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66学习的代价

2018-12-02 08:32 | 宝宝成长

2466十六日星期五阴天16~8客厅早晨温度18PM2.5-87

天气预报说寒潮来袭,今天早上马上就感到不一样的温度,打开窗户还觉得有一点寒风飕飕,真是一夜两重天。

庆小兔一直睡到九点钟,可能是庆小兔已经完全消除了疲劳,庆小兔睁开眼睛就对着我在笑,庆小兔一咕噜就爬起来。

庆小兔高高兴兴地地洗完澡,一瓶奶转眼间就倒了过来。

我和外婆在看电视,庆小兔蹲在地上玩。

突然听见啪的一声,电视机变得黢黑一片,庆小兔把电视机给关了。

外婆说:“这好了,小九已经知道怎么开关电视了,以后说不上什么时候小九就会把电视打开,又不知道庆小兔什么时候心血来潮把电视机关了。”

突然的降温,外边从昨天的夏天,一夜又回到了冬天,在外边感到的就是一个冷。

庆小兔并没有畏畏缩缩,庆小兔坐在三轮车上,庆小兔两个手扶着三轮车的龙头,庆小兔摇头晃脑摇晃着身体,庆小兔两条腿也不停地摆动着。

因为三轮车车把有一点矮,我的个子有一点高,我两个手扶着车把总觉得不是那么舒服,我有时候就会用一个手去扶着三轮车把。

庆小兔现在喜欢不断地来回转动三轮车龙头,庆小兔不是在控制三轮车的行车方向,庆小兔纯粹就是为了好玩,庆小兔在体验转动三轮车龙头的乐趣。

三轮车龙头比把手长很多,就是说庆小兔稍微用一点力气,就可以让三轮车龙头来回摆动,于是三轮车左摆右拐,三轮车不停地向右向左。

我一个手没有办法保持三轮车的方向,我只好重新启用两个手用力控制三轮车的稳定。

庆小兔没有畏惧严寒,小广场的小朋友却一个没有,就连每天雷打不动的广场大妈们也没有来几个人。

外婆买菜,庆小兔就去路口的喷水池玩,在刚刚进驻这里的时候,马路两边的喷泉每天还要演示几次。

年常日久,不知道是喷水池大鲤鱼年老体衰了,还是管理助理的物业已经麻木了,马路两边的喷水的鲤鱼再也没有舍得张开嘴展现自己的风采,喷泉成为了一个摆设,喷泉成为了一个永远的雕塑。

现在的喷泉成了庆小兔的游乐场,四条巨大的大理石鲤鱼,成了庆小兔学习的教具。

庆小兔抱着鲤鱼就会说:“鱼。”

鲤鱼一直高高在上,鲤鱼所在的高台有一米四高,好在旁边有一个花坛,我们可以经过花坛登上神坛。

喷水池上并不是光洁如镜,上边布满了阀门水管电线彩色水下照明灯,我担心庆小兔弄不好被绊倒。

庆小兔却信心满满来往自如。庆小兔捡起一片颜色鲜红的树叶,庆小兔把树叶塞进巨大的阀门口里,一会庆小兔又把树叶拿出来,庆小兔把树叶放进另外一个阀门里。

双胞胎和庆小兔一样不怕冷,双胞胎妈妈一个胳膊夹着一个过了马路。

双胞胎妈妈也太胆大了,也可能说没有办法的办法。双胞胎总要出来的,但是一个人带两个和庆小兔一样大的孩子,确实让人不放心。

庆小兔去宠物店看狗,双胞胎去坐摇摇车,双胞胎去三期,庆小兔也把摇摇车挨个坐一遍,不过庆小兔没有喂摇摇车一个钢镚。

庆小兔是一个吃货,庆小兔什么东西都吃,只要是大人们吃的食物,庆小兔没有一样不吃。

庆小兔吃瓜子吃香蕉吃核桃,不过核桃庆小兔还是有一点嚼不动,庆小兔吃进去的核桃少,庆小兔吐出来的核桃多一些。

庆小兔屙巴巴好像已经形成规律,每天中午午睡起来,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就会喊:“巴巴。”

