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379小九会迈腿上楼

2018-04-03 08:00 | 宝宝成长

2379十二十九日星期二晴天13~1客厅早晨温度10PM2.5-103

温度终于来到零度,现在就是真正的冬天了,零度对于宜昌人来说就是冬天的标记。

妈妈上班了,听见庆小兔在低声地哼哼,拍,庆小兔还是这样哼哼,只好把庆小兔抱起来,抱起来庆小兔余继续在做自己的美梦,于是庆小兔转移战场,庆小兔来到客厅的小床上。

庆小兔巡游在自己的梦境中,听见庆小兔嗯了一声,我赶快过去拍庆小兔,发现庆小兔还闭着眼睛,庆小兔并没有要醒了的迹象。过一会庆小兔又嗯一声,庆小兔还是一声不响地在睡觉,外婆过来拍庆小兔,我说:“小九好像是在做梦,他还没有从睡梦中醒来。”。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会不会做梦,孩子有一点记事的时候就应该会做梦,其实梦就是白天一些事情的重演。

八点半姨妈来电话要外婆去补牙,可能是电话铃的声音,我听见庆小兔哼哼了几声,我过去看,庆小兔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庆小兔继续闭上眼睛,但是庆小兔的眼睛已经似闭非闭了。

洗的时候庆小兔咕咕唧唧想哭又没有睁开眼睛,脸洗完了庆小兔才真正的睁开眼睛。

打开火火兔播放儿歌,庆小兔坐在沙发上拿着识字大卡在看,庆小兔每拿起一张识字大卡就要说上几句,然后抬起头看我一眼,庆小兔放下手里的卡片再换一张。

外婆拿着奶瓶来了,外婆说:“小九,早上只喝了三十毫升牛奶,现在再冲一百五十毫升牛奶。”,庆小兔还没有喝多少,庆小兔就用手把奶瓶推开,外婆说:“你喝这么一点你能够吃饱吗?”,外婆把奶瓶送到庆小兔的嘴边,庆小兔马上用两个手把奶瓶又推开了。

今天外婆要去医院补牙,结果在医院和外婆搞了一个乌龙,我和余承泽在门诊等外婆,外婆在医院到处找我们。外婆没有手机,外婆也不愿意用手机,于是近在咫尺却出现你找我,我等你,我急,外婆就更急了。

蓝色的天幕渐渐地拉开了,阳光从高楼大厦的夹缝里悄悄地探视过来,马路上就像铺上了一条条金色的彩带。

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汽车是铺天盖地,同样医院的来来往往没有一处空地被闲置,在马路上准备进入医院的汽车排成长龙,来晚了,可能在马路上等候基本上就不是十分二十分钟的事情了。

门诊大楼前边的空地上,也可以说是一个小广场,也被一个个铁制的大家伙躺在那里。既然是停车场,为了防止汽车开到阶梯下边,在阶梯边缘固定了一排汽车停车定位限位器。现在是汽车安全了,去医院看病的人却遭了秧。不是医院没有开通病人进出的出口,供病患进出的入口在远远地医院的另一边,而最大最多人流量却在这一边。

每个人都有超近路的习惯,明明门诊大楼的大门就在眼前,不可能我再绕三四十米到那一边去,因为本来这一边就是病患进出的地方。

刚刚踏上台阶,还没有走进汽车的夹缝里,外婆一下子扑倒在地上,外婆被汽车停车定位限位器绊倒了。人老不中用,年纪大了腿也不灵便了,有时候明明看见前边的障碍物,人还是鬼使神差地踢了上去。这是外婆两个月摔的第二次,上一次上从姨妈家小区出来,外婆想走近路,其实那一点也不近。这是供上班上学的一条大马路,是一个两个小区衔接的接缝,原来是一个斜坡,不知道谁好心修了三步台阶,外婆一步踏上去,已经修了好几天的台阶竟然砖头被踩翻,自然外婆摔倒趴在台阶上,这只能说修台阶的人是好心办坏事了,说严重了就是豆腐渣工程。

可能外婆的骨骼还没有酥松到弱不禁风的地步,也可能是老天爷保佑没有让外婆坐上轮椅。

外婆去诊室去补牙,我和庆小兔就是走廊里玩。以前来看病都是急急忙忙,有病火急火燎往这里跑,看完病马上急急忙忙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门诊大楼是一个最早修的一座大楼,经过这次装修改造已经旧貌换新颜,但愿这个医院那个随着外表的改头换面,能够在医疗技术对病患的服务能够更上一层楼。

素颜和浓妆是不一样,经过工人师傅的手,这里完全就是另外一个模样。米黄色的地板给人一种稳重,米白色的墙围给人一种安详,集成白色的吊顶,柔和的白色灯光让人不由自主地安静下来。淡蓝色铁制的靠背长椅安静地排列在走廊的两侧,它们在等待有人和他们一起消磨慢慢流逝的时间。

