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79忘了给小九喝奶

2018-12-15 08:04 | 宝宝成长

2479二十九日星期四小雨转多云20~14客厅早晨温度20PM2.5-68

气温的急剧升高,让人们不知道如何是好,外边艳阳高照汗流浃背,屋里的温度明显赶不上外边的变化。

屋里还是初春有一点寒意,外边已经跨进了夏天。

出门也不敢脱太多的衣服,不一会衣服一件一件地从身上搬到了包包里。

回来身上还热气腾腾,时间长了也就想不起来加衣服,等人感到背心冷了,这时候的人已经有一点不舒服了。

外婆这两天发现后腰起了一些红色的疙瘩,外婆今天去医院看病,我一个人带着庆小兔出去玩。

双胞胎正在新开业的童装店里玩,庆小兔就骑着三轮车自己往江边去。

江边的沿江大道地下通道已经开始收尾,一台挖掘机停在马路旁。挖掘机长长的挖臂垂放在地上,庆小兔用手指着想看挖掘机。

几个工人师傅拿着皮尺在地上测量,一个工人用手抓起一把白灰沿着皮尺在喷洒白线。白灰洒过微微地扬起白色的灰尘,马上空气中闻到一股淡淡的白灰的味道,我连忙把庆小兔的三轮车推开。

我说:“我们换一个方向看挖掘机好不好,你看工人师傅正在给挖掘机加油,等一会挖掘机工作了我们再来看。”

去江边的小路不是光滑平坦的路,是一个由一块块大石板组成的小路,石板并没有严丝合缝,是一种典型的供行人散步的艺术小道。这样的路行人散步有不一样的感受,我们的三轮车就不那么样惬意了,我推三轮车的速度稍微快了一点,三轮车上下起伏一巅一巅的。本来这种三轮车就没有减震装置,还没有走多远,庆小兔就哭丧着脸站起来要我抱了。

这种三轮车推把很不容易控制方向,要我一个手抱着庆小兔,一个手推着三轮车实在有一点困难。

没有走几步庆小兔又要到护坡下边去看水,三轮车上带了那么多东西,我不可能把三轮车单独放在岸上,因为庆小兔不见得看完跟前的水就会上来,弄不好我会把三轮车忘记丢在江边。

我说:“小九,我们去看鱼吧?”

看鱼庆小兔还是愿意,庆小兔重新坐在三轮车上。

就在准备拐进四期的马路,听到豆苗外婆的喊声。

豆苗外婆说:“小九,我们去江边玩吧。”

我说:“我们刚刚从江边回来,我们要去四期看鱼。”

豆苗外公说:“四期有鱼吗?”

我说:“四期的鱼不是一般的多,一般的公园都没有这么多鱼。”

豆苗外婆说:“豆豆,我们和小九哥哥去看鱼去。”

于是我们一起往四期去看鱼。

小狗小猫、鱼是孩子们的所爱,在孩子还没有会跑会说的时候,在孩子还不会交朋友一起玩耍的时候,动物就是孩子们最好的玩伴。

池塘的小桥上一个孩子妈妈拿着一个馒头在喂鱼,只要有吃的,鱼会奋不顾身,有的鱼甚至会跃出水面。馒头的沫沫纷纷扬扬,池塘里的鱼都汇集到一起。

豆苗突然看到色彩鲜艳的锦鲤,锦鲤是那么多,锦鲤又那么大,豆苗是那么兴奋。

豆苗外公外婆一样感到格外惊奇。

庆小兔不是第一次看到这里的锦鲤,豆苗兴高采烈也带动庆小兔的情绪,庆小兔也跟着哇哇大叫。

当我们回到家的时候门还反锁着,这就是说外婆还没有回来,这让我心里不是一个滋味。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浮想联翩,虽然我也知道不会出什么事情,但是我还是怕出现不该出现的事故。

少年夫妻老来伴,我们已经共同渡过几十个春秋,我们已经是过去的人,我们已经到了人到七十古来稀的年龄了。

儿女不可能陪着我们每一天,每天能够面对的就是老夫老妻。虽然已经疾病缠身,虽然已经老态龙钟,只要还有一口气我们现在还是一个完整的家,一个人的日子我从来不知道应该怎么去想象。

