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40古老民俗慢慢地淡忘

2018-07-16 06:50 | 宝宝成长

2440十八日星期日小雨7~6客厅早晨温度14PM2.5-130

天气预报天天都报了有小雨,小雨不知道下在了何方,今天早上起来终于看到晾衣架上的水痕,不过地面上不仔细看还是看不出雨的脚印。

今天庆小兔睡了一个好觉,时针已经过了九点钟,才听见妈妈喊:“把暖风机开一下。”

一碗热腾腾的鸡蛋羹端来了,庆小兔胃口很好,没有一会功夫碗里只剩下一点刮不起来的鸡蛋白。

庆小兔还要吃,我喊:“外婆,我们小九还要吃。”

庆小兔竟然一下子躺在沙发上。

我说:“又不是不给你吃,外公要外婆给小九盛饭了。”

我把庆小兔抱起来,我把庆小兔抱到厨房外婆跟前,一碗更加热气腾腾的稀饭盛在碗里。

酒足饭饱,庆小兔开始今天的工作。

庆小兔来到白板跟前,庆小兔找白板笔找不到,其实白板笔都被庆小兔赶走了。

庆小兔拿着黑板擦在白板上擦,白板下边我已经擦的干干净净。

庆小兔拿着黑板擦来到小房间柜子跟前,庆小兔把柜子里的东西一样样都拿了出来。抽纸一包一包,奶瓶夹子奶瓶都躺在了地板上,庆小兔手里拿的黑板擦却放进柜子里。

庆小兔把手插进柜子门把手里,庆小兔把柜子门关上,庆小兔的五个手指头却反向别住了。

庆小兔不知道把柜子门打开把手拉出来,庆小兔想把手拽出来,又觉得有一点疼手抽不出来。

庆小兔抬起头看着我,我把柜门拉开一条缝,庆小兔的手掌和柜门在一个平面上,于是庆小兔的手很快就抽了出来。

我拿着剃须刀在刮胡子,庆小兔第一次看见我在刮胡子,庆小兔惊奇地看着我。

我说:“外公在刮胡子。”

我拿着剃须刀让庆小兔看。

我说:“这个就是剃须刀,这是男同志刮胡子用的,我们小九也是男生,长大了我们小九也要刮胡子的。”

我的胡子还没有刮完,庆小兔伸出手要剃须刀。

我说:“外公,还没有刮完呢,你看外公脸上是不是还有胡子呀?”

我的胡子稀里马虎地刮了一遍,我把剃须刀盖子盖上递给庆小兔,庆小兔并没有把剃须刀放在自己的嘴巴上,庆小兔拿着剃须刀举起来,庆小兔把剃须刀放在自己的头上,剃须刀在庆小兔头上滚动着。

庆小兔以为剃须刀就和上次爸爸给他理发一样,放在头上会嗡嗡嗡地响,庆小兔把剃须刀拿下来仔细地看了一下,庆小兔重新把剃须刀放在自己头上。

我用手做了一个刮胡子的手势告诉庆小兔。

我说:“这个剃须刀是刮胡子的,理发是用那个大的电动推子。”

庆小兔还是把剃须刀往头上放。

我把剃须刀拿过来把开关打开,剃须刀绿色的指示灯亮了,剃须刀马上嗡嗡嗡地响起来,庆小兔看着震动着的剃须刀,庆小兔伸出手想拿又不敢拿,最后庆小兔不要剃须刀了,于是我就只好把剃须刀的电源开关关了。

庆兔兔那个可以骑的挖掘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到姨妈家的,想想也是,我们这里大型玩具那么多,这里人多又放不下,庆兔兔庆小兔以后会经常在姨妈家居住,肯定庆兔兔庆小兔也会在姨妈家小区的院子里玩。

