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12人生七十古来稀

2018-05-28 06:43 | 宝宝成长

2412二十一日星期多云9~2客厅早晨温度12PM2.5-224

今天是我的生日,在七十年前的今天,我来到这个世上。

身份证的生日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四七年元月十五日,其实我是属猪的,我是腊月初五的猪。

我应该属于一九四八年,我更愿意把今年的今天当做我的七十岁生日。

我不希望别人记住我,因为我就是沧海一粟,有我无我,大海照样汹涌澎湃。

我不奢望能够活到九十岁一百岁,我也不希望七十岁成为转折点,更不希望七十岁成为我的一个句号。

我要的是活的质量,我不希望病病歪歪地活着,更不愿意躺在病床上渡过余生,我要的堂堂正正能够体面地站在大家的面前。

从繁华的大上海来到刚刚开始建设的郑州,从学校毕业来三线的宜昌,宜昌成为我的最后的家,三峡也将是我最后的归属。

看着宜昌在变化,看着儿女在成长,看着庆兔兔背着书包去上学,看着庆小兔会爬会走笑哈哈。

上海的幼儿园还历历在目,郑州的老师还依稀记得,宜昌的工厂还在脑海里盘旋,我和外婆已经跨进人生的转折点。

从长江口来到中国的腹地,从中原来到长江边,这不是离乡背井,这是中国人现代的生活。中国在快速发展,现在是四海为家,我没有离开生我养我的黄土地,我还站在中国的大地上。

上海郑州不再遥远,但是我还不愿意跨出这一步,我还是愿意呆在最后的土地上。因为我过的是平淡如水的生活,一日三餐的粗茶淡饭,有规有矩作息时间,大鱼大肉和我无缘,风景名胜我只是停留在书上电视画面上。

这一辈子虽然没有过得轰轰烈烈,但是也没有一帆风顺风平浪静,人生的酸甜苦辣样样都从肠胃中穿过,酷暑严寒刮风下雨同样抹在我们的脸庞上,人间的沧桑也记录在我和外婆的脸上

《人生七十古来稀》这是唐朝诗人杜甫的感慨,现在历史已经重写,今天的中国应该是《人生七十不稀奇》。

新中国刚刚成立的时候,我国人均寿命估计也就三十五岁,不要说人活七十,那时候人到六十已经是老态龙钟了。

据说我国人均预期寿命已达七十五岁,自然七十岁也就不是怎么新鲜事了。

晚上跳舞的广场大妈们不乏七十岁的老人,只不过现在的穿戴打扮已经不能分清谁是过来人。

人活七十不稀奇,但必定岁月不饶人,岁月的步伐一步步地篆刻在我们的脸上身上。

  人均预期寿命是衡量一个国家人民健康水平和幸福指数的一把标尺,也是观察一个国家民生状况的一面镜子。改革开放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在一步步提高,近十年来的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我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医疗卫生保障体系逐步完善,我国人口平均预期寿命也慢慢地延长。

人生短暂,转眼百年。虽然我也曾经感到老的威胁,有时候也会感到有一点累,但是这不是我身体的原因,而是我的每一天的行程过于紧张。

我并没有感到我已经老态龙钟,我的思维并没有变得迟钝,写日记我会觉得不断地有词从我的键盘下流淌出来。

每天送庆兔兔上学放学,带着庆小兔四处游荡,我并没有感到吃力。每天从早上六点钟,一直到晚上二十三点,我过的非常充实。就是中午的睡觉还不能随心所欲,不知道庆小兔什么时候会睁开眼睛,我不想让庆小兔影响外婆的午睡。

如果外婆倒了,如果外婆不在我们身边,树倒猢狲散,这个大家也就不复存在。在这个家我就是一个影子,这个影子只有在外婆的衬托下才可能发挥作用。

年龄是一个变动不了的标尺,外婆的腰已经走到尽头,外婆的脚步也变得沉重起来,我的一颗门牙也拦腰折断,我的腰身也比不上二十年前灵活。

庆兔兔小时候,晚上有妈妈帮着照看,星期六星期天姨妈还可以帮忙带庆兔兔,我每天晚上还有跳舞的时间。

庆小兔的到来,现在一切都改变了。

妈妈晚上要辅导庆兔兔做作业复习功课,休息日妈妈要陪庆兔兔去上各种各样的培训班,庆小兔已经成为我好外婆的专利。

按部就班的作息已经成为空中楼阁,就是晚上睡觉,我们的耳朵还要监听庆小兔是不是在哭泣。

妈妈经常在说:“现在有一点太累了。”,我们的辛苦可以向谁述说。

我没有时间写东西,我只有庆小兔睡觉的时候才有时间。庆小兔睡觉意味着黑暗,我摸黑码出一排排汉字,黑暗让我的眼睛有一点吃力,看东西有一点模糊起来。想少写一点,可是键盘总是停不下来,总觉得有写不完的题材。

