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82生活习惯不能顺其自然

2018-12-18 07:30 | 宝宝成长

2482日星期多云27~15客厅早晨温度20PM2.5-81

昨天晚上我刚刚躺在床上就觉得有一点干哕,我急忙从床上下来站在地上,我就好像头有一点晕身子有一点晃,我连忙用手扶着墙。

很快我就从干哕变成呕吐了,我把晚上的饭都吐了出来。

坐在卫生间的小椅子上,我只是觉得头和平时不一样,想站起来回房间,我刚刚人站直,我又干哕起来,接着又是一阵呕吐。

不像受凉感冒,因为身上没有一点其他症状,外婆还是给弄了热水袋。

我早上起来头还是不怎么舒服。

外婆说:“测量一下血压吧。”

无缘无故的呕吐不是好现象,测量血压低压为九十五高压一百五十,属于血压有一点高,头并不像晕乎乎的感觉,但是头有一点和平时不一样,于是吃了一片硝苯地平片。

七八年前出现过一次血压高,但是就一天,不,就是一会功夫,以后再测量血压又正常了。

外婆早早地一个人去买菜,八点钟庆小兔那边有了动静。

我还是起来了。

庆小兔趴在床上,火火兔就在庆小兔枕头旁边,庆小兔自己打开火火兔的开关,火火兔已经开始唱儿歌。

庆小兔又在流鼻涕。

妈妈说:“小九感冒了,是不是要吃一点药。”

我说:“小九就是捂了的。”

外婆说:“你那么多话呀?”

我说:“小九是一个孩子,药不是好东西,药不能随随便便吃,小九经不起胡乱的折腾。”

我的头好像还是不舒服,弄不好我的日记将会终止,其他写作是不是能够继续还不知道。

妈妈带着庆小兔去接庆兔兔。

十点钟我的食管火辣辣灼热,胃里不断地泛着酸气,我知道我胃受凉了。

接着我就不断地呕吐,这时候吐的已经是连汤带水的了,我连忙要外婆给我找药吃。

十一点半庆小兔回来了,庆兔兔和姨妈并没有回来。

庆小兔回来就找东西吃,一个橘子,一个芒果,庆小兔接着就是喝奶。

我有一点不舒服,我让妈妈哄庆小兔睡觉,没想到那么长时间,庆小兔还是大哭不止。

我推开门看,庆小兔躺在大床上,妈妈有一脸不高兴地坐在一旁。

我把庆小兔抱了过来,庆小兔已经哭的满头大汗,庆小兔背后还塞着隔汗巾。

我抱起庆小兔,庆小兔就不哭了,庆小兔很快就睡着了。

外婆说:“都是你惯的,别人家的孩子不都是放到床上就睡着了。”

我说:“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家里都像我一样哄孩子,但是我知道大部分家庭是顺其自然,孩子愿意睡觉就睡觉,孩子不愿意睡觉就让他们玩。我想的是让孩子有一个固定的作息时间表,该吃饭的时候就吃饭,该睡觉的时候就要吃饭,生活习惯是容不得半点马虎的。”

气温是在慢慢地提高,我摸了一下庆小兔的额头,庆小兔额头已经有了细微汗珠,把棉被从庆小兔身上撤去,换上一条毯子,在庆小兔肚子上盖了一件衣服。

庆兔兔和姨妈回来了,姨妈给庆兔兔买了好几件衣服。

庆兔兔伸出手掌说:“姨妈用了五百块钱。”

庆小兔睡迷糊了,庆小兔已经睡了两个半小时了,庆小兔还在呼呼大睡。

妈妈已经准备带庆兔兔去学跆拳道了。

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闭着眼睛在哼哼着。

我说:“小九,你不能再睡了。”

庆小兔哼哼着继续趴在我的肩膀上,我把庆小兔抱到窗户跟前,今天的阳光明显弱了许多,庆小兔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我给庆小兔穿衣服,我发现庆小兔的身上衣服已经隐隐约约感到有一点潮湿。

我给庆小兔脱衣服,我给庆小兔用温水擦汗,我给庆小兔换了干净的衣服,庆小兔就一个劲的表示不愿意。

庆小兔一直哭哭兮兮的,妈妈把童车推过来,庆小兔这才要坐在童车上。

姨妈说:“庆兔兔每次去国贸新天地下课回来,都要抓娃娃,抓又抓不住,哪一次抓娃娃怎么也要十块钱。”

庆兔兔去了跆拳道无数次,就看见庆兔兔拿回来一个兔娃娃。

姨妈说:“这个有什么玩的,每次去了都要玩。”

妈妈说:“这有什么,也就几块钱,别的小孩不是也这样玩呀?”

姨妈跟外婆说:“他妈妈一直说钱不够用,口口声声说没有钱,他们的钱就是这样瞎用掉的。”

十六点钟外婆又想起来庆小兔要吃饭了,我身体不舒服也没有想去把庆小兔接回来。

十八点钟妈妈才带着庆兔兔庆小兔回来。

外婆问:“小九吃饭没有?”

妈妈说:“以后小九可以一天吃三顿饭了。”

外婆连忙给庆小兔喂饭,庆小兔可能饿坏了,一碗饭风扫残云转眼间就吃的干干净净,庆小兔下午的一觉又错过了。

外婆给我准备热水袋,庆小兔也帮着外婆弄,外婆把热水袋装进外边的布袋里。

庆小兔把装好的热水袋倒出来,庆小兔再自己往里装,庆小兔把热水袋装进布袋里,庆小兔也学着外婆的样子,庆小兔两个手提着布袋的两个角用劲抖了一下。

庆小兔走到鞋架跟前,庆小兔把鞋架上的鞋一只只拿下来扔在地上,庆小兔把庆兔兔和自己的鞋一只只放到鞋架上。

外婆惊奇地说:“小九知道把自己的鞋和哥哥的鞋放到鞋架上了。”

二十一点钟我突然发现庆小兔穿着恐龙睡衣在客厅里玩。

我说:“小九没有睡觉怎么要给他穿睡衣呀,庆小兔在活动的时候已经在穿单衣服,现在庆小兔还在玩怎么在外边又加了那么厚的衣服。”

我用手摸了庆小兔背心,庆小兔的背后都已经出汗了。

我说:“人身上有汗,人会不舒服的,弄不好时间长了,可能会回汗感冒。”

妈妈没有啃气。

外婆也不满意我唠唠叨叨,外婆是怕妈妈听了不高兴。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