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15学校放假了

2018-05-31 07:17 | 宝宝成长

2415二十四日星期三小雪转大雪3~-1客厅早晨温度15PM2.5-129

根据最新气象资料分析,受北方冷空气持续南下影响,预计未来一周宜昌市将出现今年以来第二次大范围雨雪降温过程,其中,一月二十三日夜间至二十四日白天,全市大部小雨转雨夹雪;二十四日夜间至二十五日白天全市大部中到大雪,局部暴雪;二十六日夜间至二十七日中雪,局部大雪,二十八日小雪。累积积雪深度一般为五~十五厘米、局部可达十五~二十五厘米。

宜昌市如临大敌,好像旅游胜地可能要发生雪崩一样,所有的学校都提前放假了。宜昌市四个区县教育部门决定,二十三日起实行“先放寒假,年后考试”的紧急机制,并希望家长配合好组织学生离校,雨雪冰冻天气下注意学生安全。其他区县教育部门也将期末考时间提前至二十四日二十五日放寒假。

今年北半球是有一点冷,宜昌市市区今年至今还没有看到可以称之雪的雪,人们听到美国欧洲日本都埋没在风雪中,一个个谈虎色变就好像我们已经大雪临头。

今年的风雪是有一点大,严寒似乎也比往年更冷一点,今年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开幕在即,却因为暴雪导致阿尔卑斯山大部分地区交通崩溃。达沃斯降雪量达到了六英尺,达沃斯附近陡峭的山坡已经被大雪厚厚覆盖,一些当地居民也因担心雪崩而疏散。

美国佛罗里达州州府塔拉哈西记录到二十八年来首次可测量的降雪。这让当地居民喜出望外。佛罗里达州州府塔拉哈西是美国“阳光之州”,佛罗里达州并不是美国南方唯一一个能看到积雪的地方。居住在南卡罗来纳州的居民宝拉托斯说:“我的七岁女儿索菲亚和三岁女儿莉雅从来没见过雪花,她们都异常兴奋,玩得特别开心。”。

最近中国的大部分北方地区都迎来了不小的降雪。

庆小兔早早地抱到我们房间的小床上,庆小兔一直睡到八点钟,当庆小兔进到卫生间洗脸换衣服的时候,才听见庆兔兔在喊:“小九,你在哪里,哥哥起来了。”

庆兔兔还躺在被窝里,庆小兔上前去就去扒庆兔兔。

我把火火兔打开,庆小兔马上开始跳舞,等我拿来手机,庆小兔的舞蹈成了晃动身体了。

外婆说:“庆兔兔,你怎么还没有起来呀?你昨天还说今天早上六点钟起来做作业呢?”

庆兔兔洗完脸,庆兔兔拿着两把枪,庆兔兔给了庆小兔一把枪。

庆兔兔说:“小九,我们两个人,一人一把枪。”

庆小兔不知道枪是什么,庆小兔随便地把枪抓在手上。

庆兔兔举着自己手里的枪说:“我的比你长。”

庆兔兔把庆小兔手里的红色枪头揪了下来说:“不过你的枪是有装饰的。”

庆小兔手里的枪管是对着自己的。

庆兔兔说:“小九,你的拿反了,你这是要自杀呀。”

庆兔兔帮着庆小兔把枪翻转过来。

庆兔兔把自己的枪开了一枪。

庆兔兔用手指着庆小兔手里的枪上扳机说:“你用手按这个。”

庆小兔也用一个手指头去按扳机,但是庆小兔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庆小兔的气枪也没有扳动过。

外婆给庆小兔喂牛奶,庆小兔牛奶还没有喝完,庆小兔看见庆兔兔在吃豆皮。

庆小兔牛奶不喝了,庆小兔要庆兔兔的豆皮。庆小兔站在地上一个手抓住庆兔兔的一只筷子。

庆兔兔说:“外公,小九在夺我的筷子。”

我把庆小兔的手拉开,我说:“哥哥还没有吃饭呢?”

我对庆兔兔说:“你吃你自己的。”

庆兔兔侧过身子躲在一边在吃豆皮,庆小兔就用两个手拉庆兔兔的裤子。

庆兔兔说:“外公,小九在打我。”

我说:“你吃你的,小九是在帮你把裤子上的灰拍掉。”

外婆又盛了一碗豆皮喂庆小兔,庆小兔还没有板牙,外婆专门挑一些软一点的豆皮给庆小兔吃。

庆兔兔做寒假作业,四页A3纸的数学卷子,一页A4纸的语文复习提纲,这些是今天的复习要做的题目,老师要求八十分钟做完。

庆兔兔进屋做作业,庆小兔也跟着进到屋里。

庆小兔要开屋里的电视,我把庆小兔抱出来。

我说:“哥哥在做作业,我们到客厅去玩。”

我让庆小兔看外边的电视。

庆兔兔要屙巴巴,庆小兔也跟着爬进卫生间,庆小兔趴在庆兔兔的腿上。

庆小兔看见卷纸盒上有卷纸,庆小兔走过去拉卷纸,我只好把庆小兔抱了出来。

庆小兔不愿意出来,我说:“我们出去玩一会。”

