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26小九知道哪里可以玩

2019-01-30 07:17 | 宝宝成长

2526五月十五日星期二阴天33~21℃客厅早晨温度26PM2.5-76

天气说热就热起来了,昨天夜里睡觉基本上只是用被子盖着肚子。

给庆小兔穿短袖衣服,外婆把T恤套在庆小兔的脖子上,庆小兔马上举起右手往袖筒里伸。

给庆小兔穿好上衣,庆小兔接着床上找裤子,庆小兔拿着裤子要穿。

我说:“今天有一点热,我们在家里就不要穿裤子了。”

外婆说:“小九在姨妈家穿裤子,小九都是先把左脚伸进裤腿,然后再穿右腿。”

庆小兔要出去,外婆推着童车跟了出来,外婆也要出去买菜了。

虽然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来,太阳的火热已经显现,阳光迎着我们直射过来。

庆小兔的童车是反方向行驶,这样庆小兔就不会面向阳光,遮阳的布棚就能遮挡大部分光线。

外婆到伍家菜场楼上买菜,庆小兔就在楼下看鱼看虾。

一股腥臭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转身看去卖鸡的摊位里热气腾腾,一只还在滴血的鸡放进转筒里,不一会一只光溜溜冒着热气的鸡被提了出来。

庆小兔马上要我牵着来到卖鸡的摊位,庆小兔不是在看杀鸡,庆小兔是看鸡笼里嘎嘎乱叫的鸡。

鸡的品种多样,有一些笼子里还有鸽子和鸭子,这里地方气味实在不敢恭维,但是庆小兔看起来就不想离开。

回来的路上路过一家美容店,这个美容店门口架子上放着一个玻璃鱼缸,鱼缸里又几条金鱼在游动。

外婆说:“小九,你在这里看鱼,外婆去小超市买一瓶酱油。”

看见外婆过马路进到小超市里,庆小兔也不看金鱼了,庆小兔又喊着去找外婆。

外婆在货架里找酱油,庆小兔就站在外婆旁边看货架上的东西。庆小兔是一个文明顾客,庆小兔是动嘴不动手,庆小兔用手指着,庆小兔并没有去拿货架上的商品。

进到小区,庆小兔用手指着地下车库说:“下去,下去。”

从地下车库上来给庆小兔端一泡尿。

回到家玩一会,外婆说:“给小九端尿。”

庆小兔不尿尿,外婆拿来专用便盆,庆小兔马上就用手去把盖子掀开。

我要庆小兔坐上去,庆小兔犟着就是不坐,但是庆小兔还是愿意把便盆当做玩具。

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又要我穿鞋,夏天我在家里就是光脊梁短裤衩。

我说:“外公穿衣服。”

庆小兔要跟着我进屋,我把庆小兔放在地上,庆小兔要坐在床上。

我刚刚把裤子拿在手里,庆小兔就往床里面爬。

我的裤子刚刚套上一条腿,我发现庆小兔跪在床上一动不动。

我说:“不好了,小九可能尿尿了。”

当我把庆小兔抱起来的时候,庆小兔已经把尿尿在床单上,拉开床单,下边的棉絮也有了一滩尿。我把床单扔进洗衣机,我把棉絮用清水把尿迹漂洗了一下,我用电吹风把表面吹干,然后放到外边的太阳底下去晒。

庆小兔的衣服裤子一样沾了庆小兔的尿的光。

到了楼下门口还有一点阴凉,庆小兔还是要到太阳底下,太阳已经烘烤灼热,虽然还没有到不能迈步的地步,这时候外边就不会有什么闲人了。

几个路过的人都在说:“小九,这么热你还出来呀?”

