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09小九喜欢走路

2018-05-23 07:42 | 宝宝成长

2409十八日星期多云转小雨10~5客厅早晨温度16PM2.5-138

爸爸出门去接庆兔兔上学,爸爸还没有走一会功夫,爸爸又急匆匆地回来了。

爸爸说:“外边下雨了。”

爸爸是回来拿伞的。

天迟迟没有亮起来,庆小兔也在睡梦里没有走出来。

CCTV2播放日本家具厂让家具可以暗藏钱财,在柜子里加装机关,我和外婆看了都笑了。

我说:“这种小把戏我们十年前就用过了,他们现在才当做发明创造。”

外婆说:“哪里是十年前,我们几十年前就这样做了。”

还在七十年代的时候,我们家的大门柜子都装了暗道机关。看着外边看不见锁,跟一般的柜子没有两样,柜子门抽屉是一般人不知底细打不开的。

以前我们家里贵重东西都是放在柜子夹缝,抽屉底下的夹层里的,也就是现在日本家具厂设计的那种方式。

我们家的大门也装了暗道机关,不是我们家的人是不知道怎么能够把门打开的,门锁也是经过加固的,就是外边有了用脚去踹门,大门也不会轻易被踹开。

我们上楼顶的一个五米多长的梯子就挂在楼梯走廊里,看到的人都感到惊奇,梯子挂在高高的墙上,就一个封闭的铁环没有挂锁。看到的人,看得见却拿不下来,而且挂梯子的铁环穿进墙里又高不可攀。我们打开梯子只是在家里拔出一根销子,轻轻地一推就可以把梯子拿下来。

八点钟庆小兔动了一下,我们连忙进屋去,打开门屋里一股热浪袭来,也不知道妈妈夜里把屋里暖气打了多高。

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身上一股酸臭味涌入我的鼻腔,不知道夜里庆小兔身上出了多少汗。庆小兔还小,庆小兔热了冷了需要大人给予调节。

让庆小兔在汗水中淋浴,这不是爱护他,这是让庆小兔享受人间炼狱。

我抱起庆小兔,庆小兔又睡了,庆小兔转战自己的小床上。

外婆说:“小九昨天晚上十二点半才睡着。”

我说:“小孩子该睡觉的时候就要睡觉,该吃饭的时候就要吃饭,任何一件事情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妈妈是学习西方人要培养孩子的个性,不想睡就不睡,不吃饭就可以不吃饭。我们明明是中国人,为什么非要学习西方人的生活习惯。西方游牧民族和我们农耕民族不是一回事,游牧民族他们游走四方,他们的睡觉吃饭是不能随心所欲,牛羊没有走到目的地是不能睡觉,也不能吃饭的,就是吃饭也是干粮就相当于他们现在的快餐。小九明明每隔三小时就要睡觉的,时间到了,尽管小九还在玩,你只要哄他,小九马上就会睡着。小九十二点还没有睡觉,时间已经过了六个小时,妈妈觉得自己很委屈,我还替小九打抱不平呢。那么晚了,小九已经多么瞌睡了,小九会多么难受,还让小九在睡意朦胧中勉强地玩耍,弄得小九早上那么晚还没有睡醒。”

其实有时候妈妈也很纳闷很痛苦,自己瞌睡的要命庆小兔却精神抖擞,强制庆小兔睡觉,庆小兔又大哭小叫。

庆小兔一直睡到八点五十分,庆小兔睁开眼睛望着我在笑。

我说:“小九,你醒了。”

我跟外婆说:“现在他们在家里,把小九的作息时间完全搞乱了。”

庆小兔虽然没有在澡盆里洗澡,庆小兔还是全身上下擦洗了一遍,就连庆小兔的头发都擦洗了几遍。衣服是肯定要换的,人都酸臭了,衣服肯定是不能穿了。

外婆给庆小兔喂奶,爸爸说:“昨天晚上小九那么晚也没有睡。”

我说:“小孩子该睡觉就要睡觉。”

爸爸说:“小九那时候睁着那么大的眼睛。”

我说:“小孩子喜欢玩,但是大人要让小孩子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小九每隔三个小时就要睡觉,昨天晚上六个小时还没有让小九睡觉,这样会把小九的生物钟搞乱的,这样会影响小九的生长发育的。”

外婆连忙阻止我继续说下去。

庆小兔还在打哈欠揉眼睛,外婆说:“你到现在还没有睡好呀?”