八点钟,外婆要我把庆小兔抱出来,庆小兔伸出手还要妈妈抱。

我说:“妈妈还要睡觉,我们等一会再找妈妈。”

其实庆小兔没有醒,庆小兔哭哭兮兮地喊着妈妈睡着了。

九点钟庆小兔醒了,庆小兔洗脸洗屁股换衣服安安静静,庆小兔不时地还要笑一下。

我说:“小九,你长大了,你现在变得乖了。”

说真的,庆小兔乖乖的,庆小兔满脸笑容,我们的心情一样舒畅,但愿庆小兔庆兔兔能够天天这样。

坐在沙发上,庆小兔要柚子,庆小兔拿起柚子就啃。

外婆拿来了牛奶,庆小兔只喝了一半就不喝了。

九点四十分庆兔兔的电话来了,妈妈在屋里接电话,是姨妈视频电话,庆小兔也跟着站在妈妈后边。

庆小兔叽哩哇啦地跟庆兔兔说话,妈妈用手指着手机屏幕里的庆兔兔说:“小九你看,哥哥就在喝牛奶,哥哥喝了牛奶就可以长得很高很高,你不喝牛奶,你以后就不会有哥哥高哟。”

突然间,庆兔兔说:“外公,生日快乐。”

庆兔兔的这一句话让我吃惊,庆兔兔的这一句话让我感动。我不要那么多花花绿绿的表面文章,我要的是孩子们真心实意的祝福。

童言无忌,我希望庆兔兔庆小兔永远善良,当然我也希望庆兔兔庆小兔能够在长大成人后,能够在社会上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

十点钟庆小兔要我带他出去,妈妈说:“我和爸爸带小九出去玩一会吧。”

庆小兔刚刚下楼,门铃就响了,妈妈说:“外边下雨了。”

外婆说:“下雨了,就不要出去了。”

我说:“下一点雨算什么,只要不把小九打湿了就可以。”

半个小时的旅程庆小兔回来了,妈妈把庆小兔放下地,庆小兔马上就搂住妈妈的腿。

妈妈说:“妈妈抱不动了,我们歇一会。”

庆小兔还是往妈妈身上爬,妈妈没有办法,妈妈只好把庆小兔抱起来坐在沙发上。

妈妈说:“小九是不是要睡觉了。”

外婆说:“睡什么觉呀?小九今天九点钟才起来。”

妈妈说:“要不就给小九吃一点东西。”

外婆洗了一个猕猴桃喂庆小兔。

外婆说:“小九昨天没有拉巴巴。”

妈妈说:“今天小九是不是也没有拉巴巴,是不是小九要吃香蕉了。”

十点四十分庆兔兔和姨妈姨爹回来了,外边还在下雨,是一种必须带伞,又可以不打的伞的雨。

姨妈给庆小兔头上扎了一个围兜,庆小兔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模样,一家人看到喜笑颜开,庆小兔也是高高兴兴。

外婆说:“昨天小九拍了一张照片,小九完全就是一个小姑娘。”

昨天晚上爸爸给庆小兔头顶上扎了一个小辫子,妈妈连忙给庆小兔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上庆小兔就是一个十足的小姑娘。

庆兔兔在看电视,姨妈说:“庆兔兔,你把跆拳道练一下,你下午还要去学习跆拳道。”

庆兔兔表示不愿意练习,姨妈说:“跆拳道比不上别的,跆拳道要经常练习的,拳不离手曲不离口,拳是要经常练习的。”

庆兔兔说:“妈妈说我的跆拳道可以了。”

姨妈说:“电视你什么时候都可以看的,你还是要给下午的学习准备一下。”

