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375庆兔兔考了一百分

2018-03-28 06:45 | 宝宝成长

2375十二十五日星期多云15~10客厅早晨温度12PM2.5-159

昨天天气预报是阴天转雨夹雪,在宜昌我们这个地方能够听到下雪已经很稀罕了,早上起来能够看到树丛上汽车顶棚上看见一点白色,那就是我们这里孩子们的冬天雪景了。

昨天宜昌的最高温度是六度,最低气温也到了三度,宜昌近几年这个温度也就是冬天了。宜昌的冬天不会天寒地冻,相对于长江以南的人来说算是比较冷的了。宜昌是前不靠村后不靠店,宜昌没有南方那样温暖如春,又没有北方暖气火炕之类取暖的东西,冬天空气阴冷潮湿很多外地人都不适应,宜昌冬天最低温度也就在零下二到三度左右。

宜昌不是一次寒冬也没有遇见,像二零零八年初的那种南方普遍低温暴雪天气,宜昌最低温度也到过零下六度度左右。那一年我们有幸看到了雪,而且雪在马路旁呆了半个月。

现在的生活条件好了,就是再遇上零八年那样的严寒,庆兔兔庆小兔也不用全部武装哆哆嗦嗦地围在取暖器旁边了,我们已经有了燃气暖气。

我起来吃完饭,外婆过来说:“小九今天去打防疫针,庆兔兔早上也用不着去送上学。”,庆小兔还有防疫针没有打,庆小兔近几个月不是感冒发烧就是咳嗽流鼻涕。前一段时间二姑妈的医院在搬家,接着就是庆小兔的感冒发烧咳嗽,把早就要打的防疫针一拖再拖。

外婆做完该做的事情,外婆说:“明明今天要去给小九打防疫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让我们还这么早起来。”,我说:“要是早上不是闹钟,我们可能七点钟才会醒了。”。

七点四十分才听见妈妈喊:“小九醒了。”。

今天给庆小兔洗换衣服,庆小兔几乎任由外婆摆弄。庆小兔要下地,我以为庆小兔要玩算盘,我把算盘拿给庆小兔,庆小兔连看也没有看一眼算盘,庆小兔直接爬到一辆小汽车跟前。这是一辆妈妈从德国买的惯性汽车,这种惯性汽车一共四辆,这种车的质量很好,当然这种汽车价格也不便宜,这种汽车不是随便摔打就会轻易损坏的。

庆小兔按着汽车顶棚往前推,庆小兔手突然的松开,惯性轮让汽车一下子往前冲去。庆小兔异样眼神地看着远去的汽车,我说:“这是惯性汽车,你只要用手按住往前推,汽车就会自己跑起来。”,我在庆小兔面前做了一下演示。庆小兔马上就能够推着汽车玩起来。

庆小兔把汽车推到屋里,我拿着手机在给庆小兔录像,汽车开到大床跟前,庆小兔也爬到大床跟前,庆小兔的头一抬,庆小兔的头就磕在床边的楞子上,庆小兔回过头看着我,庆小兔的眼眶里已经可以看见泪珠,我说:“不要紧,也没有磕破。”,庆小兔还是伸出手要我抱,庆小兔没有哭,庆小兔的泪珠已经流到脸颊上。

八点二十分妈妈跟外婆说:“你也跟着去吧,我把你们送到医院,找到他的二姑妈我还要去上班。”。 

外边一片湿润,像雾一样的小雨把远处的风景都淹没在了烟雨中。“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现在不是春风春雨中,现在是寒冬腊月,照样所有的山山水水都若隐若现,让人看了有一种扑朔迷离之美。

我们站在马路边等出租车,我们在招手,马上从后边上来了一个男子跑到我们前边截住了出租车。我们往前走了几步,又来了一辆出租车,同样又是一个中年男子加快步伐跑到我们前边。妈妈说:“干脆我们再往前走一段,我们不要在小广场等出租车了。”,这时候开过来一辆临时公交车,妈妈说:“这辆车可以到二姑妈的医院。”。

二姑妈的原来医院已经被隔离墙包围其中,医院的房子已经变成一堆瓦砾,新医院就在不远的旁边,比起旧房子,那就是一个天壤之别。远远看去就是一个正规医院的派头,猛然进门竟然不知道东南西北,妈妈打了电话,二姑妈这才急急忙忙从楼上下来。

