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16头胎孩子去哪了

2018-06-04 06:55 | 宝宝成长

2416二十五日星期四中雪转小雪0~10-2客厅早晨温度15PM2.5-73

年年冬天盼下雪,年年冬天电视上雪满天,望眼欲穿究竟雪离我们有多远,近在咫尺远在天边。

听到的是大雪滚滚,看到的是失望一片,早上起来往窗外一望,白的颜色还没有来到宜昌。    

我们在为小广场的孩子在增多沾沾自喜的时候,我们也发现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我们看见的孩子基本上都是二胎,第一次生孩子的妈妈寥寥无几,就是比庆小兔早生的双胞胎姐姐是第一胎。

今天看到凤凰网资讯20180123日《中国人口形势雪崩,大多数人却根本没想太多……》

当绝大多数人还在为2017年中国经济6.9%的超预期增长弹冠相庆的时候,经济学家马光远却被2017年的人口数据惊呆了:

2017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了63万人,这一数据比之前各方的最低预测还要更低;2017年人口出生率比2016年下降了0.52‰,只有12.43‰,这一数据比日本的出生率还低,人口自然增长率下降到了5.32‰的惊人低生育水平。

国家卫计委在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之初曾预测出生高峰将出现在2018年,对2017年出生人口的最低预测为2023.2万。而最新的数据表明,出生高峰在2017年就过去了,2017年出生人口比卫计委的最低预测还要少整整200万。

峰值没有形成,面临的却是人口塌陷式的下滑。

无独有偶,人口学者梁建章日前也撰文称,随着生育堆积结束后育龄女性数量的锐减,出生人口将在2018年进入雪崩状态,在之后十年将以每年减少30万到80万的速度萎缩。但现在看来,出生人口雪崩比我们预料的来得更早,也更加迅猛。

看了这些报道,也让我对现在的状况有一些了解。

我经常看到日本人出生率下降的报道,日本把正面临少子老龄化这一现象称为《国难》的危机。

其实发达国家的人口状况就是中国的以后镜子,现在不再把出生率下降的问题放到桌面上,可能以后就会产生雪崩效应。

如果人们按照一个固定思维养儿育女,现在出生率还不至于那么低。一些专家的估算是按照一成不变古老算法,也可能就是坐在办公室时间长了,忘了看看窗外春夏秋冬的变化。

长江黄河是奔流到海不复回,这是一个古老的定律,但是一切都不会一成不变。

地震山崩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

历史的车轮在前进,突然的战争,巨大的自然灾害,一切都会让社会改变一个姿态。

人们一下子从多子多福变成一个孩子,原来是一锅饭养活一窝孩子,现在变成一家人的钱袋子供一个小皇帝。

要想把给一个孩子手里的蛋糕,变成两个孩子吃的馒头是万万不可能的。如果没有那些年的计划生育,可能人口下降的速度不至于那么快。唯一的办法鼓励人们结婚,让人们不用为孩子费用而担忧。

原来只要找到工作,哪怕是扫厕所都心甘情愿。四十年前一个馒头,一块咸菜就是一顿饭,一块床板就是一个家。

现在文化水平的提高,生活水平提高了,人们不再满足现状,一个月没有四五千块钱的工资人们是心不甘情不愿的。

要买车,要买房,要生活,要到处看看,没有钱万万不能。

人们不仅仅是为了一日三餐,人们是想有更高的收入维持一个家。没有工作,没有钱或者钱不多,就谈不上结婚生子,就无法养家糊口,养活一个孩子,这个家也就遥遥无期了,没有了家也就没有了孩子。

拼命地学习,努力的工作,光阴悄悄地从我们身旁流逝。

等一个人事业有成,另一半已经难觅踪影,家已经成为一个空中楼阁。

妈妈起来,庆小兔就被抱到小床上,可能是天冷的缘故,八点半庆小兔才醒了。

九点钟庆小兔在喝奶的时候,爸爸这才从屋里出来。

爸爸说:“怎么下了一夜的雨,也没有下一点雪。”

庆小兔看见爸爸出来,庆小兔马上就走向爸爸跟前。

外婆问爸爸:“你是吃鸡蛋炒饭还是吃豆皮?”

