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396小九第一回摸了雪

2018-05-04 06:56 | 宝宝成长

2396日星期五小雪雨夹雪-1~-1客厅早晨温度12PM2.5-114

六点钟我打开窗帘,天空中一轮明月高高的挂在我们头顶,幽暗中地面上已经看不到一点下雪的痕迹。

刚刚走出房门就听见妈妈哄庆小兔的声音,打开妈妈的房门看,妈妈抱着庆小兔站在床上来回走动。

我把庆小兔抱出来,看庆小兔精神还好,用耳温计测量体温,庆小兔体温三十七度二。

没有过多的洗漱,庆小兔就擦了一个脸,洗了一下屁股,庆小兔的秋裤都没有脱,换了尿不湿,换下睡衣,穿上棉袄棉裤。

庆兔兔和爸爸还没有起来,客厅不敢开灯,庆小兔来到我们房间。

妈妈的房间,庆兔兔的房间,客厅里的暖气都开了,就我们房间没有开暖气。

我们习惯没有暖气睡觉,可能是年轻的时候生活艰苦惯的缘故。

好在我们房间密封的比较好,屋里还感不到有多冷。

火火兔没有找到,我就用我的电脑播放儿歌。

妈妈上班走了,庆兔兔起来了,庆兔兔穿好衣服就来到我们房间。

庆兔兔探进头向着庆小兔招招手说:“小九,哥哥起来了。”

庆小兔马上跟着庆兔兔来到卫生间,庆小兔看庆兔兔刷牙洗脸。

庆小兔跟着庆兔兔来到客厅,庆小兔看着庆兔兔换鞋子。

庆兔兔要走了,我把庆小兔抱回我们房间,庆小兔还要看庆兔兔在干什么,等庆小兔再次从房间里出来,客厅里只剩下外婆一个人了。

庆小兔在打嗝,外婆给弄来温开水,庆小兔推开奶瓶。

我把奶瓶塞到庆小兔手里,庆小兔随手一甩,庆小兔就把奶瓶扔到一边。

八点钟庆小兔的眼睛就有一点睁不开了。

外婆说:“今天我们小九起得早了,我们小九再睡一会吧。”

外婆端来护彤说:“小九,我们把药喝了。”

看见外婆端着的药庆小兔哭了起来。

外婆说:“这个药不苦的。”

当庆小兔看着外婆把吸管送到自己的嘴的跟前,庆小兔不哭了,庆小兔很快把药喝了。

脱了衣服裹上被子,庆小兔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庆小兔一直睡到十点钟,喝奶庆小兔还是很好,庆小兔两个手抱着奶瓶自己喝。

我给庆小兔测量体温,耳温计测量庆小兔还有一点发烧,庆小兔体温是三十六度八。

庆小兔要了我手里的耳温计,庆小兔把奶瓶就推开了。

外婆对庆小兔说:“你玩归玩,你奶还要喝呀。”

外婆把奶嘴放进庆小兔的嘴里,庆小兔还是喝,庆小兔是逢场作戏,庆小兔只是喝一口就不要了。

再给庆小兔喝,庆小兔还是照样,经过几次进出,庆小兔彻底断绝了与奶瓶的联系,庆小兔还有五十毫升牛奶没有喝完。

十点半庆小兔开始和爸爸一起玩,庆小兔和爸爸一直不陌生。

庆小兔跟着我,庆小兔就想出去,庆小兔跟着爸爸,庆小兔可以趴在爸爸身上玩很长时间。

庆小兔在地上爬了起来。

外婆说:“小九看来好了一点了。”

接着庆小兔要爸爸牵着自己的手,庆小兔一边走,庆小兔一边用脚去踢气球。

外婆开门出去扔垃圾,庆小兔看见了马上就跟着到了门外。

外婆说:“外边好冷,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这时候不愿意了,庆小兔犟着非要跟着外婆出去。

庆小兔穿上熊猫衣服,庆小兔开始今天第一次旅行。

昨天残存的雪基本上经看不到什么了,只是在犄角旮旯里还残存了一堆堆雪。

寒冷继续,太阳透过沉重的云层洒下稀疏的阳光,在房子的阴影里还有一点冻手。

我让庆小兔去摸树叶上的雪,庆小兔的手并不想伸过去,庆小兔只是看了一眼残雪,庆小兔对这些并不十分纯洁的雪并不感冒。

池塘跟前的三个大理石天鹅,在天鹅的基座上堆了一个雪人三个城堡,不用说这个就是庆兔兔和爸爸昨天的杰作。

雪人的头已经融化了一点,城堡和庆兔兔昨天带出去的小桶形状一模一样,这种小桶就是做沙城堡的模具。

在没有绿叶的衬托,城堡雪人明显白了许多,雪人也大了许多,庆小兔还是伸出手去推了一下。

庆小兔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冰凉的雪,庆小兔手指头碰了一下,庆小兔赶紧就把手缩了回来,庆小兔接着又用手去摸了一下,庆小兔又把手急促地缩了回来,再叫庆小兔去摸,庆小兔不再把手伸出去。

