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84庆兔兔还是能够记事的

2018-12-20 07:33 | 宝宝成长

2484日星期二晴天转中雨29~11客厅早晨温度23PM2.5-67

闹钟响了。

我翻身起来穿衣服。

外婆说:“不是姨妈说,今天姨爹去送庆兔兔吗?”

我说:“还有小九要照顾呢。”

外婆说:“妈妈今天请假了。”

于是我又重新躺下睡了半个小时。

七点三十五分妈妈突然从房间里走出来,妈妈火急火燎地说:“啊呀,我忘了送庆兔兔上学了。”

我一边穿衣服一边说:“不是今天姨爹送庆兔兔上学吗?”

妈妈连忙给姨妈拨通电话,姨爹今天临时又要上班了。

于是我就急急匆匆上路了,虽然今天阳光明媚,我已经没有心思去欣赏大好河山,我感到的就是一个心急火燎,我一路小跑,身上的热气慢慢地蒸腾起来。

我以为庆兔兔已经亟不可待地等在小区侧门了,结果庆兔兔在家里还没有换鞋。

庆兔兔问:“今天为什么不是妈妈来送我上学呀?”

我说:“小九还在睡觉呀。”

庆兔兔说:“妈妈说了,今天早上送我去上学的。”

侧门跟前站着一对母子俩,男孩身上穿着紫红色的金东方小学的校服,他们好像没有带门卡,站在那里等别人来开门。

庆兔兔走到跟前就喊:“王新宇。”

男孩的妈妈问男孩:“你们是一个班的吗?”

男孩说:“他是一零九班的。”

男孩妈妈问男孩:“他叫什么名字?”

男孩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男孩妈妈问庆兔兔:“你叫什么名字?”

庆兔兔说:“我叫庆兔兔。”

男孩很快落在我们的后边。

庆兔兔说:“外公,你知道我怎么知道他的名字的吗?”

我说:“是不是你听别人说的?”

庆兔兔说:“不是,那一天他的书包放在外边,我看到他书包里的新华字典上写的名字和班级。”

奇兔兔坐在外公的摩托车上远远地在喊庆兔兔,庆兔兔朝着飞驰而过的摩托车挥动双手大声地喊:“奇兔兔。”

转弯就看见学校的大门了,一个胖乎乎个头比庆兔兔高的小姑娘在前边走,庆兔兔走过去喊:“王晓雪。”

小姑娘马上朝着庆兔兔的身上挤过来,女孩奶奶用手指着庆兔兔问小姑娘:“他是你们班的?”

女孩说:“不是,他是最头里那个班的。”

庆兔兔说:“我知道你是那个班的。”

小姑娘说:“我是一零四班的。”

因为已经到了学校门口,庆兔兔也没有再问我他是怎么认识这个小姑娘的,我也不想知道庆兔兔是怎么认识那么多人的。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庆兔兔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笨,庆兔兔的记性其实很好,就是庆兔兔有时候不用心,庆兔兔能够从放在一旁的书包上认识一个同学的名字,说明庆兔兔还是能够注意观察身旁的事物的。

不知不觉明天就要清明了,妈妈昨天在庆兔兔书包里放了八十块钱,金东方小学明天要搞春游,每一个学生要交活动经费。

我问诧异地问:“春游。”

外婆说:“马上就清明了。”

我说:“我也过糊涂了,连已经到清明也不知道了。”

外婆说:“你就知道你的电脑,你还知道什么呀?”

临进学校大门,我说:“庆兔兔,你书包里还有八十块钱,记着交给老师。”

外婆好像比昨天好了许多,外婆八点钟出去买菜,回来外婆就坐在沙发跟前择菜。

八点五十分妈妈打开门,庆小兔躺在床上在笑,庆小兔肚子上盖着一条毛巾。

庆小兔翻身想爬到飘窗上,庆小兔穿的恐龙睡衣就像一条美人鱼,因为睡衣下边是一个直筒,庆小兔没有办法爬起了,庆小兔勉强站起来,庆小兔又没有办法迈步。

我抱着庆小兔来到外婆跟前,外婆拿起一根红苋菜说:“这个是红苋菜。”

