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24今天要拿成绩单

2018-06-14 06:43 | 宝宝成长

2424日星期多云7~-1客厅早晨温度16PM2.5-129

今天庆兔兔要去学校拿成绩单,拿了成绩单的庆兔兔,从明天开始才真正地进入寒假。

半年了,有高兴,有进步,有烦恼。庆兔兔不是天才少年,庆兔兔也不是愚蠢儿童,庆兔兔还生活在幼儿园的记忆中。

七点钟爸爸起来了,外婆也拿着衣服叫庆兔兔起来。

听到外婆轻轻地一声声喊叫,庆兔兔还一动不动地躺在被窝里。

外婆跪在床上,外婆把庆兔兔扶坐起来,外婆给庆兔兔套上绒衣,外婆把棉袄的袖子一个一个地套在庆兔兔的胳膊上,庆兔兔就像一个不倒翁,闭着眼睛任凭外婆左来右去。一直到棉袄穿的身上庆兔兔才睁开眼睛,外婆俯下身子将庆兔兔的一双拖鞋对齐放在床边,庆兔兔这才下床去卫生间尿尿。

我出来给我的茶杯续水的时候,庆兔兔的裤腿还有一条没有套上,庆兔兔两个手拉着裤腰坐在被窝里。

我说:“庆兔兔,你也太慢了一点吧,你是一只小白兔,你不是一只小乌龟。”

庆兔兔一边穿着裤子一边说:“外公,我告诉你,蜗牛比乌龟还要爬的慢一些。”

爸爸从屋里的卫生间出来,爸爸告诉我庆小兔醒了。

爸爸说:“小九睁着眼睛呢。”

我连忙进屋把庆小兔抱到我们房间的小床上。

八点半庆小兔笑着从睡梦中醒来。

爸爸回来把庆小兔放在小房间的床上,我打开火火兔播放儿歌,庆小兔的舞蹈变成了剧烈地晃动上身,庆小兔两个手扶着自己的两个脚,庆小兔来回不断地摇头。

结果庆小兔晃动的幅度过大,庆小兔歪倒在床上,当爸爸把庆小兔扶起来的时候,庆小兔已经不愿意再跳舞了。

爷爷来电话问起爸爸的血压,爸爸这次回来的体检不容忽视,说真的我担心爸爸妈妈身体,他们两个西方式的饮食习惯,现代青年人的作息方式,他们的方方面面,可能会传递给庆兔兔庆小兔,让他们也面临身体健康的悬崖。

外婆说:“他们不让你管你就不要管,我们眼睛一闭,你知道他们以后怎么样呀?”

我说:“我们也许会幸运的活到九十岁呢,我总不能看着庆兔兔庆小兔长大了身体也病病歪歪的。”

外婆说:“那你就做梦吧。”

九点半听见爸爸说:“小九,你怎么不愿意玩了。”

外婆连忙过去抱庆小兔,我也把电脑屏幕关上准备带庆小兔出去。

外婆突然笑着说:“哦,外婆怎么把小九吃饭的事情忘记了。”

外婆连忙给庆小兔冲牛奶喝。

庆小兔牛奶又没有喝完。

我说:“怎么这几天小九的饭吃的越来越少了,原来一天吃几顿饭,怎么现在都变成只喝牛奶了。”

外婆连忙去厨房热饺子。

外婆说:“又不是我不让小九吃饭,是他妈妈说让他多喝牛奶的。”

我说:“小九已经一岁多了,这时候应该是以吃饭为主了,牛奶只是辅助了。现在倒反了过来,小九大了,为了促使小九喝牛奶,却不让小九吃饭了。小九是我们在带的,他妈妈让他少吃饭多喝奶,你就不让他吃饭了,以后小九营养不良怎么办。”

