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39小九繁忙的一天

2018-07-13 07:08 | 宝宝成长

2439十七日星期六阴天转小雨14~8℃客厅早晨温度14PM2.5-212

八点半听见庆小兔的哭声,外婆说:“小九醒了。”

庆小兔来,庆小兔又哭着把身体转向妈妈。

妈妈说:“小九夜里就这样一会哭几声。

我摸摸庆小兔的额头,庆小兔没有发烧,我早上那么早起来,我也没有听见庆小兔过一声。

庆小兔重新回到妈妈的身边,来到妈妈的跟前庆小兔又不哭了,庆小兔还对着我在笑

天上的云还是不弃不离,昨天下午刚刚被太阳赶走,今天早上这些云早早地来到这里,其实这些云并不是真正的云,它们就是死皮赖脸不愿意离开的雾霾

九点钟妈妈抱着庆小兔走出了房间,庆小兔才正式起床开始了新的一天

外婆抱着给庆小兔洗脸洗屁股,庆小兔一改以往的高高兴兴的状态,庆小兔自始至终都在哭着,尽管我就在旁边帮忙,我也一直在跟庆小兔说好话,庆小兔依然不折不挠,一直到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这才停止哭泣。

经过几天的食用,茶几上的水果渐少,妈妈在往茶几上添置水果。

看见妈妈往盘子里放了许多香梨橙子葡萄椪柑,庆小兔走过去马上拿了一个香梨递给我,看见茶几上的水果庆小兔的食欲大开

我去厨房洗香梨,我在给香梨去皮。

庆小兔就紧紧地跟着我的后边,我手里的里刚刚把梨削好,庆小兔的手已经伸过来。

拿着香梨庆小兔一边吃,庆小兔一边在各个房间里巡视。

今天依旧去姨妈家过年,路上人少车稀,有可能人们昨天夜里看电视睡的太晚,也可能很多人去了父母的家,现在的年轻人更多的选择了去别的城市看别人的家。

人还是有两个三个空着手或者提着一个漂亮的礼盒,几乎看不到提着大包小包的人。停车位上的汽车已经稀稀拉拉,还有人往汽车后备箱里填充拜年礼品。

马路上已经没有了平时像长龙一样的车流,偶尔走过的也是一辆两辆飞驰而过。

现在过年不愁吃不愁穿,厨房里也不会一天到晚烟熏火燎,满桌子的菜肴并不比以前少,高档的多了,凑数量的少了,大鱼大肉少了,有益健康的食物多。

庆小兔却发生了经济危机,昨天就发现庆小兔的L大号尿不湿已经楼去人空,飘窗上剩下的都是XL特大号的尿不湿。

临时到商店去买尿不湿,这些平时红红火火的儿童商店都已经关门打烊,一般的小超市是不卖这些尿不湿的。被逼无奈只好给庆小兔兜起特大号尿不湿,在豆苗家还向豆苗妈妈借贷了两块大号尿不湿。

今天我抱着庆小兔出门,外婆推着童车,我们直接去姨妈家,妈妈到街上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买到合适的尿不湿。

可能是狗年汪汪汪,妈妈有幸买了一包大号尿不湿,看见妈妈提着尿不湿。

姨妈说:“你买尿不湿呀,今年春节京东不打烊。”

于是妈妈又在京东买了几箱尿不湿。

过年忙起来也就忘了天气怎么样,来去匆匆这是从一个地方赶到另外一个地方,天只要不下雨就是一个好年。

当我们走到江边的时候,这才发现大雾弥漫。抬头往远处张望马路那边,不要说长江对面的大山,就连长江水就不知道在哪里,甚至夸张一点,过了马路就不知道对面是房子是树还是山。一张白色的大幕把马路对面遮掩的干干净净,好像马路对面是神仙居住的南天门,马路这边就是我们休憩的人间,没想到天上人间一条马路横中间,到底神仙仙女在哪里,反正就这对面的云里雾里。

来到姨妈家,庆小兔径直走到茶几跟前,庆小兔在一个零食盘子了翻了几下,庆小兔拿了一包小零食递给我。

这是一包像花生米大小的颗粒,这些小零食我不希望庆小兔吃,最起码现在尽量要少吃。

我说:“小九,我们不吃这个好不好,这个里面的豆豆你还咬不动,我们小九现在牙齿还没有长出来,我们吃这个好不好?”

