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399小九的巴巴糊了一身

2018-05-09 06:57 | 宝宝成长

2399日星期多云2~-6客厅早晨温度12PM2.5-113

六点钟手机滴滴滴响了的时候,我一咕噜坐起来,我嘟嘟囔囔地说:“又要上班了。”

外婆说:“只要我们不真正的闭上眼睛,我们就要一直都要上班。”

我说:“是的,是要上班,就是他们以后都要上学了,我们一样要上班,就是上班时间早晚的区别。”

今年的温度比往年是低了一点,可是我们这里的雪就是昙花一现,就看见十分钟的雪花飘飘,雪就无影无踪了。

每年北方大雪铺天盖地,沿海很多地方也是雪花飘飘,云南贵州一样是银装素裹。宜昌市是三不靠,宜昌市的雪都下在了我们的身旁,我们只能在电视里看看原驰蜡象的模样。

云在悄悄地离开,雾霾却赖在我们头顶不愿意离开,整个冬天雾蒙蒙的天气会一直陪伴我们渡过新年。

庆兔兔在喊外婆,庆兔兔一声比一声喊的大,我连忙从电脑跟前站起来。

爸爸就站在门口看手机,庆兔兔坐在床上没有穿衣服。

我问:“怎么了,小九在睡觉。”

庆兔兔看着身边的羽绒服说:“我的棉袄太薄了。”

床上还放着一件棉校服,我拿起棉校服说:“你可以穿这一件呀?”

这时候外婆从妈妈的房间里出来,外婆拿起那件薄一点的羽绒服说:“你先把这件衣服穿上,再把校服穿在外边。”

爸爸跟庆兔兔说:“你快一点刷牙洗脸,我在门口等你。”

说着爸爸开门走到门外,外婆给庆兔兔准备洗脸水和刷牙的水。

爸爸很快从外边回来,爸爸说:“有暖气和没有暖气是不一样,现在外边也太冷了。”

爸爸坐在沙发上喊:“庆兔兔,快一点,马上就要七点半了。”

爸爸的大嗓门把庆小兔惊醒了,庆小兔在喊:“妈妈,妈妈。”

我连忙过去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从温暖的被窝了出来,凉气让庆小兔睁开眼睛。

爸爸带着庆兔兔走了。

外婆说:“爸爸也不掌事,庆兔兔那么小,庆兔兔怎么拿得动热水瓶,就是庆兔兔拿得动热水瓶,热水瓶里是热水。爸爸也不过去帮着倒开水,就一个人坐在那里看手机。”

电视上播放湖北省的大雪,自然也少不了宜昌市的大雪。

我说:“小九,你看下大雪了。”

庆小兔站在床边,庆小兔手指头从嘴唇上拿下来,庆小兔嘴里发出一声响声,庆小兔马上又故意用手指头在自己的嘴唇上划过,嘴唇上马上发出响声,庆小兔每弄一次,庆小兔就回头看了我一下。

门响了,庆小兔注视着从门外进来的爸爸,庆小兔满面笑容看着爸爸。

爸爸说:“小九,你今天早上喊妈妈喊得好清晰哟。”

外婆说:“喊爸爸呀,爸爸,爸爸。”

爸爸问:“小九刚刚醒吗?”

外婆说:“小九醒了就没有再睡。”

庆小兔要出门,外婆说:“我们喝奶吧。”

庆小兔不愿意了,看着外婆在冲奶庆小兔还是不高兴,一直到外婆把奶嘴塞进庆小兔嘴里,庆小兔这才不吭气。

我换衣服出来,爸爸说:“小九好像要睡觉了。”

我看庆小兔的眼皮已经耷拉下来,外婆说:“是不是不出去了?”

