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42小九变成吃货

2018-07-23 07:02 | 宝宝成长

2442二十日星期二小雨7~4客厅早晨温度14PM2.5-116

司马文森《风雨桐江》说:“一去就是好些年,说要回来,总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天气预报天天都说有小雨,雨在哪里谁也没看到,地面上隐隐约约有一点湿痕,晾衣架上偶尔也会留下雨曾经到访的脚印。

今天早上还没有起来,就听见窗户外边滴滴答答的雨点声音,起来来到窗户跟前看外边,马路上已经看到水在流淌。

又是九点钟,妈妈在喊:“准备暖风机。”

庆小兔钻在被窝里,庆小兔头探在被窝外边。

庆小兔手里拿着妈妈的手机,庆小兔用手在手机上按着。

庆小兔嘴里说着:“哟,哎。”

外婆笑着说:“现在小孩子那么小就知道玩手机。”

妈妈说:“现在哪个小孩子不知道呀。”

我说:“其实小九只是把手机当做玩具。”

外婆说:“可是小九在手机上按呀。”

我说:“小九早就知道按各种各样的按钮了,小九那么小就知道用手拨动可以旋转的轮子了。因为小九看见我们在手机上按,所以小九也就知道手机上可以按的。”

洗完澡的庆小兔依然穿着那一身粉红色的连体衣。

我打开火火兔播放音乐,庆小兔并没有跟着儿歌在跳舞,庆小兔还是自己在玩自己的玩具。

庆小兔捡起一样东西给我,我一看原来是捆绑东西的一根包裹塑料的铁丝,没想到庆小兔没有放进嘴里。

庆小兔拿起《母鸡萝丝去散步》递给我,我就给庆小兔念《母鸡萝丝去散步》,我刚刚念了两页,庆小兔已经爬到一边去玩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茶几上的香蕉,庆小兔要我给他吃香蕉,庆小兔吃香蕉还没有让他自己吃过,我怕庆小兔一次咬的太多噎住了。

我用勺子刮给庆小兔吃,庆小兔用手把嘴边的香蕉扒到嘴里去。

外婆说:“小九,你手那么脏,不能用手摸。”

外婆用手把庆小兔的手拉开,庆小兔用手把外婆的手扒开。

外婆用手在茶几上拍一下,庆小兔也用手在茶几上拍一下,外婆用劲在茶几上拍一下,庆小兔也用手用劲在茶几上拍一下。

庆小兔要吃橘子,外婆给庆小兔剥了一个砂糖橘,庆小兔今天吃砂糖橘是迫不及待,庆小兔一瓣砂糖橘在嚼几下就吐出来,庆小兔的手已经伸过来要新的一瓣砂糖橘。

庆小兔已经吐出来四瓣砂糖橘了。

我说:“小九,你今天怎么那么浪费呀,这个砂糖橘都可以吃的。”

庆小兔不要砂糖橘了,庆小兔嘴里还有一瓣砂糖橘,庆小兔也没有再吐出来。

木马放在墙角一大堆车子中间,庆小兔用手去拖木马出来。

庆小兔两个手扶着木马,庆小兔抬起右腿想骑上木马,庆小兔的个头还不够高,庆小兔的腿还有一点短,庆小兔的脚怎么也跨到木马背上。

我把庆小兔抱到木马上,妈妈过来照看庆小兔。

妈妈嘴里唱着:“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外婆叫我好宝宝。 糖一包,果一包,外婆买条鱼来烧。

庆小兔两个手握住木马的把柄来回摇着,木马并没有和大孩子一样摇晃,庆小兔更多的是自己的身体在前后晃动。

妈妈和庆小兔躲猫猫,妈妈躲在餐桌后边,庆小兔喜欢围着餐桌转。

妈妈喊:“小九,妈妈在这里。”

庆小兔嘴里哇哇哇地喊着,庆小兔在找妈妈。

看见妈妈蹲在餐桌后边,庆小兔看着笑起来,庆小兔扭头又往反方向走。

妈妈并没有站起来,妈妈继续在喊:“小九,妈妈呢?”

