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382小九不认生

2018-04-09 06:45 | 宝宝成长

2382十二二十二日星期五晴天16~6客厅早晨温度10PM2.5-140

七点二十分听见庆小兔在喊,外婆还在厨房里忙碌,当外婆走进屋里的时候,庆小兔已经哭了,外婆抱起庆小兔在哄。

云姑娘终于耐不住寂寞重新来到我们的头上,一会太阳的光芒照亮了云的下端,云慢慢地出现裂隙,云渐渐地散开,蓝天一点点在扩大,等我送庆兔兔回来,云已经完全溶解在蓝天里。

我来到姨妈家的时候庆兔兔已经准备定当,今天姨妈没有说叠被子的事情,庆兔兔穿好鞋进屋去整理被窝。

刚刚走到学校门口,一个声音在喊:“庆兔兔。”,接着是一个男孩身体向着庆兔兔挤过来,马上庆兔兔胳膊向前又挤了过去,男孩再一次把肩膀送过来,庆兔兔竟然用两个手去推,男孩的妈妈连忙过来,男孩妈妈怕两个人弄假成真,真的真刀真枪的动起手来。我连忙把书包递过去,庆兔兔背上书包,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进了学校大门。

当我回到家的时候,家里灯已经全部打开,卫生间里传来庆小兔轻轻地屙巴巴哭声。庆小兔眼睛里含着泪水,庆小兔梗巴巴脸胀的通红,外婆说:“他巴巴已经露出来了,就是屙不出来。”,我看了一下庆兔兔的屁股,庆兔兔的肛门张开的大大的,一坨很硬的干巴巴挤在肛门门口,不管庆小兔怎样用力,堵在肛门的硬巴巴坨坨就是下不来。

我用手在庆小兔肛门旁边轻轻地拍打着,庆小兔还是梗不下来,我拿来棉签,沾上食用油,我用棉签轻轻地把庆小兔肛门口硬巴巴挑出来,庆小兔肛门附近的硬坨坨是挑了出来,庆小兔还是梗不下巴巴,我说:“算了,擦了屁股等一会在屙。”,我刚刚把脸盆里的巴巴倒进便池,庆小兔的屁股下边的地面上已经屙出来一堆巴巴来。

外婆给庆小兔喂米糊。

庆小兔爬到火火兔跟前,火火兔在唱歌,火火兔在唱《小星星》,庆小兔两个腿跪着,庆小兔两个手撑着地面,庆小兔的身体随着《小星星》的节奏前后晃动。庆小兔这样的动作很多,但是几乎都是想起来拍录像,庆小兔就不再做了。

九点钟出去,这一会天上就好像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云一样,蓝蓝的的天一望无际。

庆小兔从医院门口路过,庆小兔就要从医院里穿行, 然后庆小兔就从三期进去。

原来在我们那里打扫卫生的奶奶,她们看见庆小兔就在问:“她是不是小妹妹呀?她的脸和庆兔兔好相像呀。”,庆小兔今天好像又打开了笑容闸门,庆小兔不分亲疏都以微笑相待。这两个打扫卫生的奶奶庆小兔见过,两个奶奶说:“他跟他哥哥一样喜欢笑,你看他一直对着我们在笑。”。

回到小区,庆小兔站在那个有两条龙的围栏跟前,一个打扫卫生的奶奶走过来说:“妹妹,要不要奶奶抱呀?”,这个奶奶庆小兔可能见过,但是我一点印象也没有,也许是最近才来做清洁工作的。没有想到庆小兔马上俯下身体,庆小兔伸出手要奶奶抱,庆兔兔庆小兔不分高低贵贱,什么人都一视同仁,这个和教育情商有关。但是庆小兔不分亲疏有别,确实还是有一点让我担心受怕。

