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395我堆了一个雪人

2018-05-03 07:57 | 宝宝成长

2395日星期四小雪转阴天2~0客厅早晨温度11PM2.5-62

一天一夜的暴雪把宜昌城外的县市装扮的银装素裹,宜昌城区只是接受了一场寒冷的大雨的洗礼。

早上起来往窗外一望,雪终于来到我们眼前,跟往年一样,雪花吝啬地就铺在汽车顶棚,大树灌木丛上薄薄的一层。雨继续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地面上到处是湿漉漉的一片。

燃气暖气今年终于打开了,拉开沙发检查暖气片的阀门是不是漏水,地面上一大片黑乎乎的细微粉末,就像黑色的碳灰一样,可能有一个足球那么大一片。外婆用手把黑粉抓起来让我看,我仔细观察才发现黑色粉末当中裹挟着一块类似于干橘子一样的东西,马上让我联想起来是不是霉菌。

我说:“这个不能抓了,弄不好这些霉菌会扬起来在房间里蔓延,现在冬天窗户都是紧闭的屋里空气不流通。”

我连忙用湿抹布把霉菌清除干净,我接连用了几块湿抹布去擦。打开家里所有的排风扇,打开窗户通风换气。

马上窗户外边寒气扑面而来,冷虽然冷一点,一股新鲜的空气注入屋内让人精神一震。

沾满霉菌的抹布也不敢放在家里,连忙把它们统统扔到外边的垃圾箱里。

这些霉菌都是庆小兔的功劳,也是我们平时没有注意到的过错。

庆小兔经常会把茶几上的水果弄到地上,庆小兔有时候还有意把东西往沙发下边滚。

一般我们看见了,我们会把掉在地面上的水果捡起来,发现滚进沙发下边的水果我们也会用棍子把它们弄出来。我们没有经常检查沙发下边会不会还有东西,我们只是偶尔用棍子清理沙发下边的遗留物品。

我想的是万一沙发下边滚进水果没有及时清理出来,最多水果会风干成干枯的水果干,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局面。

当我把被污染的抹布扔到外边的时候,楼下和屋内完全就是两重天,寒冷的空气让人猛地打一个寒战。大雨还在继续地沙沙的下着。

马路上并没有看见多少积水,马路上已经铺上一层暗灰色的像雪珠一样的结晶体,脚踩在上边有一点站不稳的感觉,走起路来唯恐被滑倒。

七点半庆小兔就醒了,抱起来庆小兔高高兴兴,来到卫生间庆小兔就一个劲地哭哭闹闹不愿意,庆小兔从卫生间抱了出来,庆小兔又一切恢复正常。

抱着庆小兔来到窗户跟前,我说:“小九,今天外边下雪了哟。”

庆小兔还不知道什么叫雪。

当我把窗帘拉开,玻璃窗上的雾气把窗外的景物都遮挡的只剩下模模糊糊的影子。

庆小兔已经知道用手去抹玻璃窗上的水汽,水依然留在玻璃窗上,不平整的水膜让窗户外边的影像变得不成模样。我拿了手绢把窗户玻璃上的水膜擦拭干净,窗户外边的雪景马上呈现在我们面前。

宜昌市区的雪景并不像北国风光那样气吞山河,大雪只是宜昌人的梦中的思念,雪只是宜昌青山绿水的一点点缀。

离开宜昌市的市区那就是另外一番景象,记得几年前有一次我们在地区化肥厂过年,化肥厂就在伍家区的旁边猇亭区。

早上起来,外边已经雪覆盖大地,到处一片银装素裹。

当我们坐公交车离开几分钟的路程的光景,外边已经晴空万里阳光明媚,没有一点下过雪的痕迹,就好像来到另外一个世界一样,地面上连一点湿气也没有。

今天已经是宜昌市的冬天,外边已经可以看到雪的踪影,汽车的顶棚上,灌木丛的树叶上已经可以看到一次白色。

我说:“小九,你看这就是雪哟,我们这里雪很少,我们能够看到汽车上边的雪,就是说,我们宜昌已经下雪了。”

庆小兔用手去拉窗户,我还是把窗户打开一扇,一股强烈的冷风吹进来,让庆小兔没有再把头伸出去。

爸爸送庆兔兔上学回来,我和外婆去医院去做检查,我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我对检查身体没有一点感觉,既然是儿女们的一片好心,我也只能欣然接受了。

路上看不到雪,但是路上冻住的雪珠让我替外婆担心,外婆平时走平路说不上什么时候就会绊一跤,这种天外婆出来我实在有一点不放心。一路上我不断地嘱咐着外婆要小心,我随时随地地准备扶起外婆。

路上不断地有人被滑倒,人行道上是光滑的大理石板,大理石上涂抹了雪珠就像抹了油一样,我和外婆选择了在马路边行走,马路是刷黑了的,马路上一点也不滑,这是我们尽量靠边不能和汽车抢道。

今天没有做过多的检查,就是每人抽了一管血去化验。

外婆又去补牙,牙齿上次做好了有一点松,牙齿很容易掉下来,没想到重新做好的牙齿照样不能用。

回到家我们继续整理猪肉,外婆的胳膊已经完全抬不起来了。

本来外婆的身体已经今不如昔,一头大猪的切割分解再去加工,还要给这个大家做饭洗衣服,这个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起的。

今天的肉要我来切肉。

我跟外婆说:“不能做就不要做,身体受不了就少做一点。”

外婆说:“总不能把这些东西一直堆在厨房里呀?”

