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庆兔兔日记》2352交通安全人人有责

2018-02-24 07:56 | 宝宝成长

2352十一二十二日星期多云转阴天13~6客厅早晨温度14PM2.5-83

八点半庆小兔才从睡梦中醒来,庆小兔笑眯眯地望着我们,庆小兔可能还在回味着梦中的喜悦。

天上白色的大幕有了一点松动,抬头可以看到一些比较明亮的云彩。

肉店门口的凳子上放在一个很大的猪头,这是一个黑猪专卖店,自然这个猪头也是满头黑发。两个尖尖的耳朵竖在那里,猪的眼睛微微地闭着就像一头睡熟的大猪。庆小兔要我抱着他去看猪头,庆小兔没有一点惧怕的神色,庆小兔用手去触摸猪的鼻子,庆小兔用手去揪猪的耳朵,我说:“这个就是猪头。”,我用手指着旁边的宣传画说:“你看,就是这个大黑猪的头。”,庆小兔揪着猪耳朵一次又一次。

一辆公交车在公交站缓缓地停下来,车门打开马上从车上下来许多匆匆忙忙的上班人,庆小兔伸出手指着公交车,我说:“我们要去买菜,我们用不着坐公交车。”。从公交车后门走到前门,这时候只剩下几个人在上车,庆小兔再次俯下身用手指着公交车的前门,外婆说:“外婆推着车不能上汽车。”,我说:“小九,下午外公带你坐汽车好不好?”。

来五一广场第一站就是去水族馆,看那里可爱的小白兔,一身漂亮羽毛的虎皮鹦鹉。一个小男孩也过来看小白兔。男孩的奶奶说:“当心不要撞着小妹妹了。”,外婆说:“我们不是小妹妹,我们是男子汉。”,外婆用手指着小男孩问:“他几岁了?”,男孩奶奶说:“他刚刚一岁大一点。”,外婆说:“他的个头很有一点高嘛。”,小男孩奶奶说:“我们生下来就很重,有八斤半重。”,外婆说:“那你们的身体也太好了,我们生下来六斤都不到。”,男孩奶奶说:“他的哥哥才十一岁就已经一百六十斤了。”。一百六十斤让我和外婆听了都吓一跳,外婆说:“那也太胖了,太胖了对身体不好,以后要控制一下饮食。”,男孩奶奶说:“医生也说要限制饭量,可是他要吃,我们也没有办法不让他吃,他的爸爸妈妈也都喜欢吃。”,我说:“可能是受到父母吃饭的影响,父母的很多生活习惯就会影响自己的下一代。”。

在十字路口等待过斑马线,我们旁边一个年轻的妈妈怀里安全带束缚着一个五六个月的小女孩,就在等过马路的那一刻也没有忘记看手机,庆小兔挥手啊啊啊地和小女孩说话,小女孩妈妈竟然浑然不知。人群在往斑马线上涌动,后边的人碰到年轻的妈妈,年轻的妈妈才知道要过马路。过马路年轻妈妈头始终没有抬一下,年轻妈妈就是下意识地随着人流在移动。

看手机带孩子出的事故已经屡见不鲜,可是这些家长们天天在看手机就没有看到相关报道吗?你相信斑马线,你相信红绿灯,可是你不能相信所有的汽车司机没有喝酒疲劳驾驶,你也不可能相信那些无法无天的电动车司机会不会撞红灯。孩子就是一个家的天,孩子的任何闪失都是一个家的灾难,我们再用功也不至于在路上的一会功夫吧,说的再小一点,过马路你能不能抬起你高贵的头,看一看有电动车向着你驶过来。

外婆买了玉米棒子,庆小兔马上伸出手要,外婆说:“这个玉米还没有煮,等外婆煮熟了就给我们小九吃。”。

回到家刚刚坐下来,庆小兔看见茶几上的橙子就伸手要,庆小兔抱起橙子就往嘴里啃。外婆说:“外婆拿去洗一下,外婆帮你切开。”,庆小兔马上就不愿意。庆小兔大哭大叫,我说:“外婆又不是不给你,外婆是给你切开。”,我于是抱着庆小兔,跟着外婆来到厨房,庆小兔探出头看着外婆把橙子切成几瓣。外婆刚刚把盘子放在茶几上,庆小兔就伸出手要拿,外婆说:“这个你还吃不好,外婆给你掰成小块。”,庆小兔身子往后一仰生气了,一直到外婆把一小块橙子放进嘴里,庆小兔这才坐起来吃橙子。

