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65小九要吃大人的饭

2018-12-01 07:56 | 宝宝成长

2465十五日星期四阴天转小雨23~9客厅早晨温度18PM2.5-71

八点钟庆小兔哼哼几声,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趴在我的身上又睡着了。

外婆说:“已经不早了,不要让他睡了。”

昨天夜里庆小兔出了很多汗。

妈妈说:“早上给小九把衣服都换了,我给他把头发都擦一遍。”

我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庆小兔没有睡醒,庆小兔就一个劲地哭,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

庆小兔站在小房间的床上,庆小兔听着火火兔的儿歌,庆小兔拿书要我给他念。

庆小兔拿风火轮小汽车往床下开,庆小兔拿着风火轮在被子上开,庆小兔让风火轮汽车从被子上开到地上。

喝奶庆小兔只喝了一半,外婆给庆小兔拿来馒头。

庆小兔从高尔夫球筒上拿下高尔夫球玩,庆小兔拿着汽车在地下推高尔夫球。

庆小兔突然趴在沙发跟前的地上。

我问:“小九,你在干什么呀?”

外婆说:“肯定是小九把什么东西滚到沙发下边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沙发底下,我给庆小兔一根六十厘米长的塑料四分水管,庆小兔像模像样地在沙发下边掏东西。

庆小兔掏出来一辆警车,我这才想起来给庆小兔录像,我还没有录一会功夫,庆小兔又掏出来一辆赛车。

这两辆车不是很小,警车就有十厘米长。我看庆小兔放下塑料棍没有掏了,我还以为庆小兔还有东西没有掏出来,我拿起棍子帮着庆小兔在沙发下边掏,我连着用棍子在沙发下边刮了几下,沙发下边也没有东西出来,我趴在地上看,原来沙发下边就开进两辆汽车。

外边阳光虽然不是风风火火,可是外边的温度却不是暖洋洋了,站在阳光下还有一点想避让的感觉。

小广场几乎没有人,自然孩子们也没有出现一个。

江边传来咣当咣当的声音,这是挖掘机在辛勤地工作,挖掘机是庆兔兔的最爱,我想工程机械一样所有的男孩子心中的梦想,也是庆小兔想看的东西。

庆小兔看的挖掘机不想走,外婆呆在施工现场不是很乐意,一直到了挖掘机休息片刻,外婆才有了离开的理由。

有几天没有过来,江边又种了那么多大树,每一棵大树还裹着粗草绳,旁边还用木棍支撑着。

前几年江边栽的树少了,很多树还有一点矮小,这些树不是三年五年可以遮阴挡雨的,今年夏天大树底下好乘凉了。

庆小兔对山山水水已经有了记忆,庆小兔用手指着长江里的大船,庆小兔望着远处的长江大桥。

以前认为单调不动的风景庆小兔不会注意,现在沿江的山山水水庆小兔已经产生了吸引力。

庆小兔不仅要看,庆小兔还要不断地前行,庆小兔不单单只满足于岸上,庆小兔还要走到水边去看涛涛的江水。庆小兔不仅要我顺着阶梯往下走,庆小兔还要我沿着水泥砌块的斜面往上走。

碰上杨小跳爷爷到胭脂写大字回来,杨小跳爷爷马上就浮想联翩,想起来我们在一起带庆兔兔杨小跳的经历。

杨小跳爷爷兴致勃勃地跟路过的人讲述我一起拍照从斜坡上滑下去的经历。

庆兔兔杨小跳在护坡边沿玩,我站在倾斜的水泥板的护坡上,在干燥的环境里,水泥板护坡只要小心一点不会出现问题。

在以前的几天里,下雨淅淅沥沥下了很多天,护坡下半截的灰尘已经有一点湿滑,水泥板上的青苔已经露出绿色。

就在我往下移动步子的时候,我的下边右腿滑动了一下,我连忙重新稳定一下,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前边的左脚也在往下滑。

我一动不动地努力保持住身体,我往下滑的速度越来越快,我只好顺势转身往下看。

已经到了护坡最下边,惯性让我只能继续往前冲,我的前方就是一道大理石的栏杆,一个钓鱼的渔夫突然跑过来他一把抱住我。

今天庆小兔也来了,庆小兔要我牵着从水泥砌块斜面下去,余承泽又要沿着护坡走上来。

今天和那一天庆兔兔的环境不一样了,护坡上几乎没有什么青苔。

我说:“小九,这样走很危险,你还有一点小,你看刚才外公差一点滑倒。”