起来庆小兔就要看电视,看完电视庆小兔就要下楼。

看狗是庆小兔的第一选择,就是院墙跟前的三只无家可归的狗。

院墙旁边堆满了捡来的各种各样准备卖钱的垃圾,这里也是流浪狗临时的家。

围着垃圾转一圈也没有看见一只狗,不知道狗儿们去哪里串门去了。

庆小兔来到小广场,小广场也是一个人都没有。

因为庆小兔中午多睡了一会,还是带着庆小兔去接庆兔兔放学。

走着走着庆小兔突然回过头,庆小兔用手指着旁边,原来庆小兔看到去姨妈家的小区侧门。

我们走习惯了,我们已经这里走过无数次了,庆小兔没有从这里走过几次,庆小兔去姨妈家屈指可数,没想到庆小兔竟然记住了姨妈家的路。

等我和庆小兔来到教室门口,教室里的同学基本上已经拿着书包在等家长了,庆兔兔一个人还在慢悠悠地收拾书包。

奇兔兔突然从窗户里面露出头来,奇兔兔在教室里和庆小兔躲猫猫。

我问:“你外公还没有来吗?”

一直到我们走出学校大门,奇兔兔的家里人还没有来。

外婆陪着庆兔兔去打架子鼓,庆小兔也到了要睡觉的时间了。

庆兔兔打架子鼓回来了,妈妈还没有回来,庆小兔跟着庆兔兔一起在沙发上玩。

庆小兔吃饭要坐在餐桌跟前跟着大家一起吃饭,庆小兔吃一口饭就要吃一口菜,庆小兔要吃盘子里的菜,吃菜庆小兔必须要用筷子喂,用勺子庆小兔就会用手推开。

姨妈姨爹晚上要去松滋,庆兔兔拉着姨妈,庆兔兔要跟着姨妈一起走。

姨妈说:“你的作业还有做,明天你还有跆拳道。”

我说:“你回来也不做作业,如果你什么事情都有条不絮地抓紧做完了,姨妈要去哪里你就可以跟着去。你现在作业一道题也没有做,你却要跟着姨妈出去玩。”

庆兔兔抱着姨妈就哭了起来。

姨妈说:“姨妈说了不算,你去不去要由你妈妈说了算。”

庆兔兔抱着妈妈哭着,庆兔兔要跟着姨妈走,妈妈坚决不松口。

庆小兔坐在童车里,庆小兔拉着妈妈的两个手,庆小兔一直疑惑地望着庆兔兔在哭。

外婆对我说:“我们带着小九出去玩吧。”

小广场上也没有几个人,看见一辆熟悉的两个并列的童车,就知道双胞胎也在小广场。

双胞胎奶奶推着童车,双胞胎姐妹两个人想下来,双胞胎奶奶不敢把她们放下地。

双胞胎看见庆小兔过来,两个人犟着身体要下来,双胞胎奶奶把双胞胎推到一边去,让双胞胎看一个骑扭扭车的小男孩。

天实在有一点冷,微风吹来就有一点冻耳朵。

外婆两个手搓着说:“小九,外边有一点冷,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坚决不回家,庆小兔就是一个劲的咕咕唧唧。

外婆用两个手搓着耳朵说:“太冷了,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也几乎要哭了出来。

我说:“我们就回家拿一顶帽子就出来。”

