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54小九庆兔兔看儿童剧

2018-11-19 08:08 | 宝宝成长

2454日星期日小雨13~8客厅早晨温度15PM2.5-68

八点五十分庆小兔醒了,庆小兔睁开眼睛第一句话就是:“奶奶。”

就在这时候庆兔兔也回来了。庆兔兔回来就在问:“小九在哪里呀?”

姨妈跟庆小兔说:“小九,你看不看儿童剧呀,姨妈今天带你去看演戏好不好?”

妈妈说:“你一个人带两个人怎么能够行呢?”

姨妈说:“我还能够把他们带丢了吗?”

妈妈说:“中午你们去吃饭怎么办呀?小九会不会睡觉呀?”

姨妈说:“中午吃饭那么多人,人多热闹,我想小九不会睡觉吧。”

外婆问妈妈:“你早上想吃什么呀?”

妈妈说:“我现在不想吃饭。”

姨妈问庆兔兔:“姨妈去买早饭,庆兔兔你是不是跟着姨妈一起去吃早饭呀?”

庆兔兔说:“我也不想吃早饭。”

妈妈进卫生间去洗脸。

我说:“庆兔兔,你们这样老是不吃早饭,说不吃饭就不吃饭,不好吃你就不吃,不想吃也不吃,你们这样身体会生病的,你总不希望以后你身体不舒服,天天打针吃药吧。”

我的话刚刚说完,庆兔兔已经走进卫生间跟妈妈告状了。

外婆说:“你不要管他们,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与儿孙作马牛,你管他们这么多干什么呀?”

我说:“该吃饭的时候不吃饭,该睡觉的时候不睡觉,以后长大了身体就会出毛病。”

外婆说:“他们不让你管,你就不要管了。”

我说:“你不看他妈妈现在每天这里不舒服,那里身体不好,我总不能眼看着庆兔兔小九身体一天天坏下去吧。”

可能妈妈要庆兔兔喝牛奶,庆兔兔拿了一瓶哇哈哈AD牛奶,不过庆兔兔把吸管插在瓶子里,牛奶庆兔兔只喝了几口就放下了。

姨妈跟妈妈说:“我就买一张票,你也跟着一起去看戏好不好。”

妈妈问:“多少钱一张票呀?”

姨妈说:“十块钱一张票。”

妈妈说:“那就多买一张票,我也跟着一起去吧。”

外婆的饭菜都做好了,外婆端来玉米说:“他们都吃不吃玉米,我们把这个玉米吃完吧。”

十二点钟庆兔兔庆小兔回来了,我在楼梯上从妈妈手里接过庆小兔,妈妈回头下楼去接庆兔兔。

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俯下身子要下楼找妈妈,我只好让庆小兔站在楼梯转弯处栏杆跟前看楼下的庆兔兔和妈妈。

庆兔兔走进大门,庆小兔看不到庆兔兔,庆小兔又不愿意了。

我转过身让庆小兔看楼梯下边,看见庆兔兔露出头了,庆小兔马上又高兴起来。

妈妈说:“今天小九看节目很认真,一动不动地从头看到尾,看到舞台上人多的时候,庆小兔就注意一点,舞台上人少一点,庆小兔就看旁边坐着的人,大家鼓掌的时候,庆小兔也跟着鼓掌。”

妈妈叫:“庆兔兔,吃饭了。”

庆兔兔说:“我早上已经吃饭了。”

妈妈说:“早上吃饭是早上的事,现在已经是中午了。”

外婆说:“早上庆兔兔的牛奶就没有喝完。”

妈妈拿起旺旺牛奶说:“庆兔兔,你这旺旺牛奶怎么没有喝完呀?”