我说:“今天还没有出去过,还是让他出去转一圈吧。”

来到外边,冷风一激,庆小兔马上就精神了许多。

天比前几天高了一些,云还是白板一块,太阳公公也试图探出头来,但是太阳的脸庞只是在云层中留下了一个圆圈。

回到家,爸爸接过庆小兔,当我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

爸爸说:“小九要睡了。”

庆小兔睁着眼睛趴在爸爸的肩膀上,我说:“还有一点早,稍微等一会再睡吧。”

我把庆小兔从爸爸手里接过来,爸爸在后边用手指着庆小兔说:“小九,外公抱你,你就高兴呀,小九在后边偷偷地笑呢。”

几声沉重的敲门声,开门进来的是欧诗琪奶奶,欧诗琪奶奶提着一包衣服,欧诗琪奶奶把自己家孙子不穿的一番都拿来了。

欧诗琪奶奶说:“这些衣服有一些小家伙只穿了一次就没有再穿了。”

外婆让欧诗琪奶奶进来,欧诗琪奶奶说:“你们拿一杯凉开水来,我出来忘了吃药了,我吃了药就走。”

我问:“怎么你感冒了?”

欧诗琪奶奶是:“哪里是感冒呀。”

我问:“怎么你也是高血压呀?”

欧诗琪奶奶说:“哪里是,我是糖尿病,每天吃完饭就要吃药,今天出来急了忘了吃药了。”

没想到欧诗琪奶奶年纪轻轻也得了这种富贵病。

外婆在厨房里听到欧诗琪奶奶来了,外婆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出来了。欧诗琪奶奶是外婆在单位的车工师傅的大女儿,她比外婆整整小了十岁。

本来就是熟人熟事,两个人见面说不完的话,话题离不开孩子,说话就是身体的好坏。

欧诗琪奶奶和外婆一样,欧诗琪奶奶的腰也不行了,欧诗琪奶奶看见我牵着庆小兔在走,欧诗琪奶奶说:“我像这样一步也走不了,我的腰已经完全不行了。”

外婆说:“我的腰还要厉害一些,早上我刷牙就不能弯腰,我要弯腰蹲在地上刷牙。”

一束耀眼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照到客厅里,屋里马上就明亮起来,爸爸拉开客厅的窗帘,屋里马上变得就和在小广场上一样。

早上出去的天还是阴阴阳阳,突然间晴空万里阳光灿烂,冬天出现这样的天气确实令人欣喜若狂。

庆小兔看见爸爸站在窗户跟前,庆小兔用百米冲刺的速度爬向爸爸那里。

欧诗琪奶奶要走了,外婆难得来一个熟人,外婆说:“你的两个孙子都上幼儿园了,你那么急回家干什么呀?”

欧诗琪奶奶说:“这一会那么好的太阳,回家还可以洗洗刷刷,把一些东西拿出去晒一下。”

欧诗琪奶奶站起来,欧诗琪奶奶一个手护着后腰痛苦地说:“我这样站起来,不能马上就走,我要站一会才能迈步子。”

人老不中用,她们和我们相比已经算作年纪轻轻的了,没有想到年龄不饶人,身体的好坏到这时候再也不能自己说的算了。可是一颗慈母的心不会变,尽管自己已经风雨飘摇,还时时刻刻惦记着家里的数不清的家务事。

爸爸站在庆小兔旁边说:“小九是不是要屙巴巴了。”

外婆连忙跑过去抱起庆小兔,我说:“小九屙巴巴可以看出来,只要小九站在那里不动了,十有八九小九要屙巴巴了。”

外婆抱着庆小兔坐在小椅子上,我给庆小兔解开尿不湿,当我掀开庆小兔的棉袄的时候,看到的是惨不忍睹的景象,庆小兔尿不湿里的巴巴漫了出来,而且巴巴是从四面八方倾泻出来。庆小兔的裤子里里外外,庆小兔的棉袄绒衣,庆小兔秋衣都糊上了巴巴。

外婆把庆小兔递给我,外婆去给庆小兔准备衣服,就在庆小兔离开外婆的那一刻,外婆发现自己的棉袄裤子上都糊满了巴巴。

外婆给庆小兔准备了全套衣服,外婆打开了暖风机,外婆给庆小兔准备了洗屁股的水。

外婆先进屋给自己换衣服。

因为庆小兔身上到处是巴巴,我没有办法好好的抱起庆小兔,庆小兔大哭起来。我一边给庆小兔脱衣服,一边跟庆小兔说好话。

尿不湿里的巴巴带着一些黄色的细小颗粒,我说:“是不是谁给小九吃火龙果了?”

