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391不知疲倦的外婆

2018-04-23 07:03 | 宝宝成长

2391十二三十一日星期多云15~10客厅早晨温度12PM2.5-

梦中的影像清清晰晰,梦中的故事断断续续。

庆小兔没有在我跟前,庆小兔近在咫尺,我却不能靠近。

庆小兔遇上数不清的危险,我心急如焚却不能伸出援手。庆小兔还是吉人自有天相,庆小兔都能柳暗花明逢凶化吉。就像清·李渔《意中缘·拒妁》中道士所道:“吉人自有天相,小姐请自宽心。”

可是梦中的我就是一个现现实实的我,庆小兔确实是一天没有在我的身边。

昨天外婆和我整整忙碌了一天,外婆把要洗的统统放进大盆里刷洗起来,洗衣机跟着外婆一起辛苦了一整天,太阳公公不虚此行也为外婆站了一天的岗,放了一天的哨。

我是大事做不了,小事做不好,在家里我只能做一些打杂出力的小事情,做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家务事。自从庆小兔来到我们这个世界,平时每天我就是庆小兔,从早上六点二十分起床,一直到晚上妈妈和庆兔兔从屋里出来,一般都已经夜深人静了,很多人家已经进入梦乡。

外婆指望我的帮忙完全是一种奢望,就像是人们水中望月,看得见摸不着。

今天我终于可以做一点家务事了,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本分工作,外婆虽然并不能喘一口气,但是有人帮忙和一个人力所不能及大不一样。

对一个家来说,屋里的环境布置无疑会影响我们的情绪,不管你在外边心情好坏,一个人在家里的时间都要面对客厅卧室。

自从有了庆兔兔,自从又多了一个庆小兔,家里虽然没有变成垃圾站,家里却像一个儿童乐园。低头不见抬头见,随时随地都可以看见玩具的身影,说不上什么时候一脚就会把一个玩具踢到一边去。

我并不想把玩具都放进柜子里,玩具是给孩子玩的不是拿来炫耀的,就是少胳膊少腿我一样不会扔掉,旧的报废的手机电话机吸尘器都被我留下来。我只是想让庆小兔抬起头就能看见玩具,庆小兔弯下腰就可以拿到玩具。我不怕玩具会损坏,我也不怕玩具被踩坏弄丢,我就怕的玩具没有被摸过,哪怕一个玩具能够被庆小兔看一次也行,就是玩具在庆小兔手里变成一堆零件,我也能够心满意足了,这就是我想要的,也是庆小兔需要的环境。

虽然中央台曾经报道,老年人在家里地上最好要清理的干干净净,这是怕老年人无意中踩上去跌倒负伤。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为了余坤灿,为了余承泽,我们只能自己小心一点了。

再坚持几年,等庆兔兔庆小兔再大一点,庆兔兔庆小兔知道会怎样善待自己的东西,到那时候我们再过那些清闲一些的日子,享受一下安安静静的退休生活。

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可能我们就不会这样想了,我们希望庆兔兔庆小兔能够经常出现在我们面前,哪怕不说话,每天只要看到他们一眼就会心满意足了。

扫地拖地板本来就是我的工作,家里的玩具铺了一个满地开花,想扫想拖,庆小兔正在地上玩玩具。在外边周游世界一样不可能打扫卫生,外婆的腰腿已经风雨飘摇,外婆能够把一家人的饭菜做好,外婆能够让一家人穿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在一片杂乱无章的客厅里房间里,让外婆弯下腰去收拾我真的怕外婆跌倒再也不能站起来。

一件衬衣,一条单裤,一副像模像样的劳动者的架势,开始了已经被我淡忘了的家务劳动,用我的劳动让家里焕然一新。

扫地有扫地机器人,让机器人拖地板我还是有一点不放心,拖把甩干桶里的水换了一遍又一遍,地板慢慢地显出原来的尊容。卫生间的墙壁已经不敢面对家乡的父老乡亲,整体浴室的玻璃已经可以省了购买毛玻璃的费用,劳动和汗水换来的是卫生间的四壁生辉。厨房一直是污垢的重灾区,也是我以前工作的重点对象。

自从我的岗位转岗为和庆小兔共度日月,我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男保姆。

厨房不仅仅成为外婆的战场,厨房也成了外婆的防地。外婆喜欢干净,外婆喜欢整洁,外婆工作的场地不容得脏兮兮乱哄哄。现在外婆的年纪大了,外婆身上的零部件开始老化磨损,外婆虽然每天还在厨房忙忙碌碌,外婆已经没有了过去的精神抖擞神采奕奕了。

今天我来打扫厨房卫生,只有上边外婆够不着,下边外婆弯不下腰的地方。我一直没有让外婆去擦洗上边下边的污垢,我说:“只有有人在,就是脏一点乱一点就当没看见,好汉不提当年勇,我们现在是要一个存在,不是再要一个辉煌。”

一个熟悉的奶奶在跟别人说我们:“他们两个是最好的国民好父母,是一个典型的国民好外公,好外婆,像他们两个这样的人现在已经打着灯笼也难找了。”

我说:“我们只要能够走得动一天,我们就要为他们站好最后一班岗。”

这几天外婆逢人就问:“你们腰痛用什么药的?”