我跟外婆说:“我们把这里的一些大玩具带到姨妈家吧,在这里只要每样留一个就行了,姨妈那里又是一楼在家里骑这些玩具不会影响别人。”。

妈妈这里有两台扭扭车,还有三台滑板车,今天就带了一辆扭扭车和一辆滑板车去姨妈家。

雾霾好像比昨天稍微轻了一点,长江里可以看到来往的船舶,长江对岸的大山已经影影绰绰,就像透过一块毛玻璃后边的看世界。

抱着庆小兔还没有走到沿江大道,一股刺骨的凉风迎面吹来,吹的人几乎睁不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要降温了。

沿江大道已经比昨天恢复了一点生气,来来往往的的汽车多了起来。

汽车一个个急急匆匆,今天都是串门走亲戚的人流,现在靠两条腿走亲戚的人已经日益减少,人们已经坐在四个轮子是走遍天下。

来到姨妈家,庆兔兔手里拿着毽子,庆兔兔缠着妈妈说:“妈妈,我怎么只能踢一个。”

妈妈拿起毽子踢,妈妈一脚踢起来,毽子斜着飞了出去。

妈妈踢毽子的水平并不比庆兔兔高多少。

妈妈说:“妈妈也只能踢一个。”

庆兔兔又踢了几下,庆兔兔还是踢的不如人意,庆兔兔一个劲地喊着妈妈。

外婆说:“庆兔兔,你多大了,一天到晚妈妈挂在嘴上,你要踢毽子,你就好好的踢。”

庆兔兔说:“我踢不好。”

外婆说:“你踢不好,你就要经常踢,熟能生巧。”

我说:“你们现在的协调能力还不行,但是不行是可以训练出来的,只有天天练,你总有一天就会踢的很好的。就像小九一样,小九不会走路,于是小九天天要我牵着走路,现在小九不是就会走路了吗。”

庆兔兔又踢了几下毽子。

庆兔兔说:“妈妈,毽子还是不听我的话。”

妈妈说:“毽子又没有生命,毽子怎么能够听懂你的话。”

庆兔兔说:“大毛就听我的话。”

妈妈说:“大毛是有生命的动物,狗本身就比较聪明懂人性的,狗也比较聪明。”

庆小兔从茶几上拿起装花生的塑料袋。

我说:“小九,花生你还吃不好,我们吃这个吧。”

我拿起小颗颗的爆米花条,我拿了一颗给了庆小兔。

爆米花条一样属于小零食,我是不主张小孩子吃的,但是这是过年,既然大家都在吃,庆小兔看见了就让庆小兔吃一点。

爆米条很小,庆小兔很快把爆米花条消灭了,庆小兔伸出手又要一颗。

姨妈在剝橙子皮,庆小兔马上走到姨妈跟前,庆小兔用手拽着姨妈的衣服,庆小兔仰着头看着姨妈。

姨妈说:“小九,你也想吃橙子呀?”

姨妈拿着一瓣橙子递给庆小兔。

姨妈突然说:“小九,你嘴里在吃什么?”

我低头看,庆小兔嘴里是在嚼什么,我把手放在庆小兔的嘴边说:“小九,你在吃什么,赶快吐出来。”

庆小兔张开嘴吐出一颗葵花籽来。

庆小兔嘴里吃着橘子,庆小兔去拉电视柜的抽屉。

原来庆小兔站不稳,庆小兔推拉抽屉,庆小兔的身子是靠在抽屉上稳定重心的,所以庆小兔开抽屉我十分小心。现在庆小兔已经可以脱手走路,我基本上不担心庆小兔会因为身体不稳而将抽屉靠进去,抽屉压住庆小兔的手了。

庆小兔拉开抽屉,我还是正在旁边看着,没有想到庆小兔打开抽屉看了一眼,庆小兔没有看到自己要的东西,庆小兔马上又把抽屉推上了。我连忙弯下腰用手去按住抽屉,庆小兔的速度也太快了,庆小兔已经把抽屉关上了,庆小兔的指头被挤了一下。

