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41小孩子只是记忆不会理解

2018-07-20 06:35 | 宝宝成长

2441十九日星期一小雨10~5客厅早晨温度14PM2.5-134

八点钟妈妈抱着庆小兔起来了。

妈妈说:“小九身上有一点汗臭味。”

外婆说:“这个是衣服穿厚了。”

妈妈说:“是不是晚上盖厚了。”

我说:“小九穿的连衣裤有一点不透气,也有一点厚,这种连衣裤不适宜现在这时候穿,现在最高温度已经超过五度了。”

妈妈把庆小兔递给我,妈妈重新躺在床上,庆小兔马上就扑向妈妈。

我把庆小兔放在妈妈跟前,庆小兔马上高高兴兴地侧着身体面向妈妈,庆小兔对着妈妈在笑。

妈妈抱着庆小兔出来了,外婆和妈妈给庆小兔洗澡,卫生间的门刚刚关上,就听见庆小兔的哭声传出来。

外婆说:“外公,给我们小九拿火火兔来。”

当火火兔的歌声从卫生间里飘出来的时候,卫生间里只剩下了火火兔的声音了。

庆小兔还是穿着那件粉红色的连体衣,庆小兔就是不穿粉红色的衣服,庆小兔穿一件蓝色的衣服,还是许多人在问:“小妹妹,你要去哪里呀?”

昨天晚上出去就好几个人问:“小妹妹,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玩呀?”

我还要跟别人一一解释:“我们不是小姑娘,我们是男子汉小伙子。”

我抱起庆小兔,庆小兔俯下身用手指着茶几上,我给庆小兔拿起一个香梨。

我说:“我们小九要吃香梨呀?”

庆小兔用手把我手里的香梨推开。

我说:“你是不是要苹果呀?你还是要橘子呀?”

庆小兔把手伸向盘子里,庆小兔把一包小零食的塑料袋拿起来,庆小兔拿着包装袋就放进嘴里咬起来。

我说:“小九,这些零食我们小九还不能吃。”

我把小零食从庆小兔的手里拿了下来,我还是拿了一个香梨在手里。

我说:“我们去吃梨去,我们要外婆给我们小九把梨皮削一下。”

我把梨递给外婆,我说:“你猜庆小兔刚刚要吃什么东西?”

外婆说:“是不是小九要吃橘子呀?”

我说:“小九是要塑料袋包装的小零食。”

外婆说:“这些东西小九吃不得,以后不能让他看见。”

我说:“我们跟妈妈说了多少次,妈妈就是为了她自己吃的方便,到处都放着这些垃圾食品,现在妈妈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直在买这些小零食。”

外婆说:“我们把它们放起来。”

我说:“妈妈会不高兴的,现在又是过年更不能这样了。”

外婆说:“过完年,妈妈上班了,我们还是把外边的小零食全部收起来。”

我说:“妈妈要放,我们也没有办法,庆兔兔小时候一直到五岁,庆兔兔也没有看见家里哪里有零食。”。

庆小兔拿着梨一边走一边吃。

外婆问妈妈:“小九喷的药还没有喷完,今天还要不要给小九喷呀?”

我一听有一点急了。

我说:“是药三分毒,这些喷咽喉的药就是要杀病毒的,小九的病已经好了那么多天了,为什么还要想给小九喷呢?”

外婆说:“你那么大声干什么,我只是问一下,我是怕小九的病又有反复。”

我说:“我也没有大声呀,我只是有一点急,药吃多了会中毒,会伤害人的脏器的。药没有浪费不浪费的,病好了,药也就不要了。”

我打开电视让庆小兔看狗年说狗,看看今年春节的文艺节目,庆小兔看电视,庆小兔又不是全神贯注地看电视,庆小兔要到窗户跟前去看外边。

打开窗户,外边的晾衣架上依旧水珠滴滴,地面上已经看到雨路过的痕迹,伸出手到窗外雨已经没有了踪影。

楼下一辆汽车缓缓地停在楼下,从汽车里走出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一个手拿着手机,一个手提着礼盒在打电话,庆小兔看着这个中年男子慢慢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远处垃圾箱跟前有一只小狗,庆小兔伸出手喊小狗,小狗并不知道庆小兔在喊他,小狗也没有看见庆小兔在向着自己招手。