回到家庆小兔第一个抱起火火兔,于是火火兔开始唱儿歌。庆小兔爬到茶几下边,庆小兔用手扶着茶几边框跪了起来,外婆俯下身子说:“我们小九去哪里了。”,茶几下边不够高,庆小兔跪在地上,庆小兔的头就不能完全抬起来,但是庆小兔的头也没有碰到茶几桌面。庆小兔低下头朝着外婆望去,外婆说:“外婆看见小九了。”,庆小兔马上把上身立起来,庆小兔的脸背茶几边框挡住了,外婆说:“我们小九去哪里了,外婆怎么找不到小九呀?”,庆小兔马上再一次低下头把脸看着外婆,外婆用手摸了庆小兔的胳膊一下说:“外婆抓住小九了。”,庆小兔马上哈哈哈地笑起来。

庆小兔从茶几的侧面爬出来,我特地注意一下庆小兔是怎么站起来的。庆小兔一个手扶着茶几腿跪了起来,庆小兔的头并没有抬起来,庆小兔把头往后仰,让自己的头离开茶几的下沿,庆小兔用另外一个手去扶住茶几的边沿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庆小兔再把扶着茶几腿的手松开,庆小兔两个手扶着茶几边沿慢慢地站了起来。

庆小兔站起来就看见茶几上的橘子,庆小兔伸出手就拿了一个橘,外婆过来把橘子放在塑料袋里,外婆说:“橘子上火,你不能再吃了。”,庆小兔马上就躺在地上大哭起来,外婆提着装橘子的塑料袋说:“以后这些东西都要藏起来不能再让小九看见了。”。

橘子被外婆放在小房间里,小房间的墙边堆满了梨苹果橘子桂圆,小房间墙边就是堆放水果的地方。外婆说:“明天再给你买猕猴桃,我们先吃苹果吧。”,听见外婆说吃苹果,庆小兔坐了起来,看见外婆手里拿着苹果进了厨房,庆小兔向着厨房举起手,我说:“外婆在给你削苹果。”。

苹果被切下一块来,庆小兔有了苹果也不哭了,庆小兔吃苹果的方式还是和昨天的一样样,庆小兔一边往嘴里塞,嘴里又不断地有小块的苹果被吐了出来。外婆说:“小九,你这哪里是在吃苹果,你就是在浪费。”,苹果被外婆拿了下来,庆小兔又躺在沙发上哭了起来。外婆要我拿了小刀过来,外婆说:“我们把苹果削薄一点吃。”,苹果被削成薄薄的薄片,庆小兔抓在手里马上苹果就碎了,庆小兔塞了一点到嘴里,剩下的都变成渣子。外婆说:“你吃不好就算了。”,庆小兔的男高音再次响起,外婆说:“要不我们睡觉吧。”,庆小兔又向外婆伸出手。

外婆说:“厚了你就吐,薄了你又吃不好,我们来刮一下试一试。”,看见外婆在刮苹果,庆小兔又坐了起来。这种苹果不是面苹果,外婆刮了几下只刮下来一点点,外婆说:“小九呀,外婆刮不动苹果。”,庆小兔马上就仰面大哭。外婆只好再继续刮苹果,功夫不负有心人,外婆终于把苹果刮了下来,这可能是在庆小兔的哭声中激发的能量。苹果在一点点变小,外婆把苹果给庆小兔看:“苹果刮不下来了。”,庆小兔哭声再起,外婆说:“过一会我们吃饭好不好。”,庆小兔继续大哭,外婆说:“你嚎吧,我不管你了。”,庆小兔就当外婆没有说,庆小兔继续嚎啕大哭,外婆说:“不要哭了,外婆给你去盛饭去。”,庆小兔马上就停止了哭泣。

庆小兔在茶几上找东西,我把椰子让庆小兔玩,庆小兔趴在椰子上就啃,这种椰子是剥了外皮的,庆小兔啃了几口就不要了。我说:“我们杀一个柚子。”,我拿着一瓣柚子给庆小兔,庆小兔好像对这个柚子的味道不喜欢,第一口庆小兔吐了,第二口庆小兔勉勉强强在嘴里嚼了几下。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我说:“我们睡觉吧。”,庆小兔还有一点想吃柚子,庆小兔用手指着柚子要,外婆掰了一点柚子放进庆小兔的嘴里,庆小兔嘴里的柚子还没有吃完,庆小兔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十三点钟庆小兔睁开眼睛,穿衣服庆小兔高高兴兴,还剩下一只鞋在系鞋带子没有系起来,庆小兔就不愿意了,我说:“我们系好鞋带就吃饭。”,庆小兔这才让我把鞋带系好。