庆小兔很争气,来到楼下庆小兔没有要去地下车库,庆小兔在家里也自己一个人玩。

庆小兔来到小房间的床上玩,现在小房间就是庆小兔的专用游乐场。

写字台床上窗台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玩具,不过床上的玩具都是比较小的,小汽车小飞机小玩偶。

不过不见得小就便宜,庆小兔后来买的风火轮小汽车贵的令人咋舌,风火轮小汽车还不是一辆而是五辆,理由就是它们形状颜色不一样。

床上汽车飞机都不能开,庆小兔只能拿着手里,庆小兔在空中开汽车开飞机。

我给庆小兔拿了一块木板,让木板斜着靠在被子上,我让汽车从木板上边滑下来。

庆小兔看到汽车能够从上边滑下来,庆小兔不断地要我重复这样的动作。

我要庆小兔自己弄,庆小兔只是看看我,庆小兔一次都没有在木板上放汽车。

庆小兔有时候还要把自己的脚放在木板上,庆小兔让自己的脚去阻挡汽车的滑行。

这两天庆小兔跳舞的动作多了起来,只要火火兔歌唱起来,庆小兔不时地就会舞动双手,不过庆小兔跳舞的动作时间很短,基本上不会超过一分钟。

庆小兔拿橘子要我剥,一个橘子刚刚下肚,庆小兔抱着爆米花桶要我给他拿爆米花。

庆小兔想自己用手去抓,我用手挡住庆小兔的手没有让,因为如果庆小兔去抓爆米花,那爆米花不单单是仙女散花了,可能就会大雪铺地了。

庆小兔有一点哼哼唧唧,庆小兔到了睡觉的时候,我抱起庆小兔,我哄庆小兔睡觉。

最近庆小兔睡觉,我也会跟着一起睡觉,我的作息时间也和庆小兔一致了。

我睡觉起来才发现外婆回来了。

外婆到家了,外婆没有什么异常表现,我一颗悬着的心这才落下地来。

外婆说:“我还要打一个星期吊针。”

外婆突然问起:“小九睡觉的时候喝奶没有?”

我这才想起来庆小兔没有喝奶,外婆去医院迟迟不回来,让我提心吊胆,我根本就没有想起来庆小兔喝奶的事情。

外婆去睡觉了,庆小兔也起来了,庆小兔起来就喝了一百五十毫升牛奶。

庆小兔要上床,庆小兔上床就往飘窗上走,庆小兔在用手拉纱窗。纱窗已经被庆小兔拉的歪七八钮,我连忙把纱窗给庆小兔拉开。庆小兔把飘窗上的废纸往窗户外边扔,还好窗外还要细密的钢丝网,纸并没有扔出去,只只是落在网子里面。

我说:“小九,不能往外边扔东西,这样会砸着人的,也会把楼下弄脏的。”

庆小兔根本就不听,庆小兔继续在往外边扔,我只好把庆小兔抱下来。

我说:“我们的外边玩一会吧。”

只要出去庆小兔马上就要我抱下来。

外边只是看到一点湿痕,可是走到路上马上感到雨点击打在我们的头上脸上,我把庆小兔的手举起来。

我说:“你看,外边下雨了吧。”

我们重新回到门洞里。庆小兔马上就要到地下车库。

地下车库安静的怕人,地下车库灯光昏暗,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一般的孩子是不愿意来到这种地方的,可是庆小兔竟然和没有事情的一样。从我们这里下去,转一大圈从地下车库出口出去。

外边依旧细雨霏霏,走了几步还是不行,我们又回到地下车库的入口重新回到了地下。   

庆兔兔从培训班回来了。

庆兔兔在问:“小九呢?小九,哥哥回来了。”

姨妈说:“小九还在睡觉。”

庆小兔是在睡觉,听见庆兔兔的说话声音,就像听到起床号一样,庆小兔把被子蹬开,庆小兔坐了起来。

庆兔兔在白板上画画,其实庆兔兔就是胡乱的在画。

庆小兔也拿了一个白板笔在画,庆小兔的白板笔笔帽并没有打开。

庆兔兔在白板上画几下,庆小兔也在白板点几下。

庆兔兔放下笔不想画了,庆小兔拿起庆兔兔的笔,庆小兔把笔递给庆兔兔。

庆兔兔拿了一本书说:“小九,我们念书吧。”

庆小兔不想读书,庆小兔拿了一张纸,庆小兔拉着庆兔兔去画画。

姨妈问:“庆兔兔,二十减五等于几?”