妈妈交代了打针的事宜,妈妈马不停蹄地离开了医院。有二姑妈在一起顺风顺水,登记开票打针一气呵成。庆小兔还没有记住打针的痛苦,庆小兔还是注视着护士给自己的胳膊消毒,当细细的针头扎进庆小兔的皮肤里,庆小兔马上张开嘴大哭起来。这一次针尖拔出来的时候庆小兔照哭不误,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的哭声也就在注射室里飘荡。

给庆小兔测量身高,给庆小兔称体重,庆小兔一样嚎啕大哭。一直走到门诊大厅里,庆小兔才停止哭泣,眼泪水记录着庆小兔哭过的经历。

医生问二姑妈:“怎么他这么晚才来打针呀?”,二姑妈说:“应该半岁就要打的,他老是发烧感冒,所以一直拖到今天。”。

二姑妈拿了一盒流感疫苗说:“现在外边流感特别多,回家叫姨妈给庆兔兔打一针。”,我说:“是的,奇兔兔上个星期就发烧没有上学,这个星期杨小跳也发烧在家里没有上幼儿园。”。

二姑妈看了检查记录说:“小九呀,上次你来了还中中,这一次就变成了中下了。”,我说:“我们小九生病了有情可原。”,外婆说:“轻一点矮一点不要紧,只要人好就行。”。

庆小兔体重九点二五公斤,评价中。庆小兔身长七十一厘米,评价中下。庆小兔头围四十四点八厘米,庆小兔的营养评价为中。

医生又从抽屉里拿了一颗糖来,举着在庆小兔面前晃:“小九,你看这是什么呀?”,外婆说:“我们还不会吃糖。”,我说:“我们小时候不让他吃糖的。”。

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给孩子吃糖是一种奖励,是一种对孩子的爱,但是我却不这样认为,我认为这是一种对孩子的扭曲的爱。有一些人也知道吃糖不好,但是他们往往认为吃一点糖不要紧,我觉得糖和点心就是糖衣炮弹,就是一种变相的毒品。说是吃一点不要紧,一旦吃了一点,就可能吃第二点,接着就是只要不是一天到晚吃就不要紧。饭菜再好也比不上糖和点心香甜可口,孩子宁愿多吃一块蛋糕面包也不会想吃米饭馒头。

爸爸很快就会回来了,爸爸妈妈带着庆小兔四处游走,庆兔兔庆小兔就会脱离我的视线。无数的亲戚朋友都会买来点心糖果来赢得庆小兔的欢心,庆小兔又有良好的记性,庆小兔会记住每一种点心的味道,会想起来吃过的糖果的甜蜜。就是我跟爸爸妈妈说了,他们会不会记住我的要求,他们会不会相信我的育儿理念,可能他们也和大部分家长一样,他们认为吃糖就是对孩子的一种爱护。

离开了,姑妈有一点失落,二姑妈对庆小兔满怀热情,庆小兔对二姑妈没有一点感觉,二姑妈说:“以后小九不会喜欢二姑妈的,小九看见二姑妈就会想到打针的。”。二姑妈和庆小兔再见,庆小兔扭头就想走,我要庆小兔和二姑妈再见,庆小兔只是看着二姑妈一动不动。

回家也没有坐出租车,在公交车上庆小兔就睡着了。

因为时间还早,回来一会功夫庆小兔就醒了。

庆小兔还是记着屋里的电视机,看完电视玩一会,庆小兔吃了一根香蕉,又吃了一碗稀饭,十二点半庆小兔就睡着了。

这一次庆小兔整整睡了两个小时。

我说:“我带小九出去玩一会。”,外婆说:“外边那么冷。”,我说:“你要他在家里怎么办?我带他出去转一圈,如果外边有小朋友就玩一会,找不到小朋友就转一圈就回来。”。

雨已经停下它匆匆的脚步,空气中弥漫着雨的气息,地上还留有雨的脚印,温度却显得不像想象中那么冷。

在我们小区外边的大马路旁边的小区的整治工程已经面临尾声,其实这里说不上是不是一个小区,在里面就是一栋以前建造的老楼,这是一栋临街的居民楼,楼下就是一个公交站,虽然这里还不是宜昌市的门脸,它立在人口稠密的大道旁有一点有损市容,当然这也是加强城市管理的一部分。