爸爸把庆小兔递给外婆说:“我还是出去吃饭吧。”

我把庆小兔放在小床听火火兔唱歌,庆小兔马上就开始手舞足蹈地跳起舞来。

爸爸并没有走,爸爸在一边刮胡子看电视,庆小兔看见爸爸站在电视机跟前,庆小兔要伸出手要爸爸抱。

我说:“你要走就走,你说了要走,又站在这里看电视,小九能不要你吗。”

爸爸走了,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也要跟着出去。

外边的不是在下雨,外边也没有飘雪花,外边在沙沙沙地下雪子。

汽车顶棚上已经铺上一层灰暗的雪子,小区门口的捐赠箱是也铺上一层褐黄色的雪粒,这些就是雾霾给白雪染上的印迹。

我要庆小兔用手去摸,庆小兔把手伸过去,庆小兔的手指头没有挨着雪子,庆小兔看着雪子犹犹豫豫。

我说:“这是雪花,是雪下来温度有一点高,雪花融化成了小颗颗,你摸一下试一试。”

庆小兔伸出的手悬在空中,庆小兔没有去摸雪子,庆小兔也没有把手收回来。

我用手在雪子上轻轻地划了一条痕迹,我用手扶着庆小兔的手去摸雪子,庆小兔的手刚刚接触到雪子,庆小兔手就像触电一样马上就缩了回去。

我说:“不要紧,雪子就是凝固了的水,融化了的雪花,没有融化的雪花是雪白轻盈的。”

庆小兔还是注视着捐赠箱上的雪子不敢伸出手去摸。

天冷,小广场肯定没有一个人,可是小广场前边的小桥上却已经看到铺满一层薄薄的雪子。小桥的表面明显和其他地方不一样,我让庆小兔去摸小桥扶手上的雪子,庆小兔依然没有敢伸出他的珍贵的手。

庆小兔伸出手指向前方,我还是小心翼翼地扶着小桥栏杆往前试探一下,没有想到地面是那么滑,我抬起脚看看我穿的雨鞋的鞋底,鞋底上的花纹依旧如新。我又试了一下,脚底下就像是抹了油一样滑。

庆小兔还要我往前走,我说:“地面太滑了,外公会滑倒的,外公也会把小九摔倒在地上,小九就会头上磕一个大包。”

庆小兔不再要求往前走,庆小兔还要我去其他地方。

地面湿滑不是可以随便走路的,不管是庆小兔还是我自己,都不可能摔倒在雪地里一次,我还是抱着庆小兔回来了。

回来庆小兔就要了爸爸,爸爸就是过眼云烟,庆小兔马上又来到我的跟前。

爸爸笑着说:“小九现在每天都缠着外公了。”

我给庆小兔播放火火兔儿歌,庆小兔要看电视,庆小兔要看屋里的电视。屋里庆小兔扶着椅子看电视。

外婆说:“让他坐在椅子上看电视。”

我说:“他站在地上看电视可以来回走动,这样就不至于他在一个固定位置看电视了。”

庆小兔只看了三分钟,庆小兔就一直要我牵着在屋里到处走,现在庆小兔几乎不是在走,庆小兔好像就在跑,庆小兔牵着我的手在跑。

我说:“小九,你什么时候才能脱手自己走路呀?”

外婆说:“当他走稳的时候,他就会松开手的。”

我说:“其实小九早就站稳了,是小九有一点过分小心了。”

外婆给庆小兔喂牛奶,喝完奶庆小兔的巴巴就屙出来了,卫生间里播放火火兔儿歌。

外婆说:“你看,小九在跳舞。”

庆小兔两个手变化着,庆小兔的两个胳膊在舞动着,一会庆小兔的两条腿也在上下抖动。

庆兔兔跟着姨爹回来了。

一会庆兔兔大声地喊道:“爸爸,你把我的嘴弄疼了。”

爸爸说:“你的牙齿要掉了,爸爸只是帮你把牙齿拔下来。”

我说:“牙齿让它们自己掉下来,不要去拔它们。”

爸爸说:“他的牙齿就连着一点点了,你爷爷以前也是这样把爸爸的牙齿拔掉的。”

爸爸拿着一个塑料瓶子说:“庆兔兔,爸爸把你掉的牙齿都装在这个小瓶子里了,以后你可以拿着当做一个纪念。”

爸爸吃饭也真的很快,爸爸的饭可能就两分钟。

爸爸说:“我的饭吃好了。”

外婆说:“那么快就吃完了,吃的太快容易得胃病。”

庆兔兔说:“吃饭要细嚼慢咽。”

爸爸说:“庆兔兔,细嚼慢咽的反义词是什么?”

