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64亲密接触昆虫

2018-11-30 08:03 | 宝宝成长

2464十四日星期三小雨23~10客厅早晨温度17PM2.5-98

我的眼睛近来很有一点不舒服,看电脑好像眼睛睁不开一样,有时候几乎要眯缝着眼睛看屏幕。

白天在外边,五米以外的人看着就有一点模糊不清。

这可能是着一年多来我们再出去锻炼身体,我又一直在晚上写东西,之前黑暗中记日记,眼睛可能已经有一点劳累过度。

我想从明天起我的日记就改变写法,就是我除了庆兔兔庆小兔的点点滴滴,身旁的其他人和物尽量不再出现在我日记里,包括气象万千的天气描述。

日记的事情也不再具体描述,就是一二三四五的罗列,我只记录庆兔兔庆小兔的变化。

日记一旦变得过于简单枯燥,我不想让我的日记沾污文人墨客的眼球,说不上什么时候我的日记将不再上传。

我的日记只是供我自己参考,也也许可以为刚刚为人父母的年轻人一点提示。

我要等到庆小兔上幼儿园,那时候我才会有了充足的时间坐在电脑跟前,但愿我到那时候我的眼睛不能成为我的累赘。

我想抽一顿时间写一点和《庆兔兔》系列有关的其他短文,现在时间对我来说就是比金钱还要珍贵的东西。

天骤然热了起来,一下子让人适应不过来,屋里的温度也以每天一度的速度高歌猛进。

睡梦中隐隐约约听到下雨声,早上起来雨已经销声匿迹,地下只是留下了雨路过的痕迹。

庆小兔在哼哼,把庆小兔放到我身后的小床上,外边庆兔兔什么时候起床,庆兔兔在干什么我一概不知,只是偶尔听到外婆催促庆兔兔的声音。

七点二十分庆兔兔轻轻地推开门,庆兔兔探进头看了一眼,庆小兔就跟着外婆去上学了。

外婆回来了。

外婆说:“壮兔兔好像比以前还要胖了。”

我说:“这是现在家庭条件好了,家长也没有控制好饮食的结果。”

庆小兔要看电视,我打开电视机,庆小兔看《贝贝生活日记》

庆小兔来到床边,庆小兔两个手扶在床上,庆小兔抬起一条腿就想往床上爬,庆小兔用劲地蹬着抬起的那一条腿。

我说:“小九你想脱鞋上床呀?”

外婆说:“妈妈说,小九昨天自己爬上床,小九又从床上爬下来。”

我说:“小九是想上床,我还没有看见小九爬上去过。”

庆小兔站在小房间的床上,庆小兔玩那些数不清的汽车。

庆小兔过来拉开抽屉,庆小兔把小夜灯拿了出来,庆小兔竟然拿着小夜灯往插座上插。

庆小兔不是胡乱地把小夜灯按在插座上,庆小兔是把小夜灯的插头往插座上插,只不过庆小兔还不能准确定位,庆小兔也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小夜灯庆小兔始终不能插上去。

今天在小广场遇上上一个不高兴的事情,庆小兔正拿着双胞胎的手推飞机在推,过来一个可能三岁的男孩,男孩上来就把飞机从庆小兔的手里夺了下来。

我和外婆都在跟前,男孩的妈妈也在跟前。

外婆伸出手连忙说:“这是弟弟在玩的玩具。”

男孩拿了手推飞机就走开了。我也没有想起来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庆小兔看着远去的男孩,庆小兔只是愣愣的看着。

