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361从早到晚都在学习中

2018-03-08 06:36 | 宝宝成长

2361十二日星期多云10~4客厅早晨温度14PM2.5-106

天有一点放晴了,东方的天空泛起淡淡的金黄色。

路上问庆兔兔的十以内的加减法,庆兔兔还是不能一问就答,庆兔兔多多少少还要想一下。

我送庆兔兔上学回来,屋里还没有开灯,庆小兔还在睡觉没有醒。

外婆说:“小九刚刚醒了一次,我给他打开火火兔故事机,他听着儿歌,我没有拍他就睡着了。”,外婆说:“小九有一点堵鼻子。”,我说:“可能是昨天早上出去有一点冷冻的,今天出去多穿一点,把他的熊猫背心穿上。”。

八点钟屋里听到庆小兔轻微的哼哼声,紧接着火火兔音乐从屋里传出来。

今天外婆给庆小兔加了厚一点的上衣,外婆手里拿着一副袖套说:“今天小九在地上爬,就要在他的腿上套上袖套。”,我说:“这个是你的职责范围,我只负责带小九,你要提醒我给他套袖套。”。

天的蓝色渐渐地被白色所替代,太阳的四周散发着四射的光芒。

可能是温度低的缘故小广场上也没有几个广场大妈在歌舞。

五一广场上今天跳舞的人明显变少,来玩孩子们也变得稀稀拉拉,板着指头就可以数过来。多远就看见许多鸽子站在鸽子笼附近喷水池旁边,既然有鸽子在底下啄食,也就有了很多小朋友驻足观看。有一些孩子摇摇晃晃地跟着鸽子在走,鸽子也不怕人,我扶着庆小兔远远地看着鸽子跟小朋友在嬉戏。几个鸽子突然飞了起来转了一圈又回来了,原来是一个可能三岁的小男孩在追赶鸽子,小男孩不仅追赶鸽子,小男孩走到跟前抬起脚就往鸽子身上踢去。鸽子脚疾眼快,鸽子扑腾着翅膀躲到一旁去,小男孩紧追不舍,小男孩不断地抬脚去踢,鸽子只好退避三舍,禁不起小男孩穷追猛打,鸽子终于败下阵来,鸽子都飞走了,我没有想到的小男孩的奶奶爷爷就在跟前,看着自己的孙子这样恶作剧,他们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他们也没有说一声不要去追赶鸽子,更不要去踢鸽子。

外出就给庆小兔的鞋带上别着别针,为的就是防止庆小兔的鞋半路上掉了,回来就给庆小兔的裤腿上套上袖套,这是唯一可以减轻外婆洗庆小兔棉裤的简单方法。

庆小兔坐在沙发上看识字大卡,庆小兔从盒子里抽出一张识字大卡,庆小兔看一眼,我就跟庆小兔讲一下识字大卡的内容,庆小兔看完了,庆小兔就把识字大卡扔了,庆小兔不是扔在沙发上,庆小兔是把识字大卡扔在地板上,等庆小兔看完识字大卡,沙发跟前的地面上就会都被识字大卡所覆盖。

庆兔兔幼儿园演节目的企鹅发卡,庆小兔很早以前就知道往头上戴,那时候庆小兔还小,庆小兔只是把企鹅发卡放在头上。现在庆小兔知道把发卡用两个手拉开往头上戴,虽然庆小兔还是戴不到头上,庆小兔已经知道发卡是要撑开才能戴的。

庆小兔来到我们房间里,庆小兔先是用手推着外婆烤腰的特定电磁波治疗仪,治疗仪有四个万向轮,可能是不好玩,庆小兔站起来就要上床。庆小兔伸出手指着床上,庆小兔向着我哦哦哦地叫。上床庆小兔就看见架子上挂着的庆兔兔的老虎伞,于是把雨伞拿下来让庆小兔玩。庆小兔站起来看着窗外,庆小兔用手拍着玻璃喊,窗户外边种着许多花花草草,这是外婆的心血,但是这些植物当中不乏带刺的藤蔓,我说:“这上边有刺,我们不能玩。”。