我给庆小兔一根苕金果。

苕金果有一个自然的甜甜的香味,苕金果细长很脆,用门牙很容易咬断,就是被庆小兔咽下去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变成小段的苕金果如果用牙床挤压也可能会把苕金果磨碎,就当做是磨牙饼干,可以加速庆小兔板牙长出来。

大毛喜欢人,看见我们的到来,大毛前呼后拥,围着我们来回打转。

同样大毛也喜欢庆小兔,大毛想靠近庆小兔,大毛又小心翼翼。

庆小兔看见大毛,庆小兔也往大毛跟前去,但是庆小兔不会用手去摸大毛。大毛把鼻子凑过来,庆小兔只是本能地把手往后缩一点。

看见庆小兔在吃苕金果,大毛也馋虫被勾引出来,庆小兔走到哪里,大毛也跟着走到那里。庆小兔停下来,庆小兔把苕金果递给大毛,大毛是来者不拒,大毛马上伸出舌头在苕金果上舔了一下,我连忙将庆小兔手里的苕金果扔在地上。

我说:“小九,不要把东西给大毛吃,当心大毛咬了你,被大毛舔过的东西我们就不能再吃了。”

看见扔在地上的苕金果,大毛手疾眼快,大毛用舌头一卷,苕金果马上就进了大毛的嘴里。

我又给庆小兔一根苕金果,庆小兔回头看大毛不见了,庆小兔就围着茶几找。大毛嘴里还在咀嚼着香甜可口的苕金果。

看见庆小兔过来,大毛连忙躲到茶几的另一边,庆小兔跟着大毛找过去,大毛也看着庆小兔继续围着茶几转。庆小兔没有大毛走得快,庆小兔就蹲在地上从茶几下边往对面看。

妈妈陪庆兔兔背诵诗词,妈妈陪着庆兔兔写作业。

今天庆小兔又恢复了自己到处行走的习惯,庆小兔在姨妈家满世界游,庆小兔除了卫生间没有进过,所有的房间,没有一个角落没有留下庆小兔的脚印。

大毛从窗台跑了出去,庆小兔也来到窗台跟前想跟着出去。姨妈家阳台是没有开门的,进出阳台是从窗户来回的,屋里窗户下边放着一个长方形的木制台阶,窗户外边放着一个三阶的姨爹自制木头台阶。

庆小兔两个手扶着台阶,庆小兔把右腿弯曲放在了台阶上,庆小兔两个手撑起来,庆小兔已经放在台阶上的腿跪直立起来。

庆小兔两个手先后移到窗台上,于是庆小兔的两条腿跪起来,然后庆小兔两个脚站在台阶上。庆小兔整个身体趴在了窗台上,庆小兔两条腿也跟着跪在窗台上。

庆小兔往外探出手,庆小兔想用手去够外边的台阶,外边的台阶有一点低,庆小兔的胳膊还没有那么长,庆小兔试了几次都没有能够把手摸到外边的台阶。

大毛站在外边看着庆小兔,庆小兔伸出手要大毛。

庆小兔回过头看着我,于是庆小兔被抱到了外边阳光房里。

阳光房里的沙子已经被装进小桶里,庆小兔拿起扫帚,庆小兔拖着扫帚在地上找垃圾。

庆小兔试图把地上的树叶树枝扫起来,其实庆小兔就是把垃圾从一边拖到另一边,庆小兔一边走,垃圾又跟着一路留下来。

在一个很大的泡沫塑料箱子里,放着很多菜叶果皮,这是姨妈准备给花草树木准备的的粮食。庆小兔高高的举起扫帚放着菜叶果皮上,庆小兔想把这些垃圾清扫一下,可惜庆小兔还不够高,庆小兔也没有那么大的力气,扫帚放着菜叶果皮上几乎一动不动,动的就是扫帚的把柄在来回摇晃。

中午我和外婆还是回家睡觉的,不是这里没有地方睡觉,而是我换了一个地方总觉得不适应,就像人们说的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一样。

当我们回到姨妈家的时候,妈妈已经带着庆兔兔去万达广场看电影了。

进门就听见庆小兔在哭,姨妈坐在沙发上正在给庆小兔穿衣服,

外婆连忙问:“我们小九怎么了?”

姨妈说:“小九拿着一包腰果要我打开,我说我们小九还不能吃,小九就抱着我的腿在哭,我以为小九要屙巴巴,我就给小九脱衣服端巴巴,没有想到庆小兔没有巴巴,庆小兔就一直哭到现在。

我说:“小九屙巴巴可以看出来,小九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有时候小九还有梗巴巴的动作

外婆连忙帮助姨妈给庆小兔穿连衣裤,庆小兔穿连衣裤实在不方便,不管穿还是脱,一根拉链从下拉到上,等于庆小兔的整个身体都要暴露在空气中,不是让衣服穿在庆小兔身上,而是让庆小兔往衣服里钻,现在每给庆小兔穿一次衣服都会让庆小兔大哭一场

庆小兔又在哭,我问外婆:“小九怎么了?”

