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19小九睡觉不让拍

2019-01-23 07:25 | 宝宝成长

2519日星期二晴天转多云23~15客厅早晨温度23PM2.5-56

庆小兔早早地就睁开眼睛,我拍庆小兔睡觉。

庆小兔刚刚闭上眼睛,楼下传来小区几个捡破烂的拖车声音,硬质的车轮,沉重地压在马路上,刺耳的轮子滚动的声音从窗户外边传进来。

庆小兔又睁开眼睛,庆小兔用手指着窗户外边。

我说:“这是人们在拖车子,我们还是睡觉吧。”

庆小兔刚刚闭上了眼睛,外边又传来大声地咕噜噜的轮子碾压地面的声音。

庆小兔睁开眼睛,庆小兔不再睡觉了。

这时候还不到七点半钟。

庆小兔坐起来,庆小兔伸出手,庆小兔在喊妈妈。

我说:“妈妈已经上班了。”

庆小兔不相信,庆小兔用手指着,庆小兔嘴里喊着:“妈妈。”

庆小兔要我抱着在屋里到处找妈妈。

洗脸洗屁股庆小兔一直在哭,把庆小兔抱起来就不哭了,给庆小兔穿裤子,庆小兔又大哭起来,我又把庆小兔放在大床上让他哭。

庆小兔一个手提着裤子,庆小兔一个手扶着我的肩膀,庆小兔哭着要我。

我说:“把脚抬起来。”

庆小兔抬起左脚把脚伸进裤腿,然后庆小兔又抬起右脚,庆小兔把脚伸进另外一个裤腿里。

庆小兔看见柜子上的东西,庆小兔用手指着一个盒子要。

这是一个昨天姨妈喝喜酒带回来的东西,是一个别人结婚喜糖的漂亮铁盒子。

我不想让庆小兔过早地开始吃糖,我给庆小兔拿其他东西,庆小兔不要,庆小兔非要铁盒子里的东西。

我把喜糖盒子拿给庆小兔,庆小兔要外边把喜糖盒子打开,很快喜糖盒子里的花花绿绿的喜糖都呈现在庆小兔的面前。

庆小兔用手拿起一颗糖,庆小兔转身看了一眼,庆小兔又把糖放了下来。

庆小兔没有要我给他剥糖,也可能庆小兔不知道花纸头里的东西是可以吃的。

我说:“我们把这些放在盒子里,我们吃爆米花好不好?”

庆小兔把糖块一个个放进盒子里,庆小兔又要我去给他找零食,庆小兔想吃的东西其实不是零食,庆小兔吃的就是一些水果干果之类的东西。

外婆今天买菜七点五十分就回来了。

外婆说:“小九,我们吃鸡蛋吧。”。

庆小兔马上就爬到沙发上,庆小兔等着外婆给自己喂鸡蛋。

庆小兔吃完鸡蛋羹,外婆又让庆小兔喝了牛奶。

外婆说:“姨妈说,昨天小九喊了一声哥哥。”

今天还是去江边,今天还是去宜昌中建之星建筑工地去。

这里靠近江边,以后这里要成为宜昌有一个风景,这是宜昌人休息游玩的新去处,这里将要变成一个不一样的沿江公园。

挖掘机在辛勤劳作着,一个个大土丘转眼间就变成平地,一堆堆泥土被运往远方。

推土机也没有闲着,推土机从远处开过来,推土机在轰隆隆地推过去,马上高低不平的大地变成通途。

今天庆小兔还看到了压路机,压路机可能还没有到工作的时候,压路机静静地躺在马路旁。

我用手指着压路机说:“这个是压路机,压路机可以把地面压结实,把地面压平整,不过现在压路机在睡觉,压路机可能要等推土机下班了再工作。”

庆小兔和庆兔兔一样喜欢看挖掘机,庆兔兔庆小兔一样喜欢工程机械,但是庆小兔没有庆兔兔看这些东西执着,庆兔兔小时候每次出来手里都要拿着挖掘机,庆小兔更喜欢拿球和汽车。

今天长江水涨的更高了,庆小兔只能站在碎石头斜坡上扔石头,今天庆小兔也没有玩很长时间。

庆小兔更多的是在看长江里的轮船。

每当有轮船驶过,轮船激起波浪从远方涌来。

岸边的浪花蜂拥而至,一波又一波冲向堤岸。

庆小兔惊奇地看着波浪的接踵而至,庆小兔用手指着岸边激起的浪花。

外婆今天了荸荠,庆小兔回来就要荸荠。

荸荠庆小兔只咬了一口,庆小兔就把荸荠扔了。

庆小兔不喜欢荸荠的口味,荸荠没有那么细腻,荸荠也没有其他水果那样香甜可口。

外婆只好要庆小兔吃香蕉,庆小兔很喜欢香蕉的清香甜润,不过庆小兔并不贪吃,庆小兔就吃了半根香蕉。

庆小兔抓了几颗葵花籽要我剥,庆小兔只是吃了五颗葵花籽。

我又剥了三颗松子给庆小兔吃。

十一点钟庆小兔还要出去,庆小兔拿着一辆汽车去地下车库。

我们从地下车库上来,紫小兔刚刚从外边回来。

紫小兔妈妈用手指着楼上说:“小九,你要不要去我们家呀?”

庆小兔马上伸出手,庆小兔用手指着楼上,庆小兔真的要去紫小兔家。

我对紫小兔妈妈说:“我不会去别人家,但是别人可以来我们家。”

紫小兔妈妈惊奇地问:“为什么呀?”

我说:“我一个男同志去别人家不方便。”

紫小兔妈妈说:“那我们下午去你们家。”

紫小兔抱着上楼了,庆小兔站在楼下用手指着楼上,紫小兔每上一层楼,紫小兔都要下来站在楼梯转弯处站一会,庆小兔向着紫小兔招手,紫小兔也喊着跟庆小兔招手。

于是紫小兔妈妈只好把紫小兔重新抱下来。

紫小兔妈妈又带下来一个塑料袋。

紫小兔妈妈打开塑料袋说:“小九,吃一点面包。”

我连忙摇手说:“不要,不要,小九刚刚手还在地上爬了的。”

紫小兔妈妈还是给庆小兔掰了一块面包,紫小兔也个紫小兔掰了一面包。

紫小兔妈妈说:“不要紧的,我们峻峻手不是还是那么脏,峻峻一样在吃东西。”

我说:“我到现在没有让小九吃过舔食,不过他妈妈还是给小九吃过这些东西的。”

回到家外婆说:“小九,我们吃饭了。”

外婆给庆小兔喂饭,庆小兔来到屋里坐下来看电视。

十二点钟就让庆小兔睡觉了。

我坐下来唱着歌,我用手拍着庆小兔,庆小兔还是不让我拍,庆小兔翻了几下身子,庆小兔很快就睡着了。

庆小兔十四点半起来,庆小兔要出去玩。

我说:“峻峻说下午来我们家玩,我们在家里等一会好不好?”

庆小兔竟然答应了,庆小兔来到小房间床上玩。

庆小兔在等紫小兔,紫小兔始终没有出现,紫小兔是不是睡觉睡过了,也可能就是紫小兔妈妈的一句客套话。

庆小兔屙了巴巴就没有再裹尿不湿。

庆小兔跟着去接庆兔兔放学,一路上给庆小兔端了三次尿,没想到回来姨妈刚刚抱起庆小兔下楼,庆小兔的裤子就尿湿了。

妈妈说:“昨天小九已经会说一了,小九伸出一个指头一直在说一。”

外婆说:“今天小九就一直在说一。”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