我说:“只要小九不闹,你就过来照顾小九玩,你告诉我怎么弄肉。”

庆小兔没有忘记要到外边去,雪在宜昌是稀罕之物,尽管天寒地冻,还是要带庆小兔的外边看一下雪景。

把熊猫背心给庆小兔穿上,熊猫背心非常厚实,穿上熊猫背心戴上熊猫帽子,庆小兔俨然就是一个小熊猫。

猛地走到外边庆小兔还是有一点不适应,庆小兔还没有遇见过这么寒冷的天气,庆小兔也没有看见过洁白的雪堆。

汽车上一层薄薄的雪,今年的雪和往年的雪不一样,往年的雪松软雪白,今年的雪已经失去了大雪的风范,雪花变成了一粒粒细小的雪珠,雪珠结成一层硬硬的雪壳。

我让庆小兔用手去摸雪,庆小兔的手指头挨着了雪,庆小兔的指头又戳不进雪堆里,庆小兔很快把手缩了回来。我试着用手指头去戳雪,没有想到雪还有那么硬,用手指头一掰,竟然掰下一块来,难怪庆小兔对雪失去美好印象。

围着房子四周转了一圈,雪还是能够稀稀拉拉地看到一些,更多地映入眼帘的还是绿叶青草。

寒冷让庆小兔失去兴趣,庆小兔外出进行雪天的短暂旅行,再等几天,再等下一个大雪纷飞吧。

回来庆小兔吃了一根香蕉。

外边突然大雪纷飞,大坨大坨的雪花把窗户外边变成一个童话世界,我让庆小兔站在窗户跟前,庆小兔用手指头在玻璃窗上抚摸着,庆小兔还以为雪花就在玻璃上。

可惜这样的美景昙花一现,大朵的雪花就飘了不到十分钟,地上依旧没有留下北国的冬天的盛况。

开始九九文章网出现Not Found不能登录,我还不以为然,没有想到今天育儿儿宝宝网也出现Bad Gateway。在网上查询解决办法,基本上都是一些专业用语。我进行360电脑体验,又是电脑杀毒,育儿儿宝宝网又可以登录了,九九文章网还是外甥打灯笼照旧。

十二点半庆小兔哼哼了几声,抱起来庆小兔又继续睡觉,十三点半庆小兔醒了。庆小兔睁开眼睛还高高兴兴,给庆小兔穿衣服,庆小兔就有一点哭哭兮兮的,喝了一点温水庆小兔什么事情也没有了。

十五点爸爸要抱庆小兔的时候,庆小兔不要爸爸抱,爸爸还是把庆小兔抱了过去。

庆小兔就没有再安安静静,庆小兔不时地哼哼两声,爸爸用额头对着庆小兔额头碰了一下。

爸爸说:“我们小九好像有一点热哟,我们看看小九是不是发烧了。”

爸爸进屋拿了耳朵温度计给庆小兔测量耳温。

很快爸爸问外婆:“外婆,有没有什么退烧的药,小九有一点低烧。”

外婆过来给庆小兔找药,外婆说问:“小九怎么了?”

爸爸说:“刚刚我给小九测量了耳温,小九发烧三十七度五。”

我说:“耳朵温度计不是很准,还是用水银温度计测量一下。”

这时候就发现庆小兔有一点萎靡不振了。

外婆说:“小九呀,在怎么了刚刚才好几天怎么又发烧了?”

当我把水银温度计夹在庆小兔的胳膊下边的时候,我就发现庆小兔胳膊腋下是有一点热。

我说:“小九是好像发烧了。”

没有想到水银温度计的测量的温度还要高。

外婆看了温度计说:“三十八度五。”

退烧药不是很苦,外婆拿着吸管对庆小兔说:“这个药不苦,这个药是甜甜的。”

果真庆小兔乖乖地把药就喝完了。

庆小兔马上就像得了重病一样瘫睡在我的身上。

十五点半把庆小兔放到小床上继续睡觉,庆小兔只睡了半个小时就哼哼起来,抱起来庆小兔又继续睡。

外婆说说:“小九是不是还在发烧呀,我们再量一下看看。”

还没有把水银温度计夹到庆小兔的腋下,温度计还没有夹好,庆小兔就大哭起来。

我说:“小九生病了,我们量一下,看看我们小九是不是好一点了。”