庆小兔又转到妈妈跟前,接着就听见庆小兔的哈哈大笑。

妈妈躲进房间里。

庆小兔围着桌子找妈妈,庆小兔转了一圈没有找到,庆小兔又反过来转圈找妈妈。

听见妈妈在喊,庆小兔蹲下来从餐桌下边往对面看,庆小兔没有看见妈妈。

庆小兔又听见妈妈在喊自己,庆小兔这才往屋里去找妈妈,接着就是听见庆小兔爽朗的笑声。

妈妈一转身来到沙发上。

妈妈在喊:“小九,妈妈在哪里呀?”

庆小兔猛地回转身,庆小兔一下子倒在地板上,我连忙过去扶庆小兔。

妈妈和外婆同时说:“抱什么抱,小九自己会爬起来的。”

我也过分小心,不过我还是没有让庆小兔在地上爬,我怕庆小兔把漂亮的衣服爬脏了。

十点半外婆给庆小兔喂饭,姨妈的电话来了,是庆兔兔要找妈妈。

庆兔兔在问:“妈妈,我的语文作业要写多少呀?”

妈妈说:“写一页就可以了。”

庆兔兔说:“我已经写完一面了。”

妈妈说:“那你还要跳绳,记着你要把衣服脱了跳,要不你会出汗的。”

庆小兔拿着一包《三只松鼠》过来了。

我说:“小九,你给外公送东西来了。”

这是一种形状像葵花籽,颜色又有一点像松子,现在物流发达,以往很多没有吃过,以前从来看见过,甚至一些从来不知道的新奇食物都成了我们的美味佳肴。

昨天庆兔兔看电影买回来一个面人,是一个奥特曼的面人。

庆小兔看见了跟妈妈要。

妈妈拿着奥特曼说:“给你看看可以,你不要把面人弄坏了。”

我说:“他会不摸不捏吗?”

庆小兔拿着面人的竹签看了一会奥特曼,庆小兔另外一个手上前去捏奥特曼的头,妈妈连忙将奥特曼从庆小兔手里拿下来。

妈妈说:“你不要把哥哥的奥特曼弄坏了,哥哥会心疼死了的。”

不过庆小兔对这个奥特曼面人并不是非常喜欢,妈妈拿走了就拿走了,庆小兔没有跟妈妈再要面人。

可视门铃响了,屏幕上没有人影在晃动。

妈妈问:“是谁呀?”

楼下传来庆兔兔的声音:“快递到了,请你们下来拿快递。”

妈妈还有一点莫名其妙,妈妈说:“今天没有快递呀。”

妈妈下楼走的楼梯拐弯处,庆小兔也跟着下楼,庆兔兔骑着滑板车站在门口,庆兔兔朝着楼上喊:“我是快递员,你们快递来了。”

庆兔兔骑着滑板车一路走来,庆兔兔的棉袄已经挎在了姨妈的胳膊上。

我抱着庆小兔回来,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坚决不回家,庆小兔今天还没有出去玩过。

姨妈伸出手说:“小九,姨妈带你出去玩一会。”

庆兔兔说:“姨妈,等等我,我也要跟你一起出去。”

妈妈问:“庆兔兔,你的诗词背了没有?”

庆兔兔急急忙忙往外走。

庆兔兔说:“我在姨妈家已经背过了。”

庆小兔吃哈密瓜,一块又一块,不过块块并不是很大。

外婆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小九要睡觉了。”

庆小兔睡觉了,我这才得以吃饭。

吃完午饭,庆兔兔跟着妈妈姨妈就出去了。

我刚刚闭上眼睛,庆小兔就醒了,我抱着庆小兔继续哄他睡觉,庆小兔一声不吭,庆小兔睁着眼睛看着我,我只好给庆小兔穿衣服起来。

庆小兔来到沙发跟前就是寻找吃的,我给庆小兔剥砂糖橘,砂糖橘庆小兔没有吐,砂糖橘庆小兔半个都没有吃完。

庆小兔把香蕉的塑料袋拉下来。

外婆说:“你今天已经吃过香蕉了,香蕉不能多吃,一天你只能吃一根香蕉。”

