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98庆小兔的话连续不断

2019-01-03 07:29 | 宝宝成长

2498十七日星期二晴天26~12客厅早晨温度19PM2.5-54

今天出去有一点晚了,外婆送庆兔兔上学,外婆再去姨妈家浇花遛狗,回来外婆还要吃早饭。

庆小兔和外婆吃的一样的早饭-绿豆皮。

跨过沿江大道,庆小兔直指水边,庆小兔要下到最底下去看水,看渔夫们在钓鱼。

好大一片浅滩,沙滩上布满了硕大的石头,水里看着又比较干净,水面平静一眼到底。

在两大石头缝隙间,我把庆小兔抱平,我让庆小兔俯下身子去摸水。

庆小兔生活在长江边,庆小兔天天看到江水,庆小兔还没有摸过江水。

庆小兔两眼注视着长江水,庆小兔的手反而缩了回来。

我说:“小九,用手去摸水呀。”

庆小兔的手动了一下,庆小兔还是把手缩了回来。

我说:“不要紧,你在家里不是经常玩水吗?”

庆小兔把手伸出来,庆小兔的手慢慢地靠近长江水,就在庆小兔的手就要接触到水面的那一刻,庆小兔的手猛地抽了回来。

我把一个手放进水里划了一下。

我说:“不要紧,你看外公就敢把手放进水里。”

庆小兔又伸出手,庆小兔手在水面上晃动,庆小兔还是不敢把手伸进水里。

我拉着庆小兔的手往水里一按,庆小兔的手马上沾上冰凉的江水,庆小兔的手迅速缩了回来,庆小兔的身体就像触了电一样的猛地紧缩起来。

一旦庆小兔的手浸到江水里,庆小兔稍微犹豫了一下,庆小兔就开始用手在舀水。

庆小兔要我把他放下来,庆小兔站在没有水的沙滩上,庆小兔用手去摸水里的小小的鹅卵石,庆小兔把鹅卵石扔进水里。

轻轻地噗通一声,溅起小小的水花,庆小兔马上就兴奋起来。

我捡起一个鹅卵石递到庆小兔的手里,庆小兔把鹅卵石扔进水里。

也可能是庆小兔有一点太专心,当江水涌过来的时候余承泽没有看到,我在给庆小兔录像我也没有注意到脚下,庆小兔就站在水里捡鹅卵石玩,庆小兔把跟前的小石头一个个捡起来,庆小兔在把鹅卵石一个个扔到远处。

我把庆小兔从有水的地方抱出来,我开始帮着庆小兔捡石头。

忽然我觉得庆小兔身上味道有一点不对,我扒开庆小兔的尿不湿,庆小兔的巴巴已经屙出来。我连忙给庆小兔把屁股擦干净,我给庆小兔端了尿。

不能再在外边了,庆小兔要回家洗屁股换裤子了。

给庆小兔洗完换了秋裤,庆小兔就爬到床上看电视。

庆小兔拿了一辆汽车,庆小兔来到地下车库。

在地下车库,庆小兔拿着汽车到处跑,庆小兔一边跑,庆小兔一边大声地喊着:“妈妈,妈妈。”

庆小兔有时候也会喊爸爸几声。

其他的字偶尔庆小兔也会说上一次两次,庆小兔是不停地说,不间断的说,庆小兔的喊声不断,庆小兔的喊声清脆响亮,庆小兔的喊声回荡在地下车库的空旷空间里。

从地下车库另外的出口出来,外边割草机正在工作着。

割草机割草以往也经常看到,杂乱无章的草地割草机走过,马上变成平坦的绿色地毯,空气中漂浮着一股强烈的草腥气。

没有想到今天看到尘土飞扬,不时地还感到有细小的石头打在脸上。

我连忙抱着庆小兔往后退去,我们离开割草机将近六七米。

两个园林工人来到我的身旁说:“小朋友,你喜欢看割草呀。”

园林工人又跟我说:“不要离得太近了,有时候会把小石子击打起来,打在脸上还是很疼的。”

今天的割草机是离马路很近,割草机上边甩动塑料绳子,不时地把路旁的小石子击打起来。

外婆把很大的线轱辘搬过来,这是网络公司放线丢弃的线轱轳,是姨妈捡回来给庆小兔当玩具玩的。

外婆说:“小九把球都塞进线轱辘里了,小九想把球拿出来,小九拿不出来,我试了一下我也拿不出来。”

