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354能够养家糊口就好

2018-02-27 06:44 | 宝宝成长

2354十一二十四日星期多云17~8客厅早晨温度14PM2.5-72

听到庆小兔的哭声,我连忙往房间里跑,外婆抱着庆小兔在昏暗的房间里踱步,外婆的摇晃并没有让庆小兔不哭,我接过庆小兔,庆小兔马上不哭了。

外婆的催促着让我早早地去接庆兔兔上学,我的手机定了接庆兔兔上学的时间,无奈外婆一阵阵地催促声。我走路很快,我走的还没有四五分钟,我就已经来到姨妈小区院墙外边,隔着栏杆我连着喊了好几声,我才听见姨妈说:“庆兔兔还在穿衣服。”。

看着一个个学生从我的面前走过,庆兔兔始终没有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当庆兔兔背着书包出来的时候,手机的时间刚刚指到七点三十分。

庆兔兔刚刚从小区侧门出来,门口站着的竟然是壮兔兔,壮兔兔知道庆兔兔会从这个门出来。壮兔兔对庆兔兔说:“明天星期六,后天星期七。”,庆兔兔说:“没有星期七,那是星期天。”,壮兔兔说:“我星期天要去武汉赶情。”。

我问壮兔兔爷爷:“你们星期天都要去武汉吗?”,壮兔兔爷爷说:“他们的事情我还不知道,你知道我们家的情况,我们不可能离开这么长时间的。”。壮兔兔一家都是生意人,都是各有各的事业。壮兔兔爸爸和庆兔兔妈妈一样是专业英语毕业,壮兔兔还有一个姑姑,是北京航空学院的毕业生,据说壮兔兔姑姑还是一个北航高材生。现在壮兔兔爸爸姑姑都继承父母的衣钵做起生意来,壮兔兔他们一家人已经有三个门面。

壮兔兔爷爷说:“我已经搞了三十六年的生意,他们大学毕业了,我就说,你们要是自己找工作,我就把门面盘给别人,结果我的一双儿女同意接我的班。我带着他们经营三年,我就让他们自己搞了,我现在已经彻底退了出来。”,我说:“不过他们学的东西都可惜了,当然学航空不见得就要做飞机,和航空相关的行业很多,航空的知识一样可以用在民用技术上,同样英语也可以在各个领域大显身手。”。

壮兔兔爷爷接着说:“我跟我的儿女说,你们结婚生子,我辛苦了一辈子不想再做了,孩子你们也要自己带。带孩子我可以给你们钱,你们请亲家带,还是请保姆,我都不会管的。现在壮兔兔他们这是二胎,我答应早晚给他们接送孩子,我的老伴现在还在给他们招呼一个门面。”。我说:“老了,老了,应该放松一下,休息休息了。其实有时候闲的没事,给他们搭一把手,也算是一种活动,力所能及,不过也不要太勉强自己。”。

壮兔兔爷爷说:“你不知道我们那时候做生意多么辛苦,我不是不会骑车,也不是不会开汽车,我现在每天就是走,从福久源走到这里那么远,我每天都是走过来的。我那时候去东北山东进货,我一个人开着大货车,几天几夜不睡觉,瞌睡了,就把汽车停在马路边,我就趴在方向盘上眯一会。”。

做生意不容易,能够从众多的生意人中最终不倒下已经难能可贵,那时候中国刚刚改革开放,春风化雨万物待兴,没有积蓄,没有经验,中国也没有什么高速公路,有的就是一颗颗中国人的诚心。冲上去一个团,倒下去一大片,最后能够把红旗插到山顶的屈指可数。

回到家庆小兔已经坐在自己的小床上,外婆在给庆小兔准备洗澡水和要换的衣服,喝完奶,庆小兔跟着外婆一起出发去买菜。

天上的云在慢慢地散开,太阳在云后露出灿烂的笑脸,阳光直射到我们前进的方向。我抱着庆小兔,我让庆小兔的脸朝向后边,路上看见两个正在把孩子放进童车的奶奶,外婆说:“现在不要放,太阳光直射到孩子的眼睛里了。”,但是这些人对这样的好心劝告没有一点动心,还是把孩子放进童车里。一个孩子马上扭过头,一个孩子只是眯缝着眼睛看着太阳。其实带孩子出去都不是一个人,让孩子躲避一下太阳并不困难,就是家长多抱那么五分钟,等过了这一条阳光直射的马路,但是所有的家长并不这样想,可能他们认为孩子应该有躲避太阳的这个本能。

