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386小九看中大型游乐设施

2018-04-13 06:43 | 宝宝成长

2386十二二十六日星期二晴天转多云12~3客厅早晨温度12PM2.5-170

昨天晚上二十一点半,庆小兔进屋睡觉,我就一直听庆小兔在哭,听的我都有一点不耐烦了,我来到妈妈的房间,庆小兔躺在妈妈旁边在哭。

我说:“怎么了,睡下就一直在叽哩哇啦哭。”

妈妈说:“让他睡觉他就一直这样。”

我说:“我来抱他一会。”

妈妈说:“不用了,把他的小被子拿来,我抱他哄一会。”

我把小床上的被子拿过去,庆小兔的哭声并没有就消失在夜幕中。

早上起来我跟外婆说:“是不是因为白天睡觉是抱着睡觉,小九想晚上睡觉也应该要抱着睡一会。”

外婆说:“以前小九晚上喝完牛奶就安安静静地睡觉了,小九是不是看见爸爸和庆兔兔突然离开了自己,所以小九不愿意了。”

我说:“这个很有可能,刚刚爸爸和庆兔兔还在和他玩,一眨眼爸爸和庆兔兔就不知去向,小九肯定心里不舒服。”

妈妈起来了,外婆连忙进屋照看庆小兔。

听见庆小兔轻轻地哭泣我连忙过去,外婆说:“楼上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孩一直在哭,把小九吵醒了。”

我抱起庆小兔,庆小兔又睡着了,庆小兔放到我电脑跟前的小床上。

妈妈上班了,爸爸起来了,外婆进小房间看见庆兔兔还坐在床上。

外婆说:“该起来了,起来就快一点动作。”

庆兔兔一副怏兮兮哭丧着脸说:“外婆,我肚子疼。”

外婆说:“肚子疼就赶快起来上厕所。”

庆兔兔到现在会把要屙巴巴都说成肚子疼。

外婆跟爸爸说:“庆兔兔在姨妈家什么事情都做,为什么在自己家就什么事情都不做了。”

爸爸问:“庆兔兔是不是这样呀?”

外婆说:“庆兔兔在姨妈家连衣服都自己洗,裤子放在地面上用刷子刷。”

爸爸问:“庆兔兔,是不是姨妈对你很厉害呀?”

庆兔兔说:“是呀!”

爸爸说:“你在家里也这样好不好?”

庆兔兔没有说话。

外婆说:“庆兔兔在家里脸刷牙都是妈妈拿着牙刷给他刷的。”

爸爸说:“庆兔兔,你是不是跟外婆说的一样呀?”

八点二十分庆小兔醒了,庆小兔穿好衣服,庆小兔就在茶几上寻找东西,庆小兔看中了甘蔗。吃甘蔗没有问题,反正庆小兔也咬不动,庆小兔还吃的津津有味,庆小兔的几颗门牙还是把甘蔗啃下许多沫沫来。

爸爸从屋里出来,庆小兔看了爸爸一眼,庆小兔好什么也没有看见一样。

爸爸故意挨着庆小兔旁边走进小房间,庆小兔继续在啃着手里的甘蔗。爸爸把推拉门关上偷偷地从门缝里往外看,庆小兔才伸出手要爸爸。

爸爸打开门喊庆小兔,庆小兔又把爸爸忘了,庆小兔继续在把甘蔗一点点地啃下来。爸爸再次把门关上,庆小兔这才用手指着哼哼起来。

外婆给庆小兔喝牛奶,庆小兔只喝了一百毫升牛奶。

外边阳光明媚,一望无际的蓝色一统天下,发亮刺眼的太阳高高地悬挂我们头顶上。

庆小兔这两天对圣诞节的气氛格外在意,庆小兔可以发现我没有注意到的圣诞树和圣诞贴画,一些商店门口曾经放过圣诞树庆小兔一样记得。

瑞丰超市的加工芝麻酱的摊位石磨天天都在角落静静地躺着,今天庆小兔看见石磨嗡嗡嗡地在转动。见多了铁制的搅拌机磨碎机,猛然看见一个石磨就有一点返璞归真的感觉。石磨可能有八十厘米直径,可是这个石磨是土洋结合,石磨不是人工转动而是由电动机带动。

现在很多人渴望归真返璞,崇尚传统古典,希望吃到原始手工加工处理的食谱工艺品。

庆小兔不知道什么是古时候,庆小兔不知道什么是现代化,庆小兔看的是不一样,庆小兔看了足足有十分钟。庆小兔这边看一会,转一个角度庆小兔继续看,不知道庆小兔看到了什么,不知道庆小兔研究出什么加工芝麻酱的奥秘。