庆兔兔说:“这也太容易了,等于十五。”

姨妈连着问了庆兔兔好几个题目,庆兔兔都能顺利作答。

姨妈说:“庆兔兔,要吃饭了。”

庆兔兔说:“小九不让我吃饭,小九要我画画。”

姨妈说:“你过来吃饭,小九就过来了。”

庆兔兔放下笔走到餐桌跟前,庆小兔拿起庆兔兔的白板笔来到庆兔兔的跟前,庆小兔拉着庆兔兔,庆小兔要庆兔兔去画画。

妈妈准备吃饭了,妈妈在说同样的话,庆兔兔来到餐桌跟前,庆小兔马上拿着白板笔来找庆兔兔。

妈妈用筷子夹着菜说:“小九,你看这是什么,我们快一点来吃饭。”

庆小兔马上高兴地来到妈妈跟前,庆小兔张开嘴把菜吃进嘴里,庆小兔要妈妈把自己抱到凳子上。

妈妈说:“庆兔兔,是不是换一个方法,小九就不要你画画了。”

今天我把那天捡的一个小型立式熨烫机的机座拿出来。

熨烫机大红的机身,上边的支架管道都已经拆除,剩下的有一点像一个小汽车而且还有三个轮子。

庆小兔两个手扶着在家里到处推,庆兔兔坐在上边在客厅里骑。

妈妈说:“从哪里捡来的垃圾呀?”

妈妈认为只有文具店标注的是玩具的才是玩具,其他的不属于玩具,玩具就要完整无缺,缺胳膊少腿的也就失去玩具的功能。

我却不这样认为,只要孩子们愿意,只要能够拿起来的东西都可以称作玩具。哪怕就是一个棍子,一片树叶,甚至一个塑料袋,都可以是一个玩具。

至于洋娃娃是不是缺胳膊少腿,只要孩子没有感觉出来就可以继续让孩子玩。遥控汽车是不是还能够遥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会不会把它们当做玩具。

刚刚知道用手抓东西的孩子,你就是买一个几千块钱的玩具,孩子也不见得会领你的情,弄不好孩子喜欢一张纸玩。

妈妈最后的理由这是别人家用过的东西,在外边捡回来这是很脏的,我只好把这个类似小汽车东西扔掉了。

吃过饭庆兔兔庆小兔一个人拿着一把发光宝剑在打仗。

妈妈要庆兔兔去做作业,庆兔兔放下发光宝剑走进屋里,庆小兔拿起庆兔兔的发光宝剑跟着来到小房间里。

庆小兔把发光宝剑递给庆兔兔,庆小兔要庆兔兔跟自己打仗,庆兔兔只好跟着一起出来。

妈妈把庆兔兔的发光宝剑接过来。

妈妈对庆小兔说:“哥哥要做作业了,妈妈跟你打仗。”

庆小兔把妈妈手里的发光宝剑拿过来,庆小兔又来到庆兔兔的跟前,把发光宝剑重新给了庆兔兔。

我连忙过去说:“小九,我们看电视吧。”

我打开电视机,庆小兔马上走到沙发跟前,庆小兔要我把他抱到沙发上,庆小兔看《汪汪队立大功》。

我看庆小兔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过来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记在电脑上。

外婆看见了说:“你怎么把小九一个人放在沙发上。”

我说:“我写几个字就会出来看一眼,庆小兔坐在沙发上不要紧。”

外婆说:“他要是从沙发上掉下来怎么办?”

我只好一个字也不敢写了。

一会外婆过来说:“小九不能老是看电视了。”

我只好把庆小兔抱到小房间的床上。

庆小兔玩了一会小汽车,庆小兔过来玩电子琴,庆小兔用手按了几下电子琴没有响,庆小兔拿了插头往插座上插。

今天庆小兔已经知道插头的两个头要对着插座的两个孔,虽然庆小兔还插不进去,但是最起码庆小兔已经知道两个插头要对着插座的两个孔上。

二十一点半庆小兔还要出去玩,庆小兔一直用手指着远方。

我说:“你看,外边一个人都没有了。”

庆小兔坚决不同意回来,我们来到小广场,庆小兔还要继续过马路到远处去。

我用手指着远处说:“我们看看那里是不是有一只小狗呀。”

庆兔兔这才同意往回走。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