庆小兔来到这里就要往里面去,一个漂亮的大铁门已经挡在我们的前边,门卫室里还空空荡荡,小区还没有进入下一步正规化的管理。

人靠衣装马靠鞍,装饰一番和原来的寒酸模样大不一样,以前就是一个三十年前的老住宅,现在梳妆打扮一下马上就变成新建的小区一样。英国前首相丘吉尔认为服装是最好的名片,在这个高速发展的当头,中国不能再是蓬头垢面面孔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我们国家有能力有条件让人们的日子过得更好。就像一个人的着装,就能看出一个人的社会地位经济状况修养和气质。一个人的印象和第一印象关系密切,第一印象是你的仪表,如果过于邋遢随意,你在人们印象中就会大打折扣。

原来一个高高的大土堆,现在已经成为一个许多阶梯上去楼台,漂亮的栏杆,精巧的亭子。地面铺上整齐划一的地砖,马路铺上黑化的沥青。

足以引人注目的是墙上的画,画让人感到眼前一亮,就是很多新建的小区也没有这么多宣传画,大部分都是高出墙面的立体字画。有一面墙上竟然是人工绘制的宣传画。一个高高的个子戴着毛茸茸帽子人拿着彩笔在墙上作画,庆小兔不知道怎么有了雅兴,庆小兔一动不动地呆在那里看这个人作画,寒风凛冽,我们站在那里都有一点觉得冷飕飕的,这个人却巍然不动一直站在那里聚精会神的画着。

一直到旁边有人跟他说话,我才发现这个人竟然不是男生,她是一个戴着近视眼镜的女生。

外边是有一点人烟稀少,小朋友几乎就看不到几个,看到的也是匆匆忙忙地往家里赶的人。

回来庆小兔重新拿起超级飞侠小爱,庆小兔用手转动直升飞机上边的螺旋桨,接着庆小兔就把小爱扔到地上,庆小兔伸出手要小爱,我把小爱捡起来给了庆小兔。庆小兔看都没有看一下就把小爱扔了,庆小兔看着我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庆小兔用手指着小爱要我捡起来,我说:“小九,你把小爱扔那么远,外公怎么捡回来呀?”,庆小兔用手指着小爱,庆小兔朝着我在笑。

火火兔儿童早教故事机来了,不到一个星期就回来了,打开一看是一个全新的火火兔。打开火火兔开始唱歌,庆小兔提着火火兔到处玩。

庆小兔要睡觉了,妈妈却提前回来了,庆小兔兴奋起来,庆小兔的睡意全无。

庆兔兔和姨妈一起回来了,今天是姨妈带庆兔兔去打的架子鼓。姨妈要喜马拉雅唱《李白》,妈妈问:“今天就是打这个的吗?”,接着就是妈妈要喜马拉雅说《讲给孩子的中国历史》。

姨妈说:“今天庆兔兔的数学考一百分,语文考了九十九点五分。”,妈妈说:“庆兔兔真的吗?”,庆兔兔点点头,姨妈说:“语文有两个字扣了分,其实这两个字没有写错,就是字写的不标准。”,妈妈拿过来卷子看了一遍说:“庆兔兔,你的数学能够考好这是你这一段时间认真复习功课的缘故,如果你继续这样,你以后的考试还会得高分的。”,妈妈又说:“这次考试也说明一个问题,我们学习要认真,生字不仅要学会认,也要会写,还要写的好看,按照老师的要求写。”。

姨妈说:“庆兔兔有一张数学卷子打了九十二分。”,妈妈拿起卷子看一遍说:“这个不是没有错吗?”,庆兔兔说:“老师要收卷子,我说,我还没有答完,老师说,到了时间就要收。”,妈妈问:“可是卷子上边不是都答对了?”,庆兔兔用手指着卷子上的两道题说:“这个是后来老师把卷子发回来我又写的。”。

姨妈说:“庆兔兔出学校门就说,姨妈我今天考了一百分,姨妈是不是要给我买东西呀?”,姨妈说:“不错,你考了一百分,姨妈可以奖励你,我就给庆小兔买了一串冰糖葫芦,买了一瓶水。”。