庆小兔马上哇哇大哭,我连忙把庆小兔抱起来,我看看庆小兔的手指头,庆小兔手指头稍微一点红。

我说:“不要紧,我们小九很勇敢。”

我把庆小兔抱到阳光房去,庆小兔这才停止哭泣。

妈妈要庆小兔踢球,庆小兔跟着篮球在踢,庆小兔知道抬腿去踢球,但是庆小兔踢球毫无方向之言。

反正庆小兔的脚是踢在篮球上,篮球却漫无目的地滚动着。

庆小兔又一次抬起腿踢球,篮球稍微有一点远,庆小兔的腿踢的有一点用劲过猛,庆小兔一下子坐在地上。

庆小兔回头看着妈妈,妈妈说:“小九,爬起来。”

庆小兔看妈妈没有扶,庆小兔就趴在地上,庆小兔爬着往篮球跟前去。

我跟妈妈说:“把小九扶起来,小九在地上爬,小九的衣服还要不要了。”

妈妈这才把庆小兔抱站起来。

在家里庆小兔睡午觉,我可以跟着一起睡觉,在姨妈家我还有一点不习惯。

因为很长时间没有在姨妈家住过,何况姨妈这个家又是新搬来的,我只能在庆小兔床边来回走动着。

上午妈妈就在网上订了万达广场的电影票,吃过饭妈妈带着庆兔兔和姨妈一起去万达广场看电影了。

庆小兔起来了,大毛看见庆小兔,大毛摇着尾巴跟着庆小兔在走。

庆小兔首先就是要吃砂糖橘,大毛就在旁边眼巴巴地看着庆小兔的嘴在动。

庆小兔把嘴里的砂糖橘递给大毛,大毛马上就把嘴伸了过来,庆小兔手猛地缩回来,砂糖橘掉在地上了,砂糖橘成了大毛的口中餐。

庆小兔接着吃第二瓣砂糖橘,大毛还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庆小兔,庆小兔又想把砂糖橘从嘴里拿出来。

我说:“小九,大毛是狗,狗是吃肉,狗是要啃骨头的。”

姨妈家的厨房餐厅是一个三开的大玻璃门隔断的,庆小兔知道大家都从一边进门,于是庆小兔就到大门的右边去拉开大门。

庆小兔把玻璃门拉开关上,庆小兔再拉开再关上。

庆小兔突然发现玻璃门中间一扇门也是可以拉动的,于是庆小兔又去推拉中间的玻璃门。虽然玻璃门之间还有缝隙,我还是有一点怕庆小兔会把手指头挤在两扇门中间的夹缝里。

吃晚饭的时候,外婆问:“庆兔兔,你要吃什么饭?”

庆兔兔说:“我不想吃饭,我还没有饿。”

外婆说:“到吃饭的时候了怎么不吃饭呀?”

我说:“庆兔兔,吃饭不是要饿了才要吃饭,等你真的感到饿了,这时候你就来不及了,可能你已经饿过头了。”

庆兔兔这才不情愿地过来吃饭。

今天回来外婆妈妈给庆小兔洗澡,庆小兔就一直哼哼唧唧,庆小兔今天出汗了,庆小兔里里外外都把衣服给换了。

妈妈要洗澡了,庆小兔扒着卫生间的门喊妈妈。

我说:“妈妈要洗澡,妈妈一会抱我们小九。”

庆小兔根本不听劝告,我只好说:“小九我们出去转一圈吧。”

庆小兔听说要出去,马上离开卫生间往大门口走去。

外边冷冷清清,小广场一个人没有,外边的商店几乎都关门了,只有五颜六色的广告灯还照亮了道路上。

只是在外边转一圈,庆小兔看不到一个人,庆小兔也没有要继续看下去。

庆小兔发现手推飞机横卧在地上,庆小兔走过去拿起把柄推起来,庆小兔推飞机已经能够顺风顺水,庆小兔很少会出现推不动而不知所措的情况,庆小兔可以推着飞机满屋子跑。

妈妈拿了一本书《母鸡萝丝去散步》,妈妈说:“小九,我们念书好不好?”