于是还是给庆小兔吃砂糖橘,今天庆小兔吃砂糖橘也是一口接一口,这边刚刚把砂糖橘里的汁液嚼出来,庆小兔的手已经伸过来要砂糖橘,庆小兔嘴里的砂糖橘顺着嘴角就缓缓地挤了出来。

我说:“小九,砂糖橘是都可以吃的。”

外婆说:“要给砂糖橘外边的皮扒掉,庆小兔就不会吐了。”

我说:“昨天庆小兔不是一直吐,庆小兔看见我手里还有砂糖橘,庆小兔就亟不可待地想吃我手里的砂糖橘。”

庆小兔砂糖橘没有吐了,但是庆小兔只是管了一会,庆小兔很快又开始吐了,庆小兔只到看见我手里没有了砂糖橘,庆小兔嘴里的砂糖橘才全部吞下去。

我说:“我们不吃了,我们下楼去玩吧。”

到楼下我把庆小兔放下地,庆小兔走到马路边,庆小兔走到马路沿跟前停下来。

庆小兔将两个脚都站在马路沿上,门口的路和马路只有三厘米左右的高度差。庆小兔先用右脚往前试探一下,庆小兔把右脚又缩了回来,庆小兔再把右脚小心翼翼地放到马路上,接着庆小兔把左脚也踏在马路上。

庆小兔往停车位上走,这里一样有一个很低的台阶,庆小兔走到跟前也停了下来。

庆小兔慢慢地移动脚步让两个脚紧紧地靠着停车位,庆小兔这才抬起右脚站了上去,庆小兔想把左脚抬起来,庆小兔没有能够把脚抬起来。

庆小兔移动右脚往前走了一步,庆小兔上身前倾,庆小兔的身体重心好像是落到右脚上,庆小兔这才抬起左脚放到停车位上。

庆小兔捡了一根树枝,庆小兔一步步地往前走,偏僻小路的地砖是吸水的,地面看不到一点水。在大理石的地面上就能够看到水迹了,可是在小路上庆小兔走的平平稳稳,在大理石上庆小兔坐在地上一次,庆小兔的腿又跪在地上一次,庆小兔的漂亮连衣裤马上就染上泥土的颜色。

不能再在外边玩了,我说:“小九,我们回家吧。”

姨妈这一次搬家专门买了一个家用折叠拉货车,放假的几天姨妈还在搬家运货,过年折叠拉货车还放在我们这里。

这辆运货车也成了庆小兔的大型玩具,庆小兔推着拉货车在客厅里转悠,拉货车走起来比庆兔兔的扭扭车挖掘机声音小多了。庆小兔上车下车虽然没有庆兔兔那么麻利,但是庆小兔上车下车并不要我们帮忙。庆小兔有时候站在拉货车上,庆小兔两个手扶着拉货车把手,庆小兔要我推着他在客厅里转圈。

今天拉货车放在晾衣架跟前,庆小兔爬上拉货车,庆小兔两个手抓住晾衣架的两条腿。庆小兔在摆动身体的时候,庆小兔发现拉货车会随着他的摆动会跟着移动,庆小兔就加大身体摆动的幅度,于是拉货车在庆小兔的脚下来回移动着,庆小兔还不时地看着我,好像庆小兔还有一点自豪。

庆小兔拉着晾衣架的两条腿,庆小兔把右脚探下地,然后庆小兔在拉着把身体提上来,庆小兔再一次把脚放下。

庆小兔两个脚都踏到地板上,庆小兔坐到拉货车上,庆小兔坐在拉货车上去捡晾衣架下边的陀螺。

外婆说:“小九今天的尿不湿还没有换。”

我这才想起来,我在给庆小兔穿衣服的时候就没有想起给庆小兔换尿不湿。我拿来尿不湿,刚刚把庆小兔的尿不湿打开,一股臭味就涌了出来,外婆说:“小九屙巴巴了。”

庆小兔的尿不湿上已经糊满了巴巴。

庆小兔伸出手指着茶几上的橘子,我剥了一个橘子给庆小兔吃,庆小兔嘴里吃着橘子,庆小兔来到餐桌旁边。

外婆说:“小九在捡什么东西吃呀?”