吃完饭我把饭碗送到厨房去,我把火火兔让庆小兔抱着,我一直注视着庆小兔的动向,就在我往水池里放碗的那一瞬间,庆小兔竟然趴在沙发上,庆小兔让自己的两条腿从沙发上垂下来,这样反而让我放下心,庆小兔很顺利地下到地面上,接着就钻到茶几下边去了。

庆小兔趴在茶几下边一动不动,我想是不是庆小兔要屙巴巴了,我赶紧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庆小兔的尿不湿刚刚打开,庆小兔的巴巴就涌了出来,这一次巴巴是软乎乎的。

天上的云时聚时散,一会云彩满天,一会湛蓝一片,有时候浮萍飘蓝天。

很快我们就来到五一广场,阳光让人们聚拢在一起,阳光让孩子们欢天喜地。

五一广场的鸽子飞过来落在小喷水池跟前的小广场上,庆小兔就站在我跟前看鸽子,庆小兔看着鸽子哇哇哇地叫。几个大人从鸽子群只趟过,所有的鸽子扑腾着翅膀飞起来,鸽子在空中转了一圈飞到长条阶梯喷水池上,庆小兔也来到这边的水池跟前。十几只鸽子在嬉戏,鸽子在水池里喝水,一只鸽子站在浅水里,一会鸽子蹲到水里扑腾起翅膀,鸽子就在庆小兔的旁边,鸽子翅膀溅起来的水甩到庆小兔的脸上。

鸽子在慢慢地向前移动,庆小兔扶着斜面台阶,一步步上台阶跟着鸽子一起移动,不过台阶不是很高,大概是八厘米,台阶也不是很多就是六个阶梯。

上完最后一阶台阶,庆小兔又从阶梯下来,不过庆小兔只下了两阶梯,接着就要我牵着上上上下下来回走。

庆小兔的脚后跟经常穿不到鞋底,我总怕庆小兔的脚走受伤了,其实鞋子并不小,开始看着总觉得庆小兔穿着鞋走路别别扭扭的。

忽然我发现庆小兔在看自己的手指头,这才发现庆小兔手指头上沾着一点黑色的东西,我靠近看原来是鸽子屎,我连忙用池子里的水给庆小兔洗手,又拿用手绢给庆小兔擦,庆小兔在唆手指头,我要庆小兔不要吃手,庆小兔非要吃手,只好把庆小兔的罩衣袖子拉出来罩住手指头。

从医院的后门下来,一个低矮瘦小的奶奶在喊庆小兔,奶奶脸十分熟悉,我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的。奶奶说:“这个小妹妹和哥哥好像哟。”,我说:“我们不是小姑娘,我们是男孩,和哥哥一模一样。”。奶奶伸出手说:“来,奶奶抱抱你。”,没有想到庆小兔竟然伸出手要奶奶抱,我说:“现在他已经不像以前谁抱都愿意,他不是熟人是不会主动伸出手要抱的。”,奶奶说:“这样就好,不能是不是熟人都要抱,我们还没有见过几次面,我们帅哥就那么给我面子。”。

因为我不知道张三李四,我没有办法开口问话,奶奶主动说话:“我还不是刚刚回来,我们那个也刚刚三个月。”,我问:“三个月,那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亲家母在帮忙呀?”,奶奶说:“亲家母年纪有一点大,亲家公身体又不大好。”,我问:“是不是你老伴还在那里呀?”,奶奶说:“我们一起回来的,因为那里签证一次只能签三个月。”,这时候我才知道她的孩子是在外国移民。奶奶说:“他好像他的哥哥哟。”。

