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43说不得的小九

2018-07-25 07:44 | 宝宝成长

2443二十一日星期三小雨7~4客厅早晨温度14PM2.5-84

满天就是白乎乎的一片,这是冬天最常见的天空,天似乎高了许多,外边显得不是那么暗淡。

九点钟随着妈妈的一声:“开暖风机。”

很快就听见庆小兔的说话的声音。

外婆说:“小九的那一身衣服有一点热了。”

打开电视看电视,CCTV1正在播放少数民族的歌舞表演,我抱起庆小兔来到庆小兔的房间。

我说:“我们让电视机给我们小九唱歌。”

妈妈过来把电视机关了,妈妈别人庆小兔看电视。

于是我拿着火火兔给庆小兔播放儿歌。

庆小兔在茶几上翻东西,庆小兔把茶几上不要的东西拉到地板上。

庆兔兔的机器人转笔刀,茶几上空着的盘子,只要庆小兔拉得动,这一些都成为庆小兔的清理对象。

庆小兔终于看见了砂糖橘,外婆买了很多砂糖橘,砂糖橘放在我们房间里,当茶几上没有了砂糖橘,这里就成了供应仓库。

庆小兔要我给他拿砂糖橘,我喂了庆小兔一瓣砂糖橘,庆小兔没有把砂糖橘吐出来,庆小兔一瓣瓣地都咽下肚子。

九点半,姨妈的电话的视频来了,手机上出现庆兔兔的影像。

庆小兔马上对着手机叽哩哇啦地喊起来,庆小兔可能已经知道手机里的庆兔兔就是他的哥哥。

庆兔兔问:“妈妈,今天要去哪里呀?”

妈妈说:“今天就要写作业,你的作业写不完,你哪里都不要想去。”

妈妈突然说:“庆兔兔,你的嘴里在吃什么呀?”

庆兔兔说:“我在吃鸡蛋饭呀,妈妈,我告诉你,我又改了一个名字。”

妈妈问:“改名字,你又准备改一个什么样的名字呀?”

庆兔兔说:“我改了一个雷,就是打雷的雷。”

妈妈说:“你又看了什么动画片了,你要是改成雷,那么小九是不是要改一个电了。”

庆兔兔说:“那好吧,我以后就叫小九为电。”

妈妈说:“庆兔兔,你今天回来要把所有的东西都要收回来,卷子作业本跳绳都要收回来,姨妈明天就要上班了,姨妈又要天天加班了。”

庆兔兔说:“妈妈,拜拜。”

妈妈说:“拜拜,哦,对了,应该叫雷拜拜。”

妈妈跟庆小兔说:“这是哥哥哟,哥哥把自己的名字改成雷了。”

妈妈喂了庆小兔一瓣砂糖橘,妈妈去里屋转一圈出来,妈妈又递给庆小兔一片砂糖橘,庆小兔马上伸出手接过砂糖橘,庆小兔同时也把嘴里的砂糖橘吐了出来。

妈妈说:“你怎么把橘子吐了出来了。”

外婆问妈妈:“小九早上几点喝的牛奶?”

妈妈说:“早上四点钟。”

外婆说:“该给小九吃饭了。”

妈妈说:“以后不要给小九吃饭的频度那么多高了,不行的话也让小九一日三餐和我们一样了。”

外婆说:“你们小时候一岁半上上幼儿园,幼儿园还不是一日三餐。”

我说:“一岁半,小九现在刚刚一岁,小孩子大一个月和小一个月就差距很大。”

外婆说:“我只是说说,现在小九还不是一天吃好几次。”

外婆想一下说:“还是给小九喝一点牛奶吧。”

外婆给庆小兔喝牛奶,很快庆小兔把奶瓶喝一个底朝天。

妈妈问:“给小九冲了多少牛奶?”

外婆说:“冲了一百二十毫升牛奶。”

突然听见外婆在喊我说:“你快看,小九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拿着遥控器走到电视机跟前,庆小兔用手在电视机下边摸了一下,因为我们家的电视在下边装了一个板键开关,开关一次可以把电视机机顶盒同时打开。

庆小兔只是比葫芦画瓢,庆小兔并没有能够把开关打开,庆小兔用手在电视机右侧触摸键的位置摸了一下,庆小兔拿着遥控器对准电视机的屏幕,庆小兔一个手在遥控器来回按。

庆小兔按了很多次,庆小兔的遥控器几乎已经挨着了电视机屏幕,庆小兔看看电视机没有反应,庆小兔回头向着我这边走来。

外婆说:“你看看小九想干什么?是不是小九想要你帮着打开电视机。”