男孩的妈妈也没有说一句话跟着男孩就走了。

男孩推着飞机在小广场转了两圈,男孩把手一松飞机就留在了路上,男孩走了,男孩妈妈要跟着男孩走了。

外婆跟前把飞机拿了回来,外婆重新把飞机递给庆小兔玩。

男孩没有走远,男孩来到双胞胎跟前,男孩从双胞胎手里把我们的汽车拿走了,男孩好像留下一个很小玩具给了双胞胎。

男孩拿着我们的汽车转了一圈,男孩把汽车放在一个台阶上,男孩就跟着妈妈去小超市门口坐摇摇车了。

外婆想过去把汽车拿回来,外婆还没有走到跟前,小汽车被一个小男孩捡了起来玩了。

忽然发现庆小兔在侧着身子在走,庆小兔用手指着地上,原来地上有一个西瓜虫。

西瓜虫并不像想象中的张牙舞爪,庆小兔很快镇定下来,庆小兔慢慢的走到西瓜虫跟前。

庆小兔抬起脚,庆小兔用脚去碰西瓜虫,受了惊吓的西瓜虫马上卷曲起来。

庆小兔继续用脚去触碰西瓜虫,西瓜虫在地面上滚动着。

庆小兔蹲下来看西瓜虫,西瓜虫又展开身体爬起来。

庆小兔用手在拨西瓜。

我说:“小九,不要用手去碰虫子。”

庆小兔把手缩了回来,庆小兔犹豫一下,庆小兔又去触碰西瓜虫。

西瓜虫又变成一个圆球,庆小兔干脆用手把西瓜虫捏了起来。

我连忙说:“小九,不能用手抓虫子。”

庆小兔把西瓜虫扔在地上,庆小兔抬起脚踩了下去。

今天双胞胎爸爸给庆小兔两个砂糖橘两个李子。

我们要准备回家了,外婆这才去要小汽车。

男孩的奶奶还不知道这辆车是我们的,小男孩还不愿意把汽车还给外婆,外婆只好又让男孩玩了一会才把汽车拿回来。

中午的电话铃声不断,一下子来了四个快递包裹。

开始电话铃声庆小兔只是哼几声,接连不断电话铃的声音让庆小兔睁开了眼睛。

外婆要睡觉了,庆小兔要到外边玩。

我说:“中午外边又没有人,小朋友都回家去了。”

庆小兔还是坚持下楼玩。

听到地下车库有声响,庆小兔就要到地下车库去。

中午外边确实没有什么人,更没有什么小朋友,于是就去看院墙附近的几只狗。几只狗初次见面总要叫唤几声,接下来就安安静静地趴在我们脚跟前休息。

狗不动了,庆小兔就去捡树枝玩,一根一米五细长细竹竿,一根四十厘米长的厚竹片,庆小兔一个手一根。长竹竿碍手碍脚,长竹竿在庆小兔的手里,不是前边碰到灌木丛,就是这一头被树挡住了。

庆小兔已经知道把拿长竹竿的位置变换一下,庆小兔把拿长竹竿的手不断地更换手握的位置,庆小兔最后是长竹竿一头放在地上拖了出来。

庆小兔突然发现地上有蚂蚁,而且是一种非常大的黑蚂蚁,庆小兔拿了一根细树枝去拨弄大蚂蚁。蚂蚁行动不是那么敏捷,庆小兔把大蚂蚁弄得团团转。

看见庆小兔的一个手在旁边过了一下,庆小兔把手在跟前的大蚂蚁跟前晃了一下,地上马上变成两只大蚂蚁了,没想到庆小兔已经抓起一只大蚂蚁。

竹竿竹片扔了,庆小兔捡起一个六十左右的树枝,庆小兔用树枝去戳地下浇花的水管孔,没想到庆小兔握住树枝的一端,庆小兔基本上都能准确无误把树枝另一端戳进去。

庆小兔又发现了蚂蚁,这里的蚂蚁又是一个世界,这里的蚂蚁是很小的黄色蚂蚁。

要不是这些蚂蚁成群结队,根本就不会注意到这些蚂蚁的存在。

庆小兔蹲下来用手去抓,蚂蚁太小,蚂蚁跑的很快,庆小兔的手指头还没灵巧到这种程度。

庆小兔辛苦了好一会,庆小兔一个蚂蚁也没有抓着。

没想到庆小兔竟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庆小兔诚心诚意地开始抓蚂蚁的工作。

我连忙把庆小兔抱站起来,庆小兔又一屁股坐下来

我说:“小九,地上那么多蚂蚁,蚂蚁会爬到你身上的。你触动了蚂蚁,蚂蚁会生气的,蚂蚁会咬你的。”