我问:“你们回来了,那不是要请保姆呀?”,奶奶说:“看着办,我姑娘现在没有上班,过一些时候我们再去帮忙照顾。”,我问:“你们是外婆呀,你们在那里生活习惯不习惯呀?是不是附近有很多华人呀?”,奶奶说:“那里还是跟这里差不多,当地华人也很多,我们家的老大比你们那个老大小一岁,这一次去带的是一个二胎。”,我问:“是在那里上幼儿园吗?在那里他们都说什么话,是中文还是英语。”,奶奶说:“他们那里不叫幼儿园,他们主要是说英语和法语。”,我问:“是移民法国吧。”,奶奶说:“不是,是在加拿大。”。

路上我怕奶奶吃不消,我要把庆小兔接过来,奶奶信誓旦旦地说:“我还可以抱一会,你们不是要回家吗,我们正好是一路。”。没想到奶奶就和我们一个小区,而且就住在我们前边一栋斜对面,我这个人也太孤陋寡闻了。

回来庆小兔就看见茶几上的猕猴桃,庆小兔要吃猕猴桃,一个很大的猕猴桃吃了一大半,外婆说:“已经吃了不少了,我们不吃了吧?”,庆小兔马上就不愿意了,最终庆小兔还是把一个猕猴桃全部送进肚子里。

今天是星期五,学校是十六点半放学,妈妈还没有下班,星期五由我去接庆兔兔并且要把庆兔兔送到琴行去打架子鼓。还不到十六点半,学校门前已经冷冷清清,进学校的家长已经是三三两两,从学校里涌出来的学生家长已经成群结队。同样当我来到106班的教室门口,教室外边的走廊里只有两三个人站在那里,教室里只有两个学生学生家长拿着拖把在拖地。院子里有几个学生在玩却没有看见庆兔兔,

我想是不是庆兔兔和奇兔兔又去倒垃圾了,可是倒垃圾的两个男同学拿着垃圾桶回来了,还是没有看见庆兔兔在哪里,重新回教室里去看,教室里只剩下了三个人在里面,同样没有看见庆兔兔和奇兔兔。在院子里的花坛上放着几个书包,有一个书包很像庆兔兔的,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看了一眼书包是的名字,果然是庆兔兔的书包。

很快从对面的走廊里跑出来四个小男孩,我还没有看清楚都是谁,庆兔兔已经在喊我。他们每个人拿着一根跳绳,庆兔兔身上没有穿着棉袄,庆兔兔的棉袄在花坛的另一边放着。

庆兔兔说:“外公,我会这样跳绳。”,庆兔兔用一个右脚跳绳,庆兔兔跳了八个,不过庆兔兔的姿势不是非常美观。奇兔兔说:“我不是也会跳。”,奇兔兔跳了五个,奇兔兔的姿势比庆兔兔略微好看一点。

无意中我突然发现奇兔兔比庆兔兔矮了好多,奇兔兔刚刚开学的时候比庆兔兔只是矮一点点,现在才三个月奇兔兔就比庆兔兔矮了那么多,也许是庆兔兔长高了了。奇兔兔的爸爸妈妈外公外婆都很高,应该奇兔兔以后的个头不会矮的。

两个男孩跟着妈妈走了,我问:“奇兔兔,你外公没有来接你吗?”,奇兔兔点点头说:“我外公还没有来。”,庆兔兔说:“奇兔兔拜拜。”,奇兔兔没有那么大声音说了一声:“庆兔兔拜拜。”。

庆兔兔问:“外公,什么叫水痘呀?”,庆兔兔突然问起水痘着实让我吓一跳,水痘是传染病,要是他们班有人得了水痘,很快就会蔓延开来,我问:“水痘是传染病,你们班有人得水痘了吗?”,庆兔兔说:“没有,外公什么是传染呀?”,我说:“得了水痘的人是要隔离的,就是起的泡泡都结痂,还要隔离两个星期两。和得水痘的同学触过的同学,也要隔离观察三个星期。”。

庆兔兔问:“什么叫买卖呀?”,我说:“买卖就是买和卖,比如你爷爷收获的地瓜拿到市场上,卖就是把物品卖个别人,买,就是别人拿钱去买你爷爷的地瓜,一买一卖就叫买卖。”,庆兔兔问:“外公是不是,买二手车就要上瓜子网呀?”,我问:“你们同学爸爸妈妈在瓜子网买车了吗?”。