庆小兔根本就不听说,庆小兔继续大哭大叫。

我抱着庆小兔在屋里来回走动,我抱着庆小兔上下晃动,庆小兔就是不依不饶。

三分钟终于熬到了,这次测量是三十七度五。

外婆给庆小兔弄了温开水,庆小兔根本一点不领情,外婆给庆小兔冲了一百五十毫升牛奶,庆小兔毫不费力就喝了一个底朝天。

庆小兔在家里就是一点也不安生,外婆在摘紫菜苔,庆小兔也要紫菜苔。

外婆说:“这个紫菜苔要烧熟了吃能吃。”

庆小兔还是要伸出手去拿紫菜苔,外婆就给了庆小兔一段摘好剥了皮的紫菜苔。庆小兔刚刚把紫菜苔拿到手里,庆小兔就把紫菜苔往嘴里送。

我说:“这个还没有烧熟,现在不能吃。”

我把庆小兔的手往下拉了一下,庆小兔手里的紫菜苔掉了下来,庆小兔这一下不愿意了,就像一个炸药包轰然响起。

我马上又给庆小兔一段紫菜苔,庆小兔连看也不看一眼,庆小兔就把紫菜苔打掉在地上。

我说:“小九,我们吃猕猴桃吧。”

我拿了一个猕猴桃,我把庆小兔放在沙发上外婆旁边。

我说:“你坐一下,外公去给你洗猕猴桃。”

庆小兔马上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等我洗的猕猴桃归来。

猕猴桃庆小兔很能吃,我用勺子把猕猴桃刮下来给庆小兔吃,一个猕猴桃很快就变成一个空壳。

还不到十七点钟,就听见门被轻轻地敲响了,打开门是妈妈,妈妈今天提前回来了。

妈妈火急火燎地走到庆小兔跟前,庆小兔马上伸出手去要妈妈抱。

妈妈说:“下个星期我就一切恢复正常了,下午五点钟下班,回到家就下班就要六点钟了。”

就是说妈妈正常下班,以后庆兔兔放学就要我去接庆兔兔。

可视门铃响了,是庆兔兔回来了,今天庆兔兔没有在外边玩。妈妈刚刚把门打开,庆兔兔就像一阵风地跑了进来。

我还以为庆兔兔要和庆小兔躲猫猫。

我说:“庆兔兔,小九早就看见你了。”

庆兔兔说:“我要找我的玩沙的工具,我要找我的小桶和铲子。”

妈妈说:“你的玩沙工具不是都在这些玩具架上边吗。”

很快庆兔兔的找到了自己的全套装备,一个小桶,一个钉耙,一个漏斗。

庆兔兔问:“妈妈,我的铲子呢?”

庆兔兔的的铲子没有找到,我帮着庆兔兔找到一个勺子。

庆兔兔拿着勺子说:“这些东西我够了,爸爸我们出去玩雪吧。”

外婆说:“外边不是没有雪了吗?”

妈妈说:“树丛的树叶上不是还有雪吗。”

爸爸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说:“今天学校发了两套校服了,我领了是一三零尺码的。”

妈妈说:“一三零的小了,庆兔兔现在都是穿的一四零的,星期四把这就衣服去换一下。”

庆兔兔说:“妈妈,今天就是星期四。”

妈妈说:“那只好下个星期四去换了。”

姨妈回来了,姨妈问:“小九,你怎么没有睡觉呀?”

妈妈说:“小九下午又发烧了。”

外婆说:“小九也不知道怎么了,发烧没有好几天,今天就又发烧了。”

姨妈抱着庆小兔说:“我们小九怎么了,老是感冒发烧呀?怎么今天又发烧了。”

外婆问姨妈:“我们化验单出来没有呀?”

姨妈拿着一张化验单对外婆说:“爸爸的化验单出来了,爸爸今天是化验癌三项,爸爸这三项没有问题。”

外婆问:“怎么突然想起来要查什么癌三项呀?

姨妈说:“我们医院就是要查这三项,查一下放心一点,我去年检查过了,所以我今年我就没有检查。”

外婆问:“那我的化验单呢?”

姨妈说:“你的化验单还没有出来,你除了要检查癌三项,还要检查风湿血糖。”

庆兔兔和爸爸一个小时还没有回来。

外婆说:“要吃饭了,要把庆兔兔他们叫回来了。”

妈妈打电话问:“你们在哪里呀,要回来吃饭了。”

很快庆兔兔兴冲冲的回来了,庆兔兔手里拿着一个空的塑料桶。

我问:“庆兔兔,你没有挖到雪呀?”

庆兔兔兴奋地说:“外公,我今天垒了一个城堡,我还用雪盖了一个房子。”

姨妈问:“庆兔兔,你们今天捏泥巴考试没有?”

庆兔兔说:“考试了呀?”

姨妈问:“你今天捏了一个什么东西呀?”

庆兔兔说:“我捏了一个章鱼。”

姨妈说:“你怎么没有把章鱼带回来让姨妈看一下呀?”

庆兔兔说:“我的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