我说的声音很大,我真的很生气,爸爸外婆都没有做声。

不管年轻人如何现代化,我也不管父母把育儿之道说上天,对于庆兔兔庆小兔的吃饭睡觉教育问题,我还是不能苟同。

爸爸妈妈在跟前我没有办法,但是爸爸妈妈不在家,在我的势力范围里,我还是要尽地主之谊。

现在是年轻的父母大鱼大肉,吃香喝辣饱一顿饿一顿,却要在我面前大谈养生之道。

我不想庆兔兔庆小兔走进父母的生活习惯当中去,能够阻挡一下尽可能的地让庆兔兔庆小兔少受一点不良生活习惯的干扰。

庆小兔来到一个雾霾国度,到处都是雾蒙蒙的一片,长江对岸还在海市蜃楼当中。

没有太阳,只有云雾陪伴着我们,天虽然不是很冷但是这样的天气让人精神不爽。

庆小兔出来就不愿意下地。

走到小区门口,庆小兔往一旁指去,我还以为庆小兔要去看松鼠音箱,走到了跟前,庆小兔还是无动于衷。

庆小兔用手指着地下车库。

庆小兔在地底下转一圈,我们又从我们门洞里上来,我们又回到起点线重新起跑出发。

小广场冷飕飕的没有一个人,于是我们去江边转一圈,江边的公路还没有恢复原貌,看来春节前通车已经没有希望。

到处看到的就是围栏,沿江大道被分割成千奇百怪的形状,还有大大小小堆砌的石头水泥板,甚至我们就不知道可以从哪里过马路。

一个强壮中年人牵着一只黑色的平毛寻回犬,庆小兔马上用手指着啊啊啊地叫,平毛寻回犬走过来,平毛寻回犬抬起一条后腿在树上做了一个记号,平毛寻回犬没有舍得看庆小兔一眼。

庆小兔马上就有了事情做了,庆小兔跟着这只狗一路走去,一直到这只狗走进一个大门里。

一只黄色的土狗子出现了,庆小兔高兴地看着大黄狗,大黄狗却躲躲闪闪围着花坛转圈。大黄狗在树丛中躲闪,庆小兔并不气馁,庆小兔也跟着一起转圈。

马路对面有一种贵妇犬在叫,贵妇犬被拴在一个路灯柱上,庆小兔要过去看贵妇犬,贵妇犬个头不大,贵妇犬的叫声响亮,尽管我们离贵妇犬还有两米多远,贵妇犬的叫声还是不时地把庆小兔吓一跳。

路上庆小兔遇见一个红色塑料圈,圈圈很小,庆小兔不小心就不知不觉地套在大拇指上。庆小兔用其他几个指头想把大拇指上的塑料圈退出来,庆小兔还没有这个本事。

我用手帮着庆小兔把塑料圈弄下来,庆小兔推开我的手用另外一个手去帮忙,塑料圈被摘了下来。

当庆小兔再牵着我的手,还没有走几步,塑料圈又套在了庆小兔的一个指头上,庆小兔又停下来摘塑料圈。可能是久病成医熟能成巧,庆小兔再把塑料圈套在指头上,庆小兔就能熟练地一个手完成取下来的任务。

商店门口的员工在用铲子铲雪,这是冬天最后的遗留下来的纪念,但是堆在商店门口有损大雅。

雪堆却是庆小兔的乐趣,庆小兔要我牵着他的两个手,庆小兔用两个脚去踩雪,雪被庆小兔从雪堆上蹬下来。

回家的收获就是一段树枝。

外婆看见了说:“小九,你不能玩这个了,当心戳了眼睛。”

在外边我牵着庆小兔,一根短短的树枝无伤大雅,但是在家里就说不上了,因为庆小兔大部分时间是靠在沙发上,扶着茶几,庆小兔跌跌撞撞弄不好就会戳着眼睛或者其他什么地方。

庆小兔不愿意了,看见茶几上的菠萝蜜,庆小兔也就忘了树枝的事情,庆小兔伸出手就要菠萝蜜。

菠萝蜜有一股特别的香味,庆小兔这两天对菠萝蜜喜爱有加,只要庆小兔看见,其实不用眼睛看见,菠萝蜜的香味就让庆小兔在寻找。

一小块菠萝蜜下肚,庆小兔接着又是一块。

庆小兔的眼皮也累得抬不起来了,庆小兔的眼睛半睁半闭,庆小兔有一点睡意朦胧了。

庆兔兔回来了。

庆兔兔进门就说:“外婆,外公,还有小九,我回来了。”

爸爸说:“你跟外公外婆说说,你考试的怎么样。”

我的心里咯噔一怔,我担心庆兔兔是不是考的一塌糊涂。

我还没有等庆兔兔开口,我问:“庆兔兔,你考的怎么样,是不是考了一百分?”