小广场多远就看见紫兔兔和紫小兔,紫兔兔外婆抱着紫小兔,庆小兔过来了,紫兔兔外婆说:“弟弟来了,我们跟弟弟一起玩吧。”

庆小兔扶着花坛大理石台阶在玩,紫小兔在外婆的扶持下也在慢慢地移动。

看着紫兔兔外婆瘦弱的身体,我说:“峻峻要是再大一点,你就抱不动了。”

紫小兔在外婆的牵引下在台阶上晃晃悠悠地走着,庆小兔干脆趴到地上爬起来。

外边的地面灰尘实在有一点大,我要庆小兔起来,我刚刚把庆小兔扶起来,我把庆小兔身上的灰拍了几下,庆小兔又趴到地上爬了起来。

紫小兔外婆用手拍着庆小兔的屁股说:“弟弟,你起来吧,地上好多灰。”

庆小兔抬起头看看紫小兔外婆,庆小兔真的扶着台阶站了起来。

双胞胎也在晒太阳,双胞胎还是穿着昨天的那一身粉红色绒绒衣服,我把庆小兔放在双胞胎车子跟前站着。

双胞胎一直是受众人瞩目的对象,自然双胞胎的妈妈是大家重点采访的对象,我和这些家长都不熟悉,自然我和庆小兔被冷落在一旁。

于是我们重新和紫小兔站着一起,以后紫小兔和庆小兔可能会成为一个战壕的战友。

双胞胎姐妹都下了车,双胞胎两姐妹扶着一辆单人童车在转圈,双胞胎是走路明显稳当多了,双胞胎姐妹可以扶着车子在走,偶尔歪倒还能够一个手撑着地出现站起来。

一般小姑娘在语言方面先人一步,男孩子在动作上比小姑娘先走几天,没有想到双胞胎姐妹已经超越了庆小兔,双胞胎妈妈说:“就让他们走,摔一下就让她们摔一下。”

回来我想试一下庆小兔能不能走,我伸出手要庆小兔过来,由于有四十厘米远,庆小兔没有走过来,庆小兔马上趴在地上爬了过来。

爸爸在给庆小兔喂香蕉,喂着喂着,庆小兔的眼皮就耷拉下来了,庆小兔的嘴也不想张开了,一根香蕉还没有吃到五分之一,爸爸说:“小九要睡觉了。”

外婆过来给庆小兔喂饭,外婆说:“小九还没有吃饭。”

爸爸说:“庆兔兔小时候没有那样黏我,小九一直在跟我玩,跟我疯。”

外婆说:“小九和庆兔兔完全是两个性格,庆兔兔慢悠悠的性格,小九是急性子,小九喜欢笑喜欢动,庆兔兔只是玩才动起来。”

爸爸说:“庆兔兔小时候好像喜欢哭。”

外婆说:“两个人差不多,伤心的时候会哭但是很少哭。”

爸爸说:“小九比庆兔兔爱笑多了。”

吃完饭,我过来了接庆小兔睡觉,外婆说:“刚刚吃完饭,歇一会再睡觉。”

庆小兔看见我伸出手来,庆小兔反而把自己的手缩了回去。庆小兔继续趴在爸爸身上疯。

可是庆小兔不争气的眼皮又耷拉下来,爸爸把庆小兔抱给我,庆小兔睁开眼睛看着爸爸,庆小兔伸出手要爸爸。庆小兔懒懒地躺在爸爸的怀里一动不动,爸爸说:“你要睡觉就要外公哄你睡。”

庆小兔再一次来到我的跟前,我刚刚准备哄庆小兔睡觉,庆小兔再一次把手伸向了爸爸。就这样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十一点半庆小兔终于进入了梦乡。

今天午睡我们都同时睡了,我刚刚起来,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就醒了。

庆小兔在推着汽车,汽车猛地往前移动,庆小兔整个身体跟着就趴了下来,庆小兔马上就喊了起来。

我说:“又没有怎么,就是汽车跑了,还值得你叫吗?”

我把汽车推回到庆小兔跟前。爸爸听见庆小兔的叫声从屋里出来,爸爸问:“怎么小九就睡那么一点时间呀?”

