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10小九的音乐细胞

2018-05-24 06:48 | 宝宝成长

2410十九日星期多云转阴天11~5客厅早晨温度16PM2.5-134

昨天晚上二十二点半,当我看完CCTV4播放《强国之盾》中国雷达的故事的时候,我还听到庆小兔从房间里传出来咯咯咯的笑声。

我推开门进去,妈妈站在床边看着床上,庆小兔正在床上趴着抬着头望着妈妈在笑。

我说:“小九,还没有睡呀?”

妈妈说:“你看他的兴奋样子,他像要睡觉的样子吗?”

我伸出手说:“小九,我们要睡觉了。”

庆小兔竟然往妈妈那边躲了起来,妈妈把庆小兔抱给我,庆小兔斜着身体伸出手还是要妈妈抱。

我说:“不早了,我们要睡觉了。”

庆小兔还是一个劲地伸出手要妈妈。

妈妈说:“现在要睡觉就要换睡衣,就要喝牛奶了。”

妈妈给庆小兔换睡衣,庆小兔就是一百个不愿意,庆小兔手脚全用,庆小兔的身体就像一条大泥鳅,我也过来帮忙才把睡衣穿在庆小兔的身上。

妈妈冲牛奶,妈妈没有注意,妈妈把配奶器里一夜的奶粉都倒进了奶瓶。

妈妈只好去厨房把牛奶倒到碗里,庆小兔就要跟着一起去。

喝奶,庆小兔还安安静静,庆小兔奶没有喝完,我哄庆小兔睡觉。

妈妈的房间里开了好几个电灯,都是妈妈怕夜里庆小兔要抱而点亮的,妈妈其实也知道夜里睡觉最好越暗越好,亮光可能是人的神经不能很好的休息,但是妈妈为了方便还是把灯都打开了。

这时候庆兔兔来找妈妈,庆兔兔说:“妈妈,我要在你们房间里睡觉。”

爸爸回来以后庆兔兔一直都是和爸爸一起睡觉,不过爸爸的鼾声确实让人无法入睡。

妈妈说:“不行,你要学会自己睡觉。”

庆兔兔说:“我睡不着觉。”

妈妈说:“睡不着觉就看书。”

于是庆兔兔拿了一本《皮皮鲁和魔鬼号列车》,妈妈把庆兔兔书桌上的台灯拿到小房间。

小房间是玻璃门,这样客厅里也亮了起来,我只好抱着庆小兔去了我们的房间。

好在外婆还没有睡着,庆小兔哼哼着,庆小兔想睡,庆小兔不时地和睁开眼睛看一眼。

已经二十三点钟了,庆小兔已经睡意朦胧,庆小兔还是在喊妈妈,把庆小兔抱给妈妈,庆小兔马上就没有做声睡着了。

小房间的电灯还亮着,我推门进去,庆兔兔拿着《皮皮鲁和魔鬼号列车》坐在床沿在看书。

我说:“庆兔兔,已经不早了,你明天还要上学。”

庆兔兔抬起头,庆兔兔脸上毫无表情地看着我说:“我睡不着。”

爸爸的呼噜声震天动地响着。

庆小兔刚刚睡着,如果让庆小兔看见庆兔兔,庆小兔马上就会睡意全无,庆小兔和庆兔兔又要疯狂地疯一阵子。

早上七点钟,外婆在客厅里喊:“庆兔兔,到点了。”

庆兔兔披着棉袄,庆兔兔拖拉着拖鞋,从妈妈的房间里冲了出来,庆兔兔像箭一样射向卫生间。

庆兔兔可能已经憋尿了,庆兔兔夜里还是不敢一个人起床尿尿。

当庆兔兔转回来回到小房间的时候,爸爸才从房间里出来,庆兔兔重新坐到床上发癔症。

外婆说:“庆兔兔,动作快一点,你把衣服穿好,外婆给你的脚抹一点药。”

今天庆兔兔的动作还有那么快,接下来庆兔兔就失去了动力。

外婆正在卫生间外边一个劲地催促着:“庆兔兔,动作快一点。”

“庆兔兔,时间要到了。”

“庆兔兔,还差一分钟了,来不及了。”

