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08宜昌市掉进云海里

2018-05-22 06:53 | 宝宝成长

2408十七日星期三晴天转多云12~3客厅早晨温度16PM2.5-160

起来就听见庆兔兔咳嗽了两声。

外婆说:“庆兔兔,怎么又咳咳起来了。”

我说:“人吃五谷杂粮,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哪会不生病呀。不过生病确实让人心里不爽,孩子生病一家人的心都要吊起来了。”

妈妈上班的时候,就是庆兔兔起床的时间,爸爸刷牙洗脸,外婆就在叫庆兔兔起来。

庆兔兔还躺在被窝里,庆兔兔没有再继续咳嗽了。

外婆跪在床边拿着庆小兔的绒衣说:“庆兔兔到点了,庆兔兔要上学了。”

外婆把绒衣套在庆兔兔的脖子上,庆兔兔还是没有起来,外婆把庆兔兔扶起来,庆兔兔闭着眼睛低着头瘫坐在那里。

外婆说:“庆兔兔,动作要快一点,当心受凉了。”

其实屋里并不冷,屋里开着暖气呢,要是屋里冷,你把庆兔兔扶起来,庆兔兔马上就会重新钻进被窝里。

庆兔兔还是起来了,庆兔兔套上棉袄就往卫生间跑,庆兔兔尿完尿又跑回房间里。

外婆已经拿着裤子等着庆兔兔。

外婆说:“快一点把裤子穿上。”

庆兔兔裤子穿好,庆兔兔又坐在床边。

外婆说:“你怎么又不动了?”

庆兔兔说:“我的脚还没有抹药呢?”

外婆说:“哦,你还要抹药。”

外婆从厨房回来,庆兔兔还坐在床边。

外婆说:“庆兔兔,你怎么还坐在那里呢?”

庆兔兔说:“我的脚抹了药,要吸收完了才能够下来。”

庆兔兔坐在床沿上,庆兔兔右脚光着脚垂在那里。

外婆说:“不要紧的,穿上袜子就不要紧了。”

庆兔兔说:“刚刚抹了药,要休息五分钟才可以走路。”

不过今天庆兔兔起来没有用很长时间。

爸爸洗完脸出来说:“庆兔兔,你今天动作很快嘛。”

庆兔兔并没有去刷牙。

我说:“庆兔兔,你怎么没有去刷牙呀。”

庆兔兔在客厅里晃了一圈坐在了沙发上。

我说:“庆兔兔,你早上起来就要动作快一点,你如果动作快了,你以后早上就可以多睡十分钟。”

外婆从厨房出来,外婆问:“庆兔兔,你怎么还没有刷牙呀?”

庆兔兔马上站起来就往卫生间走,外婆说:“起来就有动作快一点。”

庆兔兔说:“外婆,我告诉你,你如果摸了我的脚,你就要洗手的。”

外婆说:“我没有摸你的脚呀。”

庆兔兔在戴口罩,庆兔兔突然举起口罩说:“外婆,我的口罩断了。”

外婆把口罩接过来看了一眼,庆兔兔的口罩一边的带子断了。

外婆说:“这个怎么会断了,断了只好再拿一个新口罩。”

这种口罩像一次成型的泡沫塑料,淡淡的蓝色,弹性很好,可能是庆兔兔用劲拉了一下拉断了。

爸爸拿了一个新口罩递给庆兔兔说:“今天雾霾很重,今天是重度雾霾。”

外婆说:“是的,今天的雾有一点大。”

庆兔兔说:“外婆,不是雾,是雾霾。”

我查看了一下宜昌市今天的天气预报,天气预报说这一会是中度雾霾。

庆兔兔走了,外婆突然跑过来说:“你看,今天外边雾霾好重,站在厨房里对面房子都看不见。”

我奇怪地说:“今天宜昌市天气预报是中度雾霾呀?”

外婆说:“你到厨房去看看。”

厨房窗外就是白茫茫的一片,看见的就是窗户外边路边的几棵大树,远处的景物已经都掉进云海里。

听见庆小兔哼哼,我把庆小兔抱了起来,庆小兔没有睁开眼睛,庆小兔换了睡觉的位置。

八点半我还在写日记,听见我背后的小床上有声音,我连忙伸出手去拍。

外婆进来看了一眼说:“小九,你醒了。”

这几天庆小兔起来都很好,洗脸洗屁股换衣服都蛮好,安安静静不时地还对着我们在笑。

我说:“小九,你是不是长大了,现在越来越听话了。”

外婆说:“只要他睡好了,小九还是蛮乖的。”

庆小兔看见茶几上的甘蔗,庆小兔伸手去拿了一根。

外婆说:“小九,你不能吃甘蔗,你昨天吃甘蔗都把甘蔗渣子都吃进去了。”

我说:“不会吧,现在他不好吃的东西他会吐的。”