我说:“不少了,小九每次睡觉就一个半小时左右,现在已经睡了两个小时了。”

爸爸说:“你去忙吧,我来照看小九一会会。”

于是我有了一点时间整理以往的日记。

天,依然是清水一片,蓝色就是秋高气爽,阳光也好像热情了许多。

十三点半庆小兔跟着外婆去买米,小区门口有两个捐赠箱,地下车库入口处有一只松鼠造型的露天喇叭箱。庆小兔先去拍打两个捐赠箱,接着庆小兔又去抚摸松鼠。庆小兔转身要进地下车库。

我说:“小九,你看外婆已经走远了,我们去追外婆好不好?”

庆小兔这才答应跟着外婆一起走。

买米并不要走很远,一袋大米不用手提,庆小兔童车就是运输工具。

庆小兔下地推车子走,庆小兔的力量还是有限,一袋米不是很轻,我们大人推着是轻而易举,庆小兔就不是那么回事了。重车启动难,庆小兔用很大的劲去推,童车才缓缓启动。重车一旦走起来来又停不下来,庆小兔继续在推童车,庆小兔反而有一点跟不上的意思。

进到小区,庆小兔又想起来了捐赠箱,想起来松鼠喇叭箱。这一次庆小兔要进地下车库,我就没有理由推脱了。

地下车库现在庆小兔已经毫无顾忌地走在里面,当我们从我们楼下的楼梯上来,等于这一次出去又回到原点了。

太阳的盛情款待让我回家更换了衣服,于是重新下楼开始新的征程。

五一广场上到处都是人,打牌的,跳舞的,带着孩子玩的。

天天的好天气,天天的好心情。

庆小兔一直用手指着,庆小兔用手指着五一剧场广场上大型旋转游乐设施,庆小兔这几天就十分关心游乐设施的状况,每次来了庆小兔都要亲自光临指导,但是庆小兔是动口不动手的正人君子。

今天庆小兔不仅嘴上在喊着,庆小兔整个身体都在运动,跟前的一个游乐设施停下来了,平时遇上这种情况,我会借机会说:“他们已经停了,我们到别的地方去玩吧。”

今天往事已经烟消云散,今天的历史应该重新书写。游乐设施停下来不是要休息了,而是要上去一个小朋友,这个就是庆小兔的导火索,庆小兔用手指着也要上去玩。庆小兔发现上边还有很多空闲的位子,摇摇车庆小兔只要看见,庆小兔只要想坐,庆小兔一定是要上去一游的。

我根本就没有打算让庆小兔玩这些东西,最起码最近不会让庆小兔上去玩,这种游乐设施就是上去哈哈一笑,这种游乐设施没有任何教育意义,也不可能对孩子的学习有什么帮助。不是庆小兔不能玩,只能说这些东西要庆小兔大一点玩,就是玩也只能适当的玩,绝对不能无休止的坐在上边,我不愿意把真金白银扔在这些无底洞上。

庆小兔不是一般的孩子,庆小兔一旦坐了一次,就不可能没有第二次,而且庆小兔会第三次地要求坐下去。我唯一的选择就是就尽量不带庆小兔来这些场合去,等庆小兔大一点,庆小兔最多一天只能坐一次,摇摇车一天也不会让庆小兔坐过两次。我想等庆小兔已经有了好朋友了,庆小兔有了铁杆粉丝,在一些动手动脚摸爬滚打的游乐场给庆小兔买一些月票,让庆小兔天天在这些地方锻炼其筋骨,骑三轮车荡秋千爬楼梯坐滑滑梯,学习各种各样像搭积木捏橡皮泥的手工。

我不让庆小兔坐这些玩具,我也没有带钱让庆小兔去坐,这一下我点燃了炸药桶,庆小兔不停地大哭,庆小兔调动全身的肌肉在抗争。

庆小兔不是只哭一会,庆小兔是大哭一路,就是看见小狗,庆小兔看一眼,接着庆小兔又继续接着哭。庆小兔的罩衣脱了下来,庆小兔的背心脱了下来,庆小兔的棉袄扣子也解开了,庆小兔还是大哭不止,庆小兔的背心里都摸得出汗来,我只好把庆小兔的里面的衣服掀起了,好让庆小兔身上的热气散发出来。

本来我以为庆小兔哭三五分钟就不哭了,也可能看到小狗就不会再哭了,其实我想错了,庆小兔以坚韧不拔的精神让我折服。

路上庆小兔没有了别的要求,庆小兔就是哭声不断,庆小兔的哭声引起无数人注目观望。

不到十六点钟就回到家,因为手里拿着庆小兔的衣服,我按的门铃,庆小兔也在帮我按键。

外婆打开门问:“小九睡觉了吗?”

