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68小九给电子琴插电源

2018-12-04 07:58 | 宝宝成长

2468十八日星期日小雨9~8客厅早晨温度16PM2.5-44

滴滴答答的雨声响彻了一夜,不时地还夹杂着隆隆的雷声。

客厅的温度已经接近十五度了。

前几天在阳光下走路的人们衬衣短袖不见了,换来的又是冬天的色彩,人们又从头到脚严严实实地包裹了起来。

八点半听见妈妈说:“把暖风机打开。”

就是说我们的庆小兔醒了。

把庆小兔的尿不湿拿掉,外婆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很快就尿尿了。

这已经是第二天外婆给庆小兔端尿了,说明庆小兔还是能够控制自己尿尿的。

从现在开始要为天气一天天热起来做准备,庆小兔除了睡觉就不再兜尿不湿了。

兜着尿不湿我总觉得怪怪的,我的心里总是在嘀咕着,尿不湿会不会对孩子会产生不良影响。

从古至今,没有尿不湿人们也过了,尿不湿是一个新生事物,是一个迅速膨胀起来的产业,会不会在几十年后才发现其的危害,或者是不怎么好的作用。

外婆拿着毛巾给庆小兔洗脸。

外婆问:“小九,你的鼻子在哪里呀?”

庆小兔举起手,庆小兔用手指头指着自己的鼻子。

外婆说:“我们小九知道鼻子在哪里了。”

洗完脸外婆拿着毛巾说:“小九,你的手呢?”

庆小兔用右手的食指在左手上不断地点着。

外婆说:“哦,我们小九也知道手在哪里呀?”

一个小小的薯片罐成了庆小兔每天的道具,薯片罐有那么大,薯片罐重量又很轻,庆小兔的小手正好可以抓起来。

薯片罐里可以放进十几样小玩具,晃动薯片罐还可以发出不同的响声。

庆小兔来到小房间,庆小兔抬起一条腿摆出一种要想上床的动作,庆小兔企图把脚上的鞋蹬掉。

小房间的床上已经成了庆小兔的游乐园,床上窗台上到处都是庆小兔的玩具。当然庆小兔和庆兔兔都是男孩子,自然基本上都是汽车飞机手枪一类的玩具,也有一些乐高小人积木。

庆小兔把玩具一样样地放进薯片罐里,庆小兔往薯片罐里放进一个恐龙。恐龙仰着头翘着尾巴,恐龙张开四条腿。恐龙虽然没有把薯片罐塞满,但是恐龙让其他玩具没有了容身之地。

庆小兔拿起薯片罐往里看了恐龙一眼,庆小兔伸出手把恐龙又拿出来。庆小兔已经知道恐龙占据了里面很多空间。

庆小兔继续往薯片罐里放玩具,眼看薯片罐已经漫了出来,庆小兔重新把恐龙放进去,恐龙的尾巴已经露在薯片罐的外边。

庆小兔用劲地摇晃着薯片罐,随着哗啦啦的响声,恐龙从薯片罐里被甩了出来。

电子琴自从被庆兔兔坐了一次,电子琴已经从沙发上移居小房间的写字台上,庆小兔一个手按着电子琴,庆小兔一个手拿着电源插头看着我,庆小兔接着就是弹电子琴。

电子琴庆小兔还不知道弹琴的真谛,庆小兔知道电子琴是可以按的,可以拨的庆小兔都循环一遍。

写字台上码满了一排绘画本,庆小兔找了一本《弗洛格吓坏了》要我念,庆小兔把《弗洛格吓坏了》递给我。

庆小兔打开了书,我开始给庆小兔念书,庆小兔却要自己掀书,我还在念书,庆小兔却又掀到下一页。

我的一本书还没有念几页,庆小兔又拿了一本书递给来,还没有一会功夫我的面前就堆满了好几本书。

电话铃响了,是妈妈的快递来了,我出去拿快递没有让庆小兔看见。当我回来的时候,庆小兔看见我从外边拿着快递进来,庆小兔推开门要出去。

外婆说:“小九,你的帽子呢?”