爸爸给庆小兔念书。

下楼庆小兔就要下地,庆小兔捡了一根像节节根一样的枯草。

那个比庆小兔大几小时候的小姑娘坐着童车来了,小姑娘爷爷忘了庆小兔的历史。

我告诉他:“你们是三点钟生的,我们是十点钟生的,双胞胎是九点钟生的。”

小姑娘的爷爷这才恍然大悟。

庆小兔还是没有要出小区,庆小兔和昨天一样,就在门口的路上玩着,庆小兔没有在马路上,庆小兔是在路边停车位在玩。

庆小兔现在走了已经明显稳当多了,不管地面怎么不平,不管是草地还是烂泥地,庆小兔基本上在走很少会歪倒。

地上有一根自行车的刹车钢丝,庆小兔松开手蹲了下来。

庆小兔右手拿着那根草,庆小兔用左手捡起刹车钢丝,庆小兔站起来仔细看了一会,庆小兔把刹车钢丝扔到地上。

庆小兔刚刚想迈步,庆小兔发现自己的手没有牵着我,庆小兔马上伸出手要我牵着。

蹲下来再站起来,对庆小兔来说应该是高难度动作,蹲下来要比走路还要难平衡一些,但是庆小兔还是不愿意自己走路,庆小兔伸出手要我牵着走。

一个破损的停车位挡板,庆小兔站在了上边,庆小兔一个脚站在一个边上,停车挡板已经变形,庆小兔脚踩在上边,停车挡板一翘一翘的,于是庆小兔就摇晃着身体在上边晃动。

看见有人开门进大门去了,庆小兔也要我牵着上去,庆小兔抬起脚跨上去,当庆小兔的脚在用力的时候,庆小兔嘴里就会发出嘿地一声。

上去了,走几步,庆小兔又下来,下来,庆小兔一样嘴里发出嘿的一声。

就这么一个门口的台阶,庆小兔上上下下好几次,同样庆小兔嘴里的声音也不断地飘荡出来。

突然发现庆小兔站在那里不动了,我连忙把庆小兔往家里抱。

庆兔兔和爸爸不在家,客厅里一个人也没有,客厅也没有开灯。

我开门就说:“小九可能屙巴巴了。”

我在庆小兔背后扒开尿不湿,刚刚掀开一点好像没有巴巴。

我对外婆说:“小九还没有屙巴巴。”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闻到一股巴巴的臭味。

我说:“不好了,小九已经开始屙巴巴了。”

庆小兔不是屙的很干的巴巴,尿不湿上那么多巴巴,庆小兔的巴巴已经糊了一点在屁股上。

庆小兔鞋上全部是稀泥巴,洗完屁股外婆给庆小兔换鞋洗鞋。

我说:“小九还要出去呢?”

庆小兔继续拿着那根枯草,下楼庆小兔看见一张漂亮的糖纸。

庆小兔鸟枪换炮,庆小兔把枯草扔了,庆小兔的手里变成了颜色鲜艳的花纸头。

在垃圾箱跟前庆小兔看见一块碎玻璃镜子,亮晶晶能够照出自己影像的镜子,镜子引起庆小兔的注意,庆小兔先用脚去踩了几下。接着庆小兔手里的糖纸也不要了,庆小兔弯下腰去捡碎镜片。

什么东西都可以玩,就是玻璃是绝对禁止的。

我说:“这个是玻璃,玻璃我们不能玩,玻璃口很锋利,会把我们小九的手划流血的。”

庆小兔虽然还是想要那块亮晶晶的玻璃镜子,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也没有再反抗。

去小广场一个人影都没有,回来庆小兔站在马路旁。

小区马路上立着许多挡汽车停的绳子,这是物业想阻止一些人任意在马路上停车的。庆小兔以为那根绳子可以依靠,庆小兔身子往前一靠,绳子随着庆小兔的身体重量而倒向一边,庆小兔的身子随即就趴在了马路上,还好庆小兔的头没有磕在马路沿上,但是余承泽的头是紧贴着马路沿上的。

双胞胎叮叮当当出来了。

我说:“你们两姐妹现在长胖了一点了,你看比我们小九还胖了一点。”

双胞胎爸爸问:“你们最近没有体检吗?”