庆小兔根本不愿意起来,我只好强行把庆小兔抱回家。

回到家,我把庆小兔的手好好的洗了一遍。

庆小兔拿了一根香蕉就往嘴里填。

我说:“香蕉这样不能吃,香蕉还要剥皮,外公拿勺子给你刮。”

刮下来的香蕉庆小兔根本就不张嘴,庆小兔用手抓住香蕉就往嘴里送。

庆小兔吃香蕉不是那么斯斯文文,庆小兔张开大嘴一口就咬下一大块,庆小兔鼓鼓囊囊的嘴在慢慢地蠕动着,我真的有一点怕庆小兔噎住了。

眼看着香蕉一截一截地缩短,庆小兔的嘴边糊满了香蕉的残渣粘液,那么大一个香蕉庆小兔就最后吐出来一些小块块,所有的香蕉都被庆小兔送进肚子里。

庆小兔要我把他抱到庆兔兔书桌的椅子上,庆小兔把庆兔兔书桌里的东西全部清理出来。

庆小兔走到电视机跟前,庆小兔用手拍拍电视机,庆小兔接着就向床上爬,我把电视机调整到英文版《猫和老鼠》。

庆小兔来到我们房间,庆小兔同样要上床。

庆小兔把卷纸筒放在床上,庆小兔把笔筒也放在跟前,当然外婆的用品都成了庆小兔的玩具。

今天庆小兔没有把卷纸筒里的卷纸抽出来,庆小兔是把各种各样的笔尺子塞进卷纸筒里。

当庆小兔想把一个绿油膏瓶子也放进去的时候,卷纸筒里的尺子笔把卷纸筒的孔洞占据了,庆小兔试着放了几次绿油膏瓶子都放不进去。于是庆小兔把卷纸筒倒扣过来,庆小兔把卷纸筒里的东西全部倾倒,庆小兔先把绿油膏瓶子放进去,庆小兔再把笔和尺子和外婆用药膏药水都放了进去。

我们从不靠窗户的地方放着三把沙发椅,因为和床单的颜色不一样,又没有床上那么平整。

庆小兔走到跟前看了一下,庆小兔伸出脚试了一下,庆小兔还是不敢过去,庆小兔伸出手要我牵着踏上去,庆小兔这才放下心在沙发椅上来回走动。

庆小兔又去了一次小广场,庆小兔从小广场回来了。

庆小兔又爬到床上看电视,庆小兔看《超级飞侠》。

庆小兔看电视并不安生,庆小兔把大床变成了运动场。

庆小兔看了不到一分钟电视,庆小兔就站起来,庆小兔猛地往前一扑,庆小兔一下子扑到叠好的被子上。

庆小兔站起来了,庆小兔看了一眼电视,嘭地一声趴在被子上。

庆小兔站起来,庆小兔在床上转了一圈,庆小兔又躺在枕头上。

庆小兔抱起枕头,庆小兔把枕头放在被子上,庆小兔退到大床另一边,庆小兔来了一个百米冲刺,庆小兔又一次扑在被子上。

十八点钟,庆兔兔回来,姨妈回来了,庆小兔也睁开了眼睛。

姨妈要庆兔兔洗澡,姨妈说:“庆兔兔,你洗完澡,要把自己的衣服洗一下。”

庆兔兔说:“为什么呀?”

姨妈说:“这是学校要求的。”

庆兔兔说:“学校没有要我们洗衣服呀?”

姨妈说:“你这么大了,不能总是要大人给你洗衣服,从现在开始,你每一个星期要洗一次衣服。”。

姨妈准备给庆小兔穿衣服。

姨妈给庆小兔撕下一缕菠萝蜜,庆小兔扭过头不要菠萝蜜,姨妈拉着问了庆小兔几次,庆小兔把头扭向一边。

姨妈把菠萝蜜放进嘴里,庆小兔又不愿意了。

我对姨妈说:“可能你是给庆小兔小了一点。”

我给庆小兔穿衣服,庆小兔伸出手在盒子里拿了一块菠萝蜜就啃起来。

庆小兔突然把菠萝蜜扔了。

姨妈说:“小九,你怎么把菠萝蜜扔了?”

