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59外婆开始接送余坤灿

2018-11-23 08:03 | 宝宝成长

2459日星期五晴天14~7客厅早晨温度13PM2.5-124

外婆早上主动请缨,外婆要去送庆兔兔上学,虽然外婆的腰不适应长时间的走路,但是总比抱着庆小兔睡觉要轻松许多。

本来老年人就要经常锻炼身体,早上的空气虽然不是最好,污浊的空气还没有被风吹散,但是早上的空气有一个清香气息,在江边漫步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外婆回来好一会庆小兔才从睡梦中醒来。

庆小兔只要睡好了,庆小兔会高高兴兴看着我。

洗脸虽然庆小兔不是很情愿,但是脸还是要洗的,洗屁股洗脚没有那么顺利。

外婆对我说:“你摸摸水烫不烫。”

我摸了一下脸盆里的水,水温略微比平时的高了一点点,水还没有到要添加凉水稀释的程度。

我说:“水还好,水稍微有一点热。”

当我把庆小兔的腿站进脸盆里的时候,庆小兔的腿像触电一样弹了起来,庆小兔马上哇哇大哭起来。

我说:“水不烫呀?”

外婆说:“上一次我和他妈妈给他洗屁股,也是水稍微有一点热,小九就大喊大叫。”

我把洗脸水倒进脸盆里,我用手在水里搅动一下,水只是比手的温度稍微高一点点,当庆小兔再次把脚放进水里,庆小兔再一次地大哭了起来。

孩子小皮肤娇嫩,对环境对温度相当敏感,稍微不慎就可能造成伤害,其实每一次的洗脸水洗屁股的水都是我最后用手试过的,又是我帮着庆小兔挤毛巾洗屁股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庆小兔怎么对水温那么敏感。

外婆送庆兔兔上学回来,外婆是跟紫小兔妈妈一起回来的。

紫小兔妈妈送喻紫萱上学后,又去市场给紫小兔买稀饭吃,紫小兔还是不喝牛奶,紫小兔就是一个劲地喊:“奶,奶。”

这几天庆小兔突然对汽车和枪感兴趣,床上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汽车,各种用途的枪在茶几上放了好几把。

不过庆小兔对大汽车还没有经常玩,庆小兔对长枪也不是非常感兴趣。

庆小兔在屋里走路,庆小兔手里从来没有空过,庆小兔手里不是一辆汽车,庆小兔手里就是一把枪,偶尔也会拿着听筒拖着电话机在屋里跑。

庆小兔拿了一个砂糖橘给我。

我打开电视看《动物世界》狗狗。

庆小兔突然翘起一条腿,我以为庆小兔的鞋没有穿好,我用手摸了一下庆小兔的鞋,庆小兔的鞋穿的好好的。

我说:“你的鞋没有掉呀?”

庆小兔又把腿抬起来,我这才看见庆小兔的腿腕上有一坨被嚼烂的砂糖橘。

庆小兔看电视,庆小兔在吃砂糖橘,庆小兔是不会忘记要我念书的,庆小兔把《三个小朋友》的书要我念。

这是一本没有一个字的塑料书,是讲一个池塘里三个小动物的故事。

一只青蛙,一只鸭子,一个小乌龟,三个好朋友在池塘里游戏的故事。

庆小兔看书是百看不厌,一本书庆小兔可以要我反反复复地给他念,至于庆小兔是不是听进去了,我就不得而知了。

庆小兔有一点莫名其妙的闹。

外婆说:“是不是我们小九要喝奶了?”

奶,庆小兔只喝了一半,庆小兔无论如何也不再喝一口。

庆小兔要去厨房,庆小兔在厨房到处找东西,也不知道庆小兔到底想干什么,也不知道庆小兔是想吃什么。

我说:“小九,你要是早一点会说话,不就可以说我想干什么了吗?你现在说不清楚,我们也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你也急得要命,外公外婆也莫名其妙。”

庆小兔拿了屋里的电视机遥控器。

外婆说:“看看小九想干什么?”