庆兔兔这才勉强打了两遍跆拳道。

姨妈说:“你打的要有力一点,喊声要响亮一些。”

庆兔兔又打了一遍。

我对庆兔兔的学习跆拳道不是非常看好,我连忙过来给庆兔兔打了一段太极拳长拳。

姨妈妈妈都在说:“你看外公打的那么有劲,外公打的姿势那么标准。”

说真的,我的太极拳虽然不是登峰造极,但是我对动作姿势不是一般人可以学会的。

姨妈妈妈爸爸全部都在手机上答题,庆小兔一个人趴在姨爹身上,庆小兔在看姨爹的手机。

十一点半,外婆说:“监听在外边吃饭。”

今天没有一个人提及为什么出去吃饭,我想是不是因为我今天过生日。

我从来没有专门过过生日,但是外婆每年我生日那天,外婆都会给我端来一碗长寿面。

我也不是一次生日也没有过过,六十岁还是在饭店里过过生日。

七十岁的生日我更不想过,我早早地就跟外婆说过,今年七十岁我不会张扬过的。

七十岁是一个重要节点,七十岁没有必要炫耀,我要的是一个真正的好的身体,不想让七十岁成为我的生命转折点。

雨已经下大了起来,外边的地面都湿了,温度已经有一点凉意,但是并不影响人们的好心情。

庆小兔是带去的奶在喝,庆小兔的奶还是没有喝完。

庆兔兔来到饭店就把棉袄脱了。

外婆说:“庆兔兔,你热了你就把衣服解开,你把衣服脱了,你会受凉的。”

庆兔兔用手摸着自己的额头让外婆看,庆兔兔说:“我现在还是很热的。”

妈妈抱着庆小兔,庆兔兔依偎在妈妈的跟前,妈妈拿着手机给庆兔兔庆小兔拍自拍照,爸爸也在一旁给母子三人在拍照。

庆兔兔拿着妈妈的手机在拍照,庆小兔就伸出手跟庆兔兔抢手机。

爸爸在问庆兔兔二十以内加减法,十以内的加减法庆小兔没有一点犹豫,二十以内的加法庆兔兔也没有问题,但是大于十的减法庆兔兔就有一点慢了下来。超过十的减法庆兔兔还有一点生疏。

外婆要庆兔兔过来,庆兔兔问:“外婆,干什么呀?”

外婆摸了一下庆兔兔的手,外婆怕庆兔兔着凉。

外婆说:“你的手还是蛮热乎嘛。”

庆兔兔要听故事,今天忘了带火火兔,我忽然想起来忘了给庆小兔带被子,庆小兔睡觉怎么办。

外婆也给庆小兔复习加减法。

我和外婆吃完饭,我们就先带着庆小兔回来了。

雨已经停下匆匆忙忙的脚步,大地上到处还披着雨的外衣。

一路上庆小兔不停地指东道西,可能庆小兔已经好几天没有走远路了,庆小兔一切都感到新奇。

因为吃饭的时候就已经十二点多了,庆小兔早就该睡觉了,我只是顺路让庆小兔看看摸摸,庆小兔到后来竟然犟起来,庆小兔不愿意地哭了起来。

庆小兔睡觉的时候已经十三点二十分了,庆小兔睡了两个小时,但是后边半个小时完全是在抱着睡觉的。

庆小兔可能睡的不是非常舒服,庆小兔醒了也勉勉强强,庆小兔一直哼哼唧唧,穿衣服庆小兔看见茶几上的香蕉,庆小兔这才完全清醒过来。

庆小兔香蕉刚刚下肚,外婆说:“小九要屙巴巴了。”

外婆刚刚把尿不湿打开,一大坨巴巴就掉到盆子里。

外婆说:“小九昨天就没有屙巴巴,小九,你的巴巴也太臭了。”

庆小兔的巴巴一坨接着一坨,外婆说:“小九,你真行,一下子把昨天的巴巴都屙了出来了。”

天上的云神奇般地消失的无影无踪,太阳也兴高采烈地挂在我们头上。

庆小兔那时候物以稀贵,能够见到一个孩子就像捡到一块金子。

今非昔比,现在孩子多的铺天盖地,也可能今天是星期天的缘故,孩子们在小广场上满地乱飞。

孩子多了,我们反而不知道要找谁玩了,当然会聊天的也有了选择的余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属于没有记性不会咵天的那一类,我自然也就找不到合适的带孩子的家长,找孩子玩庆小兔还不会选择,庆小兔想跟大哥哥大姐姐玩,这些大哥哥大姐姐还看不上庆小兔这样的小不点。