姨妈捡起菠萝蜜一看说:“原来小九啃到菠萝蜜的核了,小九咬不动就扔了。”

我把菠萝蜜核给弄出来,我把菠萝蜜洗干净,庆小兔又拿起来啃了。

姨妈带着庆小兔下楼推飞机,一会妈妈抱着庆小兔回来了。

庆小兔只是要体验一下妈妈的感觉,庆小兔刚刚跨进门,庆小兔还是要下楼玩

妈妈说:“马上就要吃饭了,现在不能再出去了。”

庆小兔坚决不愿意在家里。

庆兔兔洗完澡,庆兔兔从卫生间里出来了。

姨妈问:“庆兔兔,你没有洗衣服呀?”

庆兔兔说:“今天我不想洗,我要明天洗。”

姨妈说:“老师说,星期三没有作业,你们就要利用这一天学习洗裤衩洗袜子。”

庆兔兔说:“我今天也有作业。”

姨妈说:“我回来的时候问你,你说没有作业,怎么一会功夫就又有作业了。”

庆兔兔说:“我还有语文作业。”

姨妈问:“庆兔兔,你今天去不去姨妈家?”

庆兔兔斩钉截铁地说:“我今天不去姨妈家。”

姨妈说:“今天姨爹也在家里,姨爹明天早上可以送你上学呀?”

庆兔兔说:“我要姨爹后天送我上学。”

姨妈说:“明天姨爹要上夜班,后天就不能送你上学了。”

庆兔兔还是没有答应去姨妈家。

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要我带着他出去,姨妈抱起了庆小兔。

庆兔兔跟着妈妈练习跆拳道,姨妈就带着庆小兔在客厅跑。姨妈一个手拿着一个小白兔,姨妈一个手拿着一条纱巾,姨妈在前边跑,庆小兔在后边追,庆小兔挥舞着两个手,庆小兔的嘴里叽里咕噜的喊着。

姨妈猛地回头说:“哦,我们小九呀?”

庆小兔看见姨妈回头蹲下来,庆小兔扭头就往后跑,并且庆小兔马上哈哈大笑起来。

姨妈说:“外公,快一点出来看,我们小九给小白兔戴帽子了。”

我来到客厅看,姨妈和庆小兔对着坐在地板上。

姨妈在一旁扶着小白兔,庆小兔两个手拿着一个小塑料桶,塑料桶的底大概直径是八厘米。

姨妈说:“小九,你把小桶扣在小白兔头上,我们让外公看一下。

庆小兔没有两个手把小桶扣在小白兔头上,庆小兔左手拿着小桶,庆小兔用右手慢慢地抓住桶底,庆小兔一下子就把小桶扣在了小白兔的头上。庆小兔马上转过身自豪地看着我笑了一下。

庆小兔接着扣了几次,庆小兔也不是每次都能够成功,因为小桶的桶口和小白兔的头几乎差不多大小,能够完全一下子戴上还是要有一定功夫的。

我洗完澡出来,我正在穿袜子,妈妈抱着庆小兔从外边回来了。

庆小兔看见我在穿鞋,庆小兔马上向着我走过来,庆小兔举起手要我抱,庆小兔要出去玩。

我说:“你刚刚从外边回来,怎么又要出去呀?”

妈妈说:“他看到你在穿鞋,小九认为你准备要出去了。”

外边刚刚下过雨,就是过眼云烟,地上只能看见几滴大大的雨痕。小广场只有一个熟悉的女孩在滑滑板车。庆小兔在小广场转了几圈,庆小兔要去江边。

还没有最近沿江大道,急速的风让人有一点不能适应,我不由地把庆小兔抱紧了一点

我说:“江边的风太大,我们还是回家吧。”

可能庆小兔也觉得风大的有一点不对头,庆小兔也没有反对回家,但是从小区侧门进去庆小兔就不愿意了,庆小兔还要在外边走。

我说:“要下雨了,我们还是回家吧。”

进到小区里,庆小兔并没有想回家,庆小兔围着小路到处走。

已经感到雨点滴到脸上了。

我伸出手说:“小九,你看已经下雨了,我们还是回家吧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