庆小兔站在小床上,姨妈对着庆小兔唱歌,姨妈跟着歌曲的节奏在晃动着身体,庆小兔看着姨妈也晃动着上身,庆小兔也用极其夸张的动作摇着头。姨妈喊:“你们看,小九在晃身子。”,当妈妈过来的时候,庆小兔已经坐在小床上。庆小兔重新站起来了,姨妈又开始对着庆小兔在唱歌,姨妈又开始晃动身体,庆小兔也跟着一起晃动,不过这一次庆小兔不是晃动上身,庆小兔是两条腿一弯一曲地上下抖动。

庆兔兔今天在家里洗澡,妈妈就让庆小兔在踢球,庆小兔没有人教他,庆小兔就会迈腿而且庆小兔还会踢球真的不可思议。

庆小兔刚刚爬到喜马拉雅跟前,喜马拉雅一首快节奏的歌曲,庆小兔马上整个身体跟着音乐节奏在剧烈地晃动,妈妈连忙喊:“你们快了看哟。”,我和外婆都跑了过来,庆小兔还在摇头晃脑地晃动着,外婆说:“小九,真的有一点不一样哟。”。

妈妈拿出庆兔兔的阅读书,妈妈说:“老师说,你要把学习过的课文都要背会哟。”,庆兔兔说:“这些我都会背了。”,妈妈念一个开头,庆兔兔马上就慢条斯理地背了下来,妈妈说:“不错,你都背对了,你的发音也非常准确。”。妈妈念一个个课文题目,庆兔兔就一篇篇背课文。

课文都背完了,庆小兔只有两篇稍微停顿了一下,妈妈说:“你这里的只有两篇不是很熟悉,其他都背的很好,这两天,我们就要着重复习这两篇文章。”。

接着妈妈说:“庆兔兔,,你背《登鹳雀楼》。”,庆兔兔是用一种类似唱歌的方式唱出来的,接着就是《咏鹅》《悯农》。

妈妈跟庆兔兔进屋复习功课,我准备带庆小兔到外边去,我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我在小床上放了一些毛绒玩具和火火兔,庆小兔提起火火兔就扔到地上。外婆问我:“外边那么冷怎么出去呀?”,我说:“他没有事情怎么办?”,外婆说:“他今天刚刚打了防疫针。”,外婆说了这句话也提醒了我庆小兔今天晚上不能出去了。

庆兔兔从房间里跑出来,庆兔兔拿了一根香蕉,庆小兔马上也伸出手要吃香蕉。当我拿来勺子的时候,庆兔兔把吃剩下的半根香蕉放在茶几上,于是我就把半根香蕉刮给庆小兔吃了。

我把庆小兔放在小房间床上,外婆给庆小兔拿来许多玩具,当然也包括火火兔。这一次庆小兔没有把玩具扔掉,庆小兔是把玩具一个个放在窗台上。窗台有一点高,庆小兔每拿起一样玩具,一个手拉着窗台站不起来,外婆就帮着庆小兔起来,庆小兔把玩具放在窗台上,庆小兔重新坐下来拿玩具。

庆小兔提起火火兔,庆小兔的手举不了那么高,火火兔的上半截放在窗台上,火火兔的后半截还在外边,庆小兔手一松,火火兔就掉了下来,庆小兔重新坐下来拿。

姨妈回来接庆兔兔,大毛被拴在门把手上,姨妈牵着庆小兔去看大毛。庆小兔拿了一只鞋给大毛,大毛过来闻一下就退了回去,庆小兔还是举着鞋子,庆小兔又把手往前送一下,姨妈说:“大毛不吃鞋子的。”。

姨妈说:“小九,是不是屙巴巴了,好像小九有一点臭。”,外婆说:“下午小九才屙了巴巴,不过小九没有屙稀巴巴。”,外婆扒开庆小兔的尿不湿看了一下说:“小九屙巴巴了,小九屙的是稀巴巴。”。

洗完,换过尿不湿,我让庆小兔在地上走,庆小兔又来到大毛跟前,庆小兔又拿了一只鞋给大毛。

二十一点庆兔兔才复习完功课出来,庆兔兔在吃奥利奥,庆小兔也要吃,姨妈就剥橘子给庆小兔吃。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