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87外婆的生日

2018-12-23 08:34 | 宝宝成长

2487日星期多云17~4客厅早晨温度19PM2.5-80

蓝色的天泛着乳白色,天上看不到一片云,又好像云铺了满天。

早早地外婆就出去买了很多水果,外婆还买了许多葵花籽,葵花籽是我的专利。

九点钟庆小兔起来了。

姨妈把庆兔兔送回来,姨妈也买了很多水果过来。

姨妈手里提着早点说:“庆兔兔,你以后再要买东西,你如果买回来不吃的话,姨妈就要从你的零花钱扣除。”

庆兔兔经常是看见别人买零食,庆兔兔就会蠢蠢欲动,其实庆兔兔并不十分喜欢吃零食,庆兔兔只是想凑一个热闹,但是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天天都给庆兔兔买零食,总有一天庆兔兔也会把零食当主食,把用钱当做理所当然,把人民币当做一片花纸头。

庆兔兔跟着妈妈进屋复习功课,我和外婆带着庆小兔去姨妈家。

今天外婆的家里的三姨奶奶和小姨奶奶两家来宜昌给外婆过生日。

后天就是外婆七十岁的生日,我已经和外婆共度四十五个年头。

当年意气风发的外婆,今天已经老态龙钟。以往的过目不忘的外婆,变成现在许多事情做着做着就忘了。

岁月不饶人,年月让外婆满脸沧桑。外婆不再青丝满头,花白的头发记录着外婆的日月。蹒跚的步伐告诉我们,外婆已经走过了N多的地方。

刚刚走到姨妈小区的侧门,就看见一辆黑色的汽车停在我们跟前,小姨奶奶抱着茜茜从汽车上下来。

这是我们第一次看见茜茜,茜茜并没有她们说的那么夸张,茜茜并不胖,茜茜只不过嘴巴胖嘟嘟的。

小姨奶奶说:“喊爷爷。”

茜茜细声细气地喊了一声:“爷爷。”

接着茜茜挨个在奶奶的指引下把所有人叫了一遍。

茜茜比庆小兔小几天,茜茜已经会模仿动物的叫声,可以认识数字,茜茜可以数出几个数字来,庆小兔到现在还不会说话。

人各有所长,五个指头各有长短,天生我材必有用,五个指头同样也有各自的工作。

茜茜还不能脱手走路,茜茜只能牵着两个手在地上走,庆小兔却已经会爬上爬下,庆小兔已经能够满屋子乱跑了。

庆小兔的牙齿才长了十颗,茜茜的牙齿已经完成任务。

我一直认为孩子发育期的长短,决定了一个人的生命周期长短。人的生命就是幼儿孩子成年老年的综合,每个人都要从出生走向死亡,每一个人的一辈子就是幼儿孩子成年老年阶段的叠加。

看见茶几上的草莓,庆小兔拿起草莓就吃,庆小兔一下子吃了五颗草莓。

姨妈拿着铲子在种花,庆小兔也拿了一把铲子在一旁帮忙。

姨妈在地上挖坑,庆小兔也在把坑里的土往外挖,姨妈挖的坑越来越深,庆小兔铲的土又一铲子一铲子回流到坑里。

姨妈把花苗放进坑里,庆小兔也帮着姨妈扶着花苗。

姨妈往坑里填土,庆小兔一个手拿着铲子也在铲土。

姨妈说:“姨妈去拿水壶浇水。”

姨妈刚刚把喷壶拿过来,庆小兔已经把小苗拔了出来,庆小兔举着花苗让姨妈看。

姨妈说:“乖乖,你这是给姨妈帮忙吗,你这是给姨妈帮倒忙。”

庆小兔把花苗递给姨妈,庆小兔拿起喷壶开始浇花。

阳光房四周都是姨妈栽花的花盆,是一些大的泡沫塑料盒子。

庆小兔两个手左右开弓,庆小兔把花盆里的泥土抓起来,庆小兔又把泥土高高地抛撒了出去。

外婆说:“小九,你的手脏不脏呀?”

