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357学习不能一蹴而就

2018-03-02 06:35 | 宝宝成长

2357十一二十七日星期一晴天16~8客厅早晨温度15PM2.5-110

早上要给庆兔兔送书去,三期的一对双胞胎的奶奶问:“爷爷,你今天是不是忘了带书了,这是给你的孙子送书吗?”,我说:“是送书去,也是去送孙子上学,孙子昨天夜里是在姨妈家睡觉的。”。

双胞胎奶奶问:“你们是不是一零六班呀?”,我说:“是呀?”,双胞胎奶奶问:“听说这个班是重点班是不是?”,我说:“外边好像传说是这样的?”,双胞胎奶奶说:“听说有领导的子女在这个班?”,我说:“好像吧,你家的两个是哪个班的?”,她说:“我们家的两个是一零四班。”,我说:“这样的事情家长可以背地里说一说,绝对不能当做孩子这样说,这样可能给孩子造成一个被人遗弃的感觉。”。

庆兔兔出来了,庆兔兔说:“外公,以后你可以不用送我上学,姨妈也用不着送我上学。”,我说:“为什么呀?”,庆兔兔说:“我可以自己上学呀?”,我说:“外公外婆妈妈姨妈以前上学都是自己上学,那时候人心比较单纯,每一家都有很多孩子。现在不一样了,每家都是一个孩子,改革开放以后人口流动大了,小孩子一个人在外边家长不会放心的,等你再大一点了你再自己一个人上学。”。

我问:“庆兔兔,九减二等于几?”,庆兔兔楞了一下,庆兔兔说:“等于八。”,我说:“你再想一想,是不是等于八。”,庆兔兔伸出手指头在数着,庆兔兔不好意思地说:“等于七。”。我说:“不会,你扳指头没有错,但是这个是数学的基础,应该别人问你,你应该连想都不用想一下就能说出来。”。

现在一个学期已经过半,庆兔兔的十以内的加减法还是好几天坏几天,十以内的加减法是数学的基础的基础,这时候应该不是扳指头计算的年龄了。还在幼儿园大班的时候,我就要庆兔兔每天记一下十以内加减法,妈妈却一直反对我这样做,妈妈说:“小孩子上幼儿园就是玩的,加减法这些到学校会教的。”。我只能每天接送庆兔兔的时候要庆兔兔记一下。

很快妈妈就开始接送庆兔兔,庆兔兔的数学学习也就停了下来,妈妈每天在家里,自然在家里我们也不能要庆兔兔学习这些的。

幼儿园到上小学是一个重大转折,但是转折是一个过渡,转折是一个过程,转折不是台阶,转折也不是一个龙门。幼儿园小学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阶段,但是孩子是一个人,孩子的思维习惯不可能一刀齐,孩子的思想适应还有一个漫长的过渡期,其实在幼儿园大班的时候,徐老师在教学上已经考虑到孩子到学校的适应问题,关键是很多家长不以为然。孩子头脑灵活,适应环境快,就不存在争议的问题,孩子们很容易转换角色。有一部分孩子和庆兔兔一样,大脑反应慢一个节拍,这时候家长就要提前去做准备。

人生是一个逆势向上去奋斗的过程,人生不是随波漂流随大流。功到自然成,功就是劳动,功就是努力,功到就是日积月累有了一定的基础,这时候才会出现一个飞跃。不能指望今天看书明天就会产生效果,鲤鱼游到龙门跟前往上一跃就可以成龙成凤了。专家学者是读了无数的书,做了无数的科学实验,最终才能够成为一大家。

车到山前必有路只是告诉你,只要有信心来到山脚下你就可以找到上山的路。鲁迅说:“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我们是沿着前人走过的路在走,我们要继续走下去,要找到自己要走的路。

回来屋里的时候,烤土豆电灯已经打开了,这就是说庆小兔已经醒了,外婆抱着庆小兔正在卫生间洗脸。外婆说:“你一走,小九就醒了。”,庆小兔看着我在笑,外婆说:“我让小九抱着小兔子听儿歌,我就到卫生间开暖风机,给小九准备衣服,准备洗脸洗屁股的水。”。