十点半庆小兔回到家,今天外婆没有再给庆小兔喂药,外婆给庆小兔冲了牛奶,一百五十毫升牛奶瞬间就已经底朝天。庆小兔抱着空奶瓶还在吸,外婆说:“你还没有吃饱呀?外婆在给你舀一些稀饭来。”。外婆端着稀饭还没有坐下来,庆小兔急的手舞足蹈地嘿嘿嘿吃了半碗稀饭。

十一点钟准时哄庆小兔睡觉,吃了饭我刚刚躺下午睡,我就听见庆小兔在说话。没有看见庆小兔在哪里,再次听到庆小兔的声音,我起来了,我看见外婆坐在屋里卫生间门口的地上,庆小兔的头从卫生间里露出来。屋里卫生间是一个高台,庆小兔能够爬上去,爬下来庆小兔还是小心翼翼。庆小兔一个手先摸到地板上,庆小兔把身上往前移动一点,庆小兔又放下一个手按住地面,庆小兔整个身体伏在卫生间的地面上两条腿在慢慢地蹬地,庆小兔初生牛犊不怕虎,庆小兔不知道危险所在,当庆小兔的上半身都悬空的时候,庆小兔的两个胳膊已经撑不住自己身体的重量,庆小兔两个胳膊一弯,庆小兔上身就落的屋里的地面上,庆小兔的一条腿也掉下台阶。突然的变故让庆小兔吃惊不小,庆小兔眼睛看着我,庆小兔有一点想哭的样子,我说:“男子汉,又没有摔疼,你爬过来。”,庆小兔犹豫了一下,庆小兔马上就爬到我的跟前,我说:“你很勇敢,我们小九是男子汉。”。

我把屋里电视机打开,让庆小兔看英语教学片,庆小兔先是扶着床沿看电视,我让庆小兔坐在庆兔兔书桌的椅子上,没有想到庆小兔一动不动看了十几分钟电视。庆小兔也不是完全没有动,我不会让庆小兔在一个位置上椅子看电视的,我隔一会就会把椅子移动一下距离,或者移动一下和电视机的角度,虽然我在移动椅子,我并没有影响庆小兔看动画片的热情。

看完电视,我把庆小兔抱到沙发上,看见茶几上的橙子,庆小兔伸出手就拿了一个,转眼间橙子已经被庆小兔咬出一个伤疤。我把橙子切成四瓣,把每瓣又划成小块。一块橙子刚刚塞进庆小兔的嘴里,庆小兔就伸出手拉我的胳膊,庆小兔已经准备接受下一块橙子,很快半边橙子就越变越少,就剩下两片橙子皮了。看见庆小兔嘴里还有东西,我要庆小兔张开嘴,我人庆小兔把嘴里东西吐出来,庆小兔从嘴里推出一块已经没有橙子原来颜色的橙子絮絮,可能这一块大了一点,庆小兔的牙床又咬不动。

外婆起来给庆小兔喂一百八十毫升牛奶。

CCTV4《走遍中国》正在上演,中国企业往智能化发展的案例。一个设计制作自动化流水线企业的负责人的儿子也喜欢小发明,记者问:“你长大了准备干什么”,小男孩的回答我是没有想到的,小男孩说:“我长大了,只要能够养家糊口就好。”,小男孩爸爸不会缺钱,但是他们想到的是我只要能够过最简单的生活就好,他们想到的是怎样把企业搞好,怎样让中国的企业走到世界的最前端。