庆小兔走到自己房间电视机跟前,遥控器指向电视机,庆小兔用手按着遥控器,电视机静悄悄地没有任何反应。

庆小兔回过头看着我,我过去把电视机打开。

外婆用手指着椅子说:“小九,坐到椅子上边来。”

庆小兔马上就来到椅子跟前坐下来。

今天还是看《汪汪队立大功》。

动画片刚刚结束,余承泽就走到三轮车跟前。

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小广场上欢声笑语,小广场就是一个幼儿园。

   一个会转圈唱歌的唐老鸭吸引了无数孩子的眼球,围着唐老鸭里三层外三层,庆小兔也是其中的一个观众。

不乏好奇者走到跟前仔细观看,也少不了一个两个调皮捣蛋的上去就是一脚。

唐老鸭的主人是一个三岁的小女孩。

小姑娘刚刚提前唐老鸭,唐老鸭马上就会说:“不要把我抓起来。”

小姑娘不管唐老鸭的抗议,小姑娘提着唐老鸭的脖子闯出重围。

小姑娘妈妈说:“不要拿走,让小朋友们看看。”

于是唐老鸭重新从天而降,重新回到人群中央。

唐老鸭要回家了,庆小兔跟着小姑娘走,小姑娘走过马路了。

我说:“姐姐回家了。”

庆小兔马上把头后一仰,庆小兔大哭了起来。

外婆把我们的小汽车拿来给了庆小兔,庆小兔这才恢复平静玩汽车了。

外婆问:“我们的小皮球怎么不在了,我还问了双胞胎妈妈呢?”

双胞胎妈妈过来问:“皮球找到没有,我们下午带一个皮球来。”

我说:“不要紧,也可能我们的皮球没有带来,玩具就是玩的,坏了丢了很正常。”

外婆用手指着我说:“他带庆兔兔的时候,丢了那么多球,还有小汽车,还有一辆从德国买回来的拖车呢?”

我跟外婆说:“以后别人玩小九的玩具,玩具找不到了不要问。”

外婆说:“是他们在坐三轮车呀,我顺便问一下又怎么了。”

我说:“小孩的车子都是随便放在外边的,他们也没有义务帮着我们照看东西,如果他们是从我们手里拿走的玩具,你是可以问一下,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事情,以后不要问别人,丢了就丢了,玩具总要有一天会完成它们的使命的。”

一个奶奶抱着一个可能不到一岁的男孩,在奶奶坐着的地方放着一个很小的汽车。

庆小兔走过去,庆小兔拿起汽车仔仔细细地看,庆小兔又用手把汽车在台阶上推。

我说:“小九,慢一点,不要把弟弟的小汽车弄坏了。”

奶奶说:“不要紧,让他玩吧。”。

同样,庆小兔在玩小汽车,马上就过来一个小男孩,一个比庆小兔大三个月的男孩。

庆小兔大大方方地把汽车递给男孩,男孩刚刚用手接住小汽车,庆小兔的手又伸了过来。

庆小兔在大理石台阶上推汽车,小汽车开到男孩的跟前,男孩把汽车拿起来又递给庆小兔。

我说:“小哥哥很好嘛,知道把汽车给弟弟拿过来。”

当庆小兔这一次把汽车推过去,男孩拿起汽车转身就想走,庆小兔伸出手就去抓。

庆小兔人小力气也小,庆小兔用两个手帮忙。

男孩妈妈说:“小弟弟的汽车,当心不要把小弟弟碰倒了。”

我说:“不要紧,小孩子争争抢抢很正常,只要不发生危险就不要管他们。”