天上的云裂开又合上,地上的风在轻轻地吹拂着我们,在家里不觉得,来到外边就发现凉风飕飕的。

庆小兔的棉袄没有帽子,看看有时候还有太阳影子,也就没有回家拿帽子。

小菜店门口那个经常卖鱼的人来了,这是一个在水库钓鱼的渔夫,每当钓鱼有了收获,就会拿到集市是换一些零用钱。只要看见鱼,庆小兔看到就要去检查一番,庆小兔伸出手去箱子里去抓鱼。外婆也喜欢买他们的鱼,于是外婆买鱼,庆小兔看鱼,我再把鱼送回家。回家也就有了给庆小兔拿帽子的理由了。

觉得有一点凉意,觉得可能五一广场不会有什么小朋友,我们转一大圈经过中建之星到江边。江边的草坪上,密密麻麻的麻雀在啄食,一只麻雀飞起来,马上听到一片扑棱扑棱翅膀的声音,黑压压的一片麻雀飞起来。庆小兔看着嘴都合不拢了,外婆说:“现在环境好了,麻雀也变得多了起来。”,这麻雀不是一般的多,比以前我在农村看到的麻雀还要多。但是麻雀是来无影去无踪,看着都飞到大树上,麻雀再飞起来,在空中转一圈也就不知道飞到哪里了。

妈妈说今天还有好几个快递,怕快递来了家里没有人,于是匆匆忙忙就回家了。

庆小兔在拿识字大卡在看,我就一张张地跟庆小兔讲,识字大卡在庆小兔跟前堆一大堆,庆小兔并没有全部看,庆小兔只是有选择地看。

庆小兔突然看见茶几上的香蕉,庆小兔扑过去拿起香蕉就啃,我说:“你想吃外公给你用勺子刮着吃。”,等把勺子拿来,香蕉的外套已经被庆小兔啃了一个破洞,香蕉先生的黄黄的身体暴露无遗。

香蕉现在不管刮多少,庆小兔的嘴一样能够装得下,庆小兔抓住香蕉就往自己嘴里送,我说:“小九,你还不能自己吃,你一口咬多了会噎住的。”,庆小兔生气地犟了一下身子。

一根香蕉已经不能够填满庆小兔的肚皮,我说:“小九,你看香蕉没有了。”,庆小兔不相信,庆小兔抓起茶几上的香蕉皮看了一眼才放心。庆小兔马上看中了茶几上的橙子,我说:“我们刚刚吃了香蕉,我们下午再吃橙子好不好?”,庆小兔用手指着橙子表示非常不满意,外婆说:“你还想吃,外婆给你蒸鸡蛋羹。”,外婆的安慰让庆小兔平静下来。

鸡蛋羹蒸好了,已经不是那么热了,外婆喂庆小兔,鸡蛋羹还没有吃完庆小兔就有一点哼哼唧唧提不起精神来了。庆小兔的生物钟已经调整结束,现在是中午十一点钟准时睡觉,下午的一觉是十六点半,时间到了庆小兔的瞌睡虫准时来报到。

庆小兔只是睡了一个短短的觉,也就是半个小时庆小兔就不睡了。

今天厨房成了庆小兔的目的地,水桶里还有青蛙,盆子里还有早上买的五条鲫鱼。庆小兔只要想起来就会往厨房爬,有时候庆小兔会玩的起劲,水桶里的青蛙呱呱呱地叫上几声,马上就激起庆小兔想看望青蛙的念头。

屋里的地板庆小兔爬几步也就算了,厨房的地板就不是那么干净了,厨房里的一切都是油乎乎的,有一些地方甚至摸着还有一点粘手,如果让庆小兔爬到厨房最里面,庆小兔的衣服可能再也洗不干净了。我只能紧紧地跟着庆小兔,看看庆小兔决心是要一战到底,我就连忙把庆小兔扶起来,牵着让庆小兔走进去。