外婆说:“这是昨天的甘蔗,我们洗一下。”

外婆想把庆小兔手里的甘蔗拿下来,庆小兔两个手抱着甘蔗不松手。

外婆只好又拿了一个大一点的甘蔗去洗,庆小兔看见有了更大的甘蔗,庆小兔一个手接过外婆手里的甘蔗,庆小兔这才把自己的甘蔗给了外婆。

九点钟外婆给庆小兔喂牛奶,牛奶庆小兔并没有喝完,庆小兔继续啃自己的甘蔗。我要庆小兔把嘴里的甘蔗残渣吐出来,庆小兔嘴紧闭,庆小兔不吐,我拿一个苹果让庆小兔看。

我说:“我们吃苹果吧。”

庆小兔马上就把甘蔗扔在沙发上。

庆小兔从沙发上下来,庆小兔坐在了地板上,外婆用一个手遮挡住茶几的角。

外婆说:“不是买的防碰角吗?”

我这才想起来外婆以前在我的电脑跟前放的塑料袋,这个塑料袋里好像放着防碰角。

因为电脑桌子上堆满了东西,我也就没有注意过放在桌面上的东西。

我拆开包装袋,里面装着的就是桌子柜子的角上的保护贴,三个保护贴轻而易举地就安装在了茶几上,有一个保护贴怎么也贴不上去。包装袋里还有双面胶,我去拿双面胶,庆小兔拿起保护贴往茶几的腿上按,外婆笑着说:“小九还蛮行嘛,小九知道这个怎么用了,小九长大了会不得了。”

外婆用手指着茶几的角,外婆要庆小兔把保护贴装在茶几角上,庆小兔不让外婆的手碰茶几。

庆小兔只是看到我拿着保护贴在茶几上弄,庆小兔并没有看见我具体是装在那个地方。庆小兔一直试图把保护贴按到茶几的腿上,庆小兔手刚刚拿开,保护贴跟着就掉了下来。

庆小兔把防碰角捡起来,庆小兔又继续把防碰角往上按,经过几次折腾,庆小兔把保护贴往茶几腿上一按,庆小兔松开手就不管了,庆小兔只是抬起头看着我。

庆小兔这几天突然喜欢了推塑料凳,塑料凳推到房间的门口,木地板连接处的铜条挡住了塑料凳的去路,庆小兔抬起头喊。

爸爸说:“你转一圈,不就可以走了。”

庆小兔真的转到塑料凳的另一面,庆小兔将塑料凳推向反方向。

外婆说:“小九蛮聪明嘛,他好像听得懂我们说的话,他知道往前走不了了,他换一个方向继续推凳子。”

庆小兔推塑料凳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冬天寒冷,外边雾霾铺地,庆小兔不能出去,就是出去了,外边一样看不到一个小朋友。

推凳子,楼下肯定会听到,你不让庆小兔推又怎么办呢,好在庆小兔不会一直推,塑料凳很轻,可能不会有很大的声响,这个只是我们的自我安慰。

庆小兔推塑料凳就转了两圈,庆小兔就要爸爸牵着手去踢球。

十一点钟了,雾霾依旧盘踞在我们身边,不知道是雾霾轻了一点,还是天亮了一些,对面的房子已经可以模模糊糊的出现在我们眼前。

雾霾是不能让庆小兔出去的,庆小兔也没有要出去的意思,庆小兔坐在爸爸的怀里看着电视里那么多感冒发烧的孩子们。

庆小兔还是耐不住寂寞,庆小兔来到妈妈的房间里,庆小兔两个手扒着桌子,庆小兔用手指着桌子上的电视机。

爸爸说:“我们小九要看电视呀?”

爸爸打开电视机,爸爸拖过来两把椅子。

爸爸说:“小九,跟爸爸一起看电视吧。”

先看《常见鸟类》,我负责站在电视机跟前给庆小兔讲解,庆小兔看着电视机屏幕上的各种各样的小鸟,高兴地手舞足蹈叽哩哇啦乱叫。

接着就是看《Blame It On The Rain》,这两天都是看这个节目。

Blame It On The Rain》有一点类似于中国的动画片《神笔马良》,《神笔马良》故事性强一点,《Blame It On The Rain》孩子更容易接受一点。

一个可爱的小男孩拿着一支笔,天马行空异想天开地画出各种各样的房子大树白云河流,接着就是孩子们喜闻乐见的各种各样的小动物。

外婆给庆小兔喝牛奶,外婆说:“是不是让庆小兔晚一的睡觉。”

喝完奶庆小兔无事可做,庆小兔要我开窗户看外边。

我说:“外边雾霾太重,我们下午再出去玩好不好。”

关了窗户庆小兔就要开门,开了门庆小兔牵着我的手,庆小兔就一步步下楼梯。

来到楼下,我说:“我们再来爬楼梯上楼。”