庆小兔竟然不愿意地哭了起来。

外婆说:“天有一点太热了,我们早一点回家吧。”

庆小兔不愿意回去,庆小兔还要向着更远的地方走去。

温度是有一点太高了,外边已经出现了穿短袖的人,庆小兔听到有压缩机咚咚咚的声音,庆小兔用手指着要我们过去看,当然这种请求没有被批准。

外婆说:“以后不能去小广场了,明天开始我们每天来江边转一圈。”

确实从目前庆小兔的状况,带庆小兔去江边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路上碰见紫小兔外婆推着紫小兔去江边,庆小兔没有要求跟紫小兔以前走。

庆小兔回来就要抱着上楼。

我说:“我们还是跟三轮车一起上楼,三轮车放在楼下丢了怎么办?”

庆小兔到家去厨房洗手,庆小兔看见水池里两条带鱼。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鱼。”

洗完手庆小兔也没有忘记要看鱼。

庆小兔在屋里玩一会,庆小兔就会想起来厨房的鱼,在带鱼没有切开下锅前,庆小兔可能看了五次带鱼。

外婆午睡起就做理疗,看见外婆抱着治疗仪,庆小兔也跟着外婆走进小房间。

外婆放下治疗仪,庆小兔就开始帮着外婆拉扯电线。

外婆说:“小九,快一点去找外公。”

我说:“小九,我们看电视去。”

听到我说看电视,庆小兔马上走进自己的房间。

我打开电视机,庆小兔拿着遥控器让我调节目。

我给庆小兔端了椅子,庆小兔自己就往床上爬,庆小兔爬到床上,庆小兔把两个脚留在床沿的外边,庆小兔翘起腿要我脱鞋。

我给庆小兔脱了鞋,庆小兔就连忙爬到床上。

今天看电视庆小兔是趴在床边的被子上,因为被子是沿着床边叠起的,庆小兔看电视是需要不断地移动位置的。

外婆理疗完毕。

外婆说:“小九,不能看电视了,已经二十分钟了。”

我上前就把电视机关了,庆小兔对关电视好像与自己无关,庆小兔只是要求从床上下来。

庆小兔没有要求下楼,我还是不想让庆小兔变成一个宅男,我还是要庆小兔享受阳光雨露,我他让庆小兔呼吸新鲜空气,我要的庆小兔不要面对房间的四壁,让庆小兔和大自然亲密接触。

我知道小广场可能不会有几个小朋友,实际上庆小兔对小朋友还不是十分需要,庆小兔需要的外边真真切切的世界,看山看水看树看草,就是泥巴石块也不失是庆小兔的挚友。

就在门口,就在楼下,就在马路上,就在马路旁,庆小兔一样一个人玩的不亦乐乎。

庆小兔来到别人院子的围栏跟前,庆小兔两条腿跪在草地上。这是一种细钢丝编织的围栏,庆小兔把围栏上枯萎的扁豆枝蔓扯下来,庆小兔把外边的泥巴坨坨从围栏空隙里塞进去。

一坨又一坨泥巴很快把里面堆了起来,外边的泥巴已经找不着了,庆小兔又把手从围栏孔洞里伸进去,庆小兔把泥巴从里面一坨一坨拿出来。

有时候泥巴坨坨有一点大了,庆小兔手被泥巴坨坨胀的卡着不能从孔洞里退出来。庆小兔一次次地缩回去,庆小兔又一趟趟试着拉出来,无数次的失败,最终庆小兔只好选择了捡起一块小一点的泥巴。

外婆接庆兔兔回来了。

外婆说:“老师说,庆兔兔这几天动作比以往快了一点了。”

我说:“庆兔兔一天天的长大了,庆兔兔会慢慢地知道一些事情的轻重缓急。但是我就怪了,我和你都是急性子,有什么事情恨不得马上做完,庆兔兔都遗传了谁了,但愿庆兔兔慢慢地会和我们在某些方面相近起来。”

外婆端着饭过来了,外婆要给庆小兔喂饭,庆小兔不要外婆喂饭。

庆小兔从外婆手里接过小碗,庆小兔走到妈妈跟前,庆小兔把小碗放在妈妈跟前,庆小兔用手指着妈妈手里的饭碗。

妈妈给庆小兔喂一筷子饭,庆小兔吃一口饭还要吃一口菜。

妈妈说:“小九要吃我们大人的饭。”

