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05柔情与法律

2018-05-17 07:13 | 宝宝成长

2405十四日星期日晴天转多云11~4客厅早晨温度15PM2.5-238

《高铁门》事件继续在发酵,连续发生妻子为老公拦截高铁车门事件,让国人新闻报道不得不把这些事情推至风口浪尖。

看似一件不起眼的小事情,如果不能及时阻止,就可能变成一场不可收拾的乱局。

都认为无所谓,都认为我就是一个人,这些事情的发生也体现一些人的素质低下。

这些事情一旦蔓延开了,可能我们国家的高铁航空就会一团糟,他将损坏中国的信誉形象,会给中国的社会次序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

继合肥站女子罗某扒阻高铁车门事件后,一月十一日,宝鸡南站又出现一起《高铁堵门》事件。

一名女子因与丈夫发生矛盾,不顾周围乘务人员及警察劝阻,执意站在高铁列车车门处打电话,并不断对周围乘客高喊,险些影响列车正常发车。

女教师认为学校对自已的处罚不公,有人在给女教师打抱不平,认为教育部门软弱多管闲事。是的,高铁门事件是和老师的身份无关,可是你在社会上的身份是一个老师,学校是一个教书育人的地方,这种事情让孩子们知道,孩子们会怎么想。

不能以我触犯法律并没有在学校为理由,你的工作单位和这个社会社会是一个整体。另外就是不能因为火车站检票口服务人员不作为,作为你影响火车发车扰乱公共次序的理由。

社会准则保障的是全体人民利益的,法律也在保护我们每一个人的利益,法律是要每一个人去遵守的。

我们希望获得法律的保护,我们在触及自己个人某些利益时候又希望法律网开一面,结局就是我们一边指责执法者的不作为,一边又埋怨执法人员的不近人情。

女教师只有自己和她的家人,能不能顺利登上这趟列车。可是她就没有想一想,这样可能会因为自己一个人的过激行为将会影响高铁全线各站的正常运行,还会影响到整个列车上成千上万人的公众利益?

你不是坐的一辆普通公交车,这是高速列车,车次是以一分钟以秒来调度的,一辆车的晚点可能会影响几十列甚至上百列火车的晚点,你不是耽误你一个人的时间,你是耽误的是成千上万人的时间,你将造成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经济损失。就算你坐的是一辆普通公交车,你如果无理取闹,你会给公共次序㱞不可估量的影响。

七点半外婆过来叫我:“小九醒了。”

我一边站起来一边说:“我怎么没有听见小九声音呢?”

猛地进入一个黑暗中,眼睛一下子适应不过来。妈妈已经坐在床上,床上什么都看不见,庆小兔的睡衣是一身深蓝色,庆小兔就像融化在了黑色中。

勉勉强强看得一个黑影在晃动,妈妈把庆小兔从被窝里拉出来说:“这不是小九吗。”

我抱着庆小兔出来,外婆对着庆小兔说:“你还笑,刚刚外婆抱,你还不要外婆抱。”

我说:“这是小九心疼外婆,小九知道外婆的身体不好。”

外婆说:“你真的要外婆抱,外婆还真的抱不动。”

客厅的电灯不能开,客厅的窗帘不能拉,因为爸爸庆兔兔还在睡觉。

庆小兔洗完换好衣服,我提着火火兔来到我们房间,我把庆小兔放到我们床上。

庆小兔抱着火火兔看了一眼,庆小兔就把火火兔扔到一边,庆小兔迅速扶着电脑桌上站起来。

庆小兔扒着电脑屏幕看了一眼,庆小兔拉过来电脑键盘就开始噼噼啪啪地拍打起来。我的电脑桌面上这时候打开的是昨天的日记,很快日记中出现乱七八糟的字符,庆小兔一边拍打着,庆小兔和一边扭过头看电脑屏幕。

庆小兔的手按在了键盘上,很快我的日记变成一行行的标点符号迅速地往上移动着。

我只好把庆小兔抱到沙发上,我打开电视,我把窗帘拉开了一点缝。

庆小兔听见小房间里的动静,庆小兔对着小房间哇哇哇喊着,庆小兔来到庆兔兔旁边。

小房间里传来庆兔兔的说话声,庆兔兔说:“小九,你为什么要起那么早呀?”

外婆说:“还早吗,现在已经八点半钟了。”

爸爸起来了,庆兔兔从被窝里探出头说:“外公,我今天可以玩一整天了。”

外婆问:“你今天没有跆拳道吗?”

