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400老师就要先人一步

2018-05-10 07:15 | 宝宝成长

2400日星期多云10~0客厅早晨温度14PM2.5-94

夜里做梦还在想着庆兔兔学习跆拳道的样子。

一面硕大的镜子竖在庆兔兔的面前,庆兔兔怎么做动作总是和镜子里的自己是一个反的动作。

一会庆兔兔的前边变成一台手机,是一个比庆兔兔还要高的手机,手机里打拳的人是面对自己,于是庆兔兔把背对着手机,庆兔兔看不见手机里的模特,庆兔兔只好扭过头往后看。庆兔兔跟着手机里的老师在学习打拳。

手机里的老师说:“这个动作不对?”

手机里的老师伸出手,庆兔兔也伸出手,手机里老师的手又始终碰不到庆兔兔的手。

庆兔兔急的喊着:“老师我这样对不对呀。”

老师急的挠腮撧耳地说:“我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出来。”。

庆兔兔急的满头大汗,手机里的老师也一下子想不到办法来。

庆兔兔始终学不会,老师干着急出不来给庆兔兔纠正动作。

我说:“这么简单的动作还要那么费劲吗?”

我在给庆兔兔做演示,旁边的人都在拍手叫好,庆兔兔好像没有看见我一样。

我急切地说:“看书呀,哦,还可以看视频。”

庆兔兔说:“我要妈妈教我。”

一下子什么都模糊了,手机不见了,庆兔兔也在找手机,庆兔兔越走越远,庆兔兔也渐渐地淡出我的视野。

就那么十步动作,其中有两个动作一模一样的要重复四遍,这么简单的动作应该手到擒来,妈妈已经指导庆兔兔不止五次了。

父母辅导孩子没有错,但是家长要先了解一下孩子的功课,父母不能打无准备之仗。将帅如果稀里糊涂,战场上付出的就是那些无辜士兵的鲜血。

三人行必有我师,这里所谓的师并非就是指的是老师,只能说我们身旁的人当中总有人会比自己强一点,可能会在某一些方面超过自己,就是这么一点也是值得自己学习的,一个人的知识就是从许许多多的一点点中积累起来的。

并非老师必须知识渊博,我只要比其他人多知道一点,我就是老师,我可以与别人分享自己的知识。

所谓的老师其实就是先人一步,也可能你的白纸比其他白纸上多了一个字,也许你的画上多画了一朵花,你就是比别人先走了一步。

站在前边的人,就可以引导后边的人。站的高一点的人,就可以告诉别人你看到了一些什么。

孩子已经学了三字经,父母却还不知道孩子在念什么。

就算你知道有那么一个三字经,孩子在学校学习了三字经,你要想自己孩子不会落后在其他孩子后边,父母也要把三字经看一遍。

父母念不好汉语拼音却要指导孩子复习,那不是很可笑吗,事实上这种事情在我们生活中层出不穷,只不过大家看习惯了,习惯成自然,也就不见得不对了。不懂装懂害人害己。

只要你想学,只要你有恒心有决心,铁杵也能磨成针。

不是说赶着鸭子上架,我们不可能学会所有的知识。

我们在自己可能的范围内可以学习到很多知识,我们周围的所有人都可以学到不一样,同样我们也可以把我们学到的知识传授给跟前的人。

七点钟外边的天还没有怎么亮,庆兔兔的生物钟还没有把庆兔兔唤醒,冬天庆兔兔的生物钟往后拨了很多。

爸爸叫起了庆兔兔,庆兔兔却愣愣的坐在那里,庆兔兔闭着眼睛,庆兔兔还在睡梦中。

外婆婆口苦心地跟庆兔兔说教,梦中的庆兔兔可能没有听见外婆的在说什么。

外婆说:“起来赶快穿衣服。”

庆兔兔还是低着头坐在那里,屋里的暖气让庆兔兔没有感到寒冷。如果庆兔兔的家真的一贫如洗,冰冷的寒气会逼迫着庆兔兔一咕噜爬起来,幸福的生活让庆兔兔继续享受着人间幸福感觉。

七点五十分外婆说:“小九醒了。”

当我抱起庆小兔的时候,庆小兔已经满面笑容。

洗脸,洗屁股,庆小兔也是脸带微笑。

外婆说:“今天就先不要给小九喂香蕉。”

我说:“他们也是,吃东西没有一个度,你们大人放开肚子大吃大喝,小九那么小怎么能够这样呢,再好吃的东西也要控制一个量,你看昨天一天小九屙的巴巴都是火龙果。”