庆兔兔这才拿起旺旺牛奶喝。庆小兔看见庆兔兔喝牛奶,庆小兔也挤到跟前看着庆兔兔喝。

庆小兔伸出手摸庆兔兔的牛奶罐子,庆兔兔说:“这个是我的牛奶。”

庆小兔看见茶几上还放着一个旺旺牛奶的罐子,这是妈妈刚刚喝完的牛奶罐子,庆小兔马上拿起来放在嘴上。

庆小兔没有看见庆兔兔喝牛奶是用吸管吸的,庆小兔怎么也倒不进嘴里,庆小兔拿着牛奶罐子要我看。

庆小兔看见外婆在吃玉米,庆小兔伸出手跟外婆要。

外婆说:“这个玉米你吃不好。”

庆小兔的手就没有放下来,外婆只好把自己的玉米掰下一段递给庆小兔。

我无意中看了一下窗户外边,我突然发现外边的晾衣杆上已经布满了大颗的雨滴。

外边还晾着衣服,早上外婆还在问会不会下雨。

我说:“天有不测风云,就是天气预报我们只能当做参考,到下雨了,我们再去收衣服。”

几天的阴雨,让衣服一直不能干透,其中还有几件棉袄。我手忙脚乱地把衣服收回来,衣服上边已经可以摸出雨水来了。

快要到十二点钟了。

我说:“我来哄小九睡觉。”

外婆说:“你看他吃的还那么带劲,还是等一会再让他睡吧。”

看见妈妈把庆小兔抱出来。

妈妈说:“可以要他睡觉了。”

我说:“他不是还在吃玉米吗?”

妈妈说:“小九已经把玉米扔了。”

妈妈在家里,庆小兔睡觉就不那么好哄了,庆小兔一直想到外边找妈妈,可能哄了五分钟庆小兔才睡着。

庆小兔醒来的时候,庆兔兔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姨妈说:“庆兔兔,你下午还有跆拳道。”

庆兔兔没有理睬姨妈。

一会姨妈又在说:“庆兔兔,你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庆兔兔这才放下手机进屋找妈妈。

一会庆兔兔从屋里走出来。

庆兔兔说:“我要跟着姨妈一起去学跆拳道。”

姨妈说:“是不是妈妈生气了,妈妈不带你去,你就找姨妈是不是,姨妈也不想带你去。”

庆兔兔又进屋找妈妈,庆兔兔还是无功而返,庆兔兔又来找姨妈。

庆兔兔和姨妈下楼了,妈妈从屋里出来往楼下喊:“庆兔兔,你穿的是什么鞋呀?”

姨妈说:“庆兔兔穿的是那双红鞋。”

妈妈说:“庆兔兔,你回来,你的红鞋不防水,你要穿雨鞋去。”

庆兔兔回家换鞋刚刚下楼,妈妈又在楼上喊姨妈:“你给庆兔兔带水没有?”

姨妈说:“庆兔兔背的书包里没有水吗?”

妈妈说:“书包里没有水。”

姨妈又回来拿水出去。

我在写《港珠澳大桥春晚》,我在看春晚当天的视频,庆小兔也要过来看,我就让庆小兔看斗鸡视频。

庆小兔拿着遥控器要妈妈开屋里的电视,庆小兔走到庆兔兔的书桌跟前站住了,再看庆小兔的手里拿着一包葱油饼干在吃。

我说:“哪里来的葱油饼干呀?”

外婆说:“是不是庆兔兔打开没有吃的?”

妈妈过来把葱油饼干从庆小兔手里拿下来,还好庆小兔并没有强求要吃葱油饼干。

庆小兔知道遥控器里有电池,庆小兔想打开盖子取出电池,庆小兔就把遥控器往地下扔。

遥控器的盖子跌落下来。庆小兔用手去扣电池,庆小兔的指头还没有那么强壮。上次庆小兔拿不出遥控器里的电池来。庆小兔再把遥控器摔在地板上,让遥控器里面的电池掉出来,这一次庆小兔已经有了成功的经验。

庆小兔把打火枪也当做玩具在玩,庆小兔知道打火机前边会冒火,但是庆小兔扣不好扳机。庆小兔用手去扣打火枪的枪口,打火枪里的打火机可以用手拨动,打火机却拿不出来。

于是庆小兔采取自己成功的经验,庆小兔把打火枪往地上一扔,打火机从打火枪里掉了出来。

外婆还有一点惊奇。

外婆问:“小九,你怎么把打火机拿出来了?我几次想把打火机拿出来看看,我没有找到地方。”