庆小兔现在已经不再局限于坐在地上玩了,庆小兔爬到一个地方,庆小兔就会扶着东西站起来,庆小兔还不知道什么东西可以扶着,什么东西可以抓手,只要庆小兔想站起来,庆小兔就会站起来,我的任务就是给庆小兔一个技术支持。

庆小兔爬到挖掘机跟前,庆小兔扶着挖掘机直立起来,这个挖掘机是一个可以骑的挖掘机,庆小兔一个手扶在上边,我看着就有一点胆战心惊,我用一个脚挡住挖掘机移动方向,我的两个手随时随地准备庆小兔的歪倒。庆小兔一个手抓住挖掘机的把柄,挖掘机的挖臂马上上下前后地动起来,庆小兔每晃动一下挖掘机的挖臂,庆小兔还回过头看上我一眼。

庆小兔两条腿靠在挖掘机上,庆小兔伸出手去够挖掘机后边的自行车,庆小兔一个手玩弄自行车刹车的钢丝绳,庆小兔还一个手去滚动自行车的轮胎,我也腾出一个手去扶着自行车,防止自行车的滚动把庆小兔的手卡在自行车前叉间隙里。庆小兔趴在挖掘机的座椅上一个手去摇自行车的踏板。

庆小兔看见外婆刚刚切的放在筛子里的大头菜,庆小兔用手在布拉,接着庆小兔就一把一把地往地上撒,我连忙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马上噢噢地直叫。

庆小兔正在地板上爬,外婆看见了对我说:“你还让他爬呀?”,我说:“不让他爬,你让他干什么?”,外婆说:“今天小九穿的棉裤是淡颜色的,小九在地上一爬,裤子在外边还能够见人吗。”,我说:“脏了就脏了,脏了有外婆可以洗呀。”,外婆说:“这么淡的颜色,弄不好怎么洗都恢复不到原来的颜色。”,我说:“就当这个是一个染了颜色的花棉裤。”,外婆说:“这种棉裤洗几次就不能再穿了。”,我说:“这种棉裤也就穿一个月,那么多棉裤哪里穿得完呀?”,外婆说:“棉裤穿的那么脏,洗又洗不干净,以后怎么送人呀?”,我说:“能送则送,不能送就当垃圾扔掉。”。

十一点钟我抱起庆小兔,我说:“时间到了,我们是不是要睡觉了。”,庆小兔还是哼了两声,很快庆小兔就睡着了。

两个钟头的美梦庆小兔醒了,外婆给庆小兔喝奶,外婆突然发现庆小兔鼻子里有东西。外婆说:“小九,你的鼻孔里怎么有鼻巴巴呀?外婆来给你弄出来。”,庆小兔看见外婆的小拇指的指甲挨近自己的鼻子跟前,庆小兔用手推开外婆的手,庆小兔的头用劲地往后仰去。外婆说:“鼻巴巴堵着鼻子人多不舒服呀。”,外婆不管庆小兔愿意不愿意,外婆一个手抱紧庆小兔,一个手就开始给庆小兔掏鼻屎。庆小兔哪里受得了外婆的强制动作,庆小兔拼命地挣扎,庆小兔动用全身的力量去抵御外婆的攻击,我只好站在到外婆的一边,帮着外婆按紧庆小兔。很快外婆的小拇指的长长的指甲尖端挂了一大块鼻屎出来,庆小兔也不挣扎了,外婆把鼻屎在庆小兔眼前晃了一下说:“你看,这么多鼻屎,你呼气多么吃力,你能够舒服吗?”,庆小兔不知道鼻屎对自己影响有多大,但是庆小兔知道外婆没有再强迫自己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了。

蓝天始终不愿意敞开心怀,白云不离不弃地呆在天上。

一路上都是例行公事,不过庆小兔没有要求去超市,庆小兔也没有想去福久源,回来庆小兔也没有要从医院里通过。爷爷奶奶的打牌摊位庆小兔还是要看的,来到五一广场,庆小兔一直在看。一个跟着我们一起过马路的小姑娘,庆小兔一直注视着小姑娘,已经过了好几个打牌的位子,庆小兔才发现旁边打牌的爷爷奶奶,庆小兔要我转回来看旁边打牌的。

庆小兔并没有踏踏实实地看打牌,庆小兔的眼睛始终朝着有声音的方向。一个看牌的奶奶看着庆小兔,庆小兔就对着这个奶奶笑,奶奶说:“小家伙这么喜欢笑呀?”,奶奶拿着牌在问:“小伙子,你也喜欢打牌呀,是不是马上你跟奶奶一起打牌,你告诉奶奶应该出什么牌。”,庆小兔只知道和奶奶在笑,庆小兔也不知道奶奶在说什么,庆小兔看到的就是奶奶的一张笑脸,于是庆小兔也是笑脸相迎。

