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01两代人的代沟

2018-05-11 06:57 | 宝宝成长

2401日星期三晴天12~-1客厅早晨温度15PM2.5-85

小姨奶奶又来电话找外婆聊天,外婆小姨奶奶两个人说不尽的家常话,述说不完的带孙子烦恼。

孙子可以给一家人带来欢乐,生活中的磕磕绊绊又使祖孙三代进入混沌之中,如果就是两代人相遇可以避重就轻,现在是为了第三代的健康成长,没有办法完全避免擦枪走火。

每个人都在讲述自己的道理,每个人都在埋怨自己的不幸,每个人都在说自己是怎么忍声吞气。其实就是传统和现代的碰撞,今年和去年的较量。

出生于五六十年代的父母对现在已经无法适应社会的快速发展,现代的父母却对几十年前的观点经验不屑一顾,甚至还带着抵触情绪认为那是一些老古董。

没有一个父母愿意和子女产生隔阂,现代的子女生活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尤其是后来的独生子女把家就当做是自己的财富。

老一辈含辛茹苦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却又不被子女所理解。

以前的老一辈是要求简单地服从照办,而新青年他们希望自主地安排生活也不愿意父母干涉。

老一辈用昔日的老办法教育孙一辈,现在的父母想依靠老一辈但是又想孩子受到现代先进的教育理念,这就产生家庭矛盾,也慢慢演变成为代沟。

望子成龙望女成风是天下父母的共同愿望,社会文化的进步使老一辈和新青年产生冲突。君为臣纲父为子纲的旧观念虽然在舆论上早被否定,但它在那些老一辈人甚至新青年思想中仍然根深蒂固,父母总是认为孩子没有长大,父母和孩子之间形成一种主从关系。

两代人的存在数不清的代沟,思想观点的不一样,价值观念重新竖立、生活方式兴趣爱好差距日益增大。在解放前贫穷落后的时候,在没有改革开放的年代,隔代差距并不是没有,只不过没有像现在这样巨大明显。

现在的社会日新月异,不是差一代,现在就是相隔三年五年就会出现明显的代沟。不同年龄的人,生活在不同圈子里的人,每个人接触的人和事物也不一样,这就是心理学上所说的世代隔阂。

几十年前的父母还停留在老经验,爷爷奶奶怎么说,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怎么说。

时代在变化,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理也在变化,层层的变化,行为的变化,语言的变化,心理的变化,观念的变化,让老一辈和新青年之间的鸿沟不易抹平。

新一代已经进入到新的四大发明,很多老一辈还不知道什么是微信,什么是支付宝,他们觉得社会已经发展到不可思议。老一辈对现代社会的不适应,使新青年对老一辈的滞后感到沮丧,新父母怕爷爷奶奶把老思想影响了自己的孩子。

突然我觉得好像听见庆小兔在哭,我把头伸出被窝,听不到任何声音,我怀疑是不是我的耳朵有了问题,我坐了起来仔细听还是没有任何细微的声音。

冬天睡觉我喜欢把头钻进被子里,只是把脸露在外边,因为我觉得我的头在外边会感到凉气逼人。

我重新躺下来,我重新把被子捂在头上。

我刚刚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又觉得好像庆小兔在哭,我又一次坐起来,我静下心听着妈妈不的房间,我除了可以听到外婆轻微的呼吸声音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这时候时钟已经指到五点钟,我就这样躺下起来无数次,最终我还是朦朦胧胧地睡着了。

六点半妈妈说:“小九要抱着哄。”

我连忙来到妈妈的房间,庆小兔躺在那里轻轻地哼哼着。

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睁开眼睛看看我,我说:“还早,我们再睡一会。”