庆小兔把遥控器递给我,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庆小兔用手在遥控器上按。

十点钟妈妈说:“小九我们出去玩一会吧。”

妈妈抱着庆小兔出去了。看着远去的庆小兔的背影,我说:“小九比庆兔兔肯动脑筋一点,小九的脑子更灵活一点。”

外婆说:“小九好像有一点不合群。”

我说:“我好像觉得不是这样。”

外婆说:“妈妈昨天在小广场,妈妈说小九就不愿意下地,小九就是在一旁看别人玩。小九回到小区以后才一个人下地玩。”

我说:“小九现在还小,他和大孩子还玩不起来,小九喜欢看大孩子们在玩。”

庆小兔现在是有一点不像小时候,庆小兔有一点娇气,别人碰不得他。

记得庆小兔在小广场和比他小十天的小妹妹玩的时候,小妹妹拿了他的一根树枝,庆小兔就哭起来了。

庆小兔在和豆苗在一起,好像庆小兔对豆苗也不是很热情,好像庆小兔对差不多大的孩子不是很愿意接触一样。

我问外婆:“妈妈刚刚说小九什么牛奶的事情?”

外婆说:“妈妈想让庆小兔多喝奶少吃饭。”

我说:“小九多大了,这么大的孩子已经渐渐地要以主食为主了,牛奶要喝,牛奶已经不能当做主食了。”

外婆说:“妈妈马上就要上班了,她不在家,她能够管得着吗?”

我说:“小九更愿意吃饭,吃了饭,小九才愿意喝奶,你不让小九吃饭,小九也就不愿意喝奶。”

十点半庆兔兔回来了。

进门庆兔兔问:“小九去哪里了。”

我说:“小九跟着妈妈出去了。”

庆兔兔拿着一本书就坐在沙发上在看。

姨妈说:“说好了你回来做作业的。”

庆兔兔说:“我在看书呀?”

姨妈说:“这里是看书的地方吗?要看书也要坐在书桌跟前,要把台灯打开。”

庆兔兔还是在埋头读书。

姨妈说:“你没有听见姨妈的话吗,你是不是要姨妈生气呀?”

门铃响了,庆兔兔快步跑到门口,庆兔兔没有按下可视门铃的开关键,庆兔兔直接往楼下跑去。

妈妈问:“你怎么不个妈妈开门呀?”

庆兔兔说:“我这不是下来给你们开门吗。”。

姨妈说:“庆兔兔,你要做作业了。”

妈妈说:“庆兔兔,回去做作业。”

庆兔兔这才跑回房间里,庆小兔嘴里叽哩哇啦地喊着,庆小兔跟着庆兔兔跑进房间里。

庆兔兔把蜘蛛侠的脸谱戴在脸上。

我正想说:“小九害怕脸谱。”

庆小兔马上伸出手跟庆兔兔要脸谱,庆小兔拿着脸谱就从房间里走出来。庆小兔并没有要戴脸谱,庆小兔把脸谱放在茶几上看姨妈在择虾。

妈妈说:“小九出去就是不愿意下地。”

姨妈说:“你要给他找一个东西,他才能下地玩。”

我说:“我带小九下楼,到楼下我就把小九放下地,小九自己找东西玩,树枝石头小九样样都喜欢。”

妈妈说:“我带小九就不行,怎么小九都不愿意下地,小九一直黏着我,我一直抱着小九走一路。”

庆兔兔打开门要妈妈进去,庆小兔马上跟着进去,等庆小兔走到门口,门已经轻轻地关上了。

庆小兔站在门口,庆小兔举着手在砰砰砰拍地在敲门。

我说:“哥哥在做作业,我们出去玩一会。”。

碰见黄耀虎的外婆,我问:“你们一家子过年都在一起吗?”

黄耀虎外婆说:“黄耀虎和妈妈去了爸爸那,可能还有好几天才能回来。”

乖乖兔奶奶出来扔垃圾,过年人们总免不了互相寒暄一番。

好乖乖兔奶奶互相拜了年,乖乖兔奶奶满脸堆笑地走过来。

乖乖兔奶奶过来牵过庆小兔的手。

乖乖兔奶奶说:“小九已经会走路了。”

庆小兔往路旁走去,路旁停着一辆共享单车。

乖乖兔奶奶急切地说:“不能过去,当心把自行车弄倒了。”

庆小兔马上停下来,庆小兔站在那里哭了起来。乖乖兔奶奶本来高高兴兴,庆小兔的突然哭起来,乖乖兔奶奶也一头雾水,乖乖兔奶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乖乖兔奶奶说:“是不是我说话的声音大了一点。”

我说:“不是的,可能是你说了他。”

庆小兔转过脸看着我,我看见庆小兔眼角还挂着泪珠。

我说:“小九,你这一点小事情还要流眼泪呀?”