这个线轱辘是网线的线轱辘,中间的孔直径六厘米,塑料球直径五厘米,庆小兔把很多塑料球装进去,庆小兔伸进手想把球拿出来,庆小兔的手抓住球,庆小兔的手就拿不出来了。

我看了一眼孔里的球,孔洞里放了十几个球,五个球放一层,互相挤着谁也出不来。我只好拿一个白色电线管把球一个个地捅出来。

我刚刚把球从线轱辘里弄出来,庆小兔又开始把球塞进去,一会功夫球都塞了进去。

庆小兔这一次不用手去拿了,庆小兔也拿着电线管在孔洞里戳,当然庆小兔一个也没有戳出来。

庆小兔喝完奶,庆小兔要看电视。

我刚刚坐到电脑跟前,我就听见庆小兔在叫。

我赶快过去看,庆小兔趴在床边用手指着鞋,庆小兔要上床上看电视。

庆小兔搬出线控装载机,庆小兔推着线控装载机在客厅里走。

我给线控装载机换了电池,我扳动遥控器的手柄,线控装载机开动起来。

庆小兔也来扳把柄,庆小兔是用手指头按在把柄上,我就按遥控器上的装载机的铲斗上下移动。

庆小兔学东西很快,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已经能够自己操纵装载机了,但是庆小兔没有特定的目的,庆小兔只是按动每一个可以按的按钮。

我去卫生间去,庆小兔又在叫,庆小兔已经穿着鞋爬到床上,庆小兔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

《巴布工程师》看完一集,庆小兔还要继续看。

我说:“我们已经看了那么长时间了,我们看看外婆在哪里。”

庆小兔穿好鞋,庆小兔一路喊着妈妈来到客厅找外婆。

我用手指着外婆说:“这是妈妈的妈妈,外婆,外婆。”

庆小兔抱着线控装载机来到门口,庆小兔要下楼玩装载机。

对面楼的一岁半的小男孩过来了,庆小兔抱着线控装载机走过去。

庆小兔把线控装载机放在地上,庆小兔来到小男孩这边走来。

我还以为小男孩不愿意跟庆小兔玩,小男孩也迎着庆小兔走过来。

不过小男孩始终敬而远之,小男孩只是用手指着庆小兔和妈妈在说话。

小男孩妈妈说:“你就跟弟弟一起玩吧。”

我把线控装载机递给小男孩,小男孩没有敢伸出手去接。

我说:“不要紧,拿着玩。”

小男孩还是畏畏缩缩地看着我,我把线控装载机放在地上,我扳动手柄开动装载机,小男孩只是看着没有过来。

庆小兔过来把装载机抱在怀里。

小男孩往草地走去,庆小兔跟着小男孩后边,小男孩哥捡了一片树叶给庆小兔,庆小兔也捡了一根树枝递给小男孩。

庆小兔用手指着跟小哥哥说话,小男孩听不懂庆小兔在说什么,小哥哥指着庆小兔跟妈妈在说。

小男孩的妈妈要去菜场买菜,小男孩妈妈抱着离开了,庆小兔跟着他们后边就走。

我说:“小哥哥要去买菜了。”

庆小兔哭着要跟着一起走。

紫小兔过来了。

紫小兔妈妈问:“小九,你怎么了,小九怎么哭了。”

我说:“小九想跟刚才的小哥哥玩,小哥哥跟着妈妈去买菜了。”

紫小兔妈妈说:“小九,你可以跟峻峻哥哥玩呀。”

我抱着庆小兔走到紫小兔跟前。

我说:“我们跟峻峻哥哥玩。”

庆小兔马上就跟着紫小兔走。

紫小兔外婆说:“峻峻,我们跟弟弟一起玩。”

紫小兔并没有跟着庆小兔玩,紫小兔我行我素自己到处走着,庆小兔却紧紧地跟着紫小兔在走。

紫小兔走到哪里,庆小兔也跟到那里,紫小兔拉绳子,庆小兔也跟着拉绳子,紫小兔捡石头,庆小兔也捡石头。

紫小兔突然捡起一个烟头。

紫小兔举着烟头喊着:“烟,烟。”