我们房间的窗帘拉下来,我们房间的电灯关了,我的电脑屏幕也关了,我们屋里重新回到黑暗中,其实这时候外边的天还微微一点点亮。

庆小兔和昨天一样,庆小兔抱着我的怀里,庆小兔不时地要动几下,然后哼哼几声,庆小兔的肚子还没有好彻底,庆小兔还是感到肚子不舒服。

八点钟庆小兔终于勉勉强强地醒了,庆小兔一直有一点哭哭兮兮的,但是庆小兔的尿不湿上已经没有了巴巴,庆小兔大腿弯处已经没有红了,可能庆小兔的肚子要好了。

爸爸送庆兔兔回来,爸爸进屋整理床铺,庆小兔马上就爬到爸爸跟前去。

八点五十分庆小兔看见外婆,庆小兔看见外婆哼哼了几声,外婆说:“小九,你看到外婆了,我们喝奶吧。”

来到外边才发现出来早了,太阳照亮了大楼楼顶,我们只能走在高楼的阴影里,我吗在不断地忍受着凉风飕飕。

我对外婆说:“不行的话我们就先回去。”

外婆说:“既然出来了就在外边玩一会,明天我们再晚一点出来。”

小广场的阳光还没有来临,寒冷并没有影响广场大妈们的跳舞热情,由于出来有一点早,没有一个闲暇人员来欣赏广场大妈们的精彩演出。

寒冷却影响了庆小兔看表演的欲望,沿着人行道慢慢地前行,在冷风中游览确实令人不爽,重新回到小广场,阳光热度已经让几个孩子光顾了这里。

一个小小的推广动手制作组装电动玩具的摊点,一张桌子上铺满了各式各样用螺钉组装的小玩具。

庆小兔牵着我去看,庆小兔看到一个小风扇在旋转,小风扇旁边放着一块不大的太阳能电池板,这时候的太阳正好对着太阳能电池。

庆小兔看见地上一个葵花籽壳,庆小兔蹲下去把葵花籽壳捡了起来,我把葵花籽壳从庆小兔手里拿了下来。

我说:“这是葵花籽,这是别人嘴里吃过的东西。”

庆小兔马上就瘫坐在地上,外婆要庆小兔过去,外婆给庆小兔摘了一片树叶。

那个比庆小兔小十天的小姑娘来了,庆小兔又牵着我的手走过去。

比庆小兔小十天小姑娘的外婆说:“他已经会走路了。”

我说:“他还是小心翼翼,他不敢自己独立走路,他要我牵着走,要不他就会在地上爬。”

庆小兔两个手里正在玩树叶,庆小兔并没有觉得自己已经松开手了。

小姑娘外婆说:“他自己能站了。”

庆小兔竟然自己站在那里有一分钟。

庆小兔想离开了,庆小兔这才想起来要我牵着,庆小兔伸出手要我牵着。

我们回小区,双胞胎刚刚从小区大门出来,双胞胎妈妈问:“小九要回家睡觉了吗?”

外婆说:“睡觉还早,我们已经在外边玩了一个多小时了。”

外婆给庆小兔吃苹果,苹果还没有吃完,外婆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

外婆说:“小九吃着就往我身上爬,小九要我抱起来,看样子小九好像想屙巴巴了。”

庆小兔很快就屙了巴巴,巴巴颜色淡黄色,里面还有星星点点黑色的猕猴桃子,巴巴虽然还没有成型但是已经干结了许多。

庆小兔巴巴屙了,苹果庆小兔还没有忘记,半个苹果吃的只剩下一个空壳。庆小兔还要我继续刮,我让庆小兔看苹果,我说:“你看,就剩下一个壳了,没有了,我们下午再吃。”

庆小兔抓起苹果壳在啃。外婆又给庆小兔切了一片苹果给庆小兔。

庆小兔爬到屋里电视机跟前站起来,庆小兔踮起脚用手指着电视机啊啊啊地叫,于是我打开电视播放英文版《富兰克林和朋友们》。

稀饭还是白米稀饭,稀饭里面没有添加任何东西。

吃稀饭庆小兔要我过去,庆小兔一直嘻嘻哈哈地在笑,稀饭下肚,庆小兔已经趴在我的身上睡着了。

十三点二十分庆小兔轻轻地哼哼,外婆在睡觉,我立刻把庆小兔从房间里抱了出来。庆小兔可能还有一点不舒服,庆小兔不时地还动一下,庆小兔的嘴里还不断地哼哼唧唧,庆小兔也没有醒来。

庆小兔就多睡了十分钟,庆小兔睁开眼睛笑了,庆小兔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喊小雅。

今天是外婆主动要求一起外出,外婆说:“小九,外婆跟着你一起出去好不好?”