我出来看庆兔兔,庆兔兔还正在慢条斯理地穿鞋子。

庆兔兔还没有出门,庆小兔就醒了,庆兔兔和庆小兔做鬼脸,庆小兔扒着我要和庆兔兔说话,我连忙挥手要庆兔兔不要跟庆小兔说话。

我说:“小九,哥哥要上学了。”

昨天我说庆小兔睡的比较早,今天早上庆小兔也醒的比较早,庆小兔好像还没有醒彻底,庆小兔不时地在揉眼睛,庆小兔的头还有一点痒,外婆在给庆小兔轻轻地抚摸着庆小兔的头。

我说:“现在小九还不能理发,要等天暖和了再给小九理发。”

洗脸专门给庆小兔又擦了一下头发,庆小兔的鞋也换了一双皮革的鞋,这样庆小兔在外边走路就不会把鞋打湿了,鞋踩脏了也容易擦干净了。

外婆端着面条过来吃,庆小兔看见了马上伸出手要吃面条。

外婆说:“你吃饭还有一点早,外婆到一边去吃饭去。”

外婆走到一边去,庆小兔跟着外婆一起走,最后外婆还是给庆小兔冲了牛奶。

喝完奶,庆小兔推小飞机玩,庆小兔就在屋里推了两圈,庆小兔停下来站在那里。

我说:“小九屙巴巴了。”

爸爸回来给庆小兔念《I am a Bunny》,爸爸还是一会说英语,一会爸爸又变成中文,爸爸说:“I am a BunnyMy name Nicholas。我是一只兔子,我叫尼古拉斯

爸爸翻了一页继续在念:Andwhcn winter comes。当冬天来临的时候

庆小兔好像也十分喜欢读书,庆小兔只要来到沙发跟前,庆小兔就会拿识字大卡拿书给我们,让我们把书翻开一页一页地看。

庆小兔一边看书一边还会用手指着啊啊啊地说话,但是庆小兔只要听见电视上有不一样的声音,庆小兔还是会转过脸去看电视。

庆小兔还是不时地打着哈欠,庆小兔有时候也会哼哼几声。

爸爸说:“小九,你怎么了?”

我说:“小九今天起来早了一点,昨天早上小九九点钟才醒的。”

突然间外边露出一丝阳光。

外婆说:“出太阳了。”

阳光就是昙花一现,就在说话的功夫,太阳已经躲藏在了云的后边。

庆小兔来到挖掘机旁边,爸爸把庆小兔抱到挖掘机上,庆小兔两个手没有扶着挖掘机的把手,庆小兔的腰在前后摆动,庆小兔可能在体会摇摇车上晃动的感觉。

天上的云比早上那一会高了一点,外边已经没有那么昏暗的感觉了。

庆小兔还是在楼下捡石头玩,外婆就跟一个个老太太说话聊天,庆小兔勉强同意了到小广场玩,结果小广场没有一个人也没有。

在往回走的时候遇见了紫小兔妈妈带着紫小兔。

紫小兔妈妈伸出手说:“阿姨抱你好不好?”

庆小兔只是看着紫小兔妈妈,紫小兔妈妈把手插到庆小兔腋下,庆小兔也没有任何表示。

紫小兔妈妈走了,庆小兔转过身用手指着紫小兔妈妈离开的方向。

我说:“峻峻在的时候你不理哥哥,峻峻走了,你又要跟着,峻峻现在是要出去吃饭的,我们回家去吧。”

回到家,庆小兔又要下来,爸爸带着庆小兔到楼下玩了一会。

十一点钟庆小兔就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庆小兔趴在我的身上睡着了。

十三点钟庆小兔醒了,庆小兔睁着两个大眼睛看着我,穿好衣服给庆小兔端来鸡蛋羹和半边馒头。

喂了庆小兔一口鸡蛋羹,接着就是一小块馒头,可能是每天不一样的味道,庆小兔不吃鸡蛋羹了,庆小兔伸出手要馒头。

庆小兔拿着馒头轻轻地咬了一小口,馒头残渣碎末从庆小兔的嘴边掉落下来,庆小兔从自己的衣服上捡起来残渣碎末扔到一边。

接着庆小兔又咬了一口,这一口庆小兔咬的有一点大,庆小兔再次张开嘴咬的时候,庆小兔的嘴里已经装不下了,庆小兔把后咬的馒头吐了出来。庆小兔还没有板牙,这种老面馒头韧性比较大,庆小兔没有办法把馒头嚼碎吞下去。接着庆小兔就不断地把掉在衣服上的馒头沫拾起来扔到一边去。