庆小兔这时候才同意回家。

外婆还要做饭,外婆就不出去了,三轮车也放在了家里,庆小兔重新踏上外出的征程。

本来想走远一点,庆小兔突然用手拉住我,原来庆小兔看见一条金毛寻回犬。

这么大一条品种狗竟然在汉堡店门口垃圾袋里寻找吃的,自始至终没有看见狗的主人在一旁。

金毛寻回犬看来是饿坏了,金毛寻回犬不停地把垃圾袋里的东西叼出来,把里面的剩饭剩菜吞下肚子里。

庆小兔看着金毛寻回犬在吃饭,庆小兔也不愿意走了。

我出来就穿了两条单裤,走路还不觉得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有一点寒风刺骨了。

我几次要庆小兔离开,庆小兔眼睛就没有离开金毛寻回犬,一直到金毛寻回犬把一个硕大垃圾袋翻一个遍,金毛寻回犬又去开辟新的战场了,庆小兔这才同意离开。

听见远处轰地一声巨响,一股热气蒸腾而上,一群人围成一大圈。一股香喷喷的爆米花的味道随风飘进我们的鼻腔,原来是一个最古老的爆米花机在炸爆米花。

现在炸爆米花已经鸟枪换炮,以前烧劈柴烟熏火燎,现在已经是用煤气罐了。

庆小兔第一次看见这个古老的遗存。

我说:“这个是炸爆米花的机器,把大米玉米豆子放进去,把爆米花机的盖子拧紧,不断地转动爆米花机,不让爆米花在里面粘接烧糊。一会功夫大米玉米里面的气体压力变大,当把爆米花机的盖子打开的时候,大米玉米里面的空气剧烈的膨胀,于是我们就可以吃到美味可口的爆米花了。”

我讲了许许多多,庆小兔也不知道听进去多少。

工人师傅说:“要爆爆米花了,有一点响哟。”

我们远远地站在人后边看,听到一声轰响,庆小兔还是吓了一跳。

庆兔兔吃香蕉,庆小兔也要吃香蕉。

外婆说:“你早上吃过香蕉了。”

庆小兔不管,庆小兔伸出手就是要香蕉,外婆只好剥了一根香蕉。

外婆问我;“你是用勺子喂他的吗?”

我说:“他是自己吃的,给他吃半根吧。”

爸爸视频来了,庆兔兔跟爸爸聊天。

庆兔兔问:“爸爸,你在干什么?”

爸爸说:“爸爸刚刚下班回来。”

庆兔兔问:“爸爸,你的同志在干什么呀?”

庆兔兔突然说同志两个字,我也吃了一惊,这种几十年前常说的词汇现在就几乎消失在我们的脑海里。

爸爸也不明白庆兔兔问的是什么问题。

爸爸问:“什么同志呀?”

我说:“现在一般很少说同志了,应该说是爸爸的同事。”

庆小兔跑到庆兔兔跟前,庆兔兔把手机对着庆小兔。

庆小兔对着手机喊了一声:“爸。”

庆小兔还对着手机和爸爸亲嘴,庆小兔不是亲了一个而是好几个。

妈妈洗完澡出来。

妈妈问:“庆兔兔,你怎么没有写作业呢?”

庆兔兔说:“我刚刚在打电话了。”

妈妈说:“你现在不是没有打电话了吗?”

外婆在照看庆小兔,

外婆说:“小九,把玩具放进这个罐子里,这个梅花鹿的哨子放不进去,小九就没有再放了。”

一个黄色的薯片罐,庆小兔把小汽车小玩具都往里放,梅花鹿的哨子龇牙咧嘴放不进薯片罐,庆小兔试着放了几下,庆小兔哨子还是没有能够放进薯片罐里,庆小兔只好把哨子放在一边。庆小兔每装进一个玩具,庆小兔就拿起薯片罐来摇几下,然后庆小兔接着继续往里装,庆小兔一直装到装不下为止。

庆小兔想弹电子琴了,庆小兔用手拿起电子琴的插头往插座上插。

我说:“小九,这个是有电的哟,电是很危险的,外公帮你插。”

庆小兔不再拿着插头在插座上插。庆小兔用手在电子琴上按,电子琴没有响,庆小兔眼睛看着我。

我把电源插头给插上,庆小兔开始胡乱地按键,庆小兔已经不是整个手掌去拍打键盘,庆小兔是用一个手指头在按键盘。庆小兔不断地按电子琴上边的功能键,庆小兔还不断地推拉音量速度的电位器。

庆小兔把电子琴的插头拔了下来,庆小兔又把插头往插座的孔里插。

我说:“小九,这个你不能玩哟。”

外婆说:“他插不进去的。”

我说:“就是插不进去一样也要告诉他。”

