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13小九皮鞋泡在江水里

2019-01-17 07:16 | 宝宝成长

2513日星期多云26~15客厅早晨温度24PM2.5-53

夜里听到庆小兔哭过好几次,庆小兔这几天只要睡觉中途醒了,庆小兔只要还没有睡够,庆小兔就会莫名其妙地大哭一场。

我跟外婆说:“小九夜里好像哭好几次。”

外婆说:“小九不仅仅哭了,小九还哭了很长时间。”

七点五十分妈妈还没有起来,外婆进屋把妈妈叫起来。

太阳早早地挂在了天上,蓝天一望无际,一朵朵白云漂浮在空中。

今天出来庆小兔直指江边,来到江边庆小兔用手指着坡底下的水边。

这是一个轮船码头,这里是一个小客轮停靠的码头,几十年前我们经常从这里经过。我们去外婆的老家,我们就从这里登上清江号。

现在长江里已经很少看到这样的小客轮,取而代之都是高速公路和汽车,这个小小的码头也冷落了许多。

回首往昔,我仿佛看到了几十年前的自己,也回首宜昌市几十年前的模样。我们那时候正是风华正茂,我多么想将时间停留在那里,可惜那早已成为往昔过去。

我更愿意看到现在的中国,我更想看到宜昌的未来。

光阴似箭时光如梭,脑海深处的记忆,一幅幅就如电影放映般的展现在我的眼前。

时光早已过去,时间不可能定格在过去,往事只能用来回忆。回首已经逝去时光,自己少了许多稚嫩,我们多了几分成熟,我们又多了了一份稳重。

岁月给我们留下了许多财富,日月也慢慢地抹平我的许多伤痛。

几十年前我们带着姨妈妈妈往返于长江水面,几十年后我带着庆兔兔庆小兔站在长江岸边。

回首往事,转眼间青丝熬白了头。看人生一世,就像一江春水向东流。

高高的台阶一步步走下去,下边是一片浅滩,这是一片怪石陵轹的沙滩。

站在一片碎石子的沙滩上,大石头的缝隙间庆小兔用勺子在舀水,庆小兔用喷水壶喷水,庆小兔捡小石头往水里扔。

这是庆小兔第一次真正的近距离接触江水,这是庆小兔第一次自己用工具在江水里玩耍。

本来江水风平浪静,庆小兔玩的不亦乐乎,突然间江水涌了过来,庆小兔一双皮鞋全部泡在江水里。

庆小兔并没有往后躲开,庆小兔还把两个脚不停地在踏水。

我连忙把庆小兔抱了起来,庆小兔用劲地甩着两条腿,庆小兔还想去踩水。

儿童便盆拿出来已经几天了,庆小兔到现在还没有坐在上边尿尿屙巴巴,庆小兔这是把便盆当做一种盒子而已。

给庆小兔褪下裤子,让庆小兔坐在便盆上,庆小兔还是坚决不坐。

把庆小兔按下去,庆小兔马上就站起来,再把庆小兔往下按,庆小兔几乎大喊起来。

到卫生间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不尿尿,庆小兔好像没有尿。

庆小兔没有离开卫生间,庆小兔拿起大水勺,庆小兔在澡盆舀起水来。

庆小兔一个手拿着勺子在舀水,庆小兔手一松勺子沉到水里,庆小兔把勺子提起来。

勺子慢慢地离开水面,勺子头一点点地往下垂,等庆小兔把勺子提出水面,勺子已经完全垂下来。

庆小兔又把勺子放进水里,庆小兔两个手撰著勺子把,庆小兔努力不让勺子垂下去。

勺子流着水提出水面。勺子里的水只剩下了一点点,庆小兔把水倒进便池里。

地下的水越来越多,澡盆里的水没有少多少,庆小兔的衣服也沾满了水,庆小兔的袖子已经开始在滴水。

我说:“小九,我们不玩了,我们以后再来玩水。”

庆小兔拿着勺子还往澡盆里舀。

我把庆小兔的衣袖让他看。

我说:“你看,你的衣服都是水了,这样你会受凉感冒的,我们把湿衣服换了。”

庆小兔这才放下勺子。

妈妈早上起来说:“夜里睡觉看见蚊子了。”

于是今天把家里的蚊帐都搭起来。

蚊帐被拿了出来,庆小兔拉着蚊帐在看。

我说:“这是蚊帐,妈妈说有蚊子了,蚊子会叮我们小九的,蚊子在我们小九身上叮一下。”

我用手指头在庆小兔的胳膊上按一下。

我说:“马上我们小九的胳膊上就会起一个大包,大包会很痒的,弄不好我们还会生病的。”

我在连接蚊帐支架,庆小兔也在帮着给我递不锈钢蚊帐支架。

我说:“不是这一个杆子。”

庆小兔马上又拿了一根给我。

我说:“也不是这一个,来,外公给你准备好。”

我把蚊帐杆分类放好放在庆小兔旁边,庆小兔拿着蚊帐杆等着,我要一根,庆小兔就给我一根。

我和外婆上床去搭建蚊帐支架,庆小兔也要上床跟着一起帮忙。

我说:“小九,床上太乱了,等一会蚊帐搭好了,我们小九再上来好不好。”

余承泽就像听懂了一样,余承泽站在床下看着我和外婆工作。

蚊帐搭建起来,马上屋里就明显不一样了。

庆小兔发现不一样,庆小兔马上就爬到床上。

庆小兔看什么都稀奇,庆小兔从蚊帐的门里进进出出,庆小兔把飘窗上的绒毛熊拖到蚊帐里。

突然我发现庆小兔的手指头在蚊帐上戳,庆小兔对着我在说,我连忙过去看,这才发现蚊帐上边有一个洞,庆小兔把手指头从洞里伸出去。

外婆说:“小九,你看见蚊帐上边的洞呀,蚊子会悄悄地爬进来叮我们小九呀,我们要外婆把洞补起来。”

吃完晚饭,姨妈带庆小兔下楼玩。

我一个人到江边走路,这是我几个月以来第一次出去锻炼身体。

我回来的时候,庆小兔已经在家里。

姨妈说:“外边有一点冷,我们就只玩了一会就回来了。”

庆小兔还是要出去,今天外边温度是有一点低,关键是外边一直刮着小风,我给庆小兔加了一件背心出去。

小广场几个小男孩在跑,庆小兔也要下来看他们跑。

庆小兔看见一个小男孩站在花坛台阶上,庆小兔也要站在花坛台阶上。

小男孩从庆小兔旁边挤过去。

庆小兔用手指着小男孩过来的方向喊小男孩。

小男孩问:“弟弟,你在说什么呀?”

我说:“弟弟要你过去。”

小男孩围着花坛台阶上跑,庆小兔就跟着在后边追。

小男孩跑的很快,庆小兔紧紧地跟着小男孩跑,不过庆小兔还是小心翼翼。

庆小兔看见小男孩拐弯转过去,灌木丛已经挡住小男孩的身影,庆小兔马上转身往回跑。

当小男孩跑回了的时候,庆小兔和小男孩迎面碰上。

小男孩很惊奇,庆小兔却哈哈大笑。

广场大妈们还在跳舞,庆小兔也要跟着在跳舞,庆小兔今天的动作幅度很大,庆小兔的动作花样千变万化,不过庆小兔只是跳了两支舞曲就不跳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