这时候外婆看到庆小兔用手抠动打火枪枪口的挡板,庆小兔想把打火机重新放进打火枪枪口里。

外婆说:“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可以打开了。”

外婆竖起大拇指说:“小九,你真是一个天才哟。”

外婆在摘紫菜苔,庆小兔也过来拿,庆小兔不是帮着外婆摘紫菜苔,庆小兔是想吃紫菜苔。

我说:“这个紫菜苔还没有烧,等一会外婆烧好了给你吃。”

庆小兔喜欢吃紫菜苔,外婆拿了一段剥了皮的紫菜苔递给庆小兔,外婆说:“不要紧,这些东西可以生吃的。”

茶几上放着一大罐红糖麻花,庆小兔要我打开。

我连忙说:“小九,这个你咬不动,以后你长大了我们再吃好不好?”

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非要我打开罐子,我给庆小兔拿出一个砂糖橘。

我说:“我们吃这个吧。”

开始庆小兔还不愿意,等我把砂糖橘塞进庆小兔的嘴里,庆小兔就不吭气了,我这时候才有机会把红糖麻花悄悄地藏起来。

茶几上盒子里放着很多爸爸在国外买回来的巧克力,这些东西我和外婆基本上不会动的,庆兔兔和妈妈虽然吃,他们吃的并不是很多。

庆小兔看见了也拿起一块巧克力,庆小兔要我帮着把巧克力糖纸剥去。

我说:“这个巧克力小朋友不能吃。”

同样我还是用砂糖橘堵住了庆小兔的嘴。

庆小兔无意中发现外婆放在缝纫机下边的老鼠笼子,庆小兔初生牛犊不怕虎,庆小兔不知道老鼠笼子是何方神圣,庆小兔过去就把老鼠笼子抱起来。

本来老鼠就让人生畏,老鼠笼子一样给人一个不舒服的感觉,我连忙把庆小兔抱起来。

我说:“这个不是玩具,这个是老鼠笼子,是用来抓老鼠的,老鼠很坏,老鼠身上有很多细菌,老鼠还会让我们生病的。”

尽管庆小兔不愿意,我还是把老鼠笼子从庆小兔手里拿了下来。庆小兔看着我把老鼠笼子高高的放起来,庆小兔就站在下边要我给他,我只能让庆小兔扫兴而归了。

庆小兔来到我的电脑旁,我怕庆小兔又要看电脑,我马上站起来来到客厅里。

庆小兔转身进到妈妈的房间里,庆小兔两个手扒在妈妈的写字台上,因为写字台上放着一台电视机。

妈妈在家里,我不能给庆小兔开电视机,妈妈认为看电视会让眼睛近视。我把遥控器递给庆小兔

我悄悄地对庆小兔说:“小九,去找妈妈。”

庆小兔根本就不会去找妈妈,因为找妈妈和不找妈妈是一样的。

我说:“今天不能看电视,外公走了。”

我一边往门口走一边回头看着庆小兔,庆小兔继续扒着写字台,庆小兔哼哼唧唧地喊着。

妈妈问:“小九怎么了?”

我说:“小九想看电视。”

妈妈马上站起来说:“小九,不能看电视,你的眼睛还要不要了。”

妈妈过去抱起庆小兔。

妈妈说:“我们到外边看看,如果不下雨,我们就到楼下走走。”

打开门出去,妈妈说:“外边下好大的雨,我们就在门口站一会。”

我想起来庆小兔喜欢泡泡,于是我拿着手动泡泡枪下楼。泡泡枪吹的是大泡泡,大泡泡体积大,大泡泡行动迟缓,庆小兔也可能抓着。刚刚开始吹泡泡,庆小兔只是看着泡泡在飞。

妈妈说:“小九,去抓泡泡呀?”