阳光依旧灿烂,但是蓝天已经不是那么蓝了,白色已经和蓝色融为一体。

庆小兔今天还是从医院里经过,庆小兔还进到大楼一层大厅看病人取CT底片和X光底片。

从三期侧门进去就听到外国语幼儿园方向人声嘈杂,庆小兔用手指着要去看。栏杆的近处有一个班的小朋友在做游戏,男女有别,女孩子围成一个圆圈,男孩子自成体系。女孩子和两个老师手牵手。老师喊着话,小朋友一会往中间集中,一会手臂撑直拉成一个大圆圈,一会老师要大家蹲下来,一会所有人都把手高高地举起来。男孩子围坐在一个很大的圆盘里,一个老师在教他们玩手指游戏。

远处一片篮球上下跳动的景象,可能有两个班的小朋友在一个男老师的指挥像是在拍篮球,于是到处是砰砰砰拍篮球的声音。别看孩子都那么小,拍起球来没有一个拍不起来,有几个小朋友两个手轮流拍,个别的小球星还会转一圈再拍一下。

一片空地上密密麻麻地坐了一地的小朋友,他们一个人手捧一本书在看着,也可能是让孩子享受冬天的阳光。

天鹅喷水池旁,庆小兔伸出手去摸大天鹅的翅膀,接着庆小兔站到大天鹅背上,庆小兔两个手抱住大天鹅的脖子。庆小兔叽哩哇啦大声叫着,水池对面走过一个奶奶,奶奶笑着说:“你在跟奶奶说话呀?”,庆小兔继续对着奶奶叫喊着,奶奶说:“你对着奶奶笑,奶奶好高兴哟。”,奶奶走远了,庆小兔还是朝着奶奶走远的地方叫着。

健身器材场地还是要去的,看见一个小女孩在玩太空漫步机,庆小兔也要站在踏板上,于是我弯着腰让庆小兔站上去,接着就是不停地摆动。庆小兔很高兴,可是我的腰就受不了了,如果单单是弯着腰扶着走还可以,现在是抱着庆小兔前后晃动。最多三分钟,我的腰隐约感到有一点酸,接着我身上就在发热,我说:“小九,外公受不了了。”,庆小兔还要晃,我又晃了几下说:“不行了,外公的腰酸了。”。

宠物店看小狗是庆小兔的必修科目,但是宠物店的味道实在让人不敢恭维,五六个狗笼码在一起,屋里又没有排风扇,我不知道老板是怎么呆在店里的,顾客是不是有好心情来选购商品的。庆小兔想看狗,庆小兔对狗味道不是怎么拒绝,我们远远地站在站在宠物店门口,我说:“屋里好臭哟。”,我用手捂着鼻子让庆小兔看,庆小兔也就没有要求再往跟前靠。

宠物店没有开灯,宠物店又窄又深,离门口稍微远一点,笼子里的狗就看不清了。看了十分钟,我说:“小九,我们走吧。”,还没有走几步庆小兔坚决不走,于是重新回来继续欣赏小狗的尊容。

天上的云突然铺天盖地,没有了太阳,转眼间天色也变得阴暗起来,一股股凉风习习吹来。夏天的风求之不得,秋天的风凉爽宜人,冬天的风就有一点刻骨铭心了。

没有了天上的太阳光,屋里稍微深入一点就什么要看不清了,只能勉强看见门口的几个狗笼里狗在晃动。

我本来还是有一点汗潞潞的背心,凉风一激马上背心觉得说不清的酸楚,我连续咳嗽起来,回到家也没有停下来。我说:“小九,天有一点冷了,外公都咳嗽了,我们回家吧。”,庆小兔这时候才答应回家。

进门外婆就听见我的咳嗽声音,外婆说:“就是你到外边脱衣服太多。”,我说:“我没有脱多呀?我出去并没有感到冷,小九走走停停,小九要我扶着他走路,要我抱着他玩,时间长了,我身上就隐隐约约地发热出汗。关键是我们从三期出来,太阳被云所遮挡,气温急剧下降,小九在宠物店门口看小狗,看了又不走,凉风吹的我背心冰凉冰凉。”。