口腔科没有什么传染病的可能,病患都在治疗室里的椅子上等候,走廊里就会没有几个人在等待。没有人也让庆小兔失去兴趣,该看的都看了,该爬的庆小兔都爬了,庆小兔恨不得所有的诊室都看一遍。这里不仅仅是口腔科,还有中医科,还要一个司法鉴定所。

原来我一直以为医院的司法鉴定所就是临时抽调精干医生来做司法鉴定所,看看墙上的介绍,才知道这里的医生几乎都和法医有关,有好几个医生本身就是从法院检察院里工作过的工作人员。

庆小兔想坐电梯,我说:“外婆还没有出来。”,庆小兔就爬楼梯,我牵着庆小兔两个手,庆小兔提起腿开始上楼。庆小兔的脚抬起来,庆小兔的脚尖碰到楼梯台阶的上沿,庆小兔的脚停下来。庆小兔把脚往外撇一下,庆小兔斜着腿把脚送到上边一阶楼梯上,庆小兔下边一只脚踮起来,庆小兔上边的一条腿一用力,庆小兔整个身体就登上楼梯。于是庆小兔有了成功的经验,庆小兔一步步地往楼上爬,庆小兔一直连续爬了十阶台阶。庆小兔又调转身体往楼下走,下楼并不是就比上楼容易,庆小兔还小,庆小兔的腿不够长,庆小兔每下一步就是一个磨练。

楼梯庆小兔一次次的来回,庆小兔不知道疲倦,一边的楼梯走完,庆小兔又去走廊另一端的楼梯,终于庆小兔有一点力不从心了,庆小兔用手指着电梯非要坐电梯回家。

已经十点多钟了,外婆今天就是把已经做好的假牙装一下,现在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还没有看见外婆出来。庆小兔哭哭唧唧的要出去,我只好抱着庆小兔去口腔科的治疗室去找外婆,所有的隔断都看了,竟然没有发现外婆的踪迹。

于是我们就坐电梯下楼,几乎每一层都有人上上下下进进出出,庆小兔亟不可待,庆小兔只要看见电梯开门,庆小兔就用手指着要出去。

刚刚来到楼下大厅,外婆在远处喊住我们,外婆说:“我出来就没有看见你们,我以为你们到别的地方去玩了。”,我说:“跟你说了,我们在楼上等你,我们肯定不会走远,就是走开一会我们还会回来,你自作主张来到楼下,如果小九不愿意走大门出去,可能我们回到家也找不到你的人。”。外婆不愿意用手机,所以外婆也用不好手机,现在一个人没有手机完全不可想象,可能在外边擦肩而过而视而不见。

外婆买了荸荠,庆小兔知道荸荠是可以吃的,庆小兔非要下去抓几个,不让庆小兔去抓,庆小兔还不愿意。

回到家,庆小兔马上就拿了一个橘子,接着就是外婆给庆小兔喂饭。

十一点四十分我还是让庆小兔午睡了,午睡,庆小兔睡了一百分钟,庆小兔醒了,外婆给庆小兔喂饭喝牛奶。接着外婆也跟着一起去了小广场,下楼就碰见紫小兔也刚刚下楼,于是庆小兔紫小兔一起来到小广场。

外婆跟紫小兔外婆说起补牙的事情,外婆说:“我的这颗牙齿还是做姑娘的时候晒衣服,被晾衣服的竹竿打了一下受伤的,以前已经补过一次,这已经过了五六年了,这次重新去补一次牙。”,紫小兔外婆说:“你看我的一嘴牙齿,其实只有只剩下三颗牙齿了,其他牙齿都是后补的。”。

一个打扫卫生的奶奶一边扫着小广场的垃圾一边发着牢骚说:“这些人也太不自觉了,你扔垃圾就扔垃圾,他们把垃圾都扔到树丛里,看得见又扫不出来,还要用手一个个捡出来。”,外婆说:“要是一个垃圾箱就好了,原来的垃圾箱也不知道到哪里了。”。我这时候才注意到小广场上垃圾成堆,只要打扫卫生的奶奶一会不来,马上就会垃圾一片。我们刚刚搬过来的时候,小广场还有两个垃圾箱,好像几年前垃圾箱就不知去向,反而在小广场多了一个捐赠箱。每天小广场人来人往,带孩子的,吃早点的,不是所有的人都没有素质,而是确实是想扔没有地方扔,物业公司除了找人扫地,再找几个人看门,剩下就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原来的垃圾箱为什么要撤掉那是物业的事情,恢复一个垃圾箱并不会用多少钱,可是垃圾箱带来的社会效益不可估量。