我说:“我们体检身高体重都不达标。”

双胞胎爸爸说:“我们也检查了,我们就是身高稍微低了一点。”

今天回来庆小兔就要换鞋了,庆小兔要把脚上脏兮兮的鞋换下来。

外婆已经准备好一个猕猴桃,猕猴桃还是用勺子刮给庆小兔吃。

猕猴桃吃完,庆小兔又去拿甘蔗,甘蔗又粗又重,庆小兔啃着啃着就掉了下来。庆小兔马上就哼哼起来,庆小兔从沙发上下来,庆小兔把甘蔗捡起来继续啃。有时候甘蔗吃着就歪倒在一边,于是庆小兔的身体也跟着歪倒下来。

庆小兔下地去推塑料凳,塑料凳被推到茶几下边,庆小兔又爬到三轮车跟前。庆小兔站起来,庆小兔用手按着三轮车上的按钮,于是三轮车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声音停下来,庆小兔又接着按。

庆小兔又坐在地板上用手去扳弄三轮车的踏板,三轮车的踏板在庆小兔的手指头下迅速旋转起来。

茶几上的三个防撞角都已经被庆小兔抠了下来,庆小兔爬到茶几跟前突然发现还有一个防撞角,庆小兔把茶几上残留的安全防撞角抠下来。庆小兔举起手把防撞角往远处一扔。

庆小兔的头磕在茶几上,庆小兔看了我一眼哭了起来,我把防撞角捡给庆小兔,庆小兔马上不哭了。

庆小兔牵着我的手哇哇哇地走向厨房。

外婆听见庆小兔的哭声出来问:“小九怎么了。”

庆小兔把防撞角递给外婆。

爸爸也从屋里出来问:“小九,你怎么哭了。”

可视门铃响了,我过去看原来是楼上的奶奶没有带门卡。

庆小兔听见门铃响了,庆小兔连忙就往门口爬,爸爸说:“门口没有人,你不用去了。”

十一点五十分外婆给庆小兔冲牛奶,早上庆小兔起来有一点晚,所以把庆小兔上午的睡眠往后推移了一个小时。

吃午饭的时候爸爸说:“昨天晚上小九精神那么好,我把电灯关了他也不睡,我把他放在我们这边床上,他就一个人爬着玩。”

我说:“难怪昨天晚上十一点钟,我看见小房间的电灯亮着,那么亮的电灯开着,小九能睡吗?”

爸爸说:“我哄了,小九还是不睡觉。”

我说:“早知道小九没有睡觉,我就来哄小九睡觉。”

我也奇怪,庆小兔在我身上很少哭过,到时间睡觉,不要怎么哄庆小兔就能睡着。

庆小兔整整睡了两个小时。

穿好衣服,庆小兔拿起喜马拉雅的插头,我将插头插在插座上,庆小兔要我抱起来。庆小兔两个眼睛直愣愣看着喜马拉雅头顶上的旋转的光圈。

喜马拉雅发出连接成功的声音,庆小兔看着喜马拉雅笑了,庆小兔转过脸也朝我会意地笑了。

“哎,我是小雅。”

喜马拉雅发出一个甜美的女声,庆小兔马上也俯下身子说:“小雅。”

庆小兔说的,喜马拉雅听不懂,喜马拉雅要说两遍小雅。

我说:“小雅,小雅,请播放《数鸭子》。”

喜马拉雅说:“稍微等一会再播放,现在没有联网成功。”

庆小兔要下地,庆小兔往妈妈的房间走去。

外婆说:“爸爸还在睡觉。”

