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18午睡小九大哭一场

2019-01-22 07:33 | 宝宝成长

2518日星期一阴天转多云23~14客厅早晨温度23PM2.5-49

出门就把庆小兔的尿不湿拿下来,下楼在门口就给庆小兔端了尿。

刚刚走出小区就碰见双胞胎姐妹。

双胞胎爸爸问:“小九,你们一起哪里玩呀?”

我说:“我们要去江边玩一会,你们要去哪里玩呀?”

双胞胎爸爸说:“我们也去江边去玩。”

刚刚过了沿江大道斑马线,庆小兔就要下来自己在走。

庆小兔看见树叶捡树叶,庆小兔看见树枝捡树枝,庆小兔看见大的好看的树叶,庆小兔就会扔了手里的树叶,庆小兔有了长的树枝,庆小兔就会抛弃短的,有了直挺挺的棍棒,曲里拐弯的枝条就会遗弃在路上。

庆小兔突然发现了一个小石子,庆小兔塑料袋树叶树枝马上躺在小路上。

庆小兔捡起小石子,庆小兔来到护坡跟前,庆小兔把小石子扔了下去。

小石子沿着护坡蹦蹦跳跳,小石子竟然一直滚到护坡最下边。

于是庆小兔又回来找小石子,庆小兔不断地把小石子扔下去,不是所有的小石子都很幸运,大部分小石子都半路停下来,有些小石子刚刚启动就被绊在那里。

庆小兔想伸手去捡,庆小兔又不敢探出身子,庆小兔喊我把小石子捡回来。

慢慢地附近的小石子越来越少,庆小兔开始求助于我,我人高步子大,我很快给庆小兔捡回来很多小石子。

开始庆小兔还一个一个地扔,一会功夫庆小兔把小石子一把都扔了出去。

发现庆小兔突然不动了,庆小兔一直用手在摸自己的裤子,原来庆小兔把自己的裤子尿湿了。

庆小兔穿的是开裆裤,我没有把庆小兔的裤子拉正,庆小兔的雀雀撅起来被裤裆挡住了,庆小兔的一泡尿全部都浇在裤子上。

外婆忘了带裤子,外婆只好拿着一片布尿片给庆小兔隔着。

双胞胎妈妈在喊庆小兔过去,庆小兔却要顺着阶梯往下走。

庆小兔早有准备,庆小兔拿着勺子耙子,庆小兔兴致勃勃地往下走。

庆小兔下了一个平台,庆小兔还要继续往下。

长江的水已经涨起来了,趸船附近已经看不到乱石滩,所有的一切都沉没在水中,江水把我们阻挡在岸上。

我说:“小九,你看这里到处都是水,我们还看不清水有多深,这里很危险的,我们到别的地方去玩水去。”

庆小兔开始一步步往上走,双胞胎在妈妈爸爸的牵引下下来了。

我要庆小兔跟双胞胎下去玩,双胞胎妈妈也招手要庆小兔跟前。

庆小兔只顾自己顺着阶梯往上爬,庆小兔没有理睬双胞胎。

庆小兔刚刚来到岸上,庆小兔蹲下来尿了一泡尿。

庆小兔要我抱着,庆小兔用手指着远方,庆小兔想去轮渡口码头。

轮渡口码头前边就是宜昌中建之星的建筑工地。

庆小兔看见挖掘机在挖土,庆小兔看见推土机在推大石头,庆小兔也忘了玩水事情,庆小兔停下来看挖掘机推土机。

挖掘机庆小兔很小就看见过,庆小兔在小区里就看到过,挖掘机的大铲子挖下去,马上地上的泥堆就缺了一大块。

挖掘机的胳膊举起来,挖掘机的铲子转到大卡车上边,挖掘机的大铲子把头一低,一阵尘土飞扬,马上大卡车上边就高出来一截。

推土机庆小兔第一次看到,推土机把一大堆大石头从远处推过来,推土机路过的地方一片平坦。推土机把石头泥巴推到一个大坑跟前,石头泥巴都滚落进大坑里。

推土机突突突地往后倒了回去,很快又一片高低不平的地面变成坦途,跟前是大坑也渐渐地平整起来。

挖掘机推土机停下来,上边的司机也从驾驶室里下来了,庆小兔还要站在那里看。

我说:“你看,工人师傅下班了,我还是去轮渡口码头玩水去。”

轮渡码头跟前的乱石滩还没有被江水全部淹没,庆小兔站在几块大石头后边,庆小兔捡起地上的碎石头往长江水里扔。

庆小兔手的动作很协调,庆小兔每次都可以把石头扔很远,最远庆小兔能够把小石子扔到两米以外。

记得庆兔兔小时候,庆兔兔那时候已经两岁,庆兔兔在江边扔石头,庆兔兔体还没有准确的方向性。

没有注意到有什么船经过,突然一个大浪涌了过来,等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的两个脚已经完全浸入水中。

中午睡觉庆小兔哭闹一场。

因为庆小兔今天和我和外婆一起睡觉,我们一起睡在庆小兔的大床上。

庆小兔可能有一点兴奋,庆小兔一会爬到这边,一会庆小兔又爬到那边,庆小兔一会把头枕在外婆身上,一会庆小兔又爬到我身上躺下来。

让庆小兔不要动,拍庆小兔要他睡觉,庆小兔一百个不愿意,庆小兔竟然大哭起来。

庆小兔哭起来就没有一个头,不管我怎么说也没有用。

外婆只好一个人回自己房间睡觉。

庆小兔我就让他躺在床上哭,庆小兔哭一会我就把他抱起来,庆小兔还是不依不饶继续哭,于是庆小兔重新被放到床上。

庆小兔就这样哭哭抱抱,庆小兔哭了有二十分钟,可能庆小兔已经哭累了,庆小兔慢慢地哭声小了下来,庆小兔也渐渐地闭上眼睛睡着了。

外婆跟妈妈说了庆小兔中午午睡的事情。

妈妈说:“每天晚上睡觉,小九看着我不动了,小九就会爬过来喊,妈妈。”

姨妈说:“小九喊妈妈,有一点带香港腔调。”

姨妈说:“小九,你喊一下妈妈。”

庆小兔转身看着姨妈,庆小兔不知道姨妈在想说什么。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