一听说是出去庆小兔马上就往门口走。

虽然还没有下雪,可是冬天的雨会使气温马上降下来。

庆小兔今天格外多穿一点,今天庆小兔又穿起熊猫背心。

下雨出去就是装模作样,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小朋友,有的就是湿漉漉的一片,有的就是冷风飕飕。

庆小兔还不愿意戴帽子,戴了两次帽子,庆小兔也摘了两次帽子。

回来庆小兔就来到庆兔兔跟前,虽然庆小兔没有一直缠着庆兔兔,但是庆小兔的到访让庆兔兔分心。

庆小兔牵着我的手,庆小兔的右脚没有站稳,庆小兔的身体猛地往左转了过去,庆小兔的头一下子磕到庆兔兔的书桌边上,庆小兔马上大哭起来。

我说:“又没有流血,就磕了一下嘛,我们不哭好不好。”

外婆过来看了一眼说:“好像额头磕青了。”

我说:“又没有肿,怎么就青了。”

外婆说:“小九,我们吃猕猴桃吧。”

庆小兔看见猕猴桃,庆小兔马上主动离开了里屋。

庆兔兔在做卷子,下边是其中的几道题。

一个两位数,从右边起第一位是( )位,第二位是( )位。庆兔兔写的是从右边起第一位是(十)位,第二位是(个)位。庆兔兔把左右方向搞倒了。

17里面有( )个十,和( )个一。庆兔兔写的是,17里面有(一)个十,和(7)个一。我让庆兔兔把一改成1

8个一和1个十组成的数是( ),庆兔兔写的是18

在这里我发现卷子好像没有准确运用中文数字和阿拉伯数字,一下子也让我搞糊涂了,我让庆兔兔把(十)位改为(10),把数字(一)改成(1)。下来我仔细想了一下,好像应该位数用中文数字,数字大小用阿拉伯数字。

不光是庆兔兔的数学题中文数字和阿拉伯数字浑搅在一起,而是庆兔兔的卷子也是各式各样表达方式,当然不排除是印刷师傅的过错。

庆兔兔的数学卷子惨不忍睹,能够及格就不错了。我不知道妈妈每天用一两个小时给庆兔兔辅导,究竟给庆兔兔辅导了一些什么。

数理化是靠理解的,是不能死记硬背的,用教文科学生的方法去教理科的学生,可能教出来的就是一批书呆子。

文科可以是读万卷书,理科就要融会贯通。

不是说理科就不要看书了,书还要看,关键是知道每一条定理公式概念的理解。也不是文科只要把四库全书背下来就会成为一个大文豪,一样要把古人的精华变成自己的东西。

爸爸回来在给庆兔兔改卷子,以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庆小兔已经咕咕唧唧地不耐烦了,外婆冲了牛奶,庆小兔还是抱着奶瓶喝。牛奶好像庆小兔失去兴趣,奶,庆小兔只喝了一半多一点。

庆小兔今天早上起来早了,庆小兔很快就睡着了。

十三点十分庆小兔就醒了,庆小兔想去妈妈房间。

我说:“爸爸和哥哥还在睡觉。”

庆小兔举起手就要拍门,我连忙把庆小兔抱起来

我说:“我们到小房间床上玩。”

床上庆小兔还是愿意玩的,我把火火兔打开,庆小兔马上就开始跳舞,我去拿手机来录像,庆小兔又不跳了。

看着庆小兔站在那里不动,我以为庆小兔要屙巴巴,结果虚惊一场,庆小兔没有屙巴巴。

爸爸起来了,庆兔兔起来了,爸爸抱着庆小兔进屋看庆兔兔打跆拳道。

庆兔兔还没有下床,庆兔兔是在床上表演跆拳道。

庆小兔要看屋里的电视,今天看的是《中华勤学故事》。

看完电视,庆小兔迅速从屋里爬出来,庆小兔直接爬到我的跟前。

我说:“小九,你什么时候才不爬呀?”

庆小兔扒着我的两条腿站起来,庆小兔两个手抱住我的腿,庆小兔要我抱。

我刚刚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的身体已经指向大门。

下午比上午的温度又低了一点。已经下了一天的雨,雨打在雨伞是沙沙地作响,这个声音不是雨滴的声音,但是又不是冰珠的声音,可能这就是冻雨的声音。

刚刚给庆小兔戴起的小鹿的帽子,庆小兔用手往下拉,可能是刚刚从屋里出来,庆小兔的头还没有感到寒冷。

我往外走了几步说:“我们小九的头是不是有一点冷呀,我们还是把帽子戴上吧。”

庆小兔这时候可能也感到寒气逼人,庆小兔这才答应戴上帽子。

下雨天,外边没有一个孩子,庆小兔就是一个人自我陶醉。庆小兔看见什么一样兴奋,喷水的天鹅,喷水的青蛙,雨中站立的外国小朋友的石雕。

庆小兔看见健身器材还想上去摸一下。

雨的沫沫不时地飘到庆小兔的身上,冷风中庆小兔一动不动,在外边也就半个小时我们就回来了。

庆兔兔从屋里出来,爸爸说:“庆兔兔,你怎么出来了,你要快一点做呀?”

