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76来到胭脂園

2018-12-12 12:51 | 宝宝成长

2476二十六日星期多云22~11客厅早晨温度16PM2.5-69

今天拉开窗帘的第一感觉就是白茫茫的一片,除了窗户跟前的几棵树还能够看得见树干树叶,出不了五米什么也看不见了。

外婆送庆兔兔上学回来了。

外婆说:“我这么多年了没有看见过这么大的雾,漫天的大雾铺天盖地。庆兔兔说,我都看不见前边的路了,我说,你只要跟着前边的人,看着自己的脚下边就可以了。”

外婆用手摸着自己的头发说:“你看,我的头发上还能够摸出水来。”

我说:“是不是有一点夸张呀?”

外婆说:“跟着我们一起走的一个年轻奶奶,前边留着刘海,有人就在说,你的头发怎么在滴水呀,我们几个人走过去看,那个奶奶头发的确挂满了水珠。”

    庆小兔八点四十分叫了一声妈妈,庆小兔睁开眼睛看着我笑了。

外婆在给庆小兔洗脸,庆小兔伸出手指着台子上。

外婆说:“小九想要香香。”

这是一种像牙膏一样包装的香香,上边都是外国字我一个也不认识,反正妈妈每天给庆兔兔庆小兔往脸上抹,庆小兔每次洗完脸要往脸上抹这个。

庆小兔要我给他挤香香,我把香香挤在外婆的手上。香香软罐重新回到庆小兔的手里,庆小兔拿着软罐就在自己的头上脸上擦起来。

给庆小兔洗屁股洗下半身,庆小兔又伸出手要东西。

我问:“小九,你要什么呀?”

外婆说:“小九是要油的。”

庆小兔下半身有一些地方是要抹油,至于庆小兔抹的是什么油,我一样也不知道,因为外边全部是外国字,我把油的盒子递给了庆小兔。

妈妈上班的时候说:“小九早上没有喝奶。”

穿好衣服外婆给庆小兔喝奶,庆小兔喝了一百毫升就不喝了。外婆把馒头撕碎泡牛奶喂庆小兔。

庆小兔上到床上,庆小兔来到飘窗跟前。

温度已经在悄然升高,玻璃窗早早地就打开了。

庆小兔用手去拉纱窗,顿时纱窗被揉得面目全非,庆小兔回头看着我,我只好把纱窗拉开。庆小兔两个手拉着窗户外边的铁丝网,庆小兔想看楼下的一切。

庆小兔开始玩飘窗上的教具玩具,突然我发现庆小兔把泡沫塑料发光灯管往窗外塞,我一把就就泡沫塑料灯管拉了回来。

庆小兔两个手拽着泡沫塑料灯管,庆小兔不让我把泡沫塑料灯管拿走。泡沫塑料灯管虽然扔到楼下不会砸伤人,但是庆小兔一旦觉得好玩,庆小兔会把看见的东西都扔到楼下。

我强行把庆小兔从飘窗上抱了下来。

我说:“我们看电视吧。”

庆小兔听到看电视,庆小兔这才同意穿鞋下来。

大雾已经在慢慢地消退,小广场已经有了不少孩子,带孩子的家长素质参差不齐,孩子们的个性各不相同,我已经不敢带着玩具来到这里。

今天直接就往江边走,庆小兔已经知道欣赏美景,庆小兔知道轮船长江,庆小兔对江边的所有的东西都感兴趣。

往上游开去的船就像一个年老体衰的老太太,只听见轰隆隆的柴油机的声音,却看不出他们行走的步伐。往下开来的船一艘一艘排成行,船只鸣叫着从我们面前走过。

环境好了,小区里到处的可以听见小鸟的鸣叫,长江的水面也飞翔着各种各样的水鸟,不是一只两只而是五只六只,不仅仅有小水鸟还有体型比较大的水鸟在翱翔。

外边散步的人多了,出来沐浴大自然的孩子也多了起来,牵着宠物狗的人也多了。老小孩,老人们养狗安抚自己孤独的心,孩子们看狗就好像老天爷的赏赐。

庆小兔不仅仅在堤岸上走,庆小兔还要到水边去看鱼。

我们刚刚从水边上来,双胞胎姐妹紫小兔已经在远处叫我们,我们一起来到胭脂園。

双胞胎是爸爸妈妈一起来的,双胞胎妈妈拿出来小包装的饼干,双胞胎妈妈把饼干递给庆小兔,庆小兔马上把脸扭开了。

外婆说:“我们不吃这些小食品。”

双胞胎妈妈刚刚拿着饼干走开,庆小兔又哼哼起来,双胞胎妈妈又把饼干递给外婆,外婆把饼干包装给撕开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把饼干塞进嘴里咬了一小口,庆小兔的手一甩,庆小兔就把饼干给扔了。

在胭脂園广场中心地面上有一个大理石胭脂鱼的浮雕,每次庆小兔来都要在胭脂鱼上玩一会。

庆小兔会用手指着胭脂鱼喊:“鱼。”

今天庆小兔也喊鱼,但是庆小兔是用手指着胭脂鱼低洼处的积水,庆小兔把鱼和水都混为一谈,庆小兔把水也当做鱼在叫。

玩球,庆小兔把球滚到其他小朋友跟前,庆小兔走过去,当有人捡起球的时候,庆小兔就会停下来。

庆小兔还是想把球要过来,庆小兔慢悠悠地走过去,庆小兔伸出手就去拿,如果对方突然把球拿开,庆小兔也就不了了之。

太阳有一点过分的热情了,我们的衣服一件件地脱了下来。

双胞胎爸爸问我:“听说你一直在给小九听英语。”

我说:“是的,反正他们一天到晚没有事情做,让他们一边玩一边听一下,小九就是听一些世界名曲,还听一些英语教材。他妈妈小时候月子里我就让她听儿童英语磁带的。”

双胞胎妈妈问:“他妈妈给他们辅导英语吗?”