外婆说:“小九还要吃苕金果,小九已经吃了两根了,其实小九又没有吃到肚子里,庆小兔嚼一嚼又都吐了。”

我说:“没有事情的,他愿意吃就让他吃,就当是小九在磨牙的。”

外婆说:“小九也没有板牙,这个怎么磨牙呀?”

我说:“能够用牙齿嚼碎的东西都可以锻炼牙齿。”

庆小兔屙巴巴了,两个人手忙脚乱地帮着庆小兔脱衣服,庆小兔受不了这样的折腾,庆小兔一直就哭哭兮兮的。

庆小兔拿着一个很大的绒毛狗,庆小兔把绒毛狗放在窗户跟前的台阶上,庆小兔跪在台阶上,庆小兔把绒毛狗往上放到窗台上,庆小兔怎么也放不好绒毛狗,因为窗台上有窗户框

我帮着庆小兔把绒毛狗放好,庆小兔爬到台阶上站起来,庆小兔把绒毛狗举起来就扔到窗户外边。

姨妈说:“今天小九搞了几次了,他把绒毛狗扔到窗户外边,小九再要我捡回来。”

庆小兔要我抱着他出去,庆小兔捡起绒毛狗在阳光房转一圈,庆小兔又提着绒毛狗要回来。

进出屋子的阶梯有一点脏,庆小兔把绒毛狗放在外边的楼梯上,庆小兔就想往楼梯上爬,庆小兔那一身淡淡的蓝绿色的连衣裤经不起这样折腾,我只好就夹着庆小兔来回进出。

开始庆小兔只是把那个绒毛狗扔到外边,接着庆小兔看中了簸箕扫把,庆小兔把绒毛狗朝地上一扔,庆小兔又开始打扫卫生。

庆小兔回到屋里的时候庆小兔到厨房拿扫帚簸箕扫地。

姨妈说:“小九,你在打扫卫生呀,厨房里也太脏了,你到屋里去扫地好不好。”

于是庆小兔拿着扫帚来到客厅

庆小兔并没有扫地,庆小兔把扫帚放着地上就开始和大毛一起玩了。

大毛从窗户出去了,庆小兔也跟着大毛出去

隔壁的金毛犬出来了。庆小兔马上走过去用手拍打着玻璃墙,金毛犬过不来,金毛犬来回用嘴在玻璃墙上拱

金毛犬站立起来,金毛犬把头探过来,庆小兔并不惧怕,庆小兔还和金毛犬打招呼。

大毛过来了,金毛犬又大毛隔着玻璃墙在亲热大毛站在旁边庆小兔并没有离开,庆小兔也没有靠近,庆小兔也没有用手去摸大毛。

我去厨房给杯子续开水,等我从厨房出来,看见庆小兔蹲在地上捡东西。庆小兔在站起来的时候,庆小兔的身子猛地晃了一下,庆小兔一下子坐在地上,紧接着庆小兔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庆小兔马上就大哭起来。

姨妈说:“不要管他,他会走路了就好哭起来,你看豆豆,豆豆一直都高高兴兴,你这么变得娇气起来了。

庆小兔肯定没有摔疼,因为庆小兔身上穿那么厚的棉袄,庆小兔的脑后还有一个帽子垫在后边。

我把庆小兔扶起来,庆小兔转过身伸出手要我抱,庆小兔的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花。

一会听见庆小兔在哭

我问:“小九怎么了?”

外婆说:“小九还要哈密瓜。”

我说:“小九要吃就给他拿一块。”

外婆说:“他那里吃了,他在嘴里就是嚼碎了,他又把嚼碎的哈密瓜都吐了。”

我说:“他吐了就吐了,让他锻炼一下牙齿。”

外婆说:“这个锻炼什么牙齿呀?”

我说:“只要有一点硬度的东西都可以磨牙,小九吃这些东西就是为了欣赏一点哈密瓜的香味和甜味。”

回到家,我刚刚在看电视,庆小兔就指着香梨要,早上没有让庆小兔吃香梨,我马上洗了一个香梨。

当妈妈回来的时候,庆小兔已经坐在沙发上吃起香梨来。

妈妈说:“小九要吃梨,昨天不是还有苹果吗?”

昨天被庆小兔咬的伤痕累累的苹果还有两个没有吃完,于是苹果又成了庆小兔今天的零食。

庆小兔拿起一个椪柑递给给我,我把椪柑剥了皮给庆小兔一瓣。

外婆问:“有没有核呀?”

我试着吃了一瓣,椪柑里果真有核,我想庆小兔可能会吐出来,

庆小兔又跟我要了一瓣,庆小兔把嘴里的椪柑吐出来,但是庆小兔不是把核吐出来,庆小兔把嚼的没有汁液的椪柑吐了出来,肯定椪柑核也夹杂在其中。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