外婆进来就说:“你怎么不把他腿上的袖套脱下来呢?”,我说:“小九是讲究卫生的吗?小九四海为家,说不定什么时候在沙发上,什么时候又在地板上,他想起来就会上到床上。你刚刚把袖套套上,庆小兔就会往沙发上爬,你把袖套脱下来,庆小兔弄不好又爬到厨房了。你说你怎么去给他不断地脱下套上,小九会让你一直这样套上脱下来吗?”。

庆小兔又爬向写字台一边,写字台上基本上都是外婆的财产,写字台上瓶瓶罐罐、药盒、药箱,还有放在外边经常要用的红花油、眼药水。庆小兔不仅要拿着看,庆小兔还把眼药水瓶子塞进嘴里。药水是不能开玩笑的,写字台上还有电源插线板,庆小兔一样想用手去摸,我连忙把这些东西一样样移开,庆小兔马上就不愿意了,我只好把庆小兔从床上抱了下来。

客厅靠近窗户跟前都是一些装玩具的盒子,庆小兔用手拉上边的盒子没有拉动,庆小兔就拉下边的盒子。上边的盒子大一些,是支撑在旁边的盒子上的,庆小兔很顺利地把下边的盒子拉出来。小盒子里的玩具被一件件地拿出来,庆小兔又钻到刚刚抽出盒子的空隙里,我怕上边的盒子塌下来,我把上边的盒子拿开。庆小兔突然发现自己头上边已经亮起来,庆小兔抬起头惊奇地看着我。

庆小兔去推挖掘机,庆小兔扶着挖掘机想站起来,我用手按住挖掘机让庆小兔好起来。庆小兔想把腿抬起来,庆小兔想跨上挖掘机,可是庆小兔的腿好像还不会用力,庆小兔的腿只是离开地面并没有抬起来。我把庆小兔放在挖掘机座位上,庆小兔一个手扶着挖掘机座位,一个手拉动挖掘机挖臂在前后移动。

庆小兔弯下腰,庆小兔一个手企图想撑着地面下来,我帮着庆小兔从挖掘机上边下来。

庆小兔去转自行车的踏板,庆小兔调转船头又去推挖掘机,我想庆小兔是趴在地上就没有在意,没想到庆小兔想扶着挖掘机想站起来。庆小兔一个手扶着挖掘机的座位,庆小兔一个手按着地面抬起头,挖掘机往前一动,庆小兔撑在地面的胳膊一软,庆小兔翻倒在地板上。听到嘭地一声,庆小兔看了我一眼,庆小兔哭了起来。我连忙把庆小兔抱了起来,我说:“是不是你没有扶好摔了下来,你没有摔很重,你看你的头也没有起包。”。不管摔疼没有,庆小兔肯定吓了一跳,受了惊吓庆小兔肯定是要哭的,庆小兔肯定要撒娇的,但是跟庆小兔说说好话,庆小兔还是忍住眼泪没有哭出来。

我午睡起来,十三点钟外婆在给庆小兔喂饭,火火兔故事机放在庆小兔旁边在播放音乐,庆小兔半躺在沙发上,庆小兔嘴里嚼着饭,庆小兔真正的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幸福日子。

云慢慢地溶解在蓝天中,蓝天也变得模模糊糊的白色,阳光也透过白色的幔帐撒下金色的阳光。

一辆大吊车停在十字路口斑马线附近,大吊车正在准备固定位置,庆小兔停下来看大吊车工作。几个戴着安全帽的工人在指挥大吊车伸出一个个大脚,随着轰隆隆的马达声音,大吊车车身被支撑起来,接着大吊车的吊臂慢慢地向上伸展,一节两节,当第三节吊臂伸出来的时候,大吊车的吊钩伸到大楼的顶端了。

斑马线的绿灯亮了,人们纷纷走上斑马线,就在要绿灯另一边的马路边的时候,一辆小溪塔至鸦鹊岭的中巴车右转弯冲过来,这时候已经有几个人已经踏上对面人行道,我们还以为中巴车会停下来,没有想到中巴车没有一点想减速的意思,已经快到马路边的人停下来,他们还是怕中巴车强行冲过来发生车祸,他们不由自主地退回几步让这个不速之客过去,这个中巴车没有一点谦让的意思,车速没有减低一点就这样冲了过去。

