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512小九走坡道

2019-01-16 07:15 | 宝宝成长

2512日星期多云27~17客厅早晨温度23PM2.5-50

我查询了一下白内障的起因。

人老体衰、遗传、局部营养障碍、免疫与代谢异常,外伤、中毒、辐射等,都能引起晶状体代谢紊乱,导致晶状体蛋白质变性而发生混浊,称为白内障。

我虽然由于在黑暗中大强度使用眼睛,眼睛上个星期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自从被判断眼睛得了白内障,我已经在庆小兔睡觉的时候不再使用电脑,吃过晚饭我也不再坐在电脑跟前。

连着几天的晚上走路做气功,眼睛已经明显缓和,就是左眼靠外边的眼角有一点眼角发干,左眼看东西还有一点模糊。

在瑞丰超市看见我的同事郭顺意,郭顺意是名牌大学毕业,现在也和我们一样拿低工资,可能郭顺意退休工资比我们高几十块钱。

无意中聊到我的眼睛白内障的时候,郭顺意说:“我的眼睛也是白内障。”

郭顺意拿着一件包装袋放在眼睛附近比划着说:“我的眼睛这么近都看不清楚上边写的什么字。”

我问:“你没有打算动手术吗?”

郭顺意说:“我还没有看不见路,能够不动我就不动,一旦动了手术我就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了。”

郭顺意的事情让我想了又想,回来经过再三考虑我要觉得暂时先不做手术,眼睛不是一般的手术,不是万不得已最好尽可能地往后延迟。

姨妈说:“我只是建议,做不做你们自己决定。”

我说:“白内障应该是晶状体浑浊,我在光线不强的情况下看东西还是很清楚的,我还是想以后看情况决定对不对手术。”

我决定不做白内障摘除,外婆也就不再准备做了。

我说:“我以后在光线不好的时候就不再上电脑了,就是条件好我也要控制好上机时间。等过一些时候看,我恢复锻炼身体,我再加强气功的力度强度。只要不是到了不做就看不见走路了,我不会去做白内障摘除的。”

小广场庆小兔没有下来,庆小兔来到伍家菜场,庆小兔这才下来走路。

伍家菜场旁边的两个大门有很高的台阶,但是这里又是进货出货的大门,在门口台阶上修了一个斜坡。这是一个大概二十五度的水泥斜坡,坡道大概有四米长。

庆小兔站在斜坡上想下来,庆小兔犹犹豫豫,庆小兔想迈脚又不敢往前移动。

我伸出手要牵着庆小兔的手,庆小兔把我的手打开,庆小兔这才迈开腿往下跨。

庆小兔的右脚刚刚落地,庆小兔的上身就往前倾倒,庆小兔弯下腰两个手撑着地面,前低后果高庆小兔重心前移,庆小兔撅着屁股四肢着地,余承泽站不起来了,我连忙把庆小兔扶起来。

庆小兔站起来了,庆小兔又甩开我的手,庆小兔又重新开始往下走。

庆小兔把右脚沿着坡面慢慢地往前移动一小步,等庆小兔身体站稳了,庆小兔又迈出第二步,接着就是第三步,第四步

庆小兔已经知道怎样保持平衡,庆小兔慢慢地就走到坡下。

庆小兔转身又往回走,上坡比下坡容易多了。

庆小兔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于是庆小兔不断地上上下下,庆小兔还在两个斜坡之间来回走。

上午庆兔兔和妈妈去妈妈同事祝磊的家里,两个人有君子协议,妈妈给祝磊儿子上英语,祝磊给庆兔兔上写字课。

回来看庆兔兔写的名字已经完全就是两个人,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今天庆兔兔写的名字,今天才真正的能够摆上桌面。

今天庆兔兔就学习写了自己的名字,名字就是自己的一张名片,字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内在,虽然字不能百分之一百能够看出一个人的能力,字可以暗示一个人的行为。

下午起来给庆小兔端尿,下午就没有给庆小兔兜尿不湿。

外婆拿出儿童坐便器,庆小兔马上掀开坐便器的盖子,我让庆小兔坐在上边,庆小兔就像屁股触电一样弹站起来。庆小兔要我抱起他,庆小兔要我给他端尿。

庆小兔是尿了,庆小兔只是尿了两滴尿。

一楼的俩姐弟在小院的木制平台上吹泡泡,小哥哥已经上幼儿园,小姐姐已经上二年级。

庆兔兔经常跟他们玩,庆兔兔是他们家的常客。

庆小兔爬到门口站起来,庆小兔和那个小哥哥说话,小哥哥没有理睬庆小兔,小姐姐一样没有看庆小兔一眼。

庆小兔只能扶着木门看着他们在玩。

庆兔兔经常在楼下和他们姐弟两个人玩,没有想到两个人对庆兔兔的弟弟如此冷漠。

不过一般大孩子不愿意跟小不点一起玩,但是对热情有加的小朋友还是很喜欢的,庆小兔跟他们打招呼,但是他们两个对庆小兔无动于衷。

庆小兔昨天去当阳回来头发就像水洗的一样。

今天给庆小兔理发,庆小兔和庆兔兔小时候一样,庆小兔拼命地大哭。

外婆抱着庆小兔,我给庆小兔理发,庆小兔动用了全身肌肉。

妈妈抱着庆小兔,外婆给庆小兔理发,庆小兔的哭声一浪高过一浪。

外婆根本不敢给庆小兔理发,我也过来把庆小兔的两个胳膊压紧,外婆这才勉强给庆小兔理一会头发。

庆兔兔在玩平板电脑的游戏,我让庆兔兔坐在庆小兔旁边,庆小兔看着庆兔兔玩游戏,庆小兔还能够坐在旁边看一会。

庆小兔在吃荸荠。

外婆伸出手,庆小兔马上就把手缩了回去。

外婆说:“小九,把你的荸荠给外婆吃一点好不好?”

庆小兔马上把手离开外婆的面前。

外婆说:“小九,你把荸荠给外公吃一点好不好?”

庆小兔马上就把手举到我的跟前。

外婆说:“小九,你现在还要看人下菜碟呀?”

我说:“小九知道外公很少吃零食,小九知道外公天天带他出去玩,所以小九把荸荠给外公吃,因为小九知道这些东西是外婆买的,外婆可以自己吃。”

庆小兔要我抱,庆小兔用手指着我门口的皮鞋,庆小兔想要下楼玩。

楼下雨还在不知疲倦地下着,我把庆小兔的手放到雨里,雨点打在庆小兔的手上,庆小兔的小手在雨中碾转着,庆小兔转身要回家。

我还感到奇怪,庆小兔怎么没有要去地下车库。

回到家庆小兔就要打开鞋柜,我也没有多想,庆小兔打开鞋柜的大门。

外婆说:“你看小九想干什么呀?”

我这才发现庆小兔是想回来拿雨伞的。

妈妈在喝酸奶,妈妈不想让庆小兔看见。

我说:“小九可以喝酸奶。”

妈妈说:“小九还有一点小了。”

庆小兔已经看见妈妈手里的酸奶,庆小兔两个手抱着妈妈的大腿,庆小兔还是把酸奶瓶要到手里。

庆小兔抱着酸奶瓶,庆小兔喝的满嘴花白。

庆小兔拿着伞,庆小兔没有想再出去,庆小兔把雨伞翻转过来,庆小兔往雨伞里扔各种各样的球。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