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看中国》0032龙卷风不是台风

2018-04-09 11:01 | 宝宝成长

0032龙卷风不是台风

徐老师问:“你们看了江苏盐城市的龙卷风没有?”

大家都举了手,徐老师问:“龙卷风厉害不厉害?”

“厉害。”声音在教室里回荡。

徐老师说:“六月二十三日在江苏盐城市阜宁县射阳县部分地区,突发龙卷风冰雹严重灾害,目前已造成九十八人死亡八百人受伤,大部分房子被夷为平地,受伤的人,死去的人,大部分是被房子重物砸伤砸死的。

宋跳兔说:“我没有看见龙卷风,我看见的就是砖头石块,一堆堆垃圾。”

乖乖兔说:“有倒了的电线杆,被吹断的大树。”

杨小跳说:“还有汽车四个轮子翻到上边了。”

庆兔兔说:“很多救护车在运送伤员。”

徐老师说:“大家观察的很仔细,说明大家认真的看了新闻报道。龙卷风和一般的风不一样,它来得快,消失的也快,可是它的破坏力却是无法想象的大。小朋友记得不记得,去年六月一日深夜,一载有四百多人的客轮在长江湖北段倾覆。这个客轮名为东方之星,据气象雷达监测资料分析,船舶倾覆是由龙卷风引起的。”

庆兔兔举手回答:“是有一个很大的轮船翻了的,死了很多人。”

乖乖兔说:“是老爷爷老奶奶来旅游的轮船。”

乖乖兔问:“徐老师,龙卷风是不是台风呀?”

宋跳兔说:“龙卷风就是台风,它们都是转呀转的。”

徐老师说:“台风龙卷风样子很像,但是他们不一样。台风是指包括热带低气压、热带风暴、强烈热带风暴和热带气旋。龙卷风,又称龙卷、龙吸水等,是一种相当猛烈的天气现象,龙卷风是由快速旋转并造成直立中空管状的气流形成。龙卷风大小不一,但形状一般都呈上大下小的漏斗状。龙卷风是有特别的外形和巨大的威力。它从云的底部向地面伸出一个弯曲的云柱,头大脚小,远处看去,就像象鼻子在空中晃动。象鼻所到之处,地面仁的沙石、碎片、尘土和人都会被卷到半空,在水而上则吸起高大的水柱。”

乖乖兔问:“台风不是也是一个很大漏斗吗,也会刮很大的风。”

徐老师说:“大多数龙卷风直径约不到一百米,但是龙卷风的风速很高,比台风大很多倍。”

宋跳兔说:“台风不是也可以把大树刮倒,把汽车掀翻吗?”

徐老师说:“龙卷风的威力要比台风大的多,你们看,东方之星的轮船多大呀,不到一分钟就被龙卷风吹翻。一九五六年九月二十四日,上海出现强龙卷风,把十一万公斤重的储油捅举起,抛到十五米米高的空中,而后落在一百五十米远的地方。”

宋跳兔问:“十一万很重吗?”

杨小跳把两个手伸开说:“十一万这么大,这么大。

徐老师说:“甘肃瓜州县一个学校在开运动会,运动场突发龙卷风,把正在开运动会的一名学生卷起来,接着又重重地被摔了下来。”

乖乖兔问:“他是不是摔死了。”

徐老师说:“他没有死。”

庆兔兔问:“那不是他会摔的很重,他会不会骨折呀。”

徐老师说:“还好,他没有骨折,只是有一点轻微脑震荡。”

杨小跳问:“是不是他就变傻了。”

徐老师说:“不会的,如果摔的很重,人都昏迷了,这就可能会影响他的记忆和身体健康。”

庆兔兔说:“我长大了,我要消灭龙卷风。”

徐老师笑着说:“龙卷风,来得快,消失的也快,一般不会超过几十分钟,气象台的叔叔阿姨都没有办法预测。”

乖乖兔说:“以后科技发达了,会不会就可以预报龙卷风了。”

毕老师说:“那就要看你们长大以后了,你们其中以后肯定会出现几个科学家,气象台的专家,中国的未来是属于你们的。”

徐老师说:“台风不一样,科学家可以用卫星云图预测到台风的形成,可以告诉大家,台风可能会到哪里,台风的风力有多大,要人们提前预防。台风的生存时间比龙卷风长很多。”

乖乖兔说:“经常可以听到天气预报说里有台风,天气预报没有说过哪里有龙卷风。

徐老师说:“台风虽然破坏力很大,但是台风可以给我们带来丰沛的雨水,这样农民伯伯的庄稼就不会干死。我们国家是一个农耕民族,如果没有了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台风所涉及的面积很大,可能会影响大半个中国。龙卷风却只会破坏,龙卷风破坏的地方很小,只是短短的几分钟,很快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留下的却是一片残垣断壁和一堆碎砖瓦砾。龙卷风经过河水时,在江心卷起三十米高几十平方米大的水柱,龙卷风可以把河里的水都吸干了。

庆兔兔说:“那不是船也不能划了。

徐老师说:“那是指小河水,长江那么大,龙卷风是吸不干的。不过有时候龙卷风也会带来意外,人们突然发现在下鱼,不是平时的雨,而是很多的活鱼,有时候还会下一场钱币的雨,就是下很多的钱。”

杨小跳说:“那不是我们发财了,我们把鱼拿去卖,把钱收集起来存到银行里。”

徐老师说:“杨小跳,你有丰富的想象力,这种事情是很少发生的,这是要龙卷风经过鱼塘,经过存放钱的仓库才能够发生。你的想法,就和守株待兔一个道理。”

乖乖兔说:“杨小跳,你放学就坐在树底下,等着下鱼吧。”

宋跳兔说:“还有等着下很多钢镚来。”

杨小跳说:“我才不等呢,你们看见哪里在下鱼,你们就打电话告诉我,我就去捡鱼去。”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