外婆说:“是昨天晚上喂的火龙果,我还要他们少喂一点,他们一下子给小九喂了那么多火龙果。”

庆小兔的巴巴就是一滩没有消化的火龙果。

就在庆小兔的哭声中把庆小兔的衣服全部脱了,庆小兔的屁股洗了,庆小兔的衣服都换了,庆小兔还是大哭不止。本来庆小兔早上就起早了,庆小兔今天早上还没有睡好,庆小兔经过这么一折腾,庆小兔闭着眼睛大哭起来。

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马上就安安静静地躺在我的怀里睡着了,庆小兔躺在小床上的时候才刚刚十点半。

外婆棉袄棉裤都按进水盆里,庆小兔的里里外外的一身衣服也用刷子刷了一遍,洗衣机接替外婆工作,外婆走进厨房为全家开始准备午餐。

吃完饭我就躺下睡觉,我还没有睡着庆小兔就醒了,外婆把庆小兔抱了出去。

我睡二十分钟起来,我接过庆小兔让外婆睡觉。

庆小兔在屋里到处爬,只要庆小兔势力范围的地方庆小兔都爬了。

庆小兔爬到妈妈房间门口跪起来,大门紧紧地关闭着,庆小兔举着手在敲门。

突然听到砰地一声,庆小兔哭了起来,庆小兔可能头磕在了门上了。

我连忙过去抱起庆小兔,庆小兔俯下身子要拉门把手,我说:“爸爸在睡觉呢。”

庆小兔又开始在敲门,我只好把门打开了。

爸爸没有睡觉,爸爸正坐在电脑跟前,庆小兔望着爸爸嘿嘿嘿地笑起来。

外婆起来了,我说:“我带小九出去转一圈。”

外婆说:“我们小九把饭吃了再出去。”

庆小兔不想吃饭,庆小兔还是往门口方向扑去。

外婆把饭端来,庆小兔还是坐下来吃饭,但是庆小兔没有吃多少,庆小兔吃了一半就不吃了,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着出去。

热情洋溢的太阳公公站在一望无际的蓝天上,小广场上到处阳光灿烂。

小广场上已经来了五六个小朋友了,紫小兔外婆在要紫小兔扶着大理石台阶学走路,于是庆小兔也马上就站在紫小兔的旁边。

紫小兔可能体重比庆小兔重,紫小兔走路还是有一点吃力,紫小兔外婆的单薄身体吃不消紫小兔的重量。

不过庆小兔和紫小兔一样,庆小兔只是愿意扶着走,庆小兔更愿意的是在地上爬。

今天是去五一广场,但是我们没有穿新鞋走老路,我们换了一条路去五一广场。

虽然庆小兔远远地看见大型游戏设施在旋转,庆小兔还是伸出手要过去,我尽量躲躲闪闪地错过那一段路程。

八一路在施工,一台挖掘机正在用电锤冲击路面,当挖掘机走过去的时候,水泥马路被掀得七零八落。

现在实行的是文明施工,马路两旁都围上彩钢围栏,但是围栏下边的空隙可以让庆小兔欣赏到挖掘机的表演,但是观看表演是要付出代价的,庆小兔需要蹲下来才能够看见挖掘机在工作。

