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07小九会扭电位器了

2018-05-21 06:44 | 宝宝成长

2407十六日星期多云转晴天11~2客厅早晨温度15PM2.5-229

    手机的铃声把我们从睡梦中叫醒,当用手去触摸手机屏幕关掉铃声的时候,手机上的颜色让人触目惊心,手机屏幕上的漫天黄沙的颜色让人心头一紧,今天又是一个严重雾霾的天气,雾霾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已经快一个星期了。

外边在下雨,晾衣架上挂着星星点点的雨滴,外边光滑的大理石石板上已经可以看到路灯的反光。可是看这一会的天气预报,重度雾霾仍然笼罩在我们头顶,雨水并没有能够把雾霾洗刷干净。

庆小兔还没有醒,外婆在小房间照看庆兔兔穿衣服起床,我只能到妈妈的房间照顾庆小兔。

今天庆兔兔穿衣服还算快。

庆兔兔说:“外婆,我好想再睡一会呀?”

外婆说:“马上就要放假了,放假了你每天就可以多睡一会,但是就是放假了生活还要有规律,该吃饭还是要吃饭,该睡觉还是要睡觉,只不过你早上可以多睡一会懒觉。”

庆兔兔从屋里出来问:“外婆,我爸爸的剃须刀呢?”

外婆说:“你做你的事情,爸爸起来做爸爸要做的事情。”

庆兔兔说:“爸爸还要剃须刀刮胡子呢?”

我说:“爸爸的剃须刀不是在书桌上充电吗?”

庆兔兔马上又回到小房间找剃须刀。

庆兔兔从房间里出来说:“爸爸的剃须刀没有呀?”

外婆说:“庆兔兔,早上就那么一点时间,你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赶快刷牙洗脸。”

庆兔兔从餐桌旁边走过,庆兔兔用手指着餐桌上的两个奶瓶说:“外婆,这两个奶瓶一模一样,你也搞不清那个用过的了。”

外婆说:“这是小九夜里用过的,你去洗你的脸。”

庆兔兔一边洗脸,庆兔兔一边说:“爸爸,我告诉你,我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我梦了梦见三个人,

爸爸说:“小孩子做什么梦呀?”

庆兔兔问:“你们大人不做梦吗?”

外婆说:“大人做梦。”

庆兔兔问:“外婆,你们老人做不做梦呀?”

外婆说:“所有的人都会做梦,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白天对一个事情比较关注,你夜里就可能不由自主地想起来,这就是做梦。有的人因为精神紧张,有些人因学习压力大。学校的学生尤其是考试前夕,像你们现在要考试了,你们天天都要进行小测验,你们在入睡后便容易引起做梦。比如白天反复找一个玩具一直没找到,说不上在梦里你就会找到的。”

今天庆小兔睡了一个好觉,庆小兔睡到八点半才起来,爸爸今天在卫生间修理水龙头,庆小兔就擦了一个脸。

爸爸说:“小九,你今天很乖嘛,醒了一次也没有哭呀,你还那么高兴。”。

外婆在冲牛奶,庆小兔伸出手说:“奶,奶。”

我站在庆小兔对面,我要庆小兔过来,庆小兔一个手扶着沙发就是不愿意迈出这一步。

外婆拿着奶瓶来了,我伸出手,庆小兔牵着我的手就来到外婆跟前。

庆小兔要开屋里的电视,我给庆小兔看电视图片,我在给庆小兔讲家庭成员的时候,庆小兔每看一个人,庆小兔都会微笑地看我一眼。

《常见昆虫》还没有看一半,庆小兔站在那里梗巴巴了,等打开尿不湿,庆小兔已经屙出了一坨巴巴了。

今天庆小兔屙了很多巴巴。

给庆小兔端巴巴,给庆小兔洗屁股,给庆小兔裹尿不湿穿裤子,庆小兔一直笑盈盈地。

我说:“今天小九怎么了,干什么都没有闹。”

外婆说:“可能小九今天睡好了。”