我拿起一根红苋菜递给庆小兔说:“你看外婆怎么在摘菜的,以后外婆身体不好了,你可以帮着外婆做事哟。”

外婆笑着说:“等他们抱着做事,我们不知道骨灰撒在哪里了。”

外婆摘菜,我和妈妈给庆小兔洗澡换衣服,妈妈拿起热水瓶在往脸盆里倒水。

我说:“倒水不能先倒热水,要先把凉水倒好了,再往凉水里兑热水。如果先倒了热水,万一这时候他们用手去抓脸盆,就可能发生意外。”

妈妈在给庆小兔洗脸,庆小兔洗完脸伸出两个手指着脸盆,我不知道庆小兔想干什么。

我问:“是不是小九想要香香?”

妈妈说:“我知道了,小九是想自己洗手。”

脸盆放到庆小兔的跟前,庆小兔把两个手伸进水里,庆小兔不断地搓动两个手。

看见我打开电视机,庆小兔也要拿着遥控器对准电视机在调,电视机一会声音大了,电视机一会又哑口无声,一会电视频道不断地在跳动。只要有图像,庆小兔会继续操纵电视机在工作。

电视机的画面不动了,庆小兔把电视机调到了起始页,这是一个目录。

庆小兔把遥控器递给我让我给调回来。

电视又开始说话了,庆小兔重新要回自己的工具,庆小兔继续让电视机在他的指挥下工作。

电视机就在庆小兔的不断地指挥下,电视机画面不断地在变换着,电视又回到初始状态,遥控器重新回到我的手里,我把电视重新回到播放状态。

我把遥控器里的一颗电池取了出来。庆小兔接过遥控器,庆小兔又拿着遥控器对准电视机在操作。

电视机没有再听庆小兔的指挥,庆小兔看着遥控器上的红色指示灯没有再亮,只听到咣当一响,庆小兔把遥控器扔到地板上,遥控器忍受不了庆小兔的威胁,遥控器四分五裂地躺在地板上。

妈妈推着童车带庆小兔出去,妈妈戴了一顶帽子,妈妈也给庆小兔戴了一顶,庆小兔想把帽子摘下来。

妈妈说:“你看外边的太阳好照眼呀,我们还是戴着帽子挡一下阳光。”

庆小兔这才接受妈妈的合理化建议。

可能是妈妈带庆小兔去了医院,十一点钟当外婆打开门进来,庆小兔的童车已经在门口呆着了。

到家妈妈说:“小九我们洗手吧。”

庆小兔扒在茶几跟前。庆小兔用手去拿荸荠,这是外婆回来的时候买的。

妈妈说:“我们洗完手再吃。”

庆小兔拿着荸荠就不松手。

去卫生间洗完手,庆小兔吃着荸荠,庆小兔又去拿香蕉,妈妈拿着香蕉让庆小兔咬一口,庆小兔马上又把荸荠送到嘴里。

由于今天妈妈在家,我可以有多一点的时间补充昨天没有写完的日记。

我已经写了那么多,突然电脑屏幕黢黑一片,意外的停电让我的心血付之东流。就停了了不到一分钟,我真的怀疑是不是有人在地下车库故意拉下开关恶作剧。平时偶尔也会停一两分钟的电,虽然我的电脑是开着的,文档是有自动保存功能,只要当时我没有写东西我也不会太在意。

等再来电的时候,我刚刚写完的几百个字的东西已经不知道在何方了,以后只能坚持自己费一点事情去保存,一个是找一个不间断电源保证我的劳动果实不被无缘无故地受到侵害。

庆小兔睡了一个多小时,庆小兔就不时地哼哼。

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勉强能继续睡,放下来庆小兔又哼哼起来,抱着庆小兔,庆小兔闭着眼睛哭哭兮兮的。

电视机上正在演非洲的狒狒,我让庆小兔看非洲大草原,一会又看中国的海洋。

庆小兔是睁开了眼睛,但是庆小兔还是叽叽歪歪的,我看庆小兔在用手摸尿不湿。

我说:“我们给小九换尿不湿吧。”