外婆说:“紫兔兔外婆说,紫兔兔上英语课玩东西,老师要她妈妈晚上七点钟去学校接。”,我说:“上课在底下做小动作大部分孩子都是这样的,只不过有些人做的隐蔽一点,有些人有一点招摇过市太不注意影响了。”,外婆说:“还是私立学校管理的严一些。”,我说:“公立学校不是不管,公立学校管理没有那么严厉,作为一个老师,课堂上学生明目张胆地做小动作,老师还有不说的道理吗?”。

自从上个星期庆小兔的头被茶几下沿撞了一下后,庆小兔的头再也没有被撞过,不是庆小兔由于害怕没有在茶几下边爬,而是庆小兔已经接受教训吃一堑长一智了。我们家的茶几很大是一个实木大茶几,茶几的桌面是放在四条腿的支架上的,就是说茶几桌面和腿的距离可能会发生位移的。茶几的腿和茶几的下沿前后稍微窄一点,平分距离可能七厘米,庆小兔扶着茶几的腿可以顺利站起来,但是茶几的两边下沿还腿距离就有一点大了,均匀状态一边是十厘米,如果发生位移,一边可能就会超过十五厘米。上次庆小兔就是在发生位移的一边突然抬起头想站起来,听见咚地一声把庆小兔重重地撞倒在地面上。

今天庆小兔还是在那个位置起来,庆小兔就毫发无损地站了起来。庆小兔先扶着茶几的腿低着头跪起来,然后庆小兔把头移到茶几沿的外边,然后庆小兔把手从茶几的腿移到茶几的边沿,庆小兔扶着茶几沿站了起来。庆小兔这是一种自我学习,上当学乖是一个已经有了思维的人的故事,失败乃成功之母,不是庆小兔这个还没有涉世的毛孩子应该会的,不知道庆小兔是怎么长智慧的。

庆小兔在茶几下边爬,我拿了一个核桃用夹子在夹核桃,听见核桃咔啦一声,庆小兔马上从茶几下边爬到我的跟前,庆小兔站起来伸出手跟我要东西吃,我说:“我们吃猕猴桃吧。”。外婆听说要给庆小兔吃猕猴桃,外婆拿来了不锈钢勺子,外婆拿起一个猕猴桃说:“外婆给你去洗一下,再给你拿毛巾擦一下手。”,庆小兔马上伸出手跟外婆要猕猴桃。我把勺子递给庆小兔,庆小兔拿着勺子就不吭声了。

十六点四十分庆小兔睡着了,今天我在哄庆小兔睡觉中增加了一到一百的数数,乘法口诀还是继续,就是乘法口诀和一到一百轮流上场。

姨妈回来吃饭的时候说:“庆兔兔感冒了。”,外婆说:“庆兔兔可能是衣服穿少了。”,姨妈说:“庆兔兔穿的不少,庆兔兔里面穿一件秋衣,一件带绒绒的衣服,外边再套一件棉袄。庆兔兔怕热,庆兔兔稍微动一下就会出汗,庆兔兔每次脱衣服以后,我摸庆兔兔的手都是热的。”,外婆说:“庆兔兔穿棉袄不喜欢拉拉链。”,姨妈说“庆兔兔是脱了衣服想不起来穿衣服。”。其实我最担心的庆兔兔是晚上睡觉蹬被子,白天上学上课如果庆兔兔热了脱了衣服,过一会老师会提醒的,庆兔兔自己在清醒的时候,庆兔兔感到很冷的时候,庆兔兔是会穿衣服的。

十八点二十分庆小兔醒了,外婆给庆小兔喂饭,庆小兔还没有吃几口饭,庆兔兔和妈妈就回来了。

妈妈说:“明天我去送庆兔兔去上学,明天学校是开放日,家长可以去听课。”。

妈妈说:“庆兔兔,你的二十以内的进位还不熟悉,你去把算盘珠子拿过来。”,于是庆兔兔一个珠子一个珠子地拨弄,算盘珠子个位已经满了十颗珠子,妈妈说:“个位已经满十了怎么办?”,庆兔兔说:“要进位。”,妈妈说:“对,你再继续往上加。”,庆兔兔很快又把个位填满了,妈妈问:“现在怎么办?”,庆兔兔说:“还要进位。”,妈妈问:“现在十位已经是几了?”,庆兔兔说:“十位是两个,现在已经是二十了。”。