庆小兔还楞了一下,庆小兔这才举着手往泡泡跟前走来。庆小兔的脚步还是滞后于泡泡。庆小兔看着泡泡飘过来,等庆小兔举着手走过去,泡泡已经落地身亡。

功夫不负有心人,庆小兔慢慢地适应了泡泡的规律,庆小兔不时地还能戳破几个泡泡,击破的泡泡水溅在庆小兔的脸上,庆小兔还莫名其妙不知道怎么回事。偶尔有的泡泡落在地面上形成一个蒙古包,庆小兔走过来用手把泡泡戳破,于是我干脆就把吹起来的泡泡直接放在地面上让庆小兔去弄破它。

庆兔兔回来了,姨妈买了豆浆米面发糕饼,还买了一盒菠萝蜜。

庆小兔手里正拿着一把勺子在玩,姨妈递给庆小兔一块米面发糕。

姨妈说:“小九,我们把手洗一下吃发糕吧。”

庆小兔看看姨妈手里的发糕,庆小兔又看看自己手里的勺子,庆小兔再看姨妈手里的发糕,庆小兔用力一甩,庆小兔把手里的勺子扔到一边,然后接过姨妈手里的发糕。

庆小兔看见姨妈在吃菠萝蜜,庆小兔把发糕递给我,庆小兔又跟姨妈要菠萝蜜。

妈妈给庆小兔喂饭,庆小兔吃一口菠萝蜜,然后妈妈再喂一口稀饭。

庆小兔还没有长板牙,菠萝蜜庆小兔嚼不碎,庆小兔把菠萝蜜嚼得稀巴烂就吐出来。

妈妈说:“小九,你好恶心哟,你把菠萝蜜嚼的乱七八糟,你就尝一下菠萝蜜的味道就不要了。”

庆兔兔跟姨妈走了,庆小兔也要跟着出去,于是妈妈抱着庆小兔出去。

外边在下雨,庆小兔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庆兔兔消失在夜幕里。

庆小兔只能回家上楼,庆小兔不要妈妈牵着,庆小兔自己扶着楼梯栏杆往楼上爬。

等庆小兔回来的时候,妈妈说:“小九自己从一楼爬到四楼,小九又从四楼下来。”

庆小兔拿起庆兔兔喝完的豆浆杯子,庆小兔用嘴去吸吸管,庆小兔去拿庆兔兔喝完的牛奶罐,庆小兔知道那个是喝奶的出口,但是庆小兔还是不知道嘴怎么才能够喝到里面的牛奶。其实牛奶罐子已经空空如也。

妈妈给庆小兔念I Can Read!-Biscuit and the Little Pup》,妈妈每念完一遍,妈妈就会自己鼓掌说:“哦,我们又念了一遍了。”

妈妈洗澡,庆小兔又来到我的跟前,庆小兔要看电脑视频,我把庆小兔抱了出来。

庆小兔要出去,外边下着雨,庆小兔只能呆在门洞里。

门口有可视门铃的按钮,庆小兔可以挨个按按钮,不是所有的庆小兔都可以按动,只要庆小兔可以按出声音,显示屏上有数字的,庆小兔就一直按下去。

手机开门的按钮,庆小兔可以按响,但是这个按键是没有显示的。不过这个按钮板的#号,摸一下可以叽叽叽叽连着叫好几声。以往要庆小兔摸#号,庆小兔的手还是随意的乱摸,今天我用手指着#号,我要庆小兔摸庆小兔可以按照我的要求去按。

门洞里还有一个不锈钢制作的漂亮信件箱,庆小兔就把信箱门一个个拉一遍,拉开的就朝里面看一眼,把里面的广告纸拿出来看看再放进去。

有人从我们身旁下到地下车库,庆小兔也要跟着一起下去。

我说:“你没有车,你又不会开车,你晚上又不出去,我们就不要下去了。”

庆小兔不愿意,庆小兔非要下地下车库。

刚刚下去的一群人登上汽车,一会汽车的大灯亮了,接着汽车的红色尾灯亮了,尾灯把后边的墙照的红艳艳四一片。

我说:“他们要走了。”

庆小兔看着汽车从我们面前驶过,庆小兔非要跟着汽车后边走,一直到汽车拐弯看不到为止。

刚刚从地下车库上来,地下车库又听到人的说话声音,庆小兔又要下去看,庆小兔又一次目送汽车离开地下车库。

上来庆小兔就去按按钮,按了几下以后,庆小兔转身去拉大门把手。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