庆小兔用手把水桶上的盖子掀起了,青蛙并不是庆小兔来看望它们就会表示欢迎,庆小兔看见青蛙默默地看着自己,庆小兔就试图用手去拍打青蛙的脑袋,我连忙把庆小兔拉起来一点,于是庆小兔就用手拍打水桶,于是青蛙马上争先恐后地蹦起来。庆小兔并不害怕青蛙的举动,庆小兔和还伸出手去抓青蛙。

庆小兔看完青蛙接着就看鱼,庆小兔伸出手去抓鱼,鱼觉得有人想抓它们,鱼马上用力地摆动尾巴,鱼把盆子里的水击打的四处溅起。

外婆拍着手唱着儿歌,外婆跟我说:“你快来看,小九在扭屁股。”。外婆接着继续唱儿歌,外婆继续还着拍子在拍手,庆小兔的小屁股一摇一摆地跟着节拍在扭动,庆小兔的身体也跟着音乐微微地在上下波动。

开始新一轮的旅游,新修的小区还在装修,一个切割机在切割铝型材,随着工人师傅的手轻轻地按下,马上火花四溅,就像一个节日盛开的烟火,虽然色彩单调,可是飞溅的星星火花不比节日的烟火逊色多少。

登上高高的台阶来到凉亭跟前,凉亭里灰尘仆仆,椅子上几乎看不出原色,就是一片白色的灰尘。

想去小广场看看胖哥哥和两个双胞胎来了没有,小广场上大部分都是比庆小兔大几个月的孩子,他们的家长自然我一个也不认识。目前我也不想认识,因为就是上午和他们打招呼了,我记不住,下午我见了他们照样像一个陌生人。等待庆小兔自己找到小伙伴了,我再去认识庆小兔的小伙伴的家长。

那个从美国回来的小姑娘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既然是美国国籍,在我的心目中就是一个外国友人,一个被很多人羡慕的从美国回来的美国人。在很多人的想象中美国的教育是一个比较完善的教育体系,小姑娘在美国出生,在中国生活了一年,然后又在美国长到三岁,回来就是一个活脱脱的美国姑娘,中国话不会说,只能听懂美国话。

庆小兔走到一个原来喷水的基座跟前,这个美国小妞骑着滑板车也过来了,庆小兔拿起上边的一根树枝,这个美国妞马上一把就夺了过去,庆小兔还是小了一点,只是眼巴巴地看着美国妞把自己的棍子抢走。但是美国妞并没有善甘罢休,她用屁股想把庆小兔挤开,我没有说话,我只是用手远远地挡着庆小兔,防止庆小兔被小姑娘挤倒,连着几次庆小兔并没有被挤倒,美国妞马上变本加厉,一点点地把庆小兔手扶的位置挤的越来越少,眼看美国妞要把庆小兔挤倒了,我说:“小姐姐,不要挤了,你会把小弟弟挤倒的。”,其实我是说给美国妞娘妈妈听的,美国妞妈妈抬起头说:“小杨,你不要挤弟弟。”,美国妞只是愣了一下,干脆把整个屁股坐在庆小兔的前边,美国妞还是慢慢地往庆小兔这边挤,眼看庆小兔已经站不住了,美国妞妈妈说:“小杨,你到妈妈这里来坐。”,美国妞继续挤庆小兔,我没有办法只好扶着庆小兔离开了。

美国妞妈妈我认识,原来就是姨妈那栋楼的邻居,他的一个哥哥在宜昌出生,爱运动懂礼貌尊敬人。美国妞生下来就回到宜昌,那时候好像还很礼貌,怎么一岁去了美国一趟就变了味。当然一个人不能代表一个国家,但是如果一个中国人到美国去旅游,随地吐痰大声喧哗,美国人就会说:“中国人的素质怎么那么差。”,虽然这些人只是中国人的个别,但是他们却污染了中国人的形象。同样这个美国妞今天所做的一切,也让我对外国的教育的印象留下一点阴影,也可能这就是外国的个性教育的结果。