庆小兔把嘴里的馒头都吐了出来,庆小兔用更大的力量狠狠地咬了一口馒头。

结果是大家可以想象到的,馒头已经满地开花,沙发上地板上全部都是馒头的碎沫沫。

爸爸出来了,我把鸡蛋羹端出来要爸爸喂,鸡蛋羹庆小兔吃完了。

外婆起来把剩下的馒头掰碎,外婆用牛奶和了喂了庆小兔。

外婆打开火火兔播放儿歌,庆小兔站在沙发跟前,庆小兔面对火火兔听儿歌。

庆小兔听着火火兔播放的儿歌,庆小兔开始了艺术表演。

庆小兔最先是扭动身体,接着庆小兔的右脚抬起,庆小兔的右脚和着音乐节奏,庆小兔的右脚不停地踏着地板。过了一会庆小兔左右晃动身体,两个脚轮流踏地,虽然庆小兔这还不算舞蹈,但是对庆小兔这么小的小朋友已经是精彩表演了。

接着庆小兔身子靠在沙发上,庆小兔举着两个手在头上晃动,晃手的动作庆小兔没有做很长时间,庆小兔又开始重复刚才的表演。

我连忙过来给庆小兔录像,因为庆小兔是扶着沙发跳舞,刚刚开始是在庆小兔后边录像,我怕庆小兔突然摔倒。

外婆说:“你录的都是小九的背后。”

外婆过来照看庆小兔,我又来到庆小兔旁边录了两段视频,今天先后给庆小兔录了三段视频。

不过我还是认为在后边的录像效果好一点,因为后边才能够看到庆小兔的全部动作,在侧面就看不到庆小兔的脚的动作,但是可以看到这是庆小兔的录像,也可以看到一点庆小兔的脸上的表情。

外婆看着庆小兔跳舞说:“这家伙比庆兔兔活泼多了。”

我说:“他的音乐细胞可能会蛮多,也许以后他在音乐方面也会有一点造诣。”

天上的云慢慢地被蓝色所稀释,稀薄的云已经不能遮挡住太阳的脸庞,这几天真的气温已经在缓缓地上升,就是没有太阳也没有感到有多少凉意,这一会虽然太阳的光芒并不是那么热情奔放,可以阳光却给人们带来心情舒畅。

下楼庆小兔就要下地,庆小兔首先是在地上寻找石头,大石头庆小兔搬不动,太小的石头庆小兔看不起。

我也帮着庆小兔找合适的石头,石头要庆小兔能够抓得住,石头要掉下来还不会把庆小兔的脚砸伤。

于是石头就成了庆小兔的玩具,是一个拿在手里的工具,看见什么庆小兔都要拿石头去碰一下。

有时候庆小兔还要去碰汽车,这个是万万使不得的,汽车就是一个人的身份象征,汽车就是一家人流动的财产,私人财产是受法律保护的。

有时候庆小兔会把石头扔到地上,庆小兔用脚去踢一下,有时候还会用脚使劲地踩一下,然后庆小兔再蹲下来把石头捡起来。

外婆要庆小兔到小广场去,难得的好天气小广场可能已经积聚了不少人气,可是庆小兔现在要求不高,只要有石头树枝就可以消磨很长时间。

尽管庆小兔不愿意,我还是把庆小兔抱了起来,就那么短的一段路,庆小兔还是下来两次到地上捡石头。

小广场上已经有一发广场大妈们在排练节目,这些已经不是随便晃晃跳跳,这是正正规规的排练节目,自然这些跳舞的大妈们也整齐划一。

庆小兔可能是自比不如,庆小兔只是虚心学习,庆小兔只是静静地看着大妈们的表演,庆小兔不敢在关公面前耍大刀。

紫兔兔的弟弟紫小兔来了,没有想到今天庆小兔走到紫小兔跟前,紫小兔竟然比庆小兔高出半个头。

我用手比划了一下说:“峻峻长得真的很高了,峻峻把他姐姐损失的都补了回来。”

紫小兔妈妈说:“他把他姐姐欠的都吃了回来。”

外婆说:“是不是他姐姐的时候奶不多吧?”