我说:“小九精神着呢,我是拿着他的衣服没有办法开门。”

外婆问:“你们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早呢?”

我说:“小九要坐那个大型旋转的玩具,我没有答应他,小九一路上就在哭,一直哭到家。”

外婆说:“小九,你是不是饿了,我们冲牛奶喝好不好?”

看见外婆拿着奶瓶,庆小兔跟着外婆走。外婆往奶瓶里灌凉开水,庆小兔低下头在看,外婆到厨房往奶瓶里加开水,庆小兔也跟在后边,外婆转过来装奶粉,庆小兔用手扒着外婆的肩膀看。外婆用力晃动奶瓶,我把庆小兔放在沙发上,庆小兔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庆小兔嘴里发出“奶,奶。”的声音。

一百五十毫升牛奶瞬间没有了踪影,庆小兔用手指着厨房嘴里还在喊奶。外婆说:“奶已经喝了不少了,奶等一会我们再喝,我们先吃一点苹果吧。”

庆小兔马上就不吭气了,庆小兔看见我把苹果拿来,庆小兔马上乖乖的坐在那里,嘴里发出哎哎的声音。

苹果不是很好刮,庆小兔半个苹果毫不费力地就吃光了。

快要到了要接庆兔兔的时候,我把庆小兔从爸爸手里接过来,我说:“小九,我们现在要睡觉了。”

我刚刚把庆小兔的罩衣脱下来,庆小兔看见爸爸,庆小兔马上伸出手要爸爸。

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伸出手要庆小兔过来,庆小兔看着我笑了一下背过身来。我转到庆小兔的面前,庆小兔笑着从爸爸的一个肩膀摆到另外一个肩膀上,我也跟着把头摆过去,庆小兔又把身体转了过去,庆小兔用背对着我。

我强行把庆小兔抱了过来,庆小兔也没有任何反抗,庆小兔乖乖的让我抱着。我们房间的隔光窗帘已经放下,我的电脑已经把屏幕关了,庆小兔老老实实地把衣服脱了,乘法口诀一到一百刚刚背了一遍,庆小兔已经睡着了。

十八点钟庆小兔哼哼了几声,姨妈把庆小兔抱了起来,庆小兔闭着眼睛还要睡,外婆说:“不能再睡了,这一会睡多了,晚上又不好好睡觉。”

庆兔兔今天有架子鼓课,姨妈抱着庆小兔去找庆兔兔了,十九点钟庆兔兔庆小兔都回来了。

爸爸妈妈庆兔兔在吃饭,外婆就给庆小兔喂饭,爸爸在吃烤红薯,庆小兔伸出手啊啊啊地要吃烤红薯。

吃完饭外婆给庆兔兔喝药,庆兔兔的咳嗽还没有好透彻,不时地还会咳几声。

妈妈回来在白板上写着几行字,1、写作业。2、跆拳道。3、吃药。4、洗澡。5、睡觉。

妈妈说:“庆兔兔这是你今天回来的几件事情,你做完一件事情就在下边画一个勾子。”

庆兔兔说:“妈妈,我的药已经喝完了。”

妈妈说:“你药喝完了,你就在喝药的那一行下边画一个勾。”

庆兔兔跟着妈妈进屋去复习功课,爸爸抱着庆小兔坐在沙发上,庆小兔看见茶几上的橙子,庆小兔马上伸出手要。

庆小兔在地上爬了一圈,庆小兔要拿橘子吃,我说:“橘子上火,我们不吃橘子。”

庆小兔又抓起柚子在啃,这是几片还没有去掉外边皮的柚子,我说:“这个柚子还有皮。”

庆小兔把柚子放进嘴里咬了一口,庆小兔咬的就是柚子皮,庆小兔皱起眉头看着我。

我说:“怎么样,柚子皮不好吃吧?”

外婆说:“那我们就吃苹果吧。”

庆小兔看见我拿着遥控器在调节电视节目,庆小兔也要遥控器,庆小兔没有把遥控器扔掉,庆小兔一直用手指头按遥控器。

于是电视节目一直在变化。我把遥控器的电池取出来,庆小兔继续按遥控器。

庆小兔一个指头按着遥控器喊了起来,我说:“你要按就按呀。”

我用手在遥控器上按了几下,庆小兔继续自己按,庆小兔按了几下,庆小兔看见屏幕上没有变化,庆小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