庆小兔来到美容店的门口,美容店门口放着一个放广告纸的架子,庆小兔在他们架子上的广告纸一个个拿下来,庆小兔再把广告纸换一个格子放上去。上山容易下山难,广告纸拿出来轻而易举,再想装进去就不是庆小兔的能力范围了。

庆小兔捡到一片铝箔包装纸,庆小兔把铝箔包装纸往嘴里放,我连忙用广告纸在庆小兔手上打了一下。庆小兔没有哭,庆小兔只是愣愣的看着我。

庆小兔没有再走,庆小兔趴在花坛上,庆小兔又一次把铝箔包装纸往嘴里送,我轻轻地把庆小兔的手拉开。

我说:“这个多脏呀,我们不吃这个好不好。”

没有想到庆小兔竟然哭了起来,很快庆小兔的眼睛里流出了晶莹的泪水。

一个瘦瘦的小姐姐过来问:“爷爷,小弟弟为什么哭呀?”

我用手指着庆小兔手里的铝箔包装纸说:“小弟弟要吃这个,这个多脏呀?”

小姐姐说:“小弟弟,这个可脏了,这个不能吃。”

庆小兔眼角还挂着泪珠,庆小兔不知道为什么小姐姐没有向着他。

来到四期看喷泉,来到池塘看锦鲤。

一个阿姨从庆小兔旁边走过,庆小兔马上伸出手喊,阿姨竟然听见了,阿姨马上回头和庆小兔打招呼,阿姨走了,庆小兔继续挥着手和阿姨说话。

小区的活动场地,庆小兔肯定要去玩,不仅仅是因为有滑滑梯有秋千,因为还有那么多的大哥哥大姐姐。

庆小兔还是期望大姐姐大哥哥能够和自己玩,可惜能够和庆小兔玩的哥哥姐姐少之又少。大哥哥大姐姐玩什么,庆小兔也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大哥哥大姐姐看见这么一个小低个马上就跑开了。

庆小兔要上滑滑梯,庆小兔从上边滑下来,庆小兔马上一只脚又踏上滑滑梯,一遍一遍的滑。直线滑滑梯滑完了,再滑螺旋滑滑梯,但是庆小兔不是没头没了,庆小兔滑了几次庆小兔就离开了,庆小兔还是想和哥哥姐姐们一起玩。

回到家已经十七点半,庆小兔直奔屋里,庆小兔趴在写字台上用手指着电视机。

外婆说:“这个小家伙现在不得了,这么小就知道看电视。”

外婆打开电视,我把电视调整到《巴布工程师》。

看见外婆端来了稀饭,庆小兔电视也不看了,庆小兔马上爬过来吃稀饭。

今天庆兔兔跆拳道有两节课,外婆以为庆兔兔要十八点半才能回来,庆兔兔十八点回来,外婆还没有准备炒菜。

外婆过来悄悄地说:“他们给你买了生日蛋糕,你去把蛋糕切开吧。”

我原来说过,我不想过生日,生日过不过都一样,外婆怕我不过生日让大家下不来台。

我只是不愿意大张旗鼓地过生日,一家人平平静静地过一个生日无可厚非,无非就是一家人找一个由头高兴一下罢了。

生日蛋糕盒刚刚打开,庆小兔风驰电掣地爬到茶几跟前,我递给庆小兔一块生日蛋糕上的水果,庆小兔抓起水果一把就把水果按进蛋糕的奶油里。

姨妈说:“这个小九,只要有吃的,旁边马上就会有他,明年这时候只要有人过生日,看来小九要过来切蛋糕了。”

我把一块蛋糕递给庆兔兔,庆兔兔说:“谢谢外公,生日快乐。”

当我把蛋糕递到外婆的手里,外婆说:“你要活一百岁哟。”

我说:“我活那么长时间干什么?”

爸爸说:“最起码要活到小九结婚。”

我想了一下,要是等到庆小兔结婚,庆小兔最起码要三十岁才能够结婚生子,再过三十年不正好是我和外婆的一百岁吗。

我说:“要是想看的小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