外婆说:“小九的脑瓜是不一样,以后的玩具,家里的东西弄不好他都会给你拆一个乱七八糟。”

我说:“好奇,爱琢磨是每一个孩子的天性,小九是愿意动脑筋的,只要他愿意学,就是拆坏一些玩具也不要紧,玩具本身就是要给他们玩的,玩具总归是会坏的,小九爱动脑筋,小九拆开的东西,弄不好小九就会把它们装起来的。”

庆小兔拿书给我,庆小兔要我给他念书,我书的封面刚刚念完,庆小兔又一本书又递过来了。

一本又一本,很少庆小兔要我翻几页的,庆小兔也在翻书,庆小兔刚刚翻完,马上又一本书递过来。

庆小兔拿出很多小卡片来,庆小兔要我念,这些都是二十以内的加减法的算式。

我说:“妈妈买了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这是数学老师讲课用的教具,庆兔兔根本就没有用几天。”

外婆说:“以后可以给小九用呀?”

我说:“小九是可以用,小孩子是玩的过程中学,不是把幼儿园的孩子当成小学学生教的,也不能把孩子只是玩而放任不管的,我们家长的责任是引导孩子走向正确的方向。”

庆小兔拉开抽屉拿出一个小夜灯,庆小兔马上就把小夜灯往插座上插,插头的方向没有错,但是插头却对不准插座孔,主要还是庆小兔还没有那么大的力气。

突然发现庆小兔手里拿着一节七号电池。

外婆说:“小九,你这个电池在哪里找到的。”

我说:“是不是小九又把哪一个遥控器里电池拿了出来了?”

外婆说:“电视机遥控器不是在你的手里吗?”

我这才想起来我正在调节客厅里电视的节目。

我来到屋里看柜子上的遥控器,屋里电视机的遥控器里还是剩下一节电池。另外一节电池就是庆小兔几天前弄找不到的,我和外婆把能够找的空隙都找了,这一节电池都一直没有找到。

庆小兔喜欢拿着遥控器乱按,电视机也跟着庆小兔胡乱地播放节目,我于是把遥控器里的电池取了出来。庆小兔看见我手里的电池,庆小兔又跟我要电池玩。

庆小兔已经发现这一个秘密,于是庆小兔想用手把遥控器的盖子打开,庆小兔想把里面的电池取出来。

打开遥控器的后盖对庆小兔还是一个难题,庆小兔打不开遥控器,庆小兔生气地把遥控器扔在地上,于是遥控器的后盖被剧烈的震动掉落下来。

庆小兔看见了遥控器里面的电池,庆小兔一样拿不出来,庆小兔采用同样的方法,只听见咣铛一声,电池就从遥控器里蹦了出来。

这样一来庆小兔只要想起来电池,庆小兔就会把遥控器扔到地上,只要电池一次不出来,遥控器就会一次次地接受皮肉之苦。

庆小兔要下地。

我问:“小九,你的鞋在哪里?”

庆小兔马上在地下找自己的鞋,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鞋说:“鞋。”

不过庆小兔说的有一点含糊不清。

外婆说:“都已经九点半了,庆兔兔的作业还没有做完。”

我说:“妈妈要是作为一个老师,妈妈是一个优秀老师,妈妈如果作为一个妈妈出现,妈妈就需要进修一下了。”

庆兔兔终于从屋里出来了,庆兔兔拿着一个作业本,可能是上课小测验的本子。

庆兔兔说:“外公,我让你看。”

庆兔兔把本子掀到最近的一天。

庆兔兔说:“优B

我看看庆兔兔写的字,确实比以前写的有进步。

我说:“是写的比以前好了一点,你要保持这种的状态,让学习更好一点。”

庆兔兔拿着本子来到卫生间,庆兔兔把本子对着外婆挥动一下说:“外婆,等你洗完衣服,我拿给你看。”

没想到庆兔兔拿着本子又回到房间里。

外婆说:“我去照看小九,厨房里烧着水,洗衣机的水你给看着一点。”

我说:“怎么小九还要照顾呀?”

外婆说:“庆兔兔的作业还没有做完。”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