没有想到,当我打开尿不湿的时候,庆小兔的屁股上已经糊满了巴巴,可能就是巴巴让庆小兔不舒服的。

庆小兔看见我用电动刮胡刀在刮胡子,庆小兔伸出手也要刮胡刀,我把刮胡刀关了,我把刮胡刀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已经忘了这个刮胡刀怎么开关的,庆小兔拿着用手指头去按开关,庆小兔连着按了好几下都没有打开,庆小兔把刮胡刀递给我,我把刮胡刀开关打开,刮胡刀开始嗡嗡嗡地叫起来。庆小兔接过刮胡刀也装模作样地在自己的鼻子下边晃一下,庆小兔把刮胡刀又还给我,庆小兔还用手在自己的下巴下边比划一下,庆小兔把刮胡刀递给我让我继续刮胡子。

庆小兔把大果篮拿过来,庆小兔把一个脚伸里去,我以为庆小兔要站在果篮里,庆小兔低下头弯下腰,庆小兔从果篮的提把下边钻了过去。

庆小兔要喝水,庆小兔和双胞胎姐妹一样喜欢用吸管的水杯,有吸管的奶瓶庆小兔不喜欢。

水杯盖前边有一个红色按钮,用手一按盖子就会打开,庆小兔是自学成才,庆小兔拿到杯子就知道用手按住红色按钮,庆小兔打开盖子喝水。

妈妈准备去接庆兔兔,妈妈要我过来看着庆小兔,我连忙把文档保存了一下。

就是那么巧,我刚刚把保存按钮点了一下,电又停了。

我连忙到地下车库去看电表板,地下车库并没有停电,地下车库电表板跟前没有看见人。

走到电表板跟前我们家的电表已经在闪烁着红色指示灯。

庆小兔拿了一本《好饿的毛毛虫》,庆小兔要我给他念,庆小兔还是翻书让我读。

妈妈要带庆小兔去接庆兔兔放学,妈妈突发奇想把那个新童车打开让庆小兔坐上去。

新童车只是一味地追求时尚新奇,妈妈说这是胶囊童车,就是外出旅行可以把它收缩的很小。

童车座位很浅,童车边框很低,两边的边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我说:“不要用这个车子,坐这个车子很危险。”

妈妈说:“我可以用安全带把小九束缚住。”

我说:“你看到有几个小孩走几步还要用安全带束缚的,小九会让你这样固定在车子里吗?”

妈妈说:“就你们会这样想,别人的车就是这样设计的。”

外婆连忙说:“他们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不要干涉他们。”

妈妈只是一厢情愿,庆小兔非要从新车子里下来,庆小兔来到旧童车跟前,庆小兔用手指着童车的座位,庆小兔抬起一条腿要坐进去。

外婆说:“奇兔兔现在是班长了。”

我说:“小学一年级班长是轮流当的,小学三年级一会才会相对稳定。奇兔兔在这方面可能比较强,庆兔兔在这方面就不行,庆兔兔适于在别人的领导下学习工作。”

庆兔兔进屋复习功课。

姨妈说:“我们要走了。”

我出来照看庆小兔。

我说:“小九,我们去床上玩。”

庆小兔刚刚走几步,庆小兔回头看见姨妈在整理东西,庆小兔马上走过去抱着姨妈的腿。

姨妈抱起庆小兔说:“我们去床上玩好不好?”

姨妈把庆小兔放到床上,庆小兔马上嚎啕大哭,庆小兔用手指着大门要出去。

姨妈只好回来抱起庆小兔说:“我们小九跟姨妈去看大毛,一会再跟姨妈回来接哥哥。”

外婆说:“小九今天下午又没有睡觉,这一次去了,以后弄不好小九会天天要去姨妈家。”

我说:“弄不好庆小兔不要到了三岁,庆小兔就会在姨妈家睡觉。”

等妈妈去送庆兔兔去姨妈家,妈妈推着空童车回来了,姨妈在后边抱着睡着的庆小兔。

庆小兔在去姨妈家的路上就睡着了,回来给庆小兔擦洗换衣服,庆小兔闭着眼睛大哭不止。

等庆小兔换好衣服,庆小兔又睁开眼睛醒了。

妈妈洗完澡,妈妈给奶瓶装奶粉,庆小兔伸出手要喝奶。

妈妈说:“你赶快躺在那里,妈妈给你喝牛奶。”

庆小兔马上就朝旁边的被子上一靠就枕在被子上。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