打开电视让庆小兔看《CCTV7-金豺夫妇(上)》,庆小兔看着豺和瞪羚啊啊啊地叫。

庆小兔没有一直看,庆小兔看了五分钟,庆小兔就去看外婆晾衣服。

听见开门的声音,庆小兔看见爸爸过来,庆小兔扶着沙发迅速向着爸爸这边走过来。

我说:“小九不是不走路,一旦他放开手,小九就会走的很好了。”

外婆说:“小九做什么都小心翼翼,小九做事不莽莽撞撞。”

喝奶是庆小兔的例行公事,外出是庆小兔的日常工作。

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天除了蓝色还是蓝色,太阳光芒照在高楼上明晃晃的。

走在大街上却看不见太阳在何方,到处一片阴凉还有一丝丝凉意。

阳光也有,阳光就是一个点缀在大地上的一个亮斑。

外婆说:“还是找一个有太阳的地方吧。”

我说:“那只能去小广场了。”

阳光没有舍得铺满小广场,阳光在小广场就是一条不宽的一条线。

外婆今天出来的任务就是买米,粮油店里除了老板娘没有一个顾客。

我们不知道我们是第几个顾客,老板娘听到庆小兔听的英语的声音,老板娘问:“小朋友,你在听英语呀?”

外婆说:“在外边没有事情,就顺便让他听听外语,有时候还要听一点世界名曲。”

老板娘说:“听歌小孩子听得懂,英语他能够听懂吗?”

外婆说:“听外语和听歌曲有什么区别呢?反正他们这么小,他们什么也没有听过,就像孩子听了爸爸妈妈说话,一岁多不就不知不觉地就会说话了。”

老板娘说:“是这个道理,我们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巴掌大小的一片阳光,就像盛开的一朵鲜花,也吸引了无数的小朋友。

紫小兔妈妈推着紫小兔来了,紫小兔妈妈伸出手说:“小九呀,你现在也越长越帅气了,你要不要阿姨抱呀?”

庆小兔看着紫小兔妈妈脸,庆小兔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

紫小兔妈妈说:“你还不要阿姨抱呀?”

这时候的庆小兔的脸上才露出一丝微笑,但是庆小兔一动不动地注视着紫小兔妈妈的眼睛,紫小兔妈妈直接把两个手插到庆小兔的腋下,庆小兔这才俯下身子扑向紫小兔妈妈身上。

紫小兔妈妈说:“小九越长越像庆兔兔了。”

外婆说:“小九的鼻子没有庆兔兔的高。”

我说:“庆兔兔是瓜子脸尖下巴,小九是椭圆脸,不过他们两个人从小就经常被别人误认为是小姑娘。”

紫小兔仰着头看着我,我用手指着庆小兔说:“峻峻,你也不吃醋呀?”

紫小兔并没有表现出争风吃醋的表情。

紫小兔坐在童车里挣扎着想站起来,紫小兔伸出手要我抱。

于是我把紫小兔抱了起来,庆小兔对我抱紫小兔一样无动于衷。

紫小兔抱起来明显感到比庆小兔重了许多,我说:“峻峻比小九很重一点。”

紫小兔妈妈说:“峻峻的肉又长起来了,上次给他称称,去了衣服他又恢复到二十六斤了。”

外婆说:“我们小九穿着衣服也不到二十斤。”

紫小兔妈妈说:“这几天峻峻又吐了,他外婆老是要他吃麻花。”

外婆说:“麻花怎么能吃呢?麻花那么甜,又那么油。”

我说:“这些零食最好不要吃,就是吃也要少一点。”

紫小兔妈妈说:“峻峻肠胃不好,吃了麻花就呕吐,可是他外婆还是给他吃麻花,我怎么说也没有用。”

这些是很多人的行为习惯,他们以自己的喜好,自己的好坏标准评判周围的一切。

你和我不一样的就是不好的,最起码是需要改进提高的。我想到的就是你们要做的,我认为好的东西你们一定也会说好的。

人的年纪大了,人的口味重了,老年人喜好吃一点糖块点心,自然她们也想到了自己的儿孙。

可是孩子还小,孩子身上的器官还没有发育完全。垃圾食品是香甜可口,老年人没有事情,老年人没有了胃口,吃一点就是当饭吃也无可厚非,但是要把这些信息直接传递个儿孙们,这就有一点勉为其难了。

这就要有文化的父母一辈去把关了,如果这时候的父母也把垃圾食品捧为上宾,那只能说父母也应该学习一些生活常识了。

双胞胎坐着童车也来迎接阳光了,两个孩子,两个并排的童车,我也没有注意双胞胎妈妈怎么把童车连同双胞胎一起从阶梯上搬了上来的。

双胞胎妈妈先把小的双胞胎先抱下来,当当她已经能够松开手站在那里。

双胞胎妈妈把当当抱起来说:“我们去推峻峻哥哥的童车去。”