紫小兔妈妈说:“不是的,紫兔兔也喝奶,不过紫兔兔喝饱了就呕出来,再想吃的就没有奶了。”

庆小兔在用手揉眼睛,紫小兔妈妈问:“小九怎么了?小九是不是想睡觉了?”

我说:“小九今天早上起早了,七点半就起来了。”

紫小兔妈妈说:“我们的这一个,每天早上只要姐姐起来,他就醒了,有时候他六点多钟就醒了。”

紫小兔妈妈拿出两个砂糖橘。

紫小兔妈妈伸出手问:“小九,吃不吃橘子呀?”

庆小兔抬起头看了一眼又玩他自己的石头。

紫小兔妈妈把橘子递给外婆。

外婆剥好橘子喂庆小兔,庆小兔伸出手要自己用手拿着。

外婆说:“你的手那么脏。”

我拿出手绢给庆小兔擦手,庆小兔吃了一片以后,外婆把砂糖橘给掰碎喂到庆小兔的嘴里。

外婆手里的橘子清空了,紫小兔妈妈手里还拿着一片橘子准备给紫小兔吃。

庆小兔远远地伸出手喊,紫小兔妈妈没有听见,紫小兔妈妈还是把那一片橘子喂给了紫小兔。

我和外婆都笑了,紫小兔外婆也笑了,紫小兔妈妈问怎么了,紫小兔妈妈听说了说:“小九,对不起,阿姨没有听见你在叫。”

太阳落到房子的背后了,冬天没有了太阳就是一个冷,冬天一旦太阳落山,气温马上就降了下来。

紫小兔要回家了,于是我们也跟着一起回家。

来到门口紫小兔妈妈说:“小九,再见。”

没有想到庆小兔竟然举起手上下摆动着和紫小兔再见。

回到家,庆小兔爬到茶几下边,庆小兔探出头和爸爸躲猫猫。

茶几的腿很粗,庆小兔从一边探出头看着爸爸哈哈哈地大笑。庆小兔退缩回去,庆小兔的脸藏在茶几腿后边,停一下庆小兔的头又从另一边露出脸来,庆小兔又向着爸爸叫了一声,爸爸也低下头望着庆小兔叫了一声,接着就听见庆小兔的哈哈大笑。

爸爸去接庆兔兔放学,庆小兔爬到我身上,庆小兔趴在我身上把头靠在我的腿上。

我说:“小九,你是不是要睡觉了?”

刚刚把庆小兔的衣服脱掉,庆小兔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防撞角本来是防止庆小兔的头撞在茶几角上的,现在防撞角反而成了庆小兔的玩具,我把防撞角重新用双面胶贴在茶几的角上,庆小兔还是把防撞角一个个地掰了下来。

姨妈给庆小兔播放歌曲,是一首节奏相当欢快的歌曲,庆小兔两个手扶着茶几,整个身体随着音乐节奏在晃动,庆小兔晃动幅度之大令人惊奇,庆小兔还慢慢地左右来回移动。

我又一次犹豫了,想给庆小兔录像,又怕把手机拿来了,庆小兔又不跳了,结果庆小兔很跳了一会。庆小兔从茶几下边爬到外边来。

姨妈拿着手机说:“小九,我们再听一会歌,我们再跳一会舞吧。”

这一次我不想失去机会,我拿着手机等待着,庆小兔趴在地上看着姨妈。

音乐响起来,庆小兔就在地上摇了几下,我把庆小兔扶起来,我让庆小兔扶着茶几上。

庆小兔没有跳,庆小兔还是注视着姨妈,姨妈走到庆小兔跟前,姨妈扭动腰身开跳舞,庆小兔只是把自己当做一个观众,庆小兔自始至终没有再跳。

庆小兔要看电视,我把电视打开播放《贝贝日记》,庆小兔看了一集就分心了。

庆小兔往卫生间爬过去。卫生间对庆小兔已经轻车熟路,庆小兔跪在马桶旁边,庆小兔想把马桶盖掀起来,不过庆小兔还是不知道怎么用力。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