庆兔兔说:“不是。”

我问:“那就是说你考了一个鸭蛋吧。”

庆兔兔说:“我数学考了一个九十六分,语文考了九十一点六分。”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说:“不错,只要不是不及格,只要自己把学过的东西搞明白了就是学习好了。”

爸爸说:“你的语文还没有考好,你以后还要努力。”

庆兔兔说:“以后我要好好学习。”

记不住东西是我的短板,要我一点不错比登天还难。

喜欢动脑筋是我的优点,能够理解举一反三是我的特长。

我也没有奢望庆兔兔会考一百分,只要庆兔兔学会了,关键是庆兔兔要自觉的学习。就是刚刚及格也不要紧,天长日久总有一天会开花结果的。

庆小兔睡了一个半小时。

庆小兔照例继续吃菠萝蜜,庆小兔没有板牙,菠萝蜜并不是非常容易嚼烂。于是菠萝蜜被庆小兔摧残的惨不忍睹,庆小兔把嚼不烂的菠萝蜜从嘴里拉了出来,然后伸出手再要一块继续嚼。

今天我接受昨天的教训,我把菠萝蜜撕成筷子粗细的大小给庆小兔嚼,开始庆小兔还仔仔细细地在嘴里加工一遍,庆小兔看见盒子里还有菠萝蜜,庆小兔就开始粗制滥造地把味道尝一遍,接着就要以旧换新更新换代了。

再好的东西也不能当饭吃,特别又不是中国本土的蔬菜水果,还是小心为上,我拿起一个橘子让庆小兔看,还好庆小兔对更换食材没有意见。

庆兔兔午睡起来去打架子鼓,自然庆小兔不可能一个人呆在家里。

上午还是云雾遮掩着太阳,这一会已经艳阳高照阳光普照了。

出门庆小兔没有要求下地,一直走到小广场庆小兔才要下地。

小广场多了许多广场大妈们,是那一拨高雅舞蹈的舞者,庆小兔咿咿呀呀地走过去。

庆小兔的一个手还不断地在空中旋转着,我以为庆小兔会走进舞蹈的队伍中,我用手轻轻地带了庆小兔一下,庆小兔马上转了一个角度走开了。

天好,自然就吸引了不少小朋友,再说今天学校开始放寒假了,自然出来玩耍的孩子相对要多一点。

一个小男孩在玩彩泥,一个鞋盒子里装了一些粉红色的彩泥,还有几个给彩泥塑型的塑料模具。

男孩在喊庆小兔,庆小兔还是想过去,我还是有一点忌讳怕别人家长不高兴。

庆小兔走到旁边的台阶上玩,一会男孩跟着妈妈走了,他们走进了小区,他们玩的财产并没有带走。庆小兔马上就走了过来,彩泥已经干枯了,彩泥已经捏不拢了,鞋盒子里还有三个模具,一个海马,一个贝壳,一个螃蟹。可能也不是刚才那个小男孩的,因为这些彩泥已经无法再玩了。

尽管这些彩泥已经失去光彩,但是并没有影响孩子们的兴趣,马上围拢过来好几个大一点的小朋友。

一个小男孩还很有礼貌地问:“小妹妹,我们看一下好不好。”

庆小兔拿起一个贝壳递过去。

又来了一个大一点的男孩,男孩说:“小妹妹,我也玩一会好不好?

男孩的爷爷说:“这是小妹妹的东西。”

我说:“这些也不知道是谁的东西,一直扔在这里。”

一个孩子的妈妈说:“我们家里还不是都有这些,在家里就不玩,出来了抢着玩。”

我说:“是这样的,孩子喜欢一个热闹,喜欢大家嘻嘻哈哈,一个人买再多的玩具,他也玩不起来兴趣,一个新玩具最多玩十几分钟就不错了。”

庆小兔不知道怎么玩,庆小兔趴在台子上看着哥哥姐姐在玩,庆小兔不时地用贝壳在盒子里戳几下。

不过今天在这里的五个哥哥姐姐都还比较有礼貌,没有夺夺抢抢,也没有大声叫唤。

人多了,有小朋友了,庆小兔也就有了消磨时间的地方,庆小兔只是在观摩哥哥姐姐的工作。一个哥哥还把一坨彩泥递给庆小兔,庆小兔只是看着,哥哥把彩泥放在庆小兔的跟前,庆小兔这才伸出一个指头去碰了一下,彩泥马上就变得粉身碎骨了。