庆小兔看英语动画片,庆小兔在玩遥控器,电视机上的图形不停地变化,一会加速,一会在说话,一会又没有了声音,庆小兔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庆小兔继续用手指头在遥控器上按着。

外边已经没有那么冷了,天还是那么的阴,其实就是雾霾把我们的眼睛遮挡,地上看不清远方,天上也看不见蓝天。

汽车站跟前那个重新装修一新的小区已经开始收物业费了,庆小兔首先是看中小区大门上刷着金漆的装饰品,接着进小区里看装饰画。这个小区里的装饰可能下了大工夫,一些是凸出墙面的立体字画,剩下的竟然都是手工绘制的,不管画师的水平多高,这里面一幅幅的画并不是三天五天就可以画出来的。

太空漫步机还可以在上边晃几下,其他的健身器械都还挂满了水迹。

医院,庆小兔还是要进去一游,现在还是流感高发期,哪里玩都不能去医院转一圈,哪怕就是门诊大楼的大厅里也不能进去。

庆小兔庆兔兔都打了流感疫苗,庆小兔的流感疫苗才打了四天,流感疫苗要第十天才可能起作用,就是到了第十天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

我们是点到为止,我们从门诊大楼的门口救护车道这一边进去,又顺着汽车的道路走了出来。再往后就是漫无目的地闲逛,庆小兔的手指向哪里,我就顺着往那里走。

庆小兔十一点钟才回到家,十一点半庆小兔喝奶睡觉。

庆小兔已经睡了三个小时了。

外婆说:“不能再让他睡了,他醒了就要让他起来。”

我说:“我已经把火火兔打开了,我让火火兔轻轻地播放儿歌,他醒了听到儿歌就会起来的。”

这一觉庆小兔整整睡了三个半小时,庆小兔醒了不哭不闹,庆小兔穿好衣服,庆小兔拿着一片苹果坐在沙发上吃起来。

我在屋里电脑上写日记,一直没有听见庆小兔着声,半个小时过去了,我出来看庆小兔还坐在沙发上吃苹果。

庆小兔站在飘窗跟前,庆小兔去拿飘窗上的东西,飘窗上都是放的一些庆兔兔复习功课的教具。

庆小兔拿了钟表模型,庆兔兔把钟表上边的一个个数字拿下来,庆小兔拿在手里看一眼就放到飘窗上,现在庆小兔已经很少往地下扔了,然后庆小兔在把数字放进钟表的孔里。

庆兔兔练习数数的一串串珠子,庆小兔看了一眼就放进嘴里嚼起来。这些珠子一串十个,是由细钢丝穿的硬塑料珠珠,让庆小兔用牙床嚼一会可以当做磨牙器材了。

庆小兔走出来,庆小兔去拉折叠梯,我把折叠梯打开,庆小兔马上扶着就想往上爬,可惜庆小兔的小腿太短了,庆小兔蹬不上楼梯,最后还是我把庆小兔抱上去。

雾霾没有一点想退缩的意思,只是地面上的景物略微清晰了一点。

雾霾实在太重,我们没有走远,我们就到对面的三期去玩。

庆小兔坐在摇摇车上,庆小兔听见对面小狗在叫,庆小兔马上牵着我的手来到宠物店门口。宠物店笼子里的狗汪汪汪的乱叫,几只小狗用前爪扒着笼子。

今天宠物店有了生意,两家人送来两只大狗在洗澡美容。

宠物店的气味令人不爽,狗主人都远远地站在门外,庆小兔看见他们那么多人都站在门口,庆小兔也不看狗了,庆小兔一直注视两家的狗主人。

庆小兔看着他们,他们也看着庆小兔,庆小兔看过这个人,又扭过头看那个人,于是几个人也跟庆小兔说起话来。

我说:“小九,你不看小狗,我们就到别的地方玩。”

认识的人就跟庆小兔打招呼,庆小兔就报以笑脸。

外国语幼儿园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庆小兔从围栏的缝隙伸进手,庆小兔要进去。

我说:“这里进不去,再说幼儿园现在正在上课,外边的人不能随便进出的。”

一个头发花白的爷爷牵着一个男孩在玩。

男孩爷爷问:“会走路了嘛,小妹妹多大了?”