但是终归力量悬殊,小汽车被男孩夺了过去。

庆小兔没有哭,庆小兔还是跟在小男孩后边在走。

庆小兔突然伸出手,男孩没有防备,汽车被庆小兔夺了回来,这一下小男孩空着两个手,男孩停下来,男孩哭了。

庆小兔站在小桥栏杆旁往对面张望,桥那面站着双胞胎的爸爸,双胞胎爸爸弯着腰探过头看了庆小兔一眼,庆小兔马上哈哈大笑起来。

庆小兔连忙走到小桥栏杆另外一边找双胞胎的爸爸,当双胞胎爸爸把头转过来的时候,庆小兔笑着走向栏杆另一边。

你来我往十几个回合,庆小兔没有一点倦意,双胞胎爸爸弯着腰低着头反而有一点吃不消了。

我们今天第一次带泡泡枪出来吹泡泡,可能我兑的泡泡水时间有一点长了,也可能上一次兑的泡泡水浓度不够,吹出来的泡泡不是那么踊跃。

泡泡枪也出了一点毛病,沾取泡泡液的头有一点松垮垮的,泡泡枪的外壳也出现了裂痕。

白板上有好几个压纸的磁铁,庆小兔已经知道压纸的磁铁怎么贴在白板上。

以前庆小兔把磁铁从白板上取下来,庆小兔很少能够再吸上去,因为庆小兔不知道怎么能够吸上去,庆小兔只是比葫芦画瓢,把磁铁随便往白板上一按,结果十次就要有八次掉下来。

现在庆小兔知道把有磁铁的一面挨着白板,庆小兔还把磁铁放在铁皮铅笔盒上,磁铁一个个吸在铅笔盒上。

庆小兔不断地挥动铅笔盒让我看,磁铁牢牢地吸澡铅笔盒上。

我说:“这是磁铁,铅笔盒是铁皮做的,磁铁可以吸在铁皮上。”

庆小兔基本上就只玩风火轮汽车,庆小兔轻轻地推着汽车在被子上推,庆小兔把汽车在窗台上来回开。

庆小兔要吃桂圆,两颗桂圆下肚,庆小兔又拿了一个砂糖橘,看见我在吃葵花籽,庆小兔也要吃葵花籽,我给庆小兔剥了五颗葵花籽。

庆小兔是庆兔兔的尾巴,喂饭外婆又要尾随庆小兔的后边,已经过了那么长时间了,外婆的饭还没有喂一半。

外婆说:“不行了,我的腰受不了了。”

外婆用手拍了一下庆小兔的屁股。

外婆说:“小九,你现在怎么变得那么皮了。”

我说:“这就叫调皮男生,这样的孩子长大了才聪明。”

外婆说:“吃饭没有一个吃相,满世界地跑。”

我说:“最起码他吃饭不要人犯愁呀?”

庆小兔站在屋里飘窗跟前,我走到门口停下来。

我问:“小九,你在哪里呀?”

庆小兔用两个手捂着脸,庆小兔把脸背向我,一会庆小兔把手放下来,庆小兔这才转身看着我。

我说:“小九,你在哪里,外公怎么看不见呀?”

庆小兔又用手捂着脸转过头去。

飘窗上,暖洋洋的太阳照在窗户上,庆小兔趴在飘窗上,庆小兔用手拉着窗户外边的铁丝网上,庆小兔回头看着我。

我说:“这是铁丝网,这个可以防止小偷到我们家偷东西,也可以防止小九不小心从窗户跌到楼下去。”

庆小兔在玩庆兔兔数学卡片的盒子,庆小兔把盒子里的卡片都一张张拿出来,剩下的庆小兔把盒子一扣,把里面的卡片全部倒了出来。

庆小兔又抓起飘窗上的卡片放进盒子里,庆小兔又把盒子里的卡片一张张递给我,剩下两张庆小兔手怎么也抠不起来,庆小兔干脆把盒子倒扣过了倒在飘窗上。

庆小兔想起来看电视,让庆小兔看中文版《海底小纵队》。

今天星期五,庆兔兔四点半放学,我想让庆小兔跟着一起去接庆兔兔。

庆小兔睡觉最多就睡了半个小时,庆小兔醒了的时候时间还早,于是我们就推着车子来到小广场。

阳光并不兴奋,懒洋洋似有似无,没有热情洋溢的太阳,这些小蜜蜂们也都躲藏在家中。

外婆说:“没有人,我们就去江边走走吧。”

长江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来过,一个是天冷江边的风似剪刀,江边散步的人几乎屈指可数,只有几个想使自己的青春常驻的人在走动。