庆小兔还是走到门口,庆小兔举起手乒乒乓乓的去敲门,庆小兔嘴里哇啦哇啦地喊着。

爸爸可能没有睡觉,很快门被拉开一条缝,庆小兔用手把门推开,庆小兔伸出手和爸爸牵着手。

外婆给庆小兔削了一块梨,于是庆小兔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吃梨。

妈妈又给庆兔兔买了新书《I am a Bunny》,这是一本画的极其精致的图画书,中文名字叫《我是一只兔子》 ,《I am a bunny》的插画作者是大名鼎鼎的美国插画家 Richard Scarry(理查德·斯凯瑞),这本书要比《不服输的石头小猪》好看多了,而且内容也很容易读懂。

爸爸在给庆小兔念书,书上全部是英文字母,爸爸一会给庆小兔念英语,一会爸爸又用中文给庆小兔解释。

爸爸抱着庆小兔坐在地板上,庆小兔一个手握着手推飞机在来回推,很奇怪,庆小兔不知道为什么手的控制能力那么好,手推飞机庆小兔可以推的很好,飞机两个轮子可以一直挨着地面滚动。

外婆给庆小兔喝牛奶,喝完奶还是要带庆小兔出去玩一会。

晾衣架上已经挂满雨滴,走着外边还感不到雨在下。

楼下路边的树叶,庆小兔摘了一片树叶。庆小兔在地上看见一块小石头,庆小兔弯下腰用手去摸,庆小兔手里还撰着树叶,庆小兔只是利用手指头的背在石头上摸了几下。

庆小兔直起腰站起来,庆小兔用脚踢了几下小石头,庆小兔又蹲了下来,庆小兔手里的树叶不想丢,庆小兔伸出两个指头去抓石头,石头有一点大,庆小兔两个指头夹不起来。我让庆小兔手里的树叶扔了,庆小兔还想把树叶捡回来,庆小兔想了一下,庆小兔还是把身体直立起来。

远处紫小兔妈妈和外婆在打招呼,紫小兔坐在妈妈的腰凳上,紫小兔的外婆提着菜跟在后边。

紫小兔妈妈和庆小兔打招呼,庆小兔不卑不亢,庆小兔只是看了一眼紫小兔,庆小兔继续在玩自己的。

庆小兔又站在那里不动了,我从后边看了一眼庆小兔的尿不湿,庆小兔又屙巴巴了。

回家洗了屁股,换了尿不湿,庆小兔继续下楼。

庆小兔手里的石头依旧还在手里,浇花的水管接口成了庆小兔玩具,庆小兔仍然一个手牵着我,庆小兔蹲在管接头旁边,庆小兔一个手把石头在管接头里放进去拿出来。

乐乐的奶奶从楼上下来,乐乐奶奶停下来跟外婆说话,乐乐奶奶说了有二十分钟,庆小兔也蹲在那里玩了那么长时间。

庆小兔看见一个粗的绿色的塑料吸管,这次庆小兔没有怜惜自己手里石头的安危,庆小兔把手里的石头扔了,庆小兔拿起了绿色塑料管。

有了新玩具新武器,庆小兔拿着塑料管到处敲打,庆小兔还拿塑料管戳泥巴。

外婆要去买卤菜,我抱起庆小兔说:“我们跟着外婆去买菜去。”

庆小兔拿着塑料管正玩的兴头上,庆小兔犟着不愿意走。

我说:“我们到外边看看有没有小狗。”

庆小兔嘴里说着:“汪汪。”

庆小兔这才答应离开。

回来庆小兔跟上午的程序一模一样的,庆小兔多了一样工作,庆小兔把核桃从盒子里一个个拿出来,然后再把核桃一个个地扔到远处。

十七点十分庆小兔睡觉。

十七点二十分庆兔兔回来。

外婆给庆兔兔一块鳕鱼,庆兔兔用筷子夹起鳕鱼说:“外婆,我不想吃这种鱼。”

外婆说:“这是外婆专门给你和小九蒸的鱼,鳕鱼吃了有营养的。”

庆兔兔把鳕鱼放进姨妈的碗里,姨妈说:“鳕鱼吃了可以补脑子的,以后你就可以更加聪明一点。你看小九就吃鳕鱼,小九的脑子就很好用,你看小九这么小就会把鸭蛋放进鸭子身上。因为小九不挑食而你就喜欢挑食。”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