外婆要出去的时候,庆小兔还没有想好要出去,因为庆小兔正拿着电话听筒打电话,庆小兔拿着听筒喊:“小雅。”

天还是一样的天,地上却翻天覆地,早上是阴影铺地,现在是阳光灿烂,阴影不好意思地萎缩到一旁去了。

庆小兔推着童车在小广场走,外婆突然说:“小九的脚怎么横了过来了。”

我赶紧过去一看庆小兔的脚,庆小兔的鞋和庆小兔的身体方向成了垂直九十度角。

着实让我吓了一身冷汗,我也怕庆小兔的脚出了什么大问题。

可是庆小兔继续在推着童车在走,庆小兔没有一点痛苦的表情,庆小兔高高兴兴地在推车。

我扒开庆小兔腿上的袖套,这才发现庆小兔的脚后跟已经踩在鞋子外边了。

庆小兔抓住一片树叶,庆小兔一个手牵着我的手,庆小兔在小广场转圈地走,庆小兔现在已经很少会歪倒,但是庆小兔走起来还是小心翼翼的。

庆小兔停了下来,庆小兔牵着手突然的松开手,庆小兔用两个手拿在树叶在玩。于是我就站在庆小兔的后边注视着庆小兔。

庆小兔拿着树叶翻来覆去地研究着,庆小兔忽然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庆小兔这才伸出手要我牵着。这样的事情庆小兔发生过好几次,庆小兔看见小朋友拿着气球,庆小兔走到跟前,庆小兔伸出手去要气球,庆小兔松开我牵着的手,庆小兔静静地站在那里。

乐乐的奶奶来了,乐乐的奶奶那么精神,短发头下一个红晕的脸庞,丰满的脸上看不到什么皱纹,一身大红的衣服让人看着眼前一亮,唯一象征年龄的就是头上的几缕白头发。

外婆说:“好久没有看见你了,你现在很少过来呀?”

乐乐奶奶说:“最近我就每个星期来两天,他们年轻人不知道我们老年人带孩子的辛苦,他们总是认为带孩子没有什么,我这就是让他们体会一下带孩子的辛苦。”

我说:“老年人越是能干,年轻人就越是有了一个依赖。”

乐乐奶奶说:“我的腰好疼,他们都不知道问一声。”

外婆说:“我还不是腰都弯不下来,不是每天还要每次做饭洗衣服。”

乐乐家就住在我们楼上,乐乐的妈妈还是一个幼儿园的园长。

乐乐比庆兔兔小一岁。乐乐又是一个朝气蓬勃的一个男孩,乐乐小时候一直是奶奶带的,自从乐乐在妈妈的幼儿园上学,乐乐奶奶就搬回自己买的新房里。

乐乐奶奶说:“他们一天到晚让乐乐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要他们不要给乐乐吃那些东西,他们说,那些东西有营养,乐乐也喜欢吃。”

我说:“现在年轻人和我们的观点不一样,他们的文化程度也比我们高,他们现在口袋里的钱也够花。”

乐乐奶奶说:“乐乐每天吃完这些东西就干哕,看着乐乐这个样子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乐乐非要哇哇哇的吐一地才缓过劲来。我说,你们把这些东西都放到一边去,你们想吃的时候自己去吃。”

外婆说:“既然这样了,就不要吃了。”

乐乐奶奶说:“他们说乐乐喜欢吃,乐乐吐了,他们又要乐乐到医院看病打针。”

亲情所在,乐乐奶奶嘴里说着不管不管,乐乐奶奶每天还是要按时上岗。

乐乐奶奶看看来人越来越多,乐乐奶奶说:“我都忘了回家了,乐乐可能在家里都等急了。”