只要见人就打听:“你们的病在哪里看的,你们找的是谁呀?”

外婆的腰可能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虽然我自己身体很好,我已经感到岁月在我的身上留下的痕迹。

我的眼睛经常看不清楚,我的头也曾经昏厥过一次,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钟,这些都是年龄年轮的显现,就是说,我随时随地也可能出现脑梗阻。

我可以体会到外婆的痛苦,但是外婆还一直默默地坚守在小小的厨房里,任劳任怨的维持一个家。

我说:“你不要相信这些江湖术士,也不要相信那些偏方神药。”

外婆说:“你生病还不是要吃药吗?”

我说:“不同的问题就要用不同的方法解决,我得的是细菌性病毒感染,这个不用杀菌消毒的药怎么能行呢?老年人的病是肌体老化造成的,年龄大了,血管变细了,血管变得没有弹性了,这个不是随便用药就可以治愈的。我们只能针对症状加以控制,老年性的疾病只能减缓不可能起死回生的。”

外婆说:“有一些人不是看了现在就好多了。”

我说:“人年纪大了,身上的各种各样的病症多了,我知道你身上疼痛的很难受,但是这个不是简单地吃药就可以解决的。有一些人的感觉很大程度是一种自我安慰,并不是药物在起作用,而是一个人的精神得到升华。”

外婆说:“难道我们就不看病了吗?”

我说:“年龄大了血管细了,营养不能够送到身体的各个部位,于是身上很多器官在退化,各个关节的废料不能及时排除体外,你的骨骼就会很痛,你的肌肉就会酸痛。年龄大了就要采用活血化瘀的中草药,像三七粉一样的药,另外就是做气功,气功可以引导血液流动的速度和流量。我并不是说气功是一个包治百病的方法,其实气功就是一种辅助有效的身体锻炼。”

外婆说:“我还不是天天在做气功。”

我说:“关键是你的思想意识还是停留在药物治疗,你没有这样的信念,你就不可能获得应有的效果。”

外婆说:“你那一天好好地做气功了。”

我说:“我是一天到晚惦记着小九,有时间我还想写一点东西。”

外婆说:“你还想成为一个作家呀?”

我说:“老年人每天的药吃一大堆也没有起色,于是就四处打听神医偏方,这时候只要有一点小道消息,老年人减缓蜂拥而至,明明大家都知道在水里一根稻草不可能救一个人,可是到了这时候人们不得不相信救命稻草。所以为什么那么多老年人受骗上当。就是因为浑身是病,每天夜不能寐,这时候不管什么样的偏方都想试一下,这时候人们的精神作用要大于药物的作用,不管什么骗子的话都会相信的。”

十九点钟庆兔兔一家人没有回来,又过了一个小时还没有看见他们回来,我跟外婆说:“以往七点半以前他们就回来了,今天怎么到现在也没有一点动静呀?”

外婆说:“我怎么知道呢,谁知道他们晚上几点钟吃的饭。”

我说:“回来弄不好小九就已经睡觉了。”

于是我去小区门口等待庆兔兔回来,实在无聊顺便在小广场看看。

小广场已经有人渐渐地离开了,还是没有看见庆兔兔庆小兔他们回来。

二十点三十分还没有还没有一点消息,每当楼下听见汽车驶过的声音,外婆都会到窗户跟前去张望,去的次数多了,外婆再也没有离开窗户,外婆一直守候在窗户跟前向着外边张望着。

终于听到门铃的响声,楼下传来庆兔兔的说话声音。

庆兔兔抱着红色花棉袄站在门口,妈妈抱着庆小兔站在汽车旁边,庆小兔没有一点睡意,庆小兔看着爸爸二姑妈二姑爹在汽车后备箱里不断地搬出东西,马路旁已经堆满了从农村带回的战利品,我也不知道汽车后备箱能够放那么多东西。

一趟趟的上楼下楼,很快厨房变成了小菜场。

妈妈说:“真把我累死了。”

爸爸一样喘着粗气擦着额头的汗珠。

这些都是爷爷奶奶姑妈们的一片心,是千百年来黄土地上人们心愿,孙子为大,血缘至上,宁可自己再累再苦,也要为了自己的儿孙流尽最后一滴汗,为自己的未来贡献最后一口气。

半边猪,就连猪头也一起跟着过来了,看看那么大的猪头,就知道这一头猪确实很大很大。鸡蛋是每次必带的,够庆兔兔庆小兔吃一两个月。大白菜紫菜苔蒜苗花生都是一个农民汗水浇灌出来的,绿豆皮米面糕这是大姑妈现在的主业,他们一样希望看到一个健健康康活泼可爱的庆兔兔庆小兔。

我虽然没有那么多传统思想,我也要为庆兔兔庆小兔奉献出一点热能,我只想能够把我的有限知识传递一点给庆兔兔庆小兔,能够为更多年轻的爸爸妈妈提供一点参考。

庆兔兔在楼下喊:“外公,我今天学习写毛笔字了。”

我问:“是谁教你写毛笔字了?”