庆小兔是看小朋友蹦蹦跳跳,庆小兔对从旁边匆匆路过的人并不在意,可能是庆小兔还有一点小的缘故。

庆小兔对长江对岸云雾,长江里慢慢悠悠地船,到处大树青草,在庆小兔的眼里就是一副不动的画。

庆小兔回到家就开饭了。

外婆端着饭跟着庆小兔在跑。

姨妈把庆小兔抱起来说:“我们小九乖乖的坐在这里吃饭。”

庆小兔根本就不听劝说。

姨妈说:“你不吃就不吃吧。”

庆小兔腿一打弯跪在了地上。

姨妈说:“让你耍赖。”

姨妈离开了庆小兔,庆小兔马上趴在地上。

姨妈并没有因为庆小兔趴在那里而回来。

姨妈说:“你就趴在地上吧。”

看见姨妈真的走开了,庆小兔马上爬起来走到我的跟前。

我说:“今天小九吃饭就是这样的,一边跑一边喂。”

姨妈说:“他这样值得骄傲吗?他不吃就不给他吃,吃饭就要有一个吃相。”

妈妈把庆小兔抱起来,妈妈给庆小兔喂饭,庆小兔照样不吃。

妈妈说:“你不吃就不吃吧,等你想吃了再吃饭。”

庆小兔不吃饭,庆小兔想要桂圆,庆小兔吃三颗桂圆下肚,庆小兔还想吃桂圆。

我说:“不能吃了,桂圆吃多了会上火的。”

庆小兔从我的身上滑下地,庆小兔来到茶几跟前用手指着桂圆篓子,我没有理睬庆小兔。

无意中庆小兔把罐子碰到地上,庆小兔低头看了一眼,罐子里面都是一颗颗咖啡色的颗粒。

这是爸爸在国外带回来的巧克力。庆小兔把罐子拿起来,庆小兔用手去拧盖子,庆小兔目前还没有这个本事。

庆小兔把罐子递给我,庆小兔要我把盖子打开。

水果庆小兔可以吃,小零食庆小兔还没有到吃的时候,糖更是庆小兔应该禁止的食物。

虽然外国人对巧克力喜爱有加,中国人也一天天地在西化,我还是没有决心让庆小兔三岁以前接触糖的味道。

庆小兔哭了,我只好又给庆小兔吃桂圆,两颗桂圆下肚,庆小兔的火气也就被浇熄灭了。

庆兔兔和妈妈进屋去复习功课,庆小兔不时地就要进去找庆兔兔,于是我抱着庆小兔出去玩。

今天广场大妈们的舞蹈已经进化成了现代舞,现代舞优美复杂舞蹈动作,让人看的眼花缭乱。

现代舞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进化的,大部分人还是边看边跳,现代舞变成了不伦不类。不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变成舞蹈家,一个家庭妇女能够把广场舞当做自己的爱好,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能够学到类似已经是好学生了。

庆小兔用手扒着我,庆小兔要我走到一个跳的最好的奶奶跟前。在我看来这个就是跳舞专家,最起码她是在专业培训机构里镀过金的,她的身材苗条,她的舞姿说明了一切,说不定她就是那一个舞蹈团体里退休的。

不知道庆小兔是有了一定的欣赏水平,也不知道是不是庆小兔觉得她跳的好看,庆小兔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这位舞者。

一个男孩A拿着一辆闪着灯光的汽车,一个男孩B拿着一个水泥罐车,男孩A跑过来把自己的车子朝地上一放,男孩A就伸手去拿男孩B的水泥罐车。

男孩A的妈妈说:“你跟哥哥说,我们两个换一下汽车。”

庆小兔马上加入到他们的队伍当中,庆小兔有时候还会蹲下来用手去摸摸两个人的汽车。

汽车是换了,两个人很快对汽车都失去了兴趣,男孩A扔下汽车就走了,男孩A妈妈把汽车拿起来跟着男孩就走了。

庆小兔伸出手去摸男孩B的汽车,男孩B马上把水泥罐车递给庆小兔。

我说:“谢谢,这个小哥哥多好呀,把汽车给弟弟玩。”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