本来我还以为,现在全国都在整治汽车行车行为,我还在为宜昌人的司机在叫好,没想到今天还是碰到一个不信邪的中巴车司机。好司机是越来越多了,如果不对这些无法无天的司机加大惩治力度,这一只老鼠就可能会坏了一锅汤。

我说:“我们去看兔子吧。”,庆小兔没有反对,远远地看到水族馆卷闸门关着,我说:“小九,今天水族馆没有开门,我们去看广场大妈们跳舞吧。”。我还没有走几步,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还要去水族馆,我用手指着远处的水族馆说:“你看,水族馆没有开门,小白兔还在家里睡觉。”,庆小兔坚决要去看看,庆小兔到了门口,庆小兔要下地自己走,庆小兔还在满世界找小白兔的笼子。

庆小兔径直往前走,突然庆小兔一屁股坐在地上,我说:“小九,这里不是家里,我们不要在地上坐好不好?”,庆小兔上身一歪,庆小兔伸出手在地上捡起一片大树叶。

广场上有一些打牌的,还有一队跳舞的的大妈。孩子可能比跳舞的广场大妈们还要多,一个小男孩拿着泡泡棒,庆小兔马上挤过去看漫天飞舞的泡泡。一会两个三个四个就好像细胞分裂一样,出现了那么多手里拿着泡泡棒的孩子。

一阵凉风吹了,庆小兔打了一个喷嚏,马上就看见庆小兔的鼻子下边流下了一坨浓浓的鼻涕,我说:“小九,天有一点冷了,我们回家吧。”。

看见打牌,庆小兔又不愿意走了,庆小兔要下地,庆小兔走到两个老奶奶中间,庆小兔用手去拉奶奶的胳膊。一个奶奶说:“小姑娘,你也喜欢打牌呀?”,一个奶奶拉着庆小兔的一个手说:“小朋友,你是不是想打牌呀?”,说着奶奶把扑克牌递过来,庆小兔只是疑惑地望着奶奶,庆小兔没有伸出手。我怕庆小兔影响奶奶们打牌的情绪,我抱着庆小兔站在奶奶们旁边的大理石台阶跟前,庆小兔很快就移到奶奶的跟前,庆小兔伸出手去拉奶奶的衣服,我只好把庆小兔抱起来。

云已经渐渐地生成一朵一朵的云彩,云一片一片地连接在一起,蓝天只能在云彩缝隙最后显现,太阳只能在云的缝隙间行走。

今天要接庆兔兔放学,我们于是提前回来了,外婆接过庆小兔,庆小兔伸出手就要茶几上的香蕉,庆小兔吃了一根香蕉。香蕉吃完了庆小兔还哭哭兮兮,外婆说:“小九,你现在怎么了,睡觉前都要哭几声。”,我说:“小九,外公喜欢不哭的小九哟。”,我给庆小兔背乘法口诀,很快庆小兔就睡着了。

这两天庆小兔只要起来,小床上的被子枕头都要从里面拿出来,因为庆小兔在慢慢地长高,被子枕头可能使庆小兔的上半身容易探出去造成危险。

现在庆小兔睡觉,火火兔故事机就成了庆小兔的新宠,庆小兔经常是抱着火火兔睡觉,听着火火兔里面的儿歌进入梦乡。火火兔也成了庆小兔随身用品,庆小兔想起来,走到哪里就有把火火兔带到那里,洗澡屙巴巴都要听火火兔的声音。

庆兔兔也喜欢火火兔,庆兔兔放学回来也要把火火兔提在手里,庆兔兔不会一直抱着火火兔,听见火火兔的声音,庆小兔的眼睛随着庆兔兔在移动,庆小兔马上醋意大发,也要和庆兔兔争一个高低,在我们的调解下,自然是哥哥要让弟弟一马。

手机的闹钟响了,我换好衣服准备出发,外婆说:“妈妈来电话了,今天放学她去接庆兔兔。”。

十七点十分庆小兔醒了,想再哄庆小兔睡觉,庆小兔不想再睡觉了。庆小兔去厨房找外婆,外婆正在炒菜,我把庆小兔抱出来,庆小兔又要去找外婆,外婆正好端出菜出来,我说:“小九,你看外婆在外边。”,庆小兔扶着餐桌站起来,庆小兔没有看见外婆,庆小兔又趴下来爬到厨房,外婆说:“外婆把这个菜炒好就给你弄饭吃。”。