庆兔兔说:“是三姑妈。”

我问:“你学会了没有?”

庆兔兔说:“我没有学会。”

我说:“学会并不是说你一天就会写出很好的毛笔字,而是说你是不是学会拿着毛笔写字了。”

庆兔兔说:“三姑妈还送给我了一支毛笔。”

爸爸问妈妈:“你是不是很喜欢吃猪头肉呀?”

妈妈说:“你怎么这样问?”

爸爸说:“我听他们姨妈说的。”

妈妈说:“猪头肉怎么不好吃呀,猪舌头,猪耳朵,都很好吃的。”

今天爷爷又给了庆兔兔半头猪。

妈妈对外婆说:“今年就不用灌香肠,熏腊肉了,你们带着小九都忙不过来,现在外边什么东西买不到呀,我已经在网上买了腊肉香肠,香肠我买了一些甜的,还买了一点辣的。”

回到家庆小兔就想起来喜马拉雅,庆小兔用手指着喜马拉雅说:“小雅,小雅。”

很快喜马拉雅开始播放英语儿歌。

冲一百八十毫升牛奶,庆小兔没有喝完,奶瓶还剩下不到二十毫升。

庆小兔要去小房间,庆小兔把小房间玩具架上的玩具一样样拿下来,庆小兔拿着超级飞侠的翅膀,在空中划动着,庆小兔嘴里还发出飞机飞行的声响,就好像庆小兔在开飞机,不知道庆小兔这是有意还是无意之举。

庆兔兔在看动画片,庆小兔看见爸爸在吃苹果,庆小兔伸出手要苹果,爸爸给庆小兔削了一块苹果。

我突然发现爸爸把水果刀放在茶几上,这种水果刀是妈妈在德国买的,水果刀又长又尖又薄十分锋利。我跟爸爸说:“你削好水果就把水果刀放回去,不要放在茶几上,这些东西是不能放在他们可以看到拿到的地方。”

爸爸马上把把水果刀撰在手里继续在吃苹果。

我说:“你还不把水果刀放起来,我看着有一点胆战心惊。”

爸爸没有把水果刀送回去,我把庆小兔从沙发上抱起来,我唯恐庆小兔扑到爸爸身旁,爸爸一直到把手里的苹果吃完才把水果刀送回到厨房去。

庆小兔看见茶几上的一罐麻糖,庆小兔要我拿给他,我说:“这个小朋友不能吃。”

庆小兔哼哼唧唧不愿意了,庆小兔从我的身上滑下来,庆小兔扒着茶几去拿罐子,我把罐子放到几个大一点的盒子后边,庆小兔更愿意了,庆小兔哭了起来。

茶几上柜子上的糖果点心我跟外婆说了,我要外婆把这些都放进柜子里,当时妈妈也同意把这些零食放进抽屉里。没有想到今天又重新回到茶几上,柜子上的零食一样还放在柜子上。

其实就是为了一张嘴吃的方便,却忘了庆小兔的饮食习惯的建立。庆小兔还小,庆小兔没有判断能力,庆小兔不知道什么该吃,什么东西还不能吃,庆小兔还没有控制能力。庆小兔一旦形成对小零食的喜爱,庆小兔一旦对香甜可口的小零食喜爱有加,庆小兔可能一辈子会把零食当做自己的主食。

我跟外婆说了刚刚庆小兔要吃零食的事情,外婆说:“这个上边放的都不是吃的吗?”

我说:“是的,这上边放的都是吃的东西,但是水果是天然食品,水果是谁都可以吃的,孩子不喜欢吃水果还要引导孩子吃水果,小九本来吃水果就不会吃起来没有饱肚。”

外婆拿着罐子往柜子上边放,我说:“不是说不要把零食放在柜子上吗,把这些零食放在上边小九会看到的,小九看见已经要过好几次了。”

外婆很生气,外婆把零食的罐子往柜子上用力摔了上去说:“我也不知道要放到哪里。”

我说:“你想吃,你就藏到你自己知道的地方去,如果是妈妈她们要吃的,你就专门放在一个柜子里,不要放在小九能够看到的地方。”

我知道吃零食是大部分人的爱好习惯,小时候形成的饮食习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外婆年龄大了,嘴里没有味道,外婆也想吃一点零食和口味重的食物。

妈妈让庆兔兔吃零食我没有办法阻止,因为妈妈认为给庆兔兔吃零食就是对庆兔兔的一个母爱。

我是带庆小兔的,我是在培养引导庆小兔的,我更多想的是庆小兔的未来,我想尽可能让庆小兔晚一点接触到这些垃圾食品,糖果零食一旦开了一个头就像大河决堤一样不可逆转。

家里乱糟糟的到处堆砌着东西,外婆忙着整理爷爷带来的东西,爸爸妈妈庆兔兔在洗澡换衣服。

客厅里终于有了一点模样,庆小兔骑上三轮车,庆小兔知道按三轮车的按钮,按钮按下,三轮车就会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三轮车前边的机器人的眼睛闪烁着红色光亮,庆小兔每按一次,庆小兔就会站起来把头探到前边去看机器人在闪光。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