紫小兔外婆马上把烟头拿下来扔了。

紫小兔外婆说:“他的姨爹喜欢给他喝酒,还让他把香烟含在嘴里给点着。”

我说:“这个不好,这样的玩笑开不得,弄不好会让峻峻染上吸烟喝酒的坏毛病。”

我把线控装载机递给紫小兔,庆小兔回头看见紫小兔拿着挖掘机,庆小兔走过来就把装载机抢了过来,紫小兔看着庆小兔一句话也没有说。

拿着装载机庆小兔也不玩,庆小兔把装载机又放在地上。

紫小兔看庆小兔走远了,紫小兔又把装载机拿起来,庆小兔回头看见装载机到了紫小兔的手里,庆小兔马上又过来把装载机拿过来。

庆小兔要坐紫小兔的童车,庆小兔坐在上边就不下来了。

我怕紫小兔要到外边去玩,庆小兔坐了一会我还是把庆小兔抱下来。庆小兔根本就不愿意下来,庆小兔又哭又闹,庆小兔又踢又打,我还是把庆小兔抱了下来。

看见一个童车推着一个小姑娘走上小路,庆小兔也跟着一起往小路走,紫小兔紧随其后。

紫小兔外婆抱起紫小兔说:“我们的车子还在那里,我们去坐摇摇吧。”

紫小兔乖乖的跟着外婆走了。

我也抱起庆小兔说:“我们的装载机还在马路上,我们回去拿装载机。”

庆小兔又不愿意了。,

我说:“装载机不拿,要是让其他人拿走怎么办,以后我们小九就没有装载机了。”

庆小兔这才过去抱起装载机。

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起来,庆小兔用手指着紫小兔走的方向,庆小兔要跟着紫小兔一起走。

时间到了,我还是让庆小兔回来睡觉了。

庆小兔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要上餐桌吃饭,庆小兔不要外婆喂,庆小兔用手握住妈妈手里的筷子挑菜吃。

妈妈就帮着庆小兔挑菜,庆小兔吃完白菜吃生菜,吃完肉丸吃豆腐。

只有庆小兔自己吃了一口的时候,外婆才能往庆小兔嘴里送进一口饭。

外婆给庆小兔拿来食盒,外婆把饭好菜给庆小兔放到食盒里,庆小兔开始还用筷子,接着庆小兔就开始用手抓,庆小兔自己吃一口,庆小兔还要给妈妈抓一把送到妈妈的嘴里。

庆兔兔说:“外婆,我要吃那个吃了嘴很臭的东西。”

我说:“那个叫糖醋腌的藠头和大蒜,也叫糖醋蒜。”

晚上我带庆小兔去江边,在京东超市门口,庆小兔把所有的游戏机都摸一下,所有的摇摇车都坐在那里玩一会。

一会去江边的人多了起来,很多孩子都涌到游戏机跟前,庆小兔看着他们噼噼啪啪地在拍打按钮,看着一个个摇摇车在晃动,庆小兔坐在旁边看了有二十分钟,庆小兔也一直不让我走。

我们来到江边,我们走到胭脂園。

听到音箱播放音乐,庆小兔马上两个手就舞动起来,旁边一个爷爷抱着两岁多的一个小姑娘。

爷爷说:“你看弟弟在跳舞,我们下来一起玩好不好?”

小姑娘没有下来。

庆小兔爬那个中华鲟放流点的大理石基座,一个六岁的男孩也在爬,庆小兔跟着男孩往上爬,男孩很快爬上最高处。

庆小兔也想爬上去,庆小兔我要始终拉着他,我尽可能让庆小兔爬到最高,庆小兔还要往上爬,我就把庆小兔拽了回来。

我说:“你再爬,外公就拉不住了,太高了是很危险的。”

男孩从上边滑下来了,庆小兔马上也翻身滑了下来。

男孩一次次地爬上去滑下来,庆小兔也一次次要我抱上去,庆小兔再一次次往下滑下来。

胭脂園的人越来越少,男孩跟庆小兔再见,男孩要走了,庆小兔跟在男孩后边就跑了起来。

我说:“小九,哥哥是要回家了。”

庆小兔继续跟着男孩走。

我说:“哥哥回家了,我们家在另一边。”

庆小兔这才答应要回家。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