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69地下车库成了巡视场所

2018-12-05 09:10 | 宝宝成长

2469十九日星期一小雨9~6客厅早晨温度15PM2.5-89

    昨天的最高温度已经跌破十度,最高温度竟然回到九度,今天早上客厅里的温度也回到冬天。

外婆送庆兔兔上学回来。

我问:“昨天中午我睡觉的时候,庆兔兔怎么哭了。”

外婆说:“我在用勺子往碗里舀汤,庆兔兔也伸出手去夹菜,结果庆小兔的手碰到了勺子上,当时的汤还是有一点热。”

我在屋里睡觉隐隐约约听到一些对话。

庆兔兔说:“外婆,你烫着我了。”

外婆说:“对不起,外婆没有看到,你不要紧吧。”

妈妈说:“你又没有烫伤。”

庆兔兔说:“我的手好疼。”

姨妈在说:“外婆又不是故意的,外婆已经给你道歉了。”

庆兔兔说:“我的手被烫了。”

妈妈说:“你不是也经常做错事情,你还不是说,对不起,我不小心。”

接着就听到庆兔兔的哭哭兮兮地。

姨妈说:“用得着那么夸张吗?谁都会不小心,谁都会有犯错误的时候,你想一想,你在做错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别人会怎么想。”

可能是温度突然的下降,也可能是庆小兔睡在暖和的被窝里,庆小兔睡的不一样起来了,庆小兔早上一直睡到了九点二十分才醒了。

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趴在我的肩膀上又睡了。

外婆把一切准备好,庆小兔还眯缝着眼睛,庆小兔半醒半睡看着外婆。

庆小兔洗完脸尿了尿,庆小兔穿好衣服,庆小兔这才真正地开始新的一天。

外婆回来说:“庆兔兔早上起来,庆兔兔就在姨妈家吃了一个包子和一个鸡蛋。我问他,你在学校不是还要吃饭吗,庆兔兔说,他在学校就不吃饭了,他就喝一杯牛奶。”

庆小兔坐在三轮车上跟着外婆去买菜。

天就是白乎乎灰扑扑的一片,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天连着地,山插进天。

外婆买菜,庆小兔就在菜店门口看菜。

外婆买水果,庆小兔就参观每一样水果。

外婆买鱼,庆小兔仔仔细细认认真真检查每一个摊位。

外婆进到超市里,庆小兔就在外边玩游戏机。

弹子游戏机庆小兔能够拉动拉杆,因为庆小兔还不知道要往游戏机里投币,庆小兔拉动拉杆,庆小兔不知道拉杆是要击打弹子的。

钓鱼套牛的游戏机,庆小兔知道用劲地拍打按钮,庆小兔并不知道为什么要拍打按钮,庆小兔看见别的小朋友都是这样玩的。

庆小兔可能手拍打疼了,庆小兔从游戏机跟前离开。庆小兔用手指指三轮车,庆小兔意思是要我推着三轮车,庆小兔转身就在前边走起来。

雨稀稀拉拉地下起来了。

我说:“小九,下雨了,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不愿意回家,庆小兔头上戴着帽子,庆小兔感不到天上在下雨,就是下雨了,庆小兔并不知道下雨会有什么后果,因为下雨我会给庆小兔打伞的。

我说:“你看外边一个小朋友都没有,我们下午再出来找小朋友玩。”

回家的路上看见一条狗,庆小兔要我推着车子跟着狗走,狗迅速钻进树丛里。

几只小鸟在马路上啄食,庆小兔要停下来看小鸟。

小鸟扑腾着翅膀钻进树丛里,小鸟飞起来飞进树冠里,转眼间小鸟就不知去向。

庆小兔又拿着树枝去戳水管阀门孔。

看见一根细长的黄色的草杆,余承泽把树枝扔掉了。

草杆可能有一米二长,草杆又轻又细还有一点强度。

庆小兔拿着一端去戳水管,距离太长庆小兔老是对不准目标。庆小兔把手放在中间,草杆两头是平衡了,庆小兔又控制不好草杆。

最后庆小兔移动了一下距离,这样草杆一头低了下来,庆小兔勉强可以把草杆插进水管孔洞里。

今天庆小兔没有怎么喝奶,外婆都是喂庆小兔吃的小包子。

庆小兔把木尺塞的柜子下边的窄缝隙里,由于木地板不是很平,柜子与木地板之间的缝隙很小,就连庆小兔的小手指头也塞不进去。

庆小兔学着外婆用硬纸板往里面掏,可惜庆小兔还没有这样的技艺,最后庆小兔只好找我帮忙。

我帮着庆小兔把木尺掏出来,我还没有把腰直起来,庆小兔已经把木尺又一次塞进缝隙里。

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整天,外婆去接庆兔兔的时候外边还在下雨。

妈妈下班回来了。

妈妈问外婆:“小九白天堵鼻子没有?”

外婆说:“小九白天蛮好嘛。”

妈妈说:“小九,刚刚没有吃药了,夜里睡觉就堵鼻子了。”

外婆说:“是不是晚上睡觉前你给小九把衣服脱了,小九在床上玩受凉的,以后你晚上给小九脱了衣服,你就不要让他在疯了。”

妈妈说:“没有呀,我给他脱了衣服,小九就睡觉了。”

庆兔兔说:“张老师说,你和李俊比赛,你们谁最后收拾完书包,谁就去倒垃圾,结果我先收拾好书包,李俊就去到垃圾了。”

外婆说:“就要这样,有一个督促,你们才能慢慢地快起来。”

庆小兔拿着发光宝剑,庆兔兔也拿着一个发光宝剑,两个人宝剑碰宝剑打仗。庆兔兔跑进卧室,庆小兔也跑进卧室,庆兔兔爬到床上,庆小兔也在床上和庆兔兔打仗。

庆小兔跟前出现一个皮球,庆小兔不跟庆兔兔打仗了。庆小兔用发光宝剑去打球,皮球被庆小兔赶着满屋子滚,一会庆小兔的宝剑换成了高尔夫球棒在打球。

庆小兔拿了一支圆珠笔在到处画,桌子上墙壁上大门上都是庆小兔的画板。

外婆说:“小九,你要画画要在纸上画,你看,你把墙画的脏兮兮。”

外婆给庆小兔一张硬纸板。

外婆说:“小九,你用笔在纸上画画。”

看见庆小兔在硬纸板上在画画。

突然听见外婆在喊:“小九,你在干什么呀?你为什么不在纸上画画呀?”

原来庆小兔拿着笔在门上在作画,门上马上就出现了许多条条道道。

这几天地下车库成了庆小兔必去的场所,下楼出门庆小兔就要去地下车库,庆小兔要从另一端汽车出口出去。

庆小兔从小区外边回来,庆小兔一样必须要从汽车入口进去,庆小兔再从地下车库我们楼道出来再回家。

外婆在喊我:“快看,小九在跳绳。”

庆小兔一个手拿着一个跳绳把手,庆小兔上下摆动着双手,跳绳在庆小兔身后一前一后地摆动。庆小兔并没有跳起来,庆小兔只是脚后跟在起伏,跳绳只是在庆小兔头上来回摆动。

庆小兔已经两天下午的觉没有睡了,现在庆小兔白天就睡一个午觉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