外婆没有在说什么,我说:“这是没有办法的,只能听天由命,我出去不可能随时随地地脱衣服加衣服,小九不可能把他一个人放在地上。在外边受凉这是我的命,看看我自己能不能够挺过来。”。

我喝了一杯温水才把咳嗽压下去。

十六点十分,我说:“我来哄小九睡觉。”,外婆说:“小九像这个样子,像是要睡觉的吗?”,我说:“时间到了,该睡觉就要睡觉,小九已经不是太小的孩子,他已经知道思考了,他已经知道要玩了,现在不到他眼睛完全睁不开,他不会去主动睡觉的。这时候你只要屋里光线不要太明亮了,适当地哄一下就可以了。”,外婆说:“马上你不是还要去接庆兔兔放学吗?”,我说:“不要紧,小九只要五分钟就能够睡着。”。

庆小兔只是哼哼唧唧两分钟,庆小兔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电话铃响了,是姨妈来的电话,姨妈说:“今天我去接庆兔兔回来,今天我们要带庆兔兔去松滋。”。外婆说:“姨妈没有接送卡怎么办?”,我说:“学校控制的不是那么严,不行的话,妈妈可以给姨妈发一张接送卡的照片就行了。”,外婆问:“庆兔兔去松滋,妈妈不知道怎么办?”,我说:“为什么要操那么多心干什么,他们都是三四十岁的成年人,她们知道事情应该怎么做。我们现在不要再把自己当做长辈,事无巨细地管这管那,这些事情都不是我们要管的事情,我们可以静下心的休息一会,放松一下我们紧张的神经。你就把自己想成一个炊事员保姆,你的责任就是买菜做饭,洗衣服拖地就是你日常工作。我就把自己看着一个保育员,一个不称职偷偷摸摸教学的幼教老师,我只要庆兔兔小九在我的跟前,不受伤快快乐乐的成长,他们两个能够跟着我学习一些知识,我就心满意足了。”。

吃过晚饭,庆小兔跟着妈妈外婆去小广场,回来庆小兔就开始爬。庆小兔爬到茶几下边,可能庆小兔已经知道茶几可能会碰到自己的头,庆小兔在茶几下边慢慢地抬起头,庆小兔让自己的头轻轻地触摸到茶几的下沿边框,庆小兔转过头看着我。庆小兔然后再趴下来继续爬,当庆小兔快要爬出茶几的底部,庆小兔又在底下试了一下,自己坐起来会不会碰到头。

庆小兔从沙发旁边站起来,庆小兔的头紧挨着茶几边沿站起来,庆小兔的头没有碰到茶几。庆小兔把沙发上的摇铃拿起来看了一眼,庆小兔把摇铃扔到地上,庆小兔再弯下腰把摇铃捡起来然后再往地下扔。

庆小兔一个手扶着沙发转过身去抓茶几上边的东西,茶几上都是一下装零食瓶瓶罐罐,我连忙把这些庆小兔的目标移师它乡,我说:“小九这些东西你是不能玩的。”,我拿走一样,庆小兔又拿另一样,我再拿走,庆小兔再找一个拿。

外婆来了,我说:“从明天开始,这个茶几上不能再放零食,瓶瓶罐罐茶杯瓶子都不能放,最多放一些小九可以吃的水果。”。茶几庆小兔已经拿不到东西,庆小兔重新趴在地上开始爬,庆小兔爬到外婆晾在箩筐里的大头菜条条。庆小兔一把一把地把大头菜抓出来,然后庆小兔再一根一根地捡回去。抓出去容易,捡回去难,庆小兔把大头菜放进嘴里,虽然庆小兔不可能吃进去,就是吃进去也不可能出现什么危险,我还是把大头菜从庆小兔嘴里拖出来,我说:“这个还没有腌,也没有拌,现在是不好吃的。”,庆小兔并没有不高兴,庆小兔还是不时地抓一根放进嘴里去嚼。

二十一点半,妈妈给庆小兔喝完奶,妈妈就让庆小兔睡觉了。

庆兔兔给妈妈来了电话说:“妈妈,我已经准备睡觉了。”。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