庆兔兔说:“今天没有跆拳道。”

九点半庆小兔去小广场。

蓝天上没有云,蓝天已经浸泡在白色中,太阳虽然也挂在天上,阳光照在地上,几乎看不到和阴影的分界线。

一个可能快三岁的小男孩过来了,小男孩远远地就和庆小兔招手。

小男孩过来说:“小弟弟,我们两个一起玩吧。”

庆小兔看着这个十分热情的小哥哥,庆小兔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小哥哥热情有加,庆小兔麻木不仁。小哥哥拿着一片树叶来给庆小兔,庆小兔只是看着小哥哥,不知道为什么庆小兔今天会这样。

庆小兔拿着一个瓜子壳在玩,外婆说:“不能玩瓜子壳。”

庆小兔不把瓜子壳放下来,我说:“小孩子好像都喜欢玩瓜子壳,只要他们不放进嘴里就算了,以后就带几颗瓜子让小九玩。”

又来了一个两岁多的小男孩,小男孩也捡起一个瓜子壳,男孩的爷爷说:“不能玩瓜子壳,这个不能放进嘴里哟。”

小男孩放下瓜子壳拿起一片树叶,我也给了庆小兔一片树叶。

小男孩要走了,小男孩举起手说:“弟弟再见。”

我说:“小哥哥很有礼貌嘛?”

小男孩跟爷爷说:“小弟弟是我的好朋友。”

那个小十天的小姑娘来了,小姑娘外婆说:“我们还不会走路,只能扶着走。”

我说:“无所谓,晚一点说话,晚一点走路,晚几天就晚几天,只要证明没有天生残疾,没有必要和别人比。我们小九走路比你们好一点,可是你们说话还是比我们早一点呀。”

小姑娘外婆说:“我们已经会喊奶奶了。”

我说:“我们只会喊妈妈,看见什么都喊妈妈,你们不是胆子比我们这个哥哥大吗。双胞胎和我们一样大,双胞胎就已经会脱手走路了,这个没有必要比。”

小姑娘被放下地,我也把庆小兔放下地,庆小兔不愿意下地,庆小兔更不愿意和小妹妹在一起玩,庆小兔转身就要我抱起来。

我说:“你不愿意玩了,我们就回家吧。”

路上我跟外婆说:“昨天就是这个小姑娘抢小九的树叶,小九哭了的,可能小九还记着昨天的事情,小九不愿意跟她玩了。”

在家里,姨妈说:“庆兔兔,你的跆拳道练好没有?”

庆兔兔说:“学会了。”

姨妈说:“学会了就打一遍,给姨妈看一下。”

庆兔兔站起身子对着姨妈。

姨妈说:“现在开始吧。”

庆兔兔开始背梁启超《少年中国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

庆兔兔并没有毕恭毕敬地站着,庆兔兔扭动着上身,两个手把绒衣的边缘卷起来,不断地翻转着绒衣卷起来再放下来。

接着就是武术套路,我没有看见老师是怎么打的跆拳道,庆兔兔打的动作实在不敢恭维,庆兔兔已经不是一次在家里这样打拳了,我不知道是庆兔兔姿势不到位,还是老师本来就是这样教的。

姨妈问:“庆兔兔,鸟是怎么写的?”

庆兔兔用手在空中划了一遍。

姨妈问:“宝盖头怎么写?”

庆兔兔又在空中划了一遍。

姨妈问:“秃宝盖怎么写呀?”

庆兔兔笑着说:“秃宝盖就是没有长头发。”

中午豆苗家在饭店请客,爸爸推着童车,庆兔兔坐在童车里,庆小兔却要我抱着。

懒洋洋的太阳挂在天上,有太阳和没太阳几乎没有多大区别,冬天有这样的天也算一个好天了。

客人到了,主人还没有来,通过电话,主人急匆匆地赶来,饭店里的包房已经没有空余。

饭店门口汽车把外边填的满满当当,姨妈牵着庆小兔在汽车缝隙里穿行。

寸土寸金,汽车间的夹缝成为一线天。庆小兔身材瘦小,庆小兔可以轻而易举穿行于车海之中,姨妈却只能望洋兴叹。庆小兔能够扶着车身走过来,姨妈却不能走过来,另一边只好由爸爸接过庆小兔的手。

爸爸牵着庆小兔的两个手,庆小兔往台阶上走,庆小兔一步两步三步。

上去庆小兔再掉转头下来,庆小兔一次两次三次,庆小兔不辞劳苦。庆小兔再上去的时候,庆小兔没有转过身,庆小兔直接往后退着往下走。

十一点半庆小兔就应该睡觉了,饭店大厅里人声嘈杂环境亮度又高,庆小兔想睡又睡不着。看着庆小兔已经不动了,庆小兔的眼皮已经耷拉下来,人们的哈哈大笑,让庆小兔又强打精神睁开眼睛。