我说:“我们是男孩,一岁刚刚过。”

男孩爷爷说:“我们孙子一岁三个月了,他一岁一个半月才会走路。”

男孩爷爷跟男孩说:“快喊爷爷。”

男孩喊了,不过喊的咬字不清楚,像又不像,男孩走路还不是很稳,跟庆小兔一样喜欢要爷爷牵着。

男孩爷爷说:“我们的精力也不够呀,带孩子太吃力了,你今年六十几岁了?”

我把食指中指大拇指合拢在一起做了一个七的数字。

我说:“我已经这个数了。”

我问:“你多大了?”

男孩爷爷说:“我快要六十岁了。”

我说:“你也太年轻了。”

男孩爷爷说:“两个养不起呀,养一个就吃不消。”

我说:“我们这个也是二胎,他还有一个哥哥。”

男孩爷爷说:“我们还不是两个都是儿子,以后长大了还要给他们买房子买车娶媳妇,到哪里去弄那么多钱呀,还是计划生育不放开就好了。”

庆小兔站在一个小白兔的喇叭音箱跟前,男孩手里拿着好几根细树枝,男孩爷爷要男孩过来和庆小兔一起玩。

两个孩子在一起最忌讳的就是各种树枝竹签,我连忙用胳膊挡住小男孩手里的树枝。

不过男孩并不想和庆小兔玩,男孩爷爷继续给男孩捡一些树枝让男孩拿着。

我们从小区出来,男孩还在小区门口坐摇摇车,庆小兔也坐上一个摇摇车。

一会男孩爷爷抱起男孩说:“我们要去接他的哥哥了,他哥哥才四岁现在在幼儿园上中班。”

一个很时髦的奶奶,还穿着一条黑色超短裙,奶奶带着一个可能一岁多的小女孩。女孩站在摇摇车跟前用手抚摸着摇摇车。

奶奶说:“你是不是要坐呀?”

说着奶奶把小女孩抱到摇摇车上,奶奶从皮包里拿出一个钢镚递给小姑娘。

小姑娘的摇摇车开始歌唱,庆小兔马上从自己的摇摇车上下来,庆小兔要我牵着来到小姑娘跟前。

小姑娘奶奶问:“是不是小妹妹呀?”

我说:“不是,我们是小伙子。”

庆小兔只是用手摸摸小姑娘的摇摇车,庆小兔不知道为什么小姑娘的摇摇车会唱歌。

庆小兔刚刚准备离开,小姑娘也站了起来,奶奶说:“还没有摇完呢?”

小姑娘执意要下来。小姑娘奶奶抱起小姑娘跟我说:“叫小弟弟去坐吧。”

我说:“他还不知道摇摇车为什么会动。”

小姑娘奶奶说:“反正摇摇车还在摇,就让他上去坐坐试试。”

于是我把庆小兔抱到摇摇车上,刚刚坐上去庆小兔还有一点不知所措,很快庆小兔平静下来,庆小兔跟着摇摇车在晃动着身子。

摇摇车停了下来,庆小兔四处张望着,庆小兔不知道为什么摇摇车不会动了,庆小兔还用脚去踢了几下摇摇车,摇摇车并没有因为被踢了几脚又动起来。

庆小兔在小广场停下来,小广场已经来了五六个小孩子,不过都很小,都是一直坐在腰凳上的那一类的小朋友。

庆小兔站在大理石台阶旁边,庆小兔在捡树叶玩。

庆小兔更愿意捡葵花籽壳,不过今天不让庆小兔捡葵花籽壳,庆小兔没有进行激烈地反抗。

庆小兔捡起一坨泥巴在玩,庆小兔用手把泥巴一点点地掰小。

今天还不错,庆小兔没有把任何树叶石头放进嘴里。

回来庆小兔就拿了一个橘子递给我,我把橘子剥了皮,我给庆小兔一片橘子。

我把庆小兔抱到沙发上,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的手里拿着一层经络的橘子喊起来,再给庆小兔一片,很快橘子又变成一坨碴子。第三片第四片庆小兔就连碴子也没有剩下,第五片下肚庆小兔也从沙发上下来了。

