管白天已经很热了,晚上的江边还是凉风习习。

我还以为宜昌中建之星江边几天不去,江边应该已经整理完毕,没有想到江边大片的土地上覆盖了绿色的网子防止扬尘,是不是要经过一点时间的大雨淋浴,让松散的土地自然回归一下。

庆小兔对这些不一样的地面很感兴趣,庆小兔牵着我的手就要在网子上走。我没有让庆小兔上去,虽然外表看着一马平川,可是网子下边却暗藏杀机,到处都是坑坑洼洼,是不是就会踏进一个坑洞里。

庆小兔的手就一直往前指。顺着没有开通的公路往前走,一直走到我已经有一点吃不消了,庆小兔还是有一点兴趣未减。

出来的时候就给庆小兔端了尿,没有想到突然我感到胸口一股热流,庆小兔尿尿了,我连忙把庆小兔移开,庆小兔继续尿了很多尿。

我说:“小九,你尿尿怎么不说呀。”

回来还是给庆小兔端几次尿,但是都不是庆小兔自己说的。

往回走,庆小兔还是要到江边去,庆小兔还是要我沿着铺着绿色网格的地面往前走,看着网子平平整整,可是网子下边却高低不平。

想到江边的的护坡路上,因为没有修好的护坡无法下去,只好沿着崎岖不平的泥土地面走到江边。

来到江边就看见紫小兔坐在童车里喝水,紫小兔外婆在旁边照看。

江边的人真多,还有很多宠物狗到江边洗澡,紫兔兔站在水里玩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紫兔兔没有作业,也许紫兔兔在学校就把作业做完了。

庆小兔也跟着玩水,庆小兔往水里扔石头。

二十一点钟庆小兔回到家,妈妈跟在后边回来了。

大部分人带孩子抱一会就会大呼太累吃不消,可是我带庆兔兔庆小兔,家里人反而认为不是事情,大家还认为我每天没有做事一样。

我有一点太累了,早上六点钟起来,晚上一直到二十三点钟。

我时时刻刻和庆小兔呆在一起,写东西已经成了一种奢望,能够休息一会成了我的梦想。

五年前我带庆兔兔,每天晚上我还可以出去跳舞锻炼身体,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原来星期天休息日我还可以缓冲一下,现在庆小兔一年三百六十天,天天黏在我的身上。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