庆小兔还有一点不愿意,妈妈又把书翻了一页。

妈妈念道:“母鸡萝丝出门去散步。”

庆小兔无动于衷。妈妈再次伸出手说:“小九,我们来念书。”

妈妈把书翻给庆小兔看,妈妈又掀了一页念道:“她走过院子。”

我趁机把庆小兔抱起来给妈妈。庆小兔坐在妈妈的怀抱里,妈妈在给庆小兔念书,庆小兔也津津有味地听着。

《母鸡萝丝去散步》妈妈念了两遍,妈妈又给庆小兔念I Can Read!-Biscuit s Big Friend》,庆小兔没有再呆在妈妈跟前,庆小兔来回走在玩具架和妈妈之间,妈妈只好停止给庆小兔念书。

庆小兔还是和过去一样,庆小兔一边玩,庆小兔的嘴里一直叽里咕噜。

我说:“小九,你说的是什么外国话呀,你怎么到现在还不学说话呀,爸爸,妈妈,哥哥,姐姐,爷爷,奶奶。”

庆小兔并没有跟着我在说,庆小兔继续说着只有他明白的语言。

庆小兔跟着妈妈进屋睡觉了,外婆把卫生间里这几天换下来的尿不湿拿了出来,垃圾袋已经被胀的鼓鼓囊囊。

外婆说:“不能再放了,再等到明天就要漫了出来了。”。

我的文化程度比外婆稍微高一点,可是我是一个笨人,我什么事情都记不住,就连我们家的亲戚情况也隐隐约约。

外婆文化程度不高可是外婆的记性超好,只要外婆看过的,只要外婆听说过的,外婆就可以娓娓道来。

外婆听老人的老人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段传奇故事,外婆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过去事情对外婆就如数家珍,外婆可以滔滔不绝地给你讲上半天。

什么初一拜父母,初二拜丈母娘,初三初四走亲戚。初一过了十二点钟,儿子媳妇姑娘女婿孙儿孙女端着鸡蛋茶到父母跟前请安拜年,当然长辈一定要给压岁钱的。初二一大早就要去给丈母娘拜年,夫妻携儿带女去给丈人丈母娘拜年有的人家还给小孩印堂上点上一个小红点以示祝福。小孩则挨家挨户给左邻右舍拜拜年。

外婆每逢过年过节都要给故人烧纸,外婆希望故人可以给我们带来希望,虽然外婆也知道这是不可能,但是外婆每年还是这样做的,外婆想让过去的人能够和自己一样过着幸福的生活。

外婆前两年三十晚上还要给亡人烧纸,今年外婆连提及都没有提过了,可能是外婆已经人老体衰,外婆已经没有精力在做这样的事情了。

现在的过年的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过年饭到酒店吃,过年到别的城市别的国家去。追求团圆和年年有余的文化观念却一点也没有变,一家人团团圆圆坐在一起过大年。

今年外婆已经没有再烧一大桌子的年夜饭了。

外婆对古老的民俗始终牢记心中,听起来古话就像听一个民间故事,做起来却有时候觉得过年过节应该如此。有时候也觉得有一点繁琐,过年过节这么多这样那样的规矩,时间长了也就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这样做反而觉得不像一个年了。

现在我们都住上高楼大厦,生活条件好了过年垃圾会格外多,外婆还是提及说初三前倒垃圾会破财。

今天已经是初三了,可是家里的垃圾已经无法容忍,尤其是庆小兔的尿不湿。

外婆提着庆小兔一塑料袋的尿不湿笑着说:“不能再放了,明年小九没有尿不湿了,我们再初四扔垃圾吧。”

其实外婆在姨妈家早就开始扔垃圾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