说着乐乐奶奶急急忙忙的就进了小区。

回来庆小兔就看中茶几上的葵花籽,我把金果条给了庆小兔一根,现在让庆小兔吃金果条已经没有什么问题。

金果条有一点硬,金果条有一点脆,金果条被口水沾湿也不会膨胀。但是要想咬断金果条还要用一点力气,门牙肯定是不行的,庆小兔板牙还没有长出来,但是金果条的坚硬却可以锻炼牙床,可以促使庆小兔的板牙早一点长出来。

金果条在庆小兔嘴里翻滚,金果条在庆小兔嘴里咀嚼,很快金果条被庆小兔咬成一截截小段,随着庆小兔的口水流到庆小兔的口水兜上。

虽然金果条非常坚硬,金果条的香甜的味道吸引着庆小兔的食欲,尽管金果条在庆小兔的嘴里只是过眼云烟,还是满足了庆小兔嘴里的欲望。

一根金果条在庆小兔的嘴里粉身碎骨,庆小兔还是要了第二根第三根,接着就看见被粉碎了的金果条的残渣被庆小兔吐了出来。

庆小兔又看见茶几上的橘子,于是一片橘子进到庆小兔的嘴里洗了一个澡,身材丰满的橘子变成一坨瓤瓤被吐了出来。

外婆过来问:“小九在吃什么呀?”

我用手指着茶几上还没有吃完的橘子。

外婆把橘子一层薄薄的皮剥去,外婆一点点剥成小块给庆小兔吃,这一次橘子就连骨头残渣也看不到了,所有的橘子都成了庆小兔的口中餐。

外婆给庆小兔冲奶喝,一百六十毫升牛奶很快下肚,庆小兔拿着空奶瓶还要奶。

外婆说:“上午一百五十毫升都没有喝完。”

庆小兔举着奶瓶还要牛奶,外婆说:“好了,不要急马上再给你冲奶。”

又是六十毫升牛奶灌进肚子里,外婆说:“上午你就喝那么一点,这一会又一下子喝那么多。”

庆小兔爬到外婆身上又不动了,外婆说:“小九要屙巴巴了。”

到了卫生间庆小兔没有一点动静,庆小兔静静地听着火火兔在唱儿歌。

外婆问:“小九,你屙巴巴呀?”

庆小兔就跟外婆不是跟他说话一样。

又过来一会,外婆说:“小九,你到底屙不屙巴巴呀?再不屙屁股就要冻感冒了。”

庆小兔照样一动不动在玩着自己的手指头。

庆小兔不屙巴巴,庆小兔看见爸爸去小房间,庆小兔很快也爬到爸爸跟前,庆小兔拉着爸爸的裤子站起来,庆小兔两个手扶着床铺看着爸爸。

爸爸从屋里走了出来,庆小兔还是站在床跟前看着爸爸。

爸爸说:“小九又要上床了。”

我把庆小兔抱到床上。

窗台上密密麻麻的玩具就是庆小兔每天的工作,庆小兔拿着一个个玩具在玻璃窗上敲打,然后一个个地扔到床上。

庆小兔扔一个玩具,庆小兔就会回头看一下我,如果我不去捡,庆小兔就自己去捡,然后庆小兔再去扔。

庆小兔爬到被子跟前站在那里不动了,我连忙扒开庆小兔的尿不湿看,庆小兔巴巴已经屙了出来。

庆小兔屙的是稀巴巴,比上午屙的还要稀,庆小兔的巴巴还没有变成水。

我还以为庆小兔的肚子已经好了,没有想到庆小兔的巴巴反反复复。人家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庆小兔吃坏肚子不知道要几天才能够好彻底。

洗完屁股庆小兔就睡觉了,庆小兔是以极快的速度睡着了。

庆小兔起来,姨妈给庆小兔喂稀饭,姨妈给庆小兔剪指甲。

姨妈带着庆兔兔走了,今天星期三,庆兔兔学校没有布置作业。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