回来庆小兔喝了一百八十毫升牛奶很快就睡着了。

庆小兔刚刚起来穿衣服,庆兔兔就推门进来。

外婆抱着庆小兔,庆小兔看见我们吃饭,庆小兔伸出手嗯嗯嗯地要吃饭。半个肉包子,肉没有给庆小兔吃,庆小兔一口接着一口。姨妈说:“小九吃饭不用人操心,庆兔兔小时候吃饭就没有让人省心,一次饭要热好几次。”。包子下肚,庆小兔看着外婆手里没有了东西,马上庆小兔就哭了起来,外婆说:“包子已经吃完了。”,庆小兔用手指着桌子上还要吃东西。外婆说:“那我们再吃一点红薯吧。”,很快庆小兔大半个红薯下肚了,还剩下一点庆小兔就不要了。妈妈说:“小九这一点好,小九知道吃多少就不要吃了,哪怕就剩下一口,小九也不会继续吃的。”。

姨妈问:“庆兔兔,你们班有没有班长呀?”,庆兔兔说:“有呀。”,姨妈问:“是不是老师站在前边说一个人的名字,你们就举手同意呀?”,庆兔兔说:“不是的。”,姨妈说:“那是不是你们举手选举呀?”,庆兔兔说:“老师把名字写在白纸上,我们在名字后边打勾。”。

妈妈说:“他们班有一个女孩可厉害了,特别喜欢打人。她看见一个同学在叠纸,这个同学叠了一个孔雀,她就伸出手要过来,拿过来马上两个手就把孔雀撕了,那个同学打了她,老师还批评了那个男同学。”,姨妈问:“那个同学打过你没有?”,庆兔兔说:“没有呀。”,庆小兔想了一下说:“她打过我。”,姨妈说:“你打他了没有。”,庆兔兔说:“我也打她了。”,姨妈问:“那你们两个谁赢了。”,庆兔兔说:“我们两个都赢了。”。

庆小兔爬到挖掘机跟前,庆小兔用手扶着挖掘机想上去,我把庆小兔抱到挖掘机上。庆小兔用手去拉扶手,庆小兔把挖臂收起推出,庆小兔又用手拉住手柄,挖掘机的挖斗就前后挖撅着。姨妈说:“小九的动手能力就很强,小九很多东西无师自通。”。

庆小兔又去坐扭扭车,庆小兔两个手转动方向盘,扭扭车在慢慢地往前运动,姨妈拿出手机说:“小九,你还蛮行的嘛,你现在都会开扭扭车了。”,我说:“庆兔兔也是今年才知道扭扭车可以自己前进的。”,姨妈拿出手机说:“小九,你开扭扭车,我给你拍一个视频给你爸爸发过去。”,庆小兔反而停下来看着姨妈,我要庆小兔转动方向盘,庆小兔也没有动。我过来帮着庆小兔转动一下方向盘,庆小兔这才自己转动方向盘开起扭扭车,但是庆小兔只是象征性地走了一小段。

庆小兔又到玩具架上把叠叠乐拿下来,这是一副杂木叠叠乐很重,我怕叠叠乐砸在庆小兔的脚上,我帮着庆小兔把叠叠乐拿下来。

庆小兔刚刚拿了一个叠叠乐,整个叠叠乐就倒在地上。庆小兔一个个把叠叠乐从上边拿下来。庆小兔趴在地上,庆小兔把一个个叠叠乐往后扔,前边没有了,后边又堆起一堆,庆小兔身体转一圈,庆小兔继续把叠叠乐再往后扔。

十九点半妈妈给庆兔兔复习完英语和数学就出来了,妈妈跟姨妈说语文的的复习要求,庆小兔看见妈妈,庆小兔马上就大哭起来,庆兔兔和庆小兔捉迷藏,庆小兔马上不哭了,庆小兔和庆兔兔躲起了猫猫。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