姨妈回来,庆小兔跟在姨妈后边打哈哈,姨妈也跟庆小兔躲猫猫,庆小兔就到处去找姨妈。

姨妈拿了一根甘蔗让庆小兔啃,庆小兔啃的津津有味,姨妈还给庆小兔录了像。

十八点四十分爸爸妈妈和庆兔兔才回来。

外婆说:“庆兔兔,你看小九就啃甘蔗,你怎么就不喜欢啃甘蔗呀?”

外婆把姨妈录像放给庆兔兔看。

爸爸妈妈庆兔兔围坐在餐桌上吃饭,庆小兔扶着妈妈站起来,庆小兔两个手扒着餐桌。庆小兔现在已经有餐桌一样高了,庆小兔踮起两个脚探着头看餐桌对面的庆兔兔,庆兔兔猛地站起来看一眼庆小兔。

庆小兔马上放下脚,庆小兔迅速地低了下来,庆小兔的眼睛已经比餐桌低了。庆小兔看不见了庆兔兔,庆小兔以为庆兔兔也看不见了他。

没有听见庆兔兔的声音了,庆小兔以为庆兔兔离开了,庆小兔又重新扒着餐桌探出头,庆小兔的头刚刚探出来,庆小兔发现庆兔兔正在看着自己。

庆兔兔猛地吸气一冲,庆兔兔大声地嘿了一声,庆小兔也嘿地一声低下头。

吃完饭庆兔兔来到小房间的床上,庆小兔跟着上了床,庆兔兔在床上站起来,庆小兔也拉着庆兔兔的腿站起来。

庆兔兔用手比着庆小兔的头顶说:“小九才到我这里。”

我说:“小九会长呀。”

庆兔兔用手在庆小兔的身上比划着说:“去年这时候小九刚刚生下来,小九才这么高。”

外婆说:“小九去年生下来才四十八厘米高。”

我拿来火火兔,庆兔兔跟着妈妈去复习功课,庆小兔就拉开抽屉找东西玩。庆小兔拿出每一样东西,仔细看一遍,庆小兔没有扔,庆小兔把拿起的东西重新放回抽屉里。

庆小兔用手指着《石头小猪不服输》的书,庆小兔坐下来把书放在腿上,庆小兔用手去翻书,庆小兔要我帮着把书翻开,接着我就一页一页地给庆小兔讲。

庆小兔用手去扭火火兔的电位器,开始庆小兔好像还没有掌握技巧,一会火火兔的声音突然放大,很快儿歌的声音变得很大很大,原来庆小兔已经知道怎么旋转电位器了。

我把火火兔的声音调小,庆小兔马上就把火火兔的声音调大起来,于是你来我往,火火兔成了庆小兔的一个大玩具。

火火兔的嗓门又大声唱起来,我还没有过去把火火兔声音调小,火火兔的声音突然变小了。火火兔声音又响了,我看庆小兔的右手刚刚从电位器手拿下来,庆小兔的左手又捏着电位器,庆小兔的左手是反转,火火兔马上声音就变小了。这一下火火兔可就遭罪了,电位器来了一个高负荷运转,弄不好火火兔会牺牲在庆小兔的手底下。

中午庆小兔睡的时间太长,下午这一觉我就没有想起来要庆小兔睡,妈妈二十一点四十分就把庆小兔睡衣换上了。

妈妈说:“昨天晚上,庆小兔在房间里精神那么好,一会飘窗上,一会去玩电脑键盘,一会庆小兔又去拿毛笔玩,一直到了十点半,小九才拿着一支毛笔敲敲打打地睡着了。”

庆兔兔回来,妈妈就说:“庆兔兔的脚好像起泡了,庆兔兔的脚还在流水,洗澡的时候要好好的看一看,再给庆兔兔的脚上抹一点药。”

洗澡的时候外婆说:“庆兔兔的脚是不是起鸡眼了,庆兔兔的脚底那么硬。”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