庆兔兔没有听说过,庆小兔的语文里也没有讲过,庆兔兔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爸爸说:“细嚼慢咽的反义词就是狼吞虎咽。”

庆兔兔问:“就是像狼和老虎一样的吃饭吗?”

爸爸吃完饭站在我们房间门口,突然爸爸转身推门进去,很快爸爸又出来了。

我一口饭还没有扒到嘴里,就听见庆小兔在哼哼,我连忙往屋里跑。

爸爸笑着说:“小九早已经醒了,他一个人在玩。”

屋里黑黢黢一片,我进去连忙去拍庆小兔,庆小兔已经伸出手要我抱了。

庆小兔就睡了一个小时,庆小兔可能还没有睡好,现在一切为时已晚,只好让庆小兔起来了。

庆兔兔拿着气枪问:“外公,你打过真枪没有?”

我说:“打过呀,以前民兵训练的时候打过真枪。”

爸爸说:“真枪就是热兵器。”

庆兔兔问:“那还有冷兵器吗?”

爸爸说:“用火药的兵器就叫热兵器。”

庆兔兔问:“那长矛呢?大刀呢?”

爸爸说:“长矛大刀就叫冷兵器,因为长矛大刀不用火药,是凭个人的力气和技术打仗的。”

庆小兔拿着捕捉昆虫的网子在屋里到处走,我午睡起来,我牵着庆小兔拿着网子继续走。

庆兔兔午睡起来,爸爸让庆兔兔的屋里做作业。

庆小兔站在门外拼命地拍打着大门,庆小兔喊着叫着要进去。

我于是抱着庆小兔出去转圈。

中午的时候天上还飘落几片雪花,这一会雪已经无踪无影,地上的水迹也看不见了,留下的是星星点点藏在犄角旮旯里一点点白色。

天寒地冻不知道往哪里走,不知道哪里还有玩的地方,刚刚走过菜场庆小兔就不愿意继续向前。

回到小区在停车位上,一个已经被汽车碾压的歪七八钮的停车位地锁,庆小兔站在上边。庆小兔站上去,地锁另一边翘起来,庆小兔又走到另一边去踩地锁,地锁同样地锁在对面高高地翘起来。

地锁的缝隙里有一段生锈的铁管,铁管不长,铁管已经锈蚀的千疮百孔,庆小兔什么时候捡起来的我都不知道。

我要庆小兔把铁管扔掉,庆小兔死死地撰着铁管不松,我找了一片大树叶和庆小兔换铁管,庆小兔不愿意等价交换。我怕庆小兔绊倒被生锈的铁管扎伤,我一个手牵着庆小兔,我一个手提着庆小兔熊猫背心的帽子,这样就能保证庆小兔不会摔倒。

回家上楼,我想要把庆小兔手里的铁管拿下来,我根本就不能掰开庆小兔的手。庆小兔的嘴倒被我撬开了,庆小兔马上大哭起来,外婆在屋里就听到庆小兔的哭声,外婆打开门问:“小九怎么了?”