我把庆小兔抱了出来,庆小兔非常不情愿,一直到外婆端着一碗稀饭过来,外婆举着碗说:“小九,你看这是什么呀?”,庆小兔这时候脸上的表情才松弛下来。

十八点钟庆兔兔回来,妈妈抱着庆小兔和庆兔兔一起给奇兔兔送卷子去,妈妈说:“奇兔兔发烧已经好几天了,奇兔兔这个星期都没有上学了。”。

今天外婆蒸了鳕鱼,妈妈说:“鳕鱼没有刺,小九可以吃。”,外婆给庆兔兔一半鳕鱼,庆兔兔吃了几口,庆兔兔要换鳕鱼。庆兔兔把自己碗里的鳕鱼放在盘子里。庆兔兔拿着筷子去夹盘子里的鳕鱼,庆小兔两个手抓住庆小兔的胳膊往外推,外婆跟妈妈说:“你们看小九,小九不让庆兔兔在盘子里夹鱼。”。

鳕鱼并不是很多,外婆说:“哦,我们小九鱼吃完了。”,庆小兔马上就不高兴了,庆小兔挺直腰哭起来。外婆说:“又不是不给你吃,是你把鱼吃完了。”,妈妈说:“我给他切一个红心火龙果。”,血红的火龙果端来了,庆小兔马上就不哭了。

姨妈今天在外边吃饭,姨妈二十一点才从外边回来,庆兔兔也才复习完功课,庆兔兔刚刚从房间里走出来。我真的为庆兔兔的精神负担和身体而担忧。庆兔兔上了一天的学,回来一直到要睡觉才从繁杂的功课中解脱开来,我怀疑庆兔兔夜里做梦会不会也在复习功课。

人不是机器,人不可能没有一点喘息的机会,一个人始终在紧张中生活,可能会出现无法预料的病症。妈妈口口声声说不要跟着别人比,但是妈妈却事事处处跟别人比。庆兔兔不是那种天才少年,许多东西别人学一遍就会记住,庆兔兔可能要记几遍甚至要十几遍,庆兔兔的学习已经那么紧张,妈妈还要庆兔兔学习跆拳道架子鼓,因为妈妈的同事儿子也在打架子鼓学跆拳道。

妈妈每天下班回来,庆小兔看见妈妈就要妈妈,妈妈陪庆兔兔进屋复习功课。庆小兔就一个人在玩,庆兔兔复习一会赶快就从屋里出来转一圈,庆小兔突然听到庆兔兔的动静,庆小兔就想起来要妈妈,庆小兔就开始爬到屋里找妈妈。

我只能一直分散庆小兔的注意力,我说:“小九,这里有一个小狗。”“小九你看外婆在干什么的。”,我抱着庆小兔一直到二十一点钟。外婆接着抱着庆小兔,于是庆小兔大哭不止,外婆给庆小兔冲了牛奶,庆小兔才停止哭泣。给庆小兔换了睡衣,庆小兔喝完奶,庆小兔继续哭,外婆把火火兔放在庆小兔身旁,让庆小兔抱着火火兔听儿歌,火火兔还是有一点魔力,庆小兔不哭了,庆小兔在和外婆说话。

姨妈说:“庆兔兔,我们走吧。”,庆兔兔突然捂住肚子说:“妈妈,我的肚子疼。”,妈妈说:“要不要带一个热水袋捂着。”。我真的有一点怀疑会不会庆兔兔神经太紧张造成的肌肉痉挛。

妈妈放学接庆兔兔回来,妈妈没有时间抱庆小兔,妈妈现在一门心思都放在庆兔兔的功课上。等妈妈洗完澡,来到房间里的时候,已经是二十一点五十分了。

现在庆小兔除了跟着妈妈上床睡觉,其余的时间都是我带着,庆小兔去打防疫针看病串门都是我抱着,妈妈说她抱不动,同样外婆的腰更是不行,外婆还听不得庆小兔哭闹。

妈妈明天还要带着庆兔兔去练跆拳道,中午也不回来吃饭,据说是颁发什么白黄带,还不知道庆兔兔的架子鼓跆拳道要学习到猴年马月。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