妈妈拿勺子喂庆小兔,庆小兔马上用手推开勺子,庆小兔要妈妈用筷子喂饭。

妈妈说:“小九,现在就要用筷子吃饭呀。”

我说:“小九,你还太小,当心筷子戳着了。”

庆小兔还是要妈妈用筷子喂。

外婆说:“今天在学校几个人枪凳子玩,庆兔兔跑得最快,庆兔兔先抢到凳子。有一个身体很壮很胖的女孩上来就把庆兔兔推倒在地上。还好胖女孩爷爷过来说了胖女孩,胖女孩爷爷说,你这样欺负别人,以后就没有人和你玩了。”

妈妈问庆兔兔:“你是不是当时不知道怎么弄好了。”

庆兔兔把身子转一下说:“我来不及了,我用屁股挡了一下。”

外婆说:“以后别人推你,你也推别人。”

我说:“如果有人打你,你就要想办法躲开,你来不及躲开可以阻挡一下,这叫正当防卫。但是别人没有再打你了,你不能再去打别人,他打你不对,你打他一样不对,因为这时候他并没有打你。以后有人欺负你,在学校你就要告诉老师,在校外也可以告诉老师,也可以告诉爸爸妈妈。有人欺负你,你不说出来,就等于助长了这些坏人的嚣张气焰,下一次他们会变本加厉地再欺负你。”

庆兔兔喊妈妈进屋做作业,庆小兔跟着我去外边。

庆小兔用手指着江边,庆小兔没有在草地上停留,庆小兔是直接来到江边,庆小兔还是要下到岸边最底下一层。

江水在黑暗中流淌,岸边的灯光让我们不至于摸黑前行,我们一直走到胭脂園。

胭脂園我们已经一年多没有来过,原来热闹的景象已经不复存在,胭脂園一片静悄悄的,角落里就十几个人在学习广场舞。

也可能天还没有那么热,胭脂園的孩子也只看见三四个。

庆小兔把光头强的汽车放在地上玩,可能是汽车体积大了,庆小兔把汽车放在地上没有用手按着往前开。

庆小兔就随便把汽车放在地上,庆小兔也不管汽车轮子朝向哪里,庆小兔也没有用手按着汽车开,庆小兔就是用手猛地一拨,汽车就叽里咕噜地滚到一旁去。

一个小姑娘来了,小姑娘已经一岁七个月了。

小姑娘看见谁都喊妹妹,大哥哥大姐姐小姑娘一样喊妹妹,自然喊庆小兔也变成了妹妹。

小姑娘想牵着庆小兔的手,庆小兔伸出手又把手缩了回来,庆小兔也把身体紧紧地靠紧了我。

小姑娘一个人去玩了,庆小兔跟着后边就像一个尾巴,小姑娘走到哪里,庆小兔也跟到那里,小姑娘在哪里玩,庆小兔也学着小姑娘一样。

庆小兔回来就玩风火轮汽车。

庆小兔把庆兔兔的存钱罐拿出来,庆小兔把里面的钱都倒了出来。

庆小兔对里面的纸币毫无兴趣,庆小兔只是把钢镚都重新捡了进去,庆小兔还把小汽车也一个个塞进存钱罐里。

姨妈回来了。

庆小兔把存钱罐里的东西一样样的东西全部给了姨妈。

二十一点钟庆兔兔才复习完功课,庆兔兔发现地上有纸币,庆兔兔把纸币都捡了起来。

庆兔兔说:“姨妈,我捡到钱了。”

外婆说:“地上的钱就是你的存钱罐里的钱。”

庆兔兔拿着钱说:“小九,你怎么拿我的钱了。”

我怕庆小兔听见庆兔兔跟着姨妈走,我就努力不让庆小兔从小房间出来。

姨妈不停地催促庆兔兔快一点,庆兔兔就是一直磨磨蹭蹭。

姨妈说:“庆兔兔,你是世界第一大磨蹭。”

终于我不能阻挡庆小兔出来了,庆兔兔刚刚关了门,庆小兔就要跟着去找姨妈。

我就抱着庆小兔出来,庆兔兔跟着姨妈已经消失在夜幕里,庆小兔来到小广场转了一圈。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