一个宠物店里笼子里有不少小狗,庆兔兔说:“外公,小狗好可爱哟,我好想要一个这样的小狗呀?”,我说:“我那时候要你把大毛放掉你不放,现在大毛已经跟着你已经生活了那么长时间了,现在再想把大毛放掉,大毛也不会离开了。大毛那么大,大毛又喜欢叫,万一哪一天大毛发脾气,如果不小心被大毛咬一口,你就要去打狂犬疫苗了。”。庆兔兔说:“那天我去放大毛,有一个窗户里有一个大狗叫鸡毛,鸡毛两条腿可以站起来把头伸出窗户外边,大毛一下子钻到树丛里,一直到鸡毛被主人带走,我才把大毛牵回家。”,我说:“不会是叫鸡毛吧,是不是是一个金毛犬,所以主人喊它金毛。”。

庆兔兔嘴里哼着一首歌,庆兔兔问:“外公,你知道这个是什么歌吗?”,我说:“我不知道。”庆兔兔说:“这是植物大战僵尸里面的歌。”。庆兔兔又发出一个声音,庆兔兔问:“外公,你知道这是什么声音吗?”,我说:“是不是僵尸在吵架?”,庆兔兔说:“不是,这是植物和僵尸在作战的声音。”,庆兔兔又嘴里发出一种轰的声音,庆兔兔问:“外公这是什么声音?”,我说:“是不是豌豆大炮开火的声音?”,庆兔兔说:“这是地雷被踩响了。”。庆兔兔说:“外公,有一个植物博士,他可厉害了,他可以发现僵尸什么时候来。”,我说:“我又没有看过植物大战僵尸,里面是什么内容我都不知道。”。

送庆兔兔去琴行打架子鼓,回来庆小兔还在小床上听火火兔唱儿歌。我哄庆小兔,很快十七点半庆小兔就睡着了。

今天晚饭吃饺子,我也没有多问,我是什么都吃来者不拒。

庆兔兔回来了,外婆端过来一碗饺子说:“庆兔兔,今天冬至哟,外婆给你煮了饺子。”,庆兔兔问:“妈妈,为什么冬至要吃饺子呀?”,妈妈说:“这是一个民俗,传说冬至吃了饺子就不会把耳朵冻掉了。”,庆兔兔问:“是不是不吃饺子耳朵就冻掉了。”,妈妈说:“这只是一个传说,因为饺子的形状像耳朵一样。”。

晚上我带庆小兔去了一趟五一广场,回来的时候看见小广场还有音乐,于是就抱着庆小兔过来看。原来今天广场大妈们还在兴致勃勃地学跳交谊舞。两个正在旋转的大妈走过来,一个大妈伸出手接过庆小兔,庆小兔竟然一点也不拒绝。大妈说:“我知道你会跳舞,你帮着带一下她吧。”,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跳过交谊舞了,还会没有忘了了多少。庆小兔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虽然小广场灯光很暗,有时候我跳的比较远,庆小兔没有伸出手要我,更没有不愿意的意思。一曲刚刚结束我把庆小兔接过来,马上又一个大妈走过来,这个大妈以前我和她跳过,她把庆小兔接过去,她抱着庆小兔来到路灯立柱跟前,她跟旁边一个大妈说:“你帮着抱一会,我来跟他跳一曲。”,一曲结束我去抱庆小兔的时候,这个大妈说:“你的孙子不认生嘛。”,庆小兔马上伸出手要我抱。

外婆给庆兔兔一个煮鸡蛋,庆小兔拿起这个鸡蛋,庆小兔把鸡蛋放进鸭子背上的洞里,妈妈说:“你们看,小九把鸡蛋放进鸭子身上了。”,妈妈打开鸭子的电源,鸭子马上就在说:“我的蛋在哪里呀?”,庆小兔又把鸡蛋放进鸭子背上的洞里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