庆小兔耳朵没有听见一样,泥土就像仙女散花一样,庆小兔四周一米方圆全成了庆小兔的战场。白色的瓷砖地板马上变成麻麻点点。

姨妈说:“小九每次来就这样帮着我把泥巴弄一地。”

姨妈拿着扫把把地上的泥土扫干净,庆小兔这边又满地开花。

外婆说:“小九,姨妈刚刚扫干净,你又把地面弄成这样了。”

庆小兔一个手抓住一把泥土没有再扔,庆小兔走到进屋里的木制台阶,庆小兔把泥土扔进台阶的缝隙中。

于是庆小兔不辞劳苦,一次次地去搬运泥土往台阶里送。第一台阶扔过几次,庆小兔扔到第二台阶的缝隙里,接着庆小兔就是往上爬,庆小兔把泥土塞进最上边的台阶缝隙里。

庆小兔爬上去再下来,庆小兔再拿了泥土再上去。

庆小兔这一次把泥土扔了以后,庆小兔没有再下来,庆小兔直接爬到最顶端。

庆小兔把身子转过来,庆小兔小心翼翼地把把两条腿伸到屋里,庆小兔又慢慢地探下脚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进到屋里去。

外婆过生日,肯定今天不能再是外婆下厨房,今天是要去饭馆吃饭。

妈妈问:“庆兔兔呢?”

姨妈说:“庆兔兔在球场玩。”

妈妈去球场喊庆兔兔。

妈妈一会回来说:“庆兔兔不在球场。”

柳虎子去喊庆兔兔,一样没有任何收获。

我抱着庆小兔去喊庆兔兔,篮球场上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我在往四周喊,很快听到庆兔兔答应声,庆兔兔的声音是从球场旁边的一栋楼传出来的。

紧接着看见庆兔兔从一楼一家的大门打开了,庆兔兔从门里跑了出来。

一个小姑娘紧跟着跑出来,小姑娘向着庆兔兔招着手。

小姑娘说:“庆兔兔,吃过饭,过一会再来我们家玩。”

这是一个装修别致的餐厅,所有的食客都隐藏在隔断中,影影绰绰似有非有,这里完全就是一个中国传统的饭庄。古典的隔断,飘洒的垂帘,草编的灯罩,大红灯笼无处不在,到处一副古色古香场景。

阴暗的走道里到处都是中国古代的仕女画像,庆兔兔柳虎子就这昏暗的走廊里奔跑着,沿着木制楼梯上上下下。

庆小兔就是一个尾巴,庆小兔要牵着才能勉强跟上,茜茜豆苗只能抱着在后边喊。

饭店的饭菜并不适合庆小兔和茜茜豆苗,怎么要厨房准备了鸡蛋羹给庆小兔茜茜下饭。

十三点钟我才吃完饭,庆小兔的作息时间不能变,我就提前抱着庆小兔回自己家睡觉了。

十五点钟庆小兔回到姨妈家,茜茜豆苗也刚刚睡醒起来。

茜茜就是不断地说话,豆豆就是一脸堆笑,庆小兔是叽哩哇啦的到处走动。

姨妈把生日蛋糕提了出来。

柳虎子说:“我第一个吃。”

庆兔兔说:“还有我一个。”

庆小兔也站在茶几跟前,很快茜茜豆苗也凑了过来。

姨妈说:“今天是外婆七十岁生日,我们一起给外婆唱生日快乐。”

大人们在出生日快乐,庆兔兔柳虎子的歌声格外高昂,庆小兔茜茜豆苗着疑惑的眼神看着大家。

今天的生日蛋糕很大,生日蛋糕又非常漂亮,白色的奶油上写着色的字:“外婆七十岁生日”