庆兔兔说:“我已经做了很多了。”

爸爸说:“你要快一点做,一会爸爸还要给你打分。”

庆兔兔说:“你不能打分。”

庆兔兔转身马上进了房间。

我跟爸爸说:“庆兔兔做题的时候,你适当地在旁边辅导一下,现在庆兔兔很多基本的东西还有一点模模糊糊,庆兔兔做题感到很吃力,你们看到也会觉得心急如焚。”

爸爸说:“他还在做着呢。”

我不明白庆兔兔学习为了什么,庆兔兔不应该是为老师而学习。

我们也不是为老师监督庆兔兔做作业,帮着老师给庆兔兔检查卷子,帮着老师改卷子打分。

我们是要庆兔兔学习知识,让庆兔兔获得一技之长,我们是要帮着庆兔兔学会还没有掌握的知识。很多东西就是一个坎,一旦越过这个台阶,马上一了百了,心里跟明镜一样,家长的作用就是配合老师让孩子越过这个台阶。

庆兔兔在逻辑分析方面差强人意,我们就要想办法让庆兔兔越过这个坎,庆兔兔有自己的特长,庆兔兔也不比别的孩子差,庆兔兔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过其他孩子。

庆兔兔一会又出来了,爸爸说:“你怎么又出来了,还有半个小时。”

庆兔兔是:“我把它碰倒了。”

我们连忙往屋里去,庆兔兔把加湿器碰倒了。

庆兔兔跟爸爸说:“我不是有意的。”

我说:“这个东西放的不是地方,家里有两个孩子,这些东西随便碰一下就会水漫金山。”

结果用了一堆的旧布才把地板上的水擦干净,还不知道有多少水流进地板下边了。

加湿器就放在庆兔兔书桌旁边,庆兔兔只要起来稍微急一点就可能把加湿器踢翻,你还不能保证庆小兔会不会去检查加湿器的工作。

庆小兔爬进屋里的卫生间,庆小兔扶着马桶站起来,庆小兔转身就走了出来。

接着庆小兔手里撰着一个绒布雪人,庆小兔一个手牵着绒布雪人玩。

庆小兔就在屋里到处走起来,庆小兔不停地走,庆小兔不知疲倦地在走。

外婆说:“小九走路不像其他孩子学走路一样,两个手牵着还跌跌撞撞,他好像一点也不费力一样。”

我说:“小九一开始走路就没有跌跌撞撞,他刚刚学走路就知道迈腿,小九自己知道怎样平衡,我们牵着他,他就是为了一个支撑,小九就是为了一个安全感。”

庆小兔站在沙发跟前,庆小兔突然听到屋里庆兔兔的说话声音,庆小兔掉转头转过身,庆小兔稍微停了一下,庆小兔迈开双腿就走了起来。

我就在庆小兔的旁边,我说:“小九在走路。”

外婆连忙抬起头看,庆小兔已经走到门口,我还怕木地板门口的铜接头会把庆小兔绊倒。

我紧跟随着庆小兔往前护着,庆小兔一点没有事情,庆小兔径直走到里面的大床跟前,庆小兔这一次的行程几乎走路六米。庆小兔扶着大床,庆小兔回头看才发现我在跟前,庆小兔伸出手要我牵着到爸爸跟前。

外婆说:“小九已经会自己走了。”

我说:“不要看双胞胎比庆小兔先脱手走一个月,弄不好庆小兔一旦脱手走路,庆小兔就会比双胞胎走得好一些。”

尽管庆小兔自己走了,庆小兔只是不知不觉地自己走了,庆小兔一旦想起来,庆小兔还是要我牵着他走。

喝完奶庆小兔拿着气枪,我说:“我们要睡觉了。”

庆小兔撰着气枪不愿意松开手,我说:“我们起来再玩。”

庆小兔坚决不把枪放下来,给庆小兔脱衣服,强行让庆小兔松开手。

爸爸给庆兔兔默写书上的字,庆兔兔说:“这些字我没有学过。”

爸爸说:“这些字书上都有,你们怎么没有学过呀?”

不知道是庆兔兔自己忘了,还是老师真的没有教过,这些只有妈妈知道,因为妈妈每天晚上都在给庆兔兔复习功课。

庆兔兔跟着姨妈走了,庆小兔也要跟着下楼。

外婆说:“外边有一点冷,我们站一下就要回来。”

庆小兔下了楼就不上来了,好容易才把庆小兔弄回来。

十九点半庆小兔屙巴巴了,这是庆小兔今天屙的第二次巴巴。

昨天庆小兔屙了三次巴巴。庆小兔的巴巴没有问题,不是稀巴巴也不是很干的巴巴。

爸爸对妈妈说:“小九下午睡觉起来就精神不是怎么好,小九是不是发烧了。”

妈妈用耳温计给庆小兔测量了一下,妈妈说:“没有发烧呀,才三十六度一。”

爸爸还是不放心,爸爸还是用手摸了一下庆小兔的额头。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