一辆汽车从楼下驶过,庆小兔看着汽车越走越远的身影。

外边再也看不到一个活动的景物了,庆小兔这才转身回来。

庆小兔突然看见妈妈坐在沙发上,庆小兔走过去要妈妈。

妈妈不想让庆小兔电视,妈妈走过去把电视机关了,庆小兔并没有要求看电视。

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关电视,电视机可以让庆小兔看到色彩,电视可以给庆小兔带来声音,同样电视可以给庆小兔送来音乐。

电视节目并不是洪水猛兽,什么东西都是一个双面剑,就是所谓的看问题要一分为二一样。

不能因为有人吃饭噎死了,大家就不要吃饭了一样。电视不能看,我要妈妈买一个平板电脑,可以让庆兔兔看书学习,最主要的是查字典,可以让庆兔兔学习到更多的单词。

妈妈一样认为电脑也会影响庆兔兔的视力,认为庆兔兔可能会玩游戏,可是妈妈现在却让庆兔兔玩手机,手机的屏幕就更小,上边的字我一样看的比较吃力。

庆小兔来到白板跟前写字,很快白板上出现了斑斑点点,圆弧折线,庆小兔现在已经知道白板笔哪一头是可以写字的了。

妈妈打开了喜马拉雅,妈妈让喜马拉雅播放《婷婷诗教》。

庆小兔没有听《婷婷诗教》,也可能是庆小兔一边听《婷婷诗教》,庆小兔一边在玩自己的玩具。

庆小兔还小,庆小兔不会拐弯抹角,庆小兔只会一味地接受。《婷婷诗教》是解读古代诗词,是告诉孩子每一首诗的来龙去脉,让孩子知道这些诗词所叙述的意义。

庆小兔目前还没有进化到这个程度,庆小兔只要知道古诗词的原汁原味的东西,庆小兔不需要知道诗人为什么要写这首诗,庆小兔也不需要学习诗词每一句话的含义。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庆小兔用手指着桌子上放着的火火兔。

我说:“火火兔在充电,等一会我们再播放儿歌听。”

我用手指着庆小兔手里的白板笔说:“我们小九去写字吧。”

庆小兔把白板笔扔到地上,庆小兔不想写字画画了,庆小兔去厨房找外婆。

外婆正端着一碗炖鸡蛋羹。

外婆说:“小九,我们去吃鸡蛋吧。”

外婆在前边走,庆小兔跟着外婆来到沙发上。

鸡蛋羹吃完了,庆小兔又拿起白板笔,庆小兔现在拿笔已经提速了,庆小兔已经不是握拳拿笔,庆小兔拿笔的手势有一点像一个文人墨客。

庆小兔只是在白板上画了几道直线,庆小兔拿着白板笔就去找妈妈。

庆小兔突然哭起来,我过去看妈妈抱着庆小兔。

妈妈说:“小九的头碰在柜门上了。”

现在家里的大柜子的推拉门成了庆小兔的大玩具,姨妈家的玻璃门一样也是庆小兔的玩具。

十点钟妈妈接通姨妈的电话,妈妈说:“把电话给庆兔兔,我要问庆兔兔一些事情。”

妈妈问:“庆兔兔,你的作业怎么样?”