外边没有一个孩子,听得见狗叫却看不见狗在哪里。

庆小兔还是到小区外边走了一圈,商店的大门一个个紧闭,个别开着大门的商店,里面好像看不到一个人。路上的的人裹的严严实实,走路的人急急忙忙,没有一个人愿意和庆小兔交流一下。

庆小兔可能也是冷的缘故,庆小兔的一个手一直握住熊猫帽子的帽檐。外婆庆小兔的手冻坏了,我摸了几次庆小兔的手,庆小兔的手并不是很冷。

我提议我们回家,庆小兔并没有提出异议。

因为怕被庆小兔把个头很小的玩具吃进肚子,可能被庆小兔塞进嘴里的玩具都已经收藏起来,这些都是有可能让庆小兔受到伤害的玩具。

在写字台上放的一个玩具架,这是庆兔兔放不是很大的玩具的。

玩具架一共六个横格,每一个横格可以放十几辆小汽车,放着庆兔兔很多不是很大的玩具。

现在庆小兔已经知道哪些东西是可以食用,那些东西是不能咽下肚的,不能食用的果壳玩具庆小兔是不会吃下去的。

于是庆小兔会经常把玩具架上的玩具一样样拿起来,庆小兔再一样样扔到地上。

庆小兔一个个地扔下来,爸爸一个个再捡上去,爸爸捡的速度没有庆小兔扔得快,最后爸爸不再把玩具捡会玩具架上,爸爸把玩具都放在窗台上。

庆小兔要上床,庆小兔站在窗户跟前扔玩具。

庆小兔拿起一个玩具猛地往床上一扔,庆小兔再抬起头看着我笑一笑,我把玩具捡起来放回窗台上,庆小兔再拿一个玩具扔下来,我就捡起起来放回去。

庆小兔越扔越快,我也跟着加快速度,庆小兔干脆用手往下抹。

我停下来不捡了,庆小兔自己蹲下来捡,我接着来捡玩具,庆小兔又开始扔起来。

庆小兔爬到晾衣架跟前,晾衣架上挂在昨天刚刚灌好的香肠,庆小兔用手指着香肠啊啊啊地叫。

我说:“这个不能摸,上边有很多油。”

庆小兔没有去摸香肠。庆小兔趴在地板上去拉放在香肠下边的不锈钢盘子。

我说:“这个盘子里有香肠滴下来的水,这个水有很多油。”

庆小兔不去拉不锈钢盘子了,庆小兔拿了一根塑料棒,庆小兔用塑料棒去击打不锈钢盘子里的水。

我把庆小兔手里的塑料棒拿了下来,庆小兔马上就哼哼起来,我拿了几颗板栗叫庆小兔看,庆小兔顿时就一声不吭地坐在那里。

十四点钟庆小兔站在沙发跟前梗巴巴,当我把庆小兔的尿不湿打开,一坨巴巴已经从尿不湿里滚了出来。庆小兔开始大哭。

我说:“小九,屙巴巴有什么哭的呀?”

庆小兔稍微楞了一下,庆小兔继续在哭。

每当庆小兔在梗的时候,庆小兔的哭声会停留片刻。听到一坨巴巴掉落在脸盆里,庆小兔的哭声重新响起。

庆小兔的巴巴就在这种间断的哭声中一坨坨地落在脸盆里。

我说:“你巴巴也屙了,你到底有什么要哭的?”

庆小兔的哭声戛然而止。

庆小兔从卫生间里出来,给庆小兔尿不湿裹上,庆小兔又开始哭了起来,庆小兔的哭声一声高于一声。

爸爸从房间里走出来,爸爸笑着问:“小九怎么了,是不是要睡觉了?”

我说:“小九屙巴巴了。”

爸爸继续笑着说:“屙巴巴有什么哭的。”

爸爸随后进屋关上门。

外婆被庆小兔的哭声惊醒了,外婆去卫生间清理庆小兔的排泄物。

庆小兔还没有完全睡醒,庆小兔有一点想睡觉。

外婆抱着把庆小兔的衣服脱掉,外婆去给庆小兔加热热水袋,当外婆把热水袋放到小床上,庆小兔也已经沉醉在了自己的梦境里。

十五点半庆小兔还在没有醒来,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庆小兔马上就哭哭兮兮的,抱起来庆小兔又睡了。

十六点钟庆小兔还是没有睁开眼睛,但是庆小兔还是要抱着。

外婆说:“不能再睡了。”

外婆拿着棉袄给庆小兔穿,庆小兔闭着眼睛继续在哭。

庆小兔衣服穿好了,外婆让庆小兔喝奶,庆小兔根本就不理睬外婆。

外婆给庆小兔一片橘子,庆小兔这才接受贿赂,庆小兔把橘子塞进嘴里。

橘子已经被嚼得像一团破棉絮,庆小兔从嘴里拿出来看了一眼,庆小兔重新放进嘴里。

外婆说:“不要了,你都嚼的没有了。”

外婆把手放在庆小兔的嘴外边,庆小兔不把橘子吐出来,外婆把指头拨开庆小兔的嘴,庆小兔把橘子吐了出来。

外婆说:“这还表现的不错。”

但是庆小兔橘子渣吐出来了,庆小兔马上就哭了起来。

我对庆小兔说:“不是还有橘子吗?”