我说:“他妈妈现在可以跟他的哥哥进行英语简单地对话。”

双胞胎妈妈拿出水杯给双胞胎喝水。

外婆说:“小九就不要喝水。”

双胞胎妈妈说:“她们刚刚开始也不愿意喝水,后来给她们用带吸管的水杯喝水,她们两个非常喜欢。”

我说:“以后天热了,外边下雨了,没有地方去,你们可以到我们家来玩,我们家就是玩具多书多。”

外婆不让我带庆兔兔庆小兔去别人家玩,现在庆小兔不是很合群,我想看看熟悉的小朋友能不能到我们家来玩。

回来的路上。

我说:“像这样的太阳要不了几天,白天就不能出去了。”

外婆说:“以后我们可以早上早一点出去。”

双胞胎妈妈说:“我们两个每天只睡一觉。”

紫小兔妈妈说:“我们紫小兔还不是一天就睡一觉,就是一觉还要费一点功夫。”

外婆说:“我们小九,每天睡两次,一次十一点半,一次是下午四点半。”

回到家外婆说:“我们也让小九用吸管杯子喝水。”

真的没有想到,庆小兔对用吸管喝水喜爱有加。

下午庆小兔照例出去到宠物店看狗,去三期去骑喷水天鹅,去看喷水的大青蛙。

小广场没有一个小朋友,庆小兔就一个人在两个喷水口之间穿梭,庆小兔在一个干枯的喷水口摘一片草叶,然后到另外一个还有积水的喷水口扔进去,两个喷水口有十米远,庆小兔就不停地在两个喷水口之间走动,庆小兔就这样玩了将近半个小时。

在楼后的池塘里,前几天下雨还剩下一点积水,积水虽然不多,可是在池塘左左右右还可以看到一块一滩的水迹。既然池塘已经不能使用,自然池塘里几乎就不会被打扫,灰尘碴子让水塘变得浑浊浊黑乎乎的。

水是不是干净清亮庆小兔不会去管,庆小兔要的是水,庆小兔小心翼翼地就往有水的地方走去。

我拉住庆小兔的手。

我说:“小九,你的鞋不防水,你看你把鞋都打湿了。”

庆小兔停下来,庆小兔蹲下去,庆小兔两个手在水里噼里啪啦地拍着,本来浮在上边的水还不是很脏,经过庆小兔的拍打,池底的泥土垃圾全部浮了起来,庆小兔的手开始还只是有一点水,慢慢地庆小兔的手沾满了泥巴,不时地还有树叶垃圾粘浮在手上。

开始庆小兔还轻轻地拍打,越往后庆小兔越是兴奋,庆小兔拍打的越是用劲,水不仅打湿了庆小兔的手和袖子,很快水像雨点一样打在庆小兔的脸上头上衣服上。

不能再玩了,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努力想挣脱我的束缚,无奈庆小兔没有力气重新回到地面上。

回到家就给庆小兔洗洗脸换衣服。

外婆问:“小九干什么了,小九弄那么脏,你看小九的衣服裤子全部都湿透了。”

我说:“小九在我们楼后的池塘里玩水。”

外婆说:“他要玩水,你就让他玩水呀?”

我说:“小孩子,玩水是天性,大不了回来洗一下,再把衣服换一下。”

换好衣服庆小兔就开始吃橘子。

姨妈说:“小九,你把橘子给姨妈吃好不好?”

庆小兔手里没有橘子,庆小兔把嘴里的橘子吐出来,庆小兔用手抓着嚼的稀巴烂的橘子递给姨妈。

姨妈说:“谢谢,你嘴里的东西姨妈就免了了吧。”

庆小兔听说姨妈不要橘子,庆小兔把手一甩,橘子就飞到远远的地板上。

姨妈说:“小九,鸭子在哪里呀?”

姨妈是想问庆小兔会生蛋的鸭子在哪里,庆小兔马上爬到沙发上,庆小兔把三个好朋友的书拿过来,庆小兔用手指着书上的小鸭子让姨妈看。

姨妈说:“小九,你把你的小汽车放到玩具架上好不好?”

庆小兔捡起小汽车一个个放到玩具架上。

妈妈说:“老师要紫兔兔参加英语比赛,紫兔兔不想参加,紫兔兔说,老师说她的声音太小了。”

外婆说:“今天小九紫小兔双胞胎几个人在胭脂園踢球了。”

妈妈说:“紫兔兔在跟双胞胎妈妈学习英语。”

姨妈说:“我已经看到她们上传的视频了。”

外婆在给庆小兔喂饭,庆兔兔做一个怪样,庆小兔也跟着做一模一样的动作。

庆兔兔吃完饭就去白板画画,庆小兔马上跑到庆兔兔旁边,庆小兔也拿了一支白板笔在画。

外婆说:“这下好了,小九又不吃饭了。”

妈妈说:“庆兔兔,你这样不错,你可以给小九做一个榜样。”

庆小兔在喊我,庆小兔一个手拿着袜子,庆小兔把袜子放在自己光着的脚上边,庆小兔要我帮着他把袜子穿起来。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