紫小兔的童车就在池塘小桥的对面,双胞胎妈妈转回头又去童车上抱下姐姐叮叮来。

就在这时候我看见当当在往池塘边沿走,这时候当当可能就离池塘边不到一米远。

当当的举动着实让我吓一跳,如果当当跌跌撞撞再往前走几步,当当就可能掉到池塘里,我连忙挡在妹妹的面前。

双胞胎妈妈抱着双胞胎姐姐叮叮过来,我对双胞胎妈妈说:“你一个人带两个孩子实在太危险,万一有一点闪失,你会不暇顾及的。”

双胞胎妈妈说:“没事的,让她们走,不摔一下她们怎么知道小心呢。”

我说:“这个和摔一下是两回事,这是危险。”

紫小兔妈妈重新抱起了紫小兔,外婆接过了庆小兔。

双胞胎姐姐叮叮在前边走,我就在后边跟着,双胞胎叮叮刚刚脚一歪,我就连忙用手去扶。

双胞胎妈妈说:“我就是这样护着,让她们自己走的。”

我们旁边楼上同一天出生的男孩来了。

我问:“你们是在哪一个医院出生的。”

男孩爷爷说:“我们就是在仁和医院住院的呀?”

我说:“你们也是六号生的,我还以为你们在别的医院生的。”

男孩爷爷说:“我们是凌晨三点钟生的,我们还想能不能拖几天,医生说已经不行了,必须马上就进手术室。”

就是说我们两栋楼就有同一天出生的四个孩子而且都是上午出生的。

我问双胞胎妈妈:“你们都在一起住院怎么会没有遇见呢?”

双胞胎妈妈说:“我有一次去交费,一个孩子妈妈也在交费,听她说,她的儿子也在保育箱里,那个弄不好就是这个孩子的妈妈。”

男孩爷爷说:“我们这个是早产儿,他出生的时候才七个月。”

紫小兔妈妈问:“那不是剖腹产呀?”

男孩爷爷说:“不是剖腹产,我们是顺产,从手术室出来就放进保温箱里,我们在保温箱里呆了两个月。”

双胞胎妈妈说:“我们还不是住过保温箱,我们也在保温箱里呆了一个月。”

男孩爷爷用手比划着男孩的手说:“他生下来骨骼已经长好了,就是手和胳膊上没有一点肉。”

紫小兔妈妈用手指着男孩说:“现在他长得蛮好嘛。”

男孩爷爷说:“他好能喝奶,一次就能喝二百毫升牛奶。”

紫小兔妈妈说:“是听别人说过,早产儿妈妈奶多,孩子也会吃,长得也很快。”

男孩爷爷用手指着男孩身上说:“他现在穿的衣服都还是他姐姐的衣服,我们就买了一件羽绒服。”

外婆说:“大一点就不行了,我们穿的都是别人送的衣服。”

男孩爷爷说:“可能可以穿到三岁吧。”

紫小兔妈妈说:“不行,我们紫兔兔两岁的时候就说,妈妈我要穿女孩的衣服。”

庆小兔看见旁边有一根五十厘米长,手指头粗的枯树枝,庆小兔马上把树枝捡起来。

庆小兔一个手拄着树棍,庆小兔一个手牵着我的手,庆小兔一扭一扭地往前走着。

突然庆小兔停下来,庆小兔眼睛凝视着前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我连忙把庆小兔抱了起来,我跟外婆说:“小九要屙巴巴了。”

还没有走到家门口,就听见庆小兔在梗巴巴的声音。

回到家庆小兔巴巴已经屙了出来。今天庆小兔的巴巴还是比较稀的黄色巴巴,巴巴里已经没有了火龙果的踪影。

庆小兔的肚子还没有好,由于大人的不注意,让庆小兔肚子几天不舒服。

庆小兔扶着一个方形塑料凳,庆小兔竟然推着塑料凳在客厅里走了起来。

爸爸跟着旁边看着说:“小九在推凳子在走。”

我连忙过来给庆小兔录像拍照,庆小兔推着塑料凳稳稳当当,到不能走的地方庆小兔知道转动凳子的方向继续往前推。

爸爸突然说:“小九在走了。”

我抬头看,庆小兔松开扶着玩具架的手,庆小兔转过身来走到爸爸跟前,庆小兔这次走了两步。

我过去蹲在爸爸的对面一米多的地方,我说:“小九走过来。”

庆小兔转过身朝我走了过来。

庆小兔把脸对着爸爸,爸爸伸出手说:“小九,到爸爸这里来”

庆小兔果断地向着爸爸那边走去。庆小兔已经走到爸爸跟前,庆小兔伸出手去扶爸爸的手,爸爸却往后退了一步,庆小兔继续往前走一步,爸爸连续往后退着。

我说:“你不能这样,这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