庆小兔马上走到沙发跟前,帽子在沙发里面有一点远,庆小兔用手指着帽子喊我。

外边的雨还在下着,不过雨只是淅淅沥沥似有非有,不打伞好像也没有问题。

天冷了,下雨了,外边冷冷清清看不到什么人。

庆小兔这两天突然对地下车库喜爱有加,庆小兔只要看见马路上没有人,庆小兔马上就会要去地下车库。

地下车库虽然不是黢黑一片,但是那么空旷,角角落落没有灯光照到的地方还是淹没在黑影中。如果不是人们要来停车开车,是没有人没事情会来到这里的。

胆小的孩子女同志可能会胆战心惊,尤其是突然在远处传来叽里咕噜的声音,会使很多人望而却步。

庆小兔却没有一点惧色,庆小兔不断地要我往里面行走。

回到家妈妈已经起来。

妈妈说:“我带着小九去姨妈家去。”

十一点半门铃响了,庆小兔回来了。

我连忙下楼看,姨妈妈妈一个人打着一把伞,庆兔兔抱着庆小兔坐在童车上。

我伸出手要抱庆小兔,庆小兔竟然犟着身体不让抱。

妈妈说:“已经到家了,我们要回家了。”

我强行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犟着还要坐在庆兔兔的身上。

妈妈说:“庆兔兔,你赶快下来,你不下来小九也不会回家的。”

我对庆小兔说:“哥哥也要下来的。”

庆小兔看着庆兔兔从童车上下来,庆小兔这才不再啃气,但是庆小兔一定要看着庆兔兔走到自己的前边。

外婆给庆小兔喂饭。

外婆问:“小九,你的鼻子呢?”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接着庆小兔把手伸过来指着外婆的鼻子。

外婆说:“哦,我们小九也知道外婆的鼻子在哪里呀。”

庆小兔马上用手摸着我的鼻子让外婆看。

外婆说:“这是外公的鼻子。”

外婆问:“我们小九的耳朵呢?”

庆小兔又把手指向自己的鼻子上。

外婆说:“你指的是鼻子,外婆问的是你的耳朵。”

外婆用手指着自己的耳朵说:“耳朵,耳朵。”

庆小兔却把手放在自己的头上,外婆拿着庆小兔的手放在庆小兔的耳朵上说:“耳朵,这是你的耳朵。”

外婆刚刚把庆小兔的手松开,庆小兔的手也从耳朵上放下来。

妈妈一边上楼,妈妈一边跟庆兔兔进行英语对话,这几天妈妈经常这样跟庆小兔英语对话

讲课并不一定非要站在三尺讲台上,学习并不见得非要坐在教室里,潜移默化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的。

妈妈有外语的天赋,这是庆兔兔庆小兔学习优势,关键是妈妈的指导思想和我的不一样。现在妈妈的这一举动才是我们最需要的,庆兔兔庆小兔可以从中不知不觉地获益匪浅。

英语我听不懂,但是从妈妈的只言片语中,我可以知道妈妈说的是什么。

妈妈意思就是说:“外边下雨了,地上湿了,车子一样也湿了,回来要洗手。”

庆兔兔也跟着说,庆兔兔也经常和妈妈对上几句话。

庆小兔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找自己的奶瓶。

妈妈问:“小九是不是要喝奶了?”

外婆说:“小九是要吃饭了。”

庆小兔跟在外婆后边在走,庆小兔看着外婆给奶瓶加水,庆小兔看着外婆往奶瓶里舀奶粉,庆小兔看着外婆把牛奶冲好。

外婆坐到沙发上,外婆伸出手要庆小兔过来。

庆小兔刚刚走到沙发跟前,突然庆小兔两个手扒着茶几,原来庆小兔看到茶几上的荸荠了。

庆小兔手里拿了一颗荸荠,庆小兔拿着荸荠这才坐下来喝奶。

庆兔兔说:“妈妈,我可以不可以看一集动画片?”

妈妈说:“你可以看一集动画片。”

庆兔兔说:“我要看英文版的《朵拉爱冒险》。”

庆小兔睡觉了,于是我跟着一起午睡。

听见外边庆兔兔哭兮兮的,好像是外婆转身碰到庆兔兔了。

十四点庆兔兔午睡起来了,庆小兔哼了几声又睡了。

庆小兔已经睡了两个小时了,庆小兔不能再继续睡下去,我把庆小兔弄起来。

庆小兔哼了一声还是呼呼大睡,庆小兔一直睡到了十四点半才起来。

庆兔兔趴在窗户上喊:“杨小跳。”

杨小跳没有出现。

庆兔兔看见黄耀虎在楼下玩。

庆兔兔说:“外婆,我下楼玩一会。”

外婆说:“你就玩一会吧,等一会叫你的时候就要回来。”