光阴似箭转眼百年,日月如梭青丝如雪。

我和外婆没有虚度年华,我们经历了新中国所有的阶段,我们为新中国添砖加瓦。我们虽然没有功成名就,我们其实就是沧海一粟,我们做了所有中国人应该做的一切。

庆小兔拿着叉子急不可待,庆小兔的叉子叉不起来蛋糕,庆小兔把上身趴下来,庆小兔直接用嘴在吃蛋糕。

庆小兔并不是很喜欢生日蛋糕的味道,庆小兔只是象征性地吃了几口,庆小兔没有吃多少蛋糕,庆小兔的嘴上已经花里胡哨。

庆兔兔用手指着庆小兔说:“小九,你变成一个白胡子老爷爷了。”

风扫残云一会功夫茶几上就剩下一片空盘子。

庆小兔拿着球和大毛玩,大毛从庆小兔旁边过来过去,庆小兔没有一点畏惧神色。

庆小兔抓住球,庆小兔把球往地上一扔,大毛马上就朝着球跟前跑了过去,大毛把球叼起来。大毛把皮球叼到庆小兔跟前放下来。

庆小兔捡起把球捡起来,庆小兔再一次把球扔出去,大毛也不厌其烦地把球叼回来。

有时候庆小兔还没有把球拿到手里,大毛也挤到庆小兔跟前去叼球,大毛把球叼到庆小兔的脚跟前。

庆小兔拿起球,大毛马上把嘴贴近庆小兔的手里的球,这时候庆小兔还是会把手缩回去,庆小兔把球放到背后。

庆小兔正在低着头在捡球,大毛向着庆小兔这边走来。

小姨奶奶说:“大毛在舔小九的脸。”

大毛竟然对着庆小兔的脸颊伸出舌头,庆小兔并没有哭,庆小兔只是扭头看了一眼大毛,庆小兔用手把大毛的头推开,庆小兔用手在脸上抹了一下。

外婆拿着抽纸在给庆小兔擦脸。

外婆说:“小九,你离大毛远一点,你不要让大毛碰着你。”

庆小兔站在沙发茶几跟前,大毛也挤到庆小兔跟前,庆小兔用身子把大毛挤开。

十七点钟庆小兔就有一点闹觉。

外婆说:“今天特殊情况,今天下午的这一觉就不睡了。”

庆小兔看见茶几上的生日蛋糕,庆小兔还要吃蛋糕。

妈妈拿了盘子切了一块蛋糕喂庆小兔,庆小兔不要妈妈喂,庆小兔要自己拿着叉子子吃。

妈妈说:“小九,你也真行,左右开弓,两个手都能拿叉子。”

庆小兔不是左撇子,庆小兔左右手都一样能够熟练运用。

十八点钟三个小朋友吃饭,外婆今天准备了满满一锅饭,这是庆小兔平时吃的饭,外婆专门在饭里加了鳕鱼。

庆小兔豆苗茜茜三个人都能吃饭,一会功夫一小锅饭就见底了。

庆小兔还要吃饭,外婆又给庆小兔煮的面条。

茜茜一家人走了,豆苗一家人也走了,我们也离开了姨妈家。

外婆妈妈给庆小兔洗完澡。

妈妈在清理庆兔兔的鞋子,妈妈把庆兔兔的鞋子上的灰和泥巴磕去。

庆小兔也来到妈妈跟前,庆小兔也拿起鞋子在地板上敲。

妈妈说:“小九,鞋子很脏的,你不要弄。”

庆小兔没有把鞋子放下来,庆小兔继续一个手拿起一只鞋在敲敲打打。

妈妈对我说:“快一点把小九抱走,小九刚刚洗了,不能再玩这些脏东西。”

我过去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拼命地要下地。

我说:“你说好了要洗澡,你不去洗澡,你又去整理鞋子。小九并不认为你是整理鞋子,小九觉得这个很好玩,小九是在学习模仿你。”

妈妈说:“那我进去洗澡。”

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看见妈妈走进卫生间关上门,庆小兔马上转身过去敲门,庆小兔嘴里一直在喊着妈妈。

我把庆小兔抱到外边,庆小兔根本不愿意出去,庆小兔还是要找妈妈。

在外边转一圈回到家,我把庆小兔抱到小房间的床上,我让庆小兔玩以前没有玩过的玩具,庆小兔这才安静下来。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