庆小兔又一步步地上到我们门口。

我说:“小九,打开门我们回家。”

庆小兔一下子把大门关上了。

庆小兔还是要下楼,我把庆小兔抱进屋里,庆小兔还要开门出去。

我说:“我们还是睡觉吧。”

还不到一分钟庆小兔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本来想让庆小兔晚一点睡的,结果庆小兔还是十一点四十分就睡了。

庆小兔睡了两个半小时,爸爸姨爹在加工木器,庆小兔也爬过去帮忙,庆小兔去抓爸爸工具箱里的工具。不能让庆小兔去帮忙,关键是怕工具箱里工具磕磕碰碰,庆小兔不小心受伤了。

宜昌市还在雾霾中挣扎,天似乎在想下雨,温度并不觉得有多冷。

来到外边庆小兔就下地了,庆小兔仍然不愿意自己走,庆小兔捡起一个很长的树叶,庆小兔一个手牵着我在走。

壮兔兔的外婆背着壮兔兔的弟弟,壮兔兔外婆在晾衣服。

壮兔兔外婆背的背篓我们那个年代我们也背过,外婆经常要背着妈妈姨妈做家务事。

这种背篓在湖北湖南四川大山里经常可以看到,大山里道路崎岖狭窄多险,挑担推车很不方便甚至不可能。背篓却可以在大山里大行其道。

上山爬坡,种地运货,带孩子,到处都可以看到背篓的身影。

现代人用的背背佳可能就是仿照背篓的原理发明的,尽管现在很多乡村山区交通方便了,在紧挨大山的城镇里还是经常可以看到背篓的出现。

关键是有孩子的家里,没有人帮忙,要摘菜做饭洗衣服,把孩子放在背篓里,虽然累赘一点,可是不会影响摘菜做饭洗衣服。

壮兔兔外婆不认识我,壮兔兔外婆在和我打招呼,壮兔兔外婆用手指着庆小兔问:“他多大了。”

我说:“我们这个已经一岁了。”

我用手指着壮兔兔弟弟说:“他比你们这个大四个月,我们是元月份生的,你们是四月份出生的。”

壮兔兔外婆说:“那不是快要会走路了?”

我说:“你看,他其实已经会走路了,就是他一直不敢松开手。”

壮兔兔外婆说:“过完年弄不好他就会走了。”

我说:“壮兔兔现在每天都是谁去接呀?”

壮兔兔外婆说:“他妈妈有时间就妈妈去接,有时候是爸爸去接壮兔兔放学,爸爸妈妈都没有时间就爷爷去接回来。”

我说:“他哥哥和壮兔兔一样都是一个学校,一个年级。”

壮兔兔外婆说:“要不要到我们家坐一会?”

我说:“你看他,就想出来在外边玩的,他还不知道要到别人家玩。”

因为这是壮兔兔的家,背着壮兔兔弟弟的人肯定就是壮兔兔的外婆,如果在外边我一样不认识壮兔兔的外婆。

庆小兔牵着我的手,庆小兔没有要到小区外边,庆小兔沿着小路一路走来。庆小兔并没有走小路,庆小兔是在草地上走,庆小兔在漫坡上在走。

庆小兔一路上就是捡树叶,捡树枝找石头。

庆小兔没有要抱,庆小兔一直自己在走。

看看天好像要下雨了,我抱起庆小兔回家了。

回到家,庆小兔拿起了甘蔗就啃,只见庆小兔在啃,就没有看见庆小兔把甘蔗的渣子吐出来。我用手放在庆小兔的嘴边,庆小兔马上就把头扭到一边。庆小兔继续津津有味地在啃甘蔗,我想庆小兔不可能会啃下很大的块块,一点点甘蔗沫沫吃下去可能不要紧,就当吃了一点纤维素了。

我要庆小兔睡觉,我把庆小兔手里的甘蔗拿下来,庆小兔一个手拿着甘蔗,庆小兔一个手在嘴里拽着什么。我忽然发现庆小兔嘴里露出一段甘蔗丝,大概有四厘米那么长,我也用手去帮着拉,我发现甘蔗丝卡在庆小兔的了牙齿缝隙里了,我将甘蔗丝往上顺着牙齿的缝隙抬一下,甘蔗丝才从庆小兔的牙齿里拿出来。

五点钟庆小兔就睡着了。

庆兔兔回来了,爸爸说:“你跟妈妈说,你的彩色笔怎么了?”

庆兔兔说:“我不要说。”

爸爸说:“庆兔兔把一盒彩笔还有尺子在学校都弄丢了。”

庆兔兔做什么,庆兔兔做完了,庆兔兔什么都不会去管,庆兔兔该玩就去玩,庆兔兔不会想到自己的玩具学习用品。

在学校里,在课堂上,一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