我在洗澡,听见庆小兔在嚎啕大哭,我洗完澡出来问外婆:“小九怎么了,弄得叽哩哇啦的?”,外婆说:“小九屙巴巴,小九的巴巴没有屙出来。”。

庆小兔屙巴巴自从开始吃辅食的时候开始,庆小兔屙的巴巴是有一点干,有时候会出现屙巴巴满脸胀的通红,庆小兔在用劲地梗巴巴,庆小兔梗的就要哭出来了,庆小兔巴巴也没有屙出来。虽然庆小兔最终还是屙出来了,看着庆小兔那种痛苦的模样让人心酸。只要当天庆小兔的巴巴有一点干,屙起来有一点吃力,一般过一会庆小兔还会屙第二次,第二次庆小兔的巴巴就没有那么干了。

庆小兔坐在沙发上玩,还没有一会的功夫我看见庆小兔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我一看就知道庆小兔要屙巴巴了。庆兔兔在卫生间洗澡,我就在客厅里给庆小兔端巴巴,虽然庆小兔带着哭腔在梗巴巴,庆小兔还是屙了很多巴巴来。

妈妈捂住鼻子说:“屋里好臭哟,是不是要打开窗户流通一下空气。”,外婆说:“什么臭不臭呀,自己的儿子。”。

庆兔兔洗完澡,妈妈让庆兔兔自己先做作业,庆兔兔拿着书本进屋又出来了,妈妈说:“庆兔兔,你要快一点做作业了,你再晃一晃就八点钟了。”。

庆小兔爬到小房间,庆小兔把写字台的下边抽屉打开了,接着庆小兔又去拉上边的抽屉,庆小兔看见抽屉里的珠扳好像想起什么,庆小兔转身朝地板上看了一眼,原来昨天庆兔兔放珠扳碰掉的两块珠扳还在地上,庆小兔一个手扶着抽屉,庆小兔俯下身子用另外一个手把地上的珠扳捡起来,放在中间的那一个抽屉里。

姨妈来了,大毛照例拴在门把手上,庆小兔对着大毛叫着,庆小兔没有穿鞋,我没有让庆小兔站在地上。我把庆小兔放在沙发上,庆小兔用极快的速度在沙发上爬着,我开始并不知道庆小兔想干什么,突然听见庆小兔在对着大毛说话,我才知道庆小兔是为了能够看见大毛。

我转到庆小兔和大毛之间,我拿着手机给庆小兔和大毛拍视频,庆小兔突然往前一冲,把我和姨妈都吓一跳,我一下子用手抓住庆小兔的衣服。姨妈说:“小九,你要把姨妈吓死了。”,庆小兔抬起头看着姨妈,庆小兔还不知道姨妈为什么会吓一跳。

妈妈在给庆兔兔录像,是录庆兔兔打拳的录像,不知道庆兔兔是跆拳道的套路,还是学校教的武术基本动作,庆小兔打的像一个小姑娘没有一点阳刚之气,说真的还不如我来教庆兔兔这一些武术动作,我的武术动作规规矩矩像模像样铿锵有力。学习武术是为了强身健体,并不是做一些花拳绣腿做给老师看的。

姨妈在削荸荠,姨妈在吃荸荠,庆小兔听见后边有吃东西的声音,庆小兔回过头对着姨妈在喊,我说:“小九听见你们在吃东西。”,姨妈马上把嘴一抹说:“姨妈都没有吃东西。”。

庆兔兔复习完功课出来了,姨妈给了庆兔兔两个削好的荸荠,庆兔兔吃着荸荠看着电视,妈妈问:“庆兔兔,你铅笔削好了没有?”,庆兔兔一个手拿着荸荠,一个手抱着机器人铅笔刀说:“还没有削好。”,妈妈说:“你明天不想上学了。”,庆兔兔这才开始学铅笔。姨妈说:“庆兔兔,快一点背上书包,换上鞋要走了。”,庆兔兔还在看电视,外婆跟我说:“你把电视机关了。”,妈妈说:“庆兔兔,你到底走不走呀?”,庆兔兔站在沙发跟前两个手扶书包楞在那里,妈妈马上提高嗓门说:“庆兔兔,你是不是不想上学了。”,庆兔兔抬起头说:“我上呀。”,妈妈说:“你想上学你还慢悠悠地不赶快走呀?”,庆兔兔这才背起书包去换鞋,姨妈说:“庆兔兔,你什么都好,就是磨磨唧唧的不好。”,庆兔兔马上眼泪就流了下来。

看见庆兔兔和姨妈走了,庆小兔也要跟着出去,我说:“我们到楼下送一下哥哥。”,看见庆兔兔远走的身影,庆小兔伸出手要去追庆兔兔,我说:“哥哥去姨妈家睡觉了,我们回家看看妈妈在哪里。”,庆小兔虽然不愿意,脚是长在我的身上,庆小兔只好眼巴巴地看着庆兔兔消失在黑影中。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