庆兔兔说:“作业我还没有做完。”

妈妈说:“作业你要快一点,你十点半做不完,妈妈就自己出去了。”

妈妈给庆小兔念《超级飞侠》。

妈妈念道:“准时送达。”

庆小兔用手指着图画,妈妈说:“哦,这是乐迪的考古的箱子,乐迪他们很喜欢考古。”

妈妈中午有同事请客,中午妈妈要带庆兔兔去吃饭,妈妈和庆兔兔要早早地出门。

妈妈打开门走了,承泽看见妈妈出去,庆小兔用手指着大门,庆小兔也要跟着出去,庆小兔自己走到门口,庆小兔踮着脚伸出手想去开门。

今天庆小兔还没有出去,我说:“我们下楼玩一会。”

外边没有什么行人,只有一辆汽车在往后备箱里装礼品,庆小兔没有走过去,庆小兔远远地站在那里看着汽车后备箱被盖上,庆小兔看着汽车从自己面前驶过。

平坦的马路庆小兔走的还是轻轻快快,开始庆小兔要走的是马路边停车位,停车位上铺的是带孔洞的方形瓷砖。瓷砖孔洞里长的有草,瓷砖本身也没有铺得那么平整,庆小兔在上边走就好像浪里行船摇摇晃晃。

要庆小兔到马路上走,庆小兔转身又跨上马路边。庆小兔开始在地上捡东西,树叶树枝树皮香烟头。

不过庆小兔并没有一直拿着手里,庆小兔只是拿在手里看一眼,庆小兔就会把这些战利品扔回地面上。

庆小兔在楼下也就走了十分钟,庆小兔晃晃悠悠地就回到大门口。上楼庆小兔还要自己走,当然庆小兔自己是上不去的,我要牵着庆小兔的一个手,庆小兔抬起一条腿努力登上每一步。

眼看就要到了家门口,庆小兔转头又往楼下走。

上山容易下山难,下楼我就要牵着庆小兔的两个手,庆小兔的腿还不够长,有时候庆小兔就是蹦下去的。

庆小兔刚刚走到一楼,庆小兔又反转身要上楼,当我牵着庆小兔准备上楼的时候,庆小兔却想甩开我的手。

我问:“小九,你是想干什么呀?”。

庆小兔直接就想两个手扶着扶梯上楼,庆小兔两条腿已经跪在楼梯上。庆小兔可能觉得刚刚上楼不是他自己在上楼,是被我牵着手上楼的,这一次庆小兔准备自己爬上楼。

我说:“小九,这里不是家里,楼梯是很脏的,我们不能在楼梯上爬。”

庆小兔根本就不听劝告,庆小兔力图趴在楼梯上往楼上爬,庆小兔这一身淡淡的粉红色连衣裤,要是在楼梯上爬一遭,可能衣服上的颜色再也恢复不了了。

我强行把庆小兔抱回家。

外婆问:“小九,你怎么了,下楼回来就要闹呀?”

我说:“小九想自己爬楼梯回来。”

我把庆小兔放在地上站着,余承一下子扑在地板上哭了起来。

外婆说:“小九现在怎么喜欢耍赖了,不管他,让他哭一会。”

于是我离开了庆小兔。庆小兔哭了一会抬头看了一下,我不在跟前,外婆也没有看着他,于是庆小兔自己站起来去玩大黄球了。

庆小兔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庆小兔走到电视机跟前,庆小兔两个手扒着写字台,庆小兔眼睛看着电视机对这我喊着。

我给庆小兔打开电视机,今年是狗年,我让庆小兔看《汪汪队》,狗又是庆小兔的所爱。

我搬了一个小椅子让庆小兔坐在上边看电视,庆小兔也就看了一个头,庆小兔就已经心有二用去玩别的东西了。

时间到了,庆小兔还是准时睡觉。

庆小兔醒来的时候CCTV6正在播放《玩具总动员》,庆小兔竟然看的眼睛一眨不眨的,外婆给庆小兔喂饭,庆小兔眼睛也没有离开屏幕一下。

姨妈要走了,姨妈跟庆小兔再见,庆小兔马上跟着姨妈下楼。庆小兔不是想跟姨妈一起走,庆小兔只是想下楼去玩一会。

今天已经是大年初三了,下午外边的人明显多了起来,一个个高高兴兴,有一些人喝的醉醉醺醺满脸通红。

认识的人也不少,一个个和我互相拜年,他们也和庆小兔道新春。

不认识的,过年过节兴奋之余,也就像老相识一样,见面都作揖说一声:“新年好。”