十二点半庆小兔终于睡着了,虽然我们也带了被子,在这样的环境里无法让庆小兔睡好。

还没有看见今天的盛宴是什么样子,我只好抱着庆小兔提前先回来了。

十四点庆兔兔回来了,跟着回来的还有刘虎子。

庆小兔十四点半睡觉醒了。

庆小兔看见地上有一个核桃大小的彩色球,庆小兔弯腰把彩色球捡了起来。

刘虎子用着蜘蛛侠的一个胳膊拍打庆小兔的脸,刘虎子说:“让你不听话,让你不听话。”

我连忙说:“当心蜘蛛侠的手指头戳到了小九的眼睛了。”

紧接着哭声从庆小兔的嘴里飘了出来。

我连忙哄庆小兔,我说:“是不是哥哥把你的脸弄疼了,哥哥是跟你玩的,我们小九是男子汉。”

庆小兔不哭了,庆小兔在扔彩色球。

庆兔兔突然看见庆小兔手里拿的彩色球,庆兔兔掰开庆小兔的手把彩色球拿了下来。

庆小兔马上嚎啕大哭。

我说:“庆兔兔,你为什么要拿小九的球呀?”

庆兔兔说:“我也要玩呀。”

我说:“现在是小九在玩呀。”

庆兔兔说:“小九已经玩了一会了。”

我说:“小九玩的好好的,你把小九弄哭了。”

庆兔兔只好把彩色球重新塞进庆小兔的手里。

庆兔兔打开生蛋鸭子的开关,鸭子马上就开始走起来。

庆小兔看见鸭子马上要我牵着来到鸭子跟前。刘虎子把鸭蛋递给庆小兔。

刘虎子说:“放呀,小九把鸭蛋放里去。”

庆小兔拿着蛋只是看着刘虎子。

刘虎子说:“庆兔兔,我们看电视吧?”

庆兔兔打开电视,庆兔兔调到《铠甲勇士》。

刘虎子说:“这个电视我看过了。”

刘虎子打开机器人,机器人马上开始闪光唱歌。

庆小兔就是怕这个机器人唱歌跳舞,这个机器人的灯光有一点过分刺眼,机器人的歌声也有一点粗放,庆小兔马上转身要我抱了起来。

庆小兔拿起一个恐龙蛋,庆小兔松开牵着我的手,庆小兔两个手把恐龙蛋打开了。

恐龙蛋半边的壳掉在地板上,庆小兔慢慢地蹲下来,庆小兔伸出手把那半边恐龙蛋捡起来,庆小兔又站了起来。

外婆拿着奶瓶过来,外婆举着奶瓶正想要庆小兔过来喝奶。

外婆看到这一幕,外婆惊奇地说:“小九他蹲下来,他又站起来了。”

我说:“这说明他已经能够平衡了,就是他还是没有这个胆量。”

外婆举着奶瓶喊:“小九,你看这是什么?”

庆小兔扭头看外婆,这时候庆小兔才发现他的手没有牵着我的手,但是这样的状况庆小兔没有持久,庆小兔还是坐在了地板上。

妈妈起来了。

妈妈问:“庆兔兔,你看了几集电视了?”

刘虎子举起比划着三个指头说:“庆兔兔看了三集电视。”

妈妈问:“庆兔兔,你看了多长时间了?”

刘虎子说:“他看了半个小时。”

妈妈问:“半个小时,看了三集才用了半个小时。”

刘虎子说:“我就才来了半个小时。”

庆兔兔是没有看多长时间,庆兔兔一直在挑选电视节目,庆兔兔看了几个电视都没有看完。

庆兔兔刘虎子两个人分别在各自的底板上搭建乐高积木,刘虎子搭着一个四面有墙的房子,庆兔兔是四周是栏杆,中间是许多花插在中间。

妈妈问:“庆兔兔,你搭的是养马场吗?”

庆兔兔说:“不是养马场,我搭的是一个花园。”

刘虎子说:“我是搭的是一个房子。”

庆小兔爬在两个人中间,庆小兔不停地用手去摆弄他们的建筑。

庆兔兔说:“小九,你把我的房子弄坏了。”

妈妈说:“因为你搭的好,所以小九才喜欢的,你如果搭的乱七八糟,小九可能连看也不想看一眼。”

庆小兔又爬到刘虎子跟前,庆小兔伸出手把刘虎子的一面墙就倒塌了。

刘虎子说:“小狗,你怎么把我的房子弄坏了。”

妈妈问:“你怎么叫小九是小狗呢?”

刘虎子说:“对不起,我在家里叫我的妹妹是小狗,我叫习惯了,所以我也把小九当小狗了。”

妈妈说:“你叫你妹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