回家外婆找到一根塑料棒,外婆跟庆小兔好话说尽,庆小兔这才同意等价交换。

于是庆小兔拄着塑料棒和外婆捉迷藏。

庆小兔似乎听到庆兔兔在房间里的说话声音,庆小兔去敲屋里的门,要庆小兔到一旁去玩,庆小兔站在门口就是不走。

外婆拿了一个猕猴桃让庆小兔看,庆小兔马上跟着外婆去吃猕猴桃了。

猕猴桃吃完,庆小兔继续完成他没有完成的事业,庆小兔扶着门一边用手敲着门,庆小兔一边仰着头大哭,我和外婆怎么哄也没有用,庆小兔可能哭了有两分钟。

我说:“我们出去玩。”

庆小兔并没有接受我的建议,庆小兔继续大哭不止。

我只好强行抱着庆小兔下楼,打开大门出去。

大门就是一个分界岭,我刚刚跨出大门,庆小兔的哭声戛然而止。

楼下,正好双胞胎妈妈走过来,庆小兔看见双胞胎妈妈就在笑。

双胞胎妈妈笑着说:“小九,你干什么了,这么高兴,你看你的脸上还挂着眼泪呢?”

外边大部分的地面已经露出了本色,只有商店门口的遮阳棚下湿漉漉地一片,遮阳棚上已经看到倒挂的冰凌,和沿着冰凌流下的一滴滴冰凉的水珠。

也可能是庆小兔今天没有在外边好好的玩一会,庆小兔只要看见有货架的商店,庆小兔都要进去看一眼。

外婆到水果店买砂糖橘,庆小兔跟着进了这个水果店。

外婆在另外一个水果店买了一挂香蕉,庆小兔一样进去周游一圈。

外婆在小菜店买了几个玉米,庆小兔也进店看看蔬菜什么价钱。

几个药店也有货架,庆小兔一样想进去转一圈,外婆今天没有买药。

我说:“这是药店,人生病了才进去买药。”

还好庆小兔没有犟着非要进去。

外婆在小超市去拿一瓶酱油,庆小兔一样要看看超市的商品是不是一应俱全。

小超市老板娘问:“小帅哥,这么冷了还要出来呀?”

庆小兔就是望着老板娘笑一笑。

忽然老板娘说:“好像下雪了。”

我抬起头的时候发现雪花已经飘到了我的脸上。

天上慢慢悠悠地飘下稀稀拉拉的雪花,是一种没有盛开的雪花,也可能是被热气灼伤了羽毛的雪花

外婆急急忙忙的回家,庆小兔对短暂的旅行并不满足,庆小兔一路走一路还要下来玩。

我说:“等一会雪下大了,我们再来看下雪好不好?”

我也没有等到庆小兔答应,我抱着庆小兔就回来了。

既然买了砂糖橘,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吃砂糖橘。

外婆去给庆小兔冲牛奶。

一个小小的砂糖橘不在话下,外婆拿来牛奶庆小兔根本就不屑一顾,庆小兔还要吃砂糖橘。

第二个砂糖橘只剩下了一块橘子皮,我让庆小兔看橘子皮。

我说:“你看,橘子已经吃完了,我们喝牛奶吧。”

庆小兔根本就不看牛奶瓶一眼,庆小兔哭着用手指着茶几还要吃砂糖。

很快第三个砂糖橘为庆小兔也献出了青春,庆小兔还是不依不饶地要吃砂糖橘,也可能是砂糖橘的体型太狭小了,庆小兔还没有把牙缝填满。

外婆抱起庆小兔,庆小兔哭着不愿意要外婆抱,外婆把庆小兔放在小房间的床上。

听到火火兔的歌声,庆小兔不哭了。庆小兔两条腿跪着,庆小兔两个手撑在床上,庆小兔听着儿歌,庆小兔的身体就像一个摇床前后不断地晃动着。

外婆说:“小九,你这个是跳的什么舞呀?”

我说:“这是小九自编自演的最新节目。”

外婆喂庆小兔喝奶,庆小兔还是不喝奶。

外婆说:“这个以后不得了,想要什么就要什么,得不到就大哭大闹。”

我说:“看看以后怎么样,只要他做的不过分,不是无缘无故的大哭大闹,一般就不要管他,人有一点个性不是坏事,只要他不是无理取闹就可以。”

妈妈买区分大小教具前几天就拿出来了,庆小兔站在写字台旁边玩起来,现在我已经不用担心庆小兔会把这些东西吃进肚子里。

庆小兔熟练地玩这些类似于天平的砝码的木制品,庆小兔可以熟练地拿出来放进去,这些东西做的相对比较精致,可以说是严丝合缝,庆小兔却能够运用自如。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