基本上看见庆小兔的人,都会笑嘻嘻地和庆小兔招手打招呼。

庆小兔下楼就在楼旁的小路上走,庆小兔首先看见的就是一根树枝,一个大概一尺长的光溜溜的细树枝。

庆小兔松开我的手,庆小兔用手把细树枝换一下手,庆小兔把右手握住树枝的一端。庆小兔来到那个浇花的水管接头跟前,庆小兔手里的树枝就是他的道具,庆小兔拿着树枝塞进水管阀门的孔里。

树枝有那么长,树枝将近四十厘米长,阀门的孔洞那么小,大概就三厘米大小。我不知道庆小兔怎么对准的,这些小事对成年人大孩子轻而易举,对庆小兔来说还是一件困难重重的事情。

马路旁雨水排水口,庆小兔也要用树棍检查一下,这个孔洞插一下,那个孔洞探一下。

庆小兔的手累了,庆小兔把树枝放下地,庆小兔换一个手继续自己的工作。

庆小兔拿着树棍就在这条小路上来回走,庆小兔用树枝去拨地上的树枝,庆小兔用棍子去挑开地上的树叶,庆小兔用手里的武器去翻动地上的小石头。

修的工工整整的小路庆小兔不走,庆小兔非要在小路旁边的草地里走,庆小兔还在橘子树下边穿行。

庆小兔还没有能够在崎岖山路行走的经历,庆小兔没有我这个拐杖是寸步难行。

橘子树又低又矮,庆小兔在下边如鱼得水,可是我人高马大必须弯着腰行走,我低着头也要和树枝打照面,我只能半蹲着随庆小兔前行。

回来了,庆小兔看见餐桌上妈妈的瓷杯子,我拿了一个塑料矮一点的杯子给庆小兔。

庆小兔拿着杯子摆出一副喝水的样子。于是我拿奶瓶给庆小兔装了温开水,庆小兔拿着奶瓶也装模作样地喝几口,庆小兔又拿起杯子喝,于是我把奶瓶的水倒进茶杯里。

庆小兔用茶杯喝水还像模像样,但是庆小兔喝的少,庆小兔洒的比喝的还要多,我只能用手在旁边保护着,我不是保护庆小兔会摔倒,我是防止庆小兔把水洒在地板上。

庆小兔拿了火火兔递给我,我就帮着庆小兔把火火兔打开,庆小兔一个手提着火火兔,庆小兔在每一个房间的角角落落留下脚印。

每当一首歌唱起,庆小兔就会停下来挥动几下手。庆小兔的挥手不像舞蹈,庆小兔就像是跟别人打招呼。

自从庆小兔脱手走路,已经很少看见庆小兔做跳舞的动作了,今天庆小兔走路中间,庆小兔还是做了几次跳舞的动作。

庆小兔春节前在地上爬,过年了,庆小兔一下子进化到现代人类。虽然动作很简单但是这是一个开始,现在庆小兔身上穿的衣服很臃肿,等庆小兔走路利利索索了,庆小兔身上的冬衣也就脱掉了。

听见姨妈开门的声音,庆小兔抬头看见姨妈走了,庆小兔连忙伸出手要我抱起来。

姨妈听见开门声,姨妈在楼下和庆小兔挥手再见,庆小兔下楼并没有要找姨妈,庆小兔只是为了下楼转一圈。

外边静悄悄的,偶尔有一辆汽车驶过,这是一些拜年回来的人们。

小广场一样安静的一片,只有一个梳着一条大辫子的中年妇女在一步三摇地踱步。

我说:“小九,你看外边一个人都没有,别人都在家里看电视呢,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没有任何反对就同样回家了。

二十一点半庆兔兔和妈妈才回来,一天没有看见妈妈的庆小兔,看见妈妈马上就哼哼唧唧的。

庆兔兔还要去姨妈家睡觉。

妈妈说:“已经那么晚了,今天就不要过去了。”

庆兔兔坚持己见,于是我送庆兔兔去了姨妈家去。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