刚刚从公路转到小区外边的马路上,远远地就听见钢琴的声音,庆小兔也早早地拉着我的胳膊要往音阶琴行走。

妍兔兔一个人正在里面弹钢琴,我抱着庆小兔站在门口看妍兔兔弹琴,庆小兔不想在外边看,庆小兔要到妍兔兔跟前去看。

我说:“我们就在外边听脉子姐姐弹钢琴,你进去了姐姐就弹不好了。”

妍兔兔看了庆小兔一眼,妍兔兔马上换了一本最先学的钢琴谱曲演奏起来。

先学的是最基础的,先学的也是弹的最多的,自然也是演奏的最熟练的。

妍兔兔的外婆从外边来了,妍兔兔外婆对庆小兔说:“我们进去听姐姐弹琴。”

妍兔兔外婆的话还没有说完,庆小兔已经伸出手,庆小兔的身体已经扑向妍兔兔的外婆。

妍兔兔外婆说:“你倒是不认生,这样还是蛮好。”

妍兔兔外婆跟妍兔兔说:“姐姐,你弹一个熟悉的钢琴曲,慢一点弹,让弟弟听一听你弹琴。”

本来妍兔兔就已经在给庆小兔表演节目了,现在有了外婆的要求好支持,妍兔兔就更加信心满怀了。

妍兔兔马上弹了一首欢快的练习曲,妍兔兔外婆抱着庆小兔跟着钢琴的节奏在左右摇摆着。

一曲终了,妍兔兔外婆对庆小兔说:“我们要姐姐再弹给我们听。”

于是庆小兔又跟着一起欣赏了一首钢琴曲。

不能影响妍兔兔学习弹琴,我把庆小兔抱过来,妍兔兔外婆用手指着庆小兔说:“你呀不认生,又那么爱笑,这是你外婆培养的好哟。”

我刚刚想转身出去,庆小兔又伸出手要妍兔兔外婆抱,妍兔兔外婆又抱着庆小兔听了妍兔兔的钢琴曲。

庆小兔不想走,但是这不是长远之计,人家妍兔兔是在上课学习的。

正走着,庆小兔突然拽住我说:“鱼。”

我回头看是串串烧门口放的鱼缸,串串烧门口的鱼缸的可能有一个月没有搬出来了,我已经几乎把这件事情忘记了,没有想到今天还是被庆小兔发现了。

站在鱼缸旁边庆小兔,庆小兔的头刚刚露出鱼缸边沿,庆小兔踮起脚探过头去看。

庆小兔看不见鱼缸里面,我要庆小兔从旁边看,庆小兔还是两个手扒着鱼缸框往里看,我只好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离开的时候刚刚跨上马路,后边一个中年妇女在喊:“孩子的帽子掉了。”

我回头看地上,庆小兔的小鹿的帽子已经躺在马路沿上。

我连忙说:“谢谢了,谢谢了。”

那个中年妇女没有回头就走了。

庆小兔还要去院内的一个小小的广场去,我没有答应,我说:“今天在外边时间太长了,我们先回家,以后我们还可以再来玩。”

庆小兔还是勉强同意了。

十六点十分庆小兔才回到家,外婆从厨房里出来说:“小九,你玩的好痛快哟,今天在外边晒太阳是不是很舒服呀,我们要喝奶了。”

爸爸也从房间里出来说:“小九,你也真能玩呀,你出去玩了几个小时了。”

外婆冲了一百三十毫升牛奶,转眼功夫,庆小兔已经是抱着一个空奶瓶在喝。

外婆说:“你喝的也真快呀,你要喝,我们要爸爸再个冲六十毫升牛奶。”

同样六十毫升牛奶庆小兔也不在话下。

外婆说:“小九一次还没有喝过这么多牛奶过。”

我刚刚换好衣服出来,外婆对我:“爸爸四点半还要去拿奶粉,你今天要去接庆兔兔放学。”

突然的变故让我束手无策,已经十六点二十分,庆小兔已经到了睡觉的时间。我十六点五十分以前要赶到学校。如果早一点告诉我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