外婆拿着橘子让庆小兔看,庆小兔看见外婆手里的橘子,庆小兔立竿见影马上就不哭了。

庆小兔把一个坏了的播放器拿着玩,我忽然发现庆小兔嘴里含着播放器的电池盖板。

我再看播放器上两个喇叭外边带孔的面板也没有了,庆小兔正在用手指头按喇叭的纸盆,我在地面上到处找播放器带孔的面板,到处都没有找到带孔的面板,我又不相信庆小兔会把这样的东西吃下肚。

我跟外婆说:“播放器上的面板找不到了。”

外婆说:“就是你要把这些东西给小九玩。”

我说:“小九现在什么东西没有玩呀,茶几上什么东西没有呀,我怎么会知道庆小兔会把什么东西吃下去呢。”

于是外婆和我在沙发上找,我们在沙发底下找,我们把玩具堆里都找遍了,我们就连沙发上的识字大卡都翻了一遍,也没有找到喇叭的盖板,弄得我好外婆两个人的心都悬了起来。

庆小兔吃了两颗板栗,我把牛奶继续让庆小兔喝,很快奶瓶里的奶就迅速少了下来。

姨妈开门进来,庆小兔伸出手要姨妈,姨妈在换衣服,庆小兔牛奶也不喝了,庆小兔推开奶瓶就去找姨妈。

姨妈把庆小兔放在扭扭车上,姨妈拉着扭扭车上的绳子,姨妈拖着扭扭车在走,庆小兔平平稳稳地坐在扭扭车上,庆小兔两个手握住方向盘。

庆小兔用手去按扭扭车的按钮,扭扭车没有响,庆小兔用手指着扭扭车抬头望着姨妈。

姨妈问:“扭扭车是不是还有开关呀?”

我说:“扭扭车好像接触不良。”

庆小兔坐在扭扭车上,姨妈拿出手机播放儿歌。

庆兔兔十八点钟跟着爸爸就回来了。

外婆说:“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呀?不是今天还有架子鼓吗?”

妈妈说:“今天去了琴行,今天架子鼓老师没有其他人的课,庆兔兔到了就开始打架子鼓,所以没有耽误时间。”

庆兔兔手里拿着一卷煎饼,是一种薄薄的煎饼,煎饼里卷着蔬菜。

庆兔兔进门看见庆小兔就说:“小九,哥哥回来了。”

庆小兔马上伸出手在庆兔兔头上摸了几下。

姨妈说:“小九,你那么喜欢哥哥呀?”

妈妈说:“小九跟庆兔兔那个才好呢。”

庆兔兔吃煎饼,庆小兔没有要,庆兔兔看《汪汪队》。

庆兔兔打开一包薯片,庆小兔看见过薯片,庆小兔还拿着薯片包装啃过,庆小兔撕开薯片包装吃起来。

庆小兔伸出手要薯片。

我说:“庆兔兔,你不要在小九跟前吃零食。”

妈妈说:“庆兔兔,要不你等看完电视再吃薯片好不好?”

庆兔兔继续吃着薯片看电视,庆小兔用手指着庆兔兔,庆小兔抬起头看着妈妈,庆小兔在喊妈妈。

妈妈对庆小兔说:“我们到一边去玩好不好。”

这个就是是一本难念的经,妈妈天天给庆兔兔买零食,庆兔兔又不分场合地吃零食,这个要让庆小兔不吃零食好像就像登天还要难一样。

庆兔兔小时候一直到两岁半,才偶尔跟着杨小跳吃零食,妈妈认为我们并不比别人家差,我们又不是吃不起零食。

尽管庆兔兔现在吃零食吃的不是很多,但是庆兔兔吃零食的次数有增无减,这样就让庆小兔处在一个吃零食的环境里。

一会姨妈把庆小兔抱到沙发上,姨妈和庆小兔一起玩,庆兔兔在旁边吃着零食,庆小兔没有跟庆兔兔要零食。

庆兔兔拿着一个发光的塑料棒躺在地上。

爸爸说:“庆兔兔,是不是家里又多了一个擦地板的,是不是我们家已经两个人擦地板了?”

庆兔兔说:“不是两个人,一个我,一个小九,还有一个扫地机器人。”

妈妈说:“庆兔兔,你知道洗衣服多困难吗?外婆每天要在那么冷的水里给你洗衣服。”

庆兔兔说:“爸爸可以洗呀。”

妈妈说:“爸爸给你洗,爸爸才不会给你洗呢。”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