楼下的奶奶说:“小九,你站在太阳底下多热呀,你到后边去玩吧,后边还是比较阴凉的。”

林荫小道是不一样,小路上还没有被太阳灼热,竟然楼后的小路上还有路过孩子妈妈推着童车在转圈。

我们不认识她们,她们一样不认识庆小兔。

那个比庆小兔小十天的小姑娘过来了,她们是买菜刚刚回来,小姑娘妈妈问:“小九,你在忙什么呀?”

我说:“他就喜欢用树棍去捅洞洞。”

一个像七星瓢虫大小的甲虫,不过这个甲虫没有七星瓢虫漂亮,全身灰褐色也没有闪光。

庆小兔用一个小树棍在拨弄甲虫,树棍经常会把甲虫拨翻。

甲虫有一点小,庆小兔经常拨不到甲虫,庆小兔扔了树棍,庆小兔用手去拨弄。

我连忙说:“小九,不要用手去抓虫子,弄不好虫子有毒,虫子身上还有病菌。”

庆小兔干脆用手去抓甲虫,我给庆小兔一片桂花树的叶子,庆小兔拿着叶子拨弄甲虫。

庆小兔嫌叶子不好用,庆小兔又开始用手去抓甲虫。

庆小兔在挠头,我低头看庆小兔,庆小兔的脸上,庆小兔的耳朵上,庆小兔的脖子上,到处都被蚊子留下红彤彤的纪念品。

我说:“小九,我们回家吧,这里的蚊子太多了,我们小九被蚊子咬成包大人了,我们回家去抹一点绿油膏。”

回到家,外婆给庆小兔吃香瓜,这种香瓜味道不是很好,主要是好像还没有熟透,虽然外婆把皮已经削了,吃在嘴里有一点硬邦邦的感觉,香瓜也不是很甜,庆小兔吃一块就把香瓜扔了。

虽然香瓜不是很好吃,但是终归还有一点甜味,庆小兔又继续要香瓜,庆小兔啃一口又接着扔。

香瓜没有了,庆小兔又想起来到外边玩。

这时候外边的实时温度已经上升到了三十一度了。

太阳底下庆小兔还是玩了一会,大概玩了十分钟庆小兔想起来地下车库。

庆小兔抱着一个很大的挖掘机在地下车库里面玩。

从地下车库上来,庆小兔就来到楼后的池塘里。

雨过天晴,池塘里马上只能看见星星点点的水洼了。这里的池塘好看不中用,到处一片狼藉,不要说是存水了,看了就让人心里一片凄凉。

不过还有一个小一点的池塘还没有漏水,这里成了庆小兔的娱乐场所。

池塘旁边落满了石榴花,还三三两两的树叶夹杂在其中,于是庆小兔来一个大扫除,庆小兔把石榴花全部扔进水里,池塘里的树叶铺满了一层。

跟前的垃圾没有了,庆小兔就去捡马赛克,池塘是马赛克铺地,现在成了马赛克的坟场,马赛克七零八落,池塘地面残破不堪。

庆小兔把马赛克一块块捡起来,庆小兔把马赛克一块块不远万里送到石榴花的跟前,积攒起来的一堆马赛克,庆小兔又扑通扑通地扔进池塘中央。

吃完午饭,要庆小兔睡觉,庆小兔马上就躺在了枕头上。

下午庆小兔没有出去,庆小兔就在小房间的床上玩汽车。

玩过汽车看动画片,看完电视再去玩储蓄罐。

吃完晚饭姨妈带着庆小兔回家了。

晚上二十一点半庆兔兔做完作业去姨妈家,妈妈和外婆接庆小兔回来。

回来外婆说:“小九路过四期的时候,小九用手指着四期大门喊,鱼,鱼。这么晚了,天那么黑了,一般的孩子是大人抱到哪里,孩子都是无怨无悔,基本上不会提出任何要求,小九却有自己的主意。”

我说:“小九是不一样,庆兔兔小时候很少提出要去哪里玩,一直到了两岁以后庆兔兔才开始提要求,小九不一样,那么小就知道选择走路的方向,知道那个地方可以玩。”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