我走到庆小兔跟前,我发现庆小兔在捡吐在地板上的橘子。

我说:“这个我们不要了。”

庆小兔两个手扒着餐桌,庆小兔踮着脚用力把头往餐桌上看,原来庆小兔是要餐桌上的哈密瓜。

哈密瓜的盘子放置的很高,庆小兔在远处就可以看到哈密瓜在哪里。

哈密瓜庆小兔吃的很快,上午庆小兔吃哈密瓜有时候还会吐出一些小颗粒,下午庆小兔好像都吃了下去。

庆小兔吃完一块接着又去扒餐桌,再给庆小兔一块哈密瓜,转眼间哈密瓜就消失殆尽,庆小兔继续要哈密瓜。

外婆说:“小九,哈密瓜不能老是吃,我们喝牛奶吧。”

牛奶庆小兔只喝了一点点。庆小兔要吃西瓜子。

我说:“西瓜子你还不会吃。”

我给庆小兔剥了一个橘子,庆小兔嘴里吃着橘子,庆小兔站起来趴在茶几上。

外婆说:“小九在吃什么?”

我看庆小兔正在往嘴里塞东西,我这才发现庆小兔往嘴里塞的是西瓜子,我让庆小兔把嘴的西瓜子吐出来。

外婆说:“我们喂饭试一试。”

一会庆小兔嘴里吃着橘子过来了。

我问:“小九,你怎么不吃饭,又在吃橘子呀?”

外婆说:“小九已经把饭吃完了。”

十五点五十分妈妈一个人回来了,庆小兔看见妈妈马上就伸出手要妈妈。

妈妈说:“我们出去玩一会吧。”

妈妈可能去了姨妈家,庆兔兔也可能跟着姨妈回家了。

十六点半庆兔兔跟着姨妈回来了,庆兔兔手里提着一袋薯条。

我问:“小九没有去你们那里吗?”

姨妈说:“我们下午去医院去了。”

庆兔兔说:“姨妈,我们去找妈妈吧,我们跟着妈妈一起回来。”

姨妈说:“妈妈有什么找的,你要找妈妈就给妈妈打一个电话。”

很快妈妈回来了。

庆兔兔说:“妈妈,你要给我下游戏。”

妈妈说:“我什么时候说要给你下游戏了。”

妈妈说:“小九在小广场一直要我抱着看小朋友在玩,回到楼下小九才要下地,庆小兔就在地上玩泥巴。”。

庆小兔看见庆兔兔带回来的薯条,庆小兔把塑料袋递给外婆,庆小兔要外婆给拿塑料袋里的东西。

妈妈进屋里,庆兔兔要跟着进屋了,庆兔兔跟着妈妈一起复习诗词。

庆小兔也走到门口去推门。

我说:“小九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还有一点不愿意。

姨妈在看电视剧《我的体育老师》,庆兔兔也过来看了一会。

庆兔兔跟妈妈说:“妈妈,你知道我最不喜欢的是什么事情吗?”

妈妈说:“是不是不想踢毽子。”

庆兔兔说:NO,我最不喜欢的就是离婚。”

妈妈惊奇地问:“离婚,你知道什么叫离婚吗?”

庆兔兔说:“就是两个人结婚了,一个人要离开另外一个人,这个就叫离婚。”

庆兔兔喊:“外婆,我的饭吃不完了。”

姨妈说:“你要不吃,你就跟你妈妈说。”

庆兔兔又跟妈妈说,外婆要庆兔兔把饭端到厨房去。

姨妈说:“庆兔兔,你现在不吃饱,晚上回去你不要要我给你再做夜宵吃。”

庆小兔起来就看见妈妈在吃车厘子,庆小兔伸出手要车厘子。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