往回走庆小兔还是不忘了捡一根树枝,其实是一个细长的竹签,我连忙给庆小兔掰了一根很细很软的树枝,我把庆小兔手里的竹签给扔了。

我说:“这个竹签又细又尖,会把我们小九刺伤的。”

庆小兔不愿意了,但是庆小兔找不到那个竹签了,庆小兔拿着树枝也就算了。

回到家,庆小兔还是要吃菠萝蜜,我换好衣服牵着庆小兔走,庆小兔先进妈妈房间巡视一番,然后庆小兔来到小房间。

庆小兔首先看中的是刚刚开箱的那辆童车,庆小兔跪在旁边不停地转动上边的轮子,八个轮子一个不能少,一遍又一遍,有时候还要两个手同时转两个轮子,我还录了一段录像。

庆小兔又把两桶花生油上边的标签撕下来,把两桶油打翻在地推着走。

庆兔兔十八点半回来。

下午觉庆小兔睡了两个小时。

爸爸问妈妈:“你问了老师没有,庆兔兔在班上排第几名?”

我说:“这个有什么问的,只要庆兔兔学会了就行了,错误是难免的,只要不是庆兔兔不会就不要紧。”

爸爸说:“庆兔兔不知道无所谓,作为家长总要知道孩子在班级的位置在哪里呀?”

我说:“这个位置就那么重要吗,高了,低了,你还能干什么呢?我们要的是庆兔兔能够把书上的知识弄懂就可以了。”

姨妈说:“庆兔兔,姨妈以前跟你说了什么,就是考完试干什么呀?”

庆兔兔想了一下说:“我想不起来。”

姨妈说:“就是你期末考试你考过九十分怎么样?”

庆兔兔说:“姨妈,你要给我十块钱。”

外婆说:“庆兔兔,你这学期学习很好,外婆也奖励你二十块钱,你以后要好好学习哟。”

庆兔兔说:“妈妈,子兔兔可能放假要完成很多寒假作业了。”

妈妈问:“是不是子兔兔没有考好呀?”

庆兔兔说:“好像子兔兔考到九十分以下了。”

爸爸问妈妈:“庆兔兔的语文卷子你问老师了没有?”

妈妈说:“我还没有问。”

姨妈问:“你们要问什么呀?”

妈妈说:“庆兔兔语文就错了三道题,就是看图回答,其实庆兔兔这三道题都会的,卷子上的图我根本就看不清,老师不说,我还不知道卷子上是画的什么东西,这三道题每题两分一共扣了六分。”

妈妈对庆兔兔说:“看来以后你做作业就不用妈妈在跟前看着了,你也可以很快就做好了。”

姨妈说:“庆兔兔在我那里就做作业很快,庆兔兔做作业我去洗澡,等我洗完澡,庆兔兔的作业就已经做完了。”

外婆说:“不错嘛,庆兔兔做作业这么行呀。”

爸爸问庆兔兔:“你们这一次得九十九分的有几个人?”

庆兔兔说:“有几个人吧。”

爸爸问:“那得一百分的有几个人呀?”

庆兔兔说:“我不知道。”

爸爸问:“那你们班得奖状的有几个人呀?”

庆兔兔为难地说:“我也不知道。”

我真的不明白爸爸为什么要问这些,就是得了一百分又怎么了,要是得了九十分又怎么了,为什么要和别人去比,我们是来学习的,我们不是和别人比高低的。

庆兔兔趴在沙发上画画,庆小兔站在庆兔兔旁边看庆兔兔画画,爸爸拿着手机给他们两个人录像。

妈妈拿了火火兔播放儿歌,庆小兔只是晃了几下,余承泽就放下了手。

庆小兔也要画画,庆兔兔给了庆小兔一根画笔,庆兔兔给了庆小兔一张纸。

庆小兔不在自己的纸上画画,庆小兔非要在庆兔兔的纸上画画,庆兔兔把画纸转移阵地,庆小兔紧紧相随跟着庆兔兔一起转移。

爸爸跟着拿了纸要庆小兔画,庆小兔拿着笔跟着庆兔兔要画画。

妈妈在给庆兔兔念着学校寒假的要求。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