庆小兔看见外婆在啃玉米,庆小兔跟外婆要玉米,外婆掰了一截玉米给庆小兔啃。

外婆看电视吃玉米,庆小兔就坐在外婆旁边啃玉米。

外婆的一集电视剧看完了,庆小兔的一截玉米已经遍体鳞伤,庆小兔啃的玉米棒上已经看不到一颗完整的玉米粒了。

妈妈说:“庆兔兔,快一点准备,我们和小九一起出去。”

妈妈抱起庆小兔,庆兔兔几步就来到楼下。很快庆兔兔回来了。

庆兔兔说:“妈妈,外边在下雨。”

于是妈妈把庆小兔递给我,庆兔兔跟妈妈走了。

看着庆兔兔和妈妈的离开,庆小兔不愿意了, 庆小兔站在门口举起两个手敲门。

我说:“好吧,我们出去转一圈。”

外婆说:“小九,你的帽子呢?”

庆小兔转身走到沙发跟前,庆小兔拿起帽子就往头上扣,不过庆小兔戴帽子只是胡乱地把帽子扣在头上,至于帽子是正是反,帽子戴没有戴到头上庆小兔并不知道。

雨还在下,雨又不是很大,雨点还有那么大,雨点下的稀稀拉拉。

抱着庆小兔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忽然庆小兔拉住我,庆小兔用手指着后边。

我马上闻到一股果香,我朝着庆小兔手指的方向看,水果店门口的盘子里堆满了刚刚剥出来的菠萝蜜。

庆小兔很喜欢菠萝蜜的味道,庆小兔很喜欢吃菠萝蜜,庆小兔挣扎着要过去。

我说:“外公没有带钱,回来我们要妈妈买好不好。”

尽管庆小兔不愿意,我身上没有带钱,我也不会轻易去给庆小兔消费。

回来,庆小兔就上到小房间的床上,来到属于自己的游乐场。

薯片罐玩了以后,庆小兔激起自己的音乐细胞,庆小兔拿着电子琴电源插头。

庆小兔拿着电源插头往插座上插,插头庆小兔插的没有错,插头的一个脚庆小兔可以送到插座的一个孔跟前,插头的另外一个脚庆小兔就不知道怎么插了。插头一个头插不进,庆小兔就往另外一个孔里插,同样庆小兔还是无功而返。

我把电源插头插好,庆小兔看见电子琴的指示灯亮了,庆小兔用手在琴键上按了两下,庆小兔伸出手去拽电源插头。

我说:“小九,这个不能随便拔的,这个是电源插座,这个是有电的。”

庆小兔还是把电源插头拔了下来。

庆小兔用手去按琴键,电子琴已经鸦雀无声,庆小兔又拿着插头去往电源插座上插,庆小兔照样没有能够插进去。

庆小兔开始用手指头在电源插座的孔里摸,开始我还十分警惕。

我说:“小九,这个是有电的,电会电死人的。”

再看庆小兔的指头已经比电源插座的孔粗了一些,庆小兔已经不可能把手指头伸进插座的孔里,我就不断地跟庆小兔解释电对人的危害。

外婆说:“小九,你要弹琴就弹琴,你就不要把插头拔下来。”

外婆对我说:“你不要让小九用手摸插座。”

我说:“小九的手指头比插座孔粗,但是我还是要跟他说电的危险性。小九是一个明白人,只要经常给他讲,小九会听懂我说的,小九也绝不会做一些我们不允许的事情来,因为小九对任何事情都十分小心,只不过电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小九离插座和有电的家用电器比较近的时候我会格外地注意的。”

妈妈说:“我们今天看见双胞胎两个人在小广场骑扭扭车,双胞胎姐妹已经能够从扭扭车上下来了。”

其实妈妈在一定程度上是在和双胞胎姐妹在比。双胞胎能够自己上下扭扭车我不相信,但是她们趴在扭扭车上站起来我还是相信的,庆小兔一样会坐车这样的动作。要他们自己爬上爬下扭扭车,就是我们大人在一旁帮忙,可能性也不会太大,至于庆小兔是不是比双胞胎笨,我一点都不想去比,顺其自然。

二十点半,庆兔兔跟着姨爹走了,庆小兔一样要跟着出去。

小区马路上昏暗昏暗,庆小兔下楼就要去地下车库,现在庆小兔一天要去地下车库好几次。

小广场没有一个人,在外边胡乱地转一圈就回家了。

回来庆小兔拿着发光宝剑,妈妈拿着发光宝剑和庆小兔进行搏斗。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