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起来,庆小兔马上转过脸趴在我的肩膀上。

雨下的有一点大了,气温也下降了许多,于是只好抱着庆小兔回家了。

我回家跟大家说了刚才的事情。

姨妈说:“是的,小九现在不能说他,只要不让他做,还是说他什么,小九就会哭的。”

妈妈说:“我带着小九好像没有这样嘛,是不是你做了什么动作了他不愿意了。”

姨妈说:“就是过年那一天,我不知道因为什么说了小九,小九马上就哭了起来。”

外婆说:“现在已经十一点了,小九还吃不吃饭?”

妈妈说:“我喂他喝牛奶,他不喝嘛,那只好先让他吃一点饭吧。”

妈妈一心让庆小兔喝牛奶,结果弄得庆小兔的饭也没有吃成,这真有一点偷鸡不成蚀把米一样。

妈妈说:“小九,飞机呢?”

庆小兔转身就去找飞机,庆小兔拿起飞机刚刚站起来,庆小兔身子一晃,庆小兔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庆小兔看着妈妈伸出手。

妈妈说:“你自己起来。”

庆小兔没有起来,庆小兔反而趴在地上哭起来。

妈妈说:“你是一个耍赖包。”

妈妈过去把滑翔机捡起来,妈妈把滑翔机投掷到庆小兔的旁边,庆小兔拿起飞机就站了起来。

外婆给庆小兔端来稀饭,庆小兔突然大哭起来。

姨妈问:“我们小九怎么了?”

外婆说:“他想自己拿碗,这个碗多烫呀。”

姨妈抱起庆小兔说:“我们抱一下。”

姨妈抱起庆小兔,庆小兔一样在哭。

外婆说:“让他哭一会,今天小九怎么变得娇气了。”

庆小兔很快就不哭了,姨妈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喂庆小兔。

庆小兔站在沙发跟前一边玩,一边吃着饭。

庆小兔只吃了几口饭,庆小兔就不吃了,姨妈要庆小兔吃,庆小兔就哭了起来。

庆小兔离开姨妈走过来。

外婆说:“看看他要去哪里?”

姨妈说:“小九去找救星了。”

庆小兔一直走到我的电脑旁边,这时候再喂庆小兔吃饭,庆小兔根本就不张嘴了。

庆兔兔拿着一张画出来,庆兔兔举着画让我看。

庆兔兔问:“外公,你看我画的是一个什么呀?”

我看了一下像一个老鼠。

我说:“是一个老鼠。”

姨妈拿过画看了一眼说:“我看像一个太空老鼠。”

庆兔兔马上拿着画进屋跟妈妈说:“外公说我的画,画的很像。”

庆兔兔的书桌上放着一本书,书上就有一个一模一样的老鼠。

我问:“庆兔兔,你是照着这张画画的吗?”

庆兔兔说:“是的。”

庆兔兔画的老鼠很像,这是我看到庆兔兔画的最好的一幅画,庆兔兔画的老鼠只是比书上的老鼠小一点,比书上的老鼠瘦一点。

庆兔兔的老鼠涂色比较均匀。这是庆兔兔画的我最满意的一张画,庆兔兔的画一直是以马马虎虎出名,除了线条还是线条。

庆兔兔的画不是方块就是奇形怪状的云彩,庆兔兔涂抹的颜色也是千疮百孔,但愿庆兔兔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脱了衣服庆小兔就闭上眼睛,但是庆小兔不能放下来,已经过了二十分钟,把庆小兔放下,庆小兔就喊起来。

我就把庆小兔放在大床上让他哭。

外婆推开门说:“不要让他出汗了。”

我把庆小兔抱起来。整整又过了二十分钟,我低头看庆小兔,庆小兔睁着大眼睛看着我在笑。

我给庆小兔穿衣服,姨妈说:“给庆小兔换尿不湿吧。”

姨妈看了一下庆小兔的尿不湿。

姨妈说:“没有多少尿嘛。”

妈妈说:“小九不喝牛奶,哪里来的尿呀。”

庆小兔看见餐桌上的饭,庆小兔拼命地用手够餐桌上的东西。

姨妈说:“小九可能是饿昏了,小九拼命地哭。”

妈妈说:“我给他冲一点奶。”

庆小兔不要牛奶,庆小兔要别的东西,庆小兔要吃饭。

妈妈说:“你不喝牛奶,你什么东西也不要想要。”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