回来的时候刚刚伍家小学放学,庆小兔要过马路去看放学的学生。马路对面的安全岛上已经挤满准备过马路的学生,那条右转弯的路早已经被人流所阻断。斑马线的指示灯还是红色,一个年轻的爷爷带着孩子踏上了斑马线。大江大河绝对不能塌方,一旦大堤出现缺口,这个大坝一下子就会倒塌了,于是放学的家长一涌而上,马路上马上就成了人头的海洋。马路上汽车还在一辆跟着一辆前行,突然看见斑马线上的人流,汽车马上就停了下来。这是十字路口,汽车是挡住了另外一个方向的车道,三辆汽车一字排开,另外车道的汽车只能从一个狭小的窄缝里勉强穿过来。

汽车在斑马线让人,这些天已经成了铁律,但是人如果在有红绿灯的路口,行人就必须要遵守红灯停绿灯行。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像这样无法无天可能会造成十字路口的混乱,甚至会造成次生事故,让整个十字路口瘫痪下来。学校放学是要保护学生的安全,但是绝对不能无视红绿灯过斑马线,这种事情必须制止不能蔓延。

十字路口这里一定要装上人脸识别探头,对第一次撞红灯的行人给予警告,等到二次再犯的要给予公示,如果再三再四就要进行罚款而且要重罚,我们不能因为某些人的我行我素而损伤绝大部分人的利益。

星期六庆兔兔到农村带回来的青蛙在呱呱呱地叫着,听到青蛙的叫声,庆小兔转着头在找声音来源,我说:“这是青蛙的叫声。”。庆小兔走进厨房看,我拿开塑料桶上的网子,桶里的青蛙马上就抬起头爬动起来,庆小兔没有一点害怕,庆小兔弯下腰用手去够青蛙,我没有让庆小兔手够到青蛙。庆小兔的手拉动桶沿,青蛙顿时一个个上蹿下跳,庆小兔看到青蛙一个个活蹦乱跳,庆小兔没有显得一点恐惧害怕的神色,庆小兔把腰弯的更厉害,庆小兔想把青蛙抓起来。

十六点钟了,我还是想要庆小兔形成正常作息时间,庆小兔看着我在笑,我说:“小九,我们是不是要睡觉了。”,不知道是不是庆小兔听懂睡觉的含义,庆小兔马上情绪变得急躁起来。外婆说:“要不要我们喝奶。”,奶刚刚下肚庆小兔就哭了起来,我抱起庆小兔,庆小兔马上就不哭了,没有两分钟庆小兔就打起呼噜起来。外婆惊奇地问:“他睡了吗?”,我把庆小兔抱到外婆跟前人外婆看,我说:“小九怎么打起呼噜来了。”。

躺着庆小兔鼻子里呼噜噜的作响,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庆小兔鼻子就好像立即通畅了许多,庆小兔的鼻子再也没有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了。

妈妈回来了,妈妈说:“庆兔兔在楼下等二姑妈来。”,等听到楼下汽车和庆兔兔的声音我们连忙下楼,妈妈捧着一个鞋盒子,鞋盒子上放着一个杀好的大母鸡,不用想鞋盒子里肯定是庆兔兔庆小兔吃的土鸡蛋。

二姑爹拖着两个蛇皮袋艰难地移动着,二姑妈站在汽车后备箱旁边力图想拖动一个很大的蛇皮袋,我过去接过来,原来是满满一袋地瓜,妈妈说:“这个可能是今年最后一发地瓜了。”,地瓜是庆兔兔爷爷的主业,庆兔兔就是每年吃着爷爷的地瓜一天天长大的。地瓜很重,我勉强把地瓜蛇皮袋提离地面,同样二姑爹的两个蛇皮袋也轻不到哪里,因为两个蛇皮袋几乎是在楼梯上拖着走的。

上到楼上,庆小兔已经抱在外婆的怀里,二姑妈放下手里的东西,拍着手说:“二姑妈抱抱我们小九。”,庆小兔竟然扭过头去,外婆说:“我们小九刚刚醒了,还没有完全醒清白。”,二姑妈扫兴地放下手。来了二姑妈就是要看看庆小兔庆兔兔的,结果庆小兔并不领情,二姑妈只能扫兴而归。

电话铃响了,电话那边传来小姨奶奶说话的声音,外婆拿起电话自然就是交流育儿心得,我们两家有一点共性就是妈妈是高学历,带孩子的老一辈不如妈妈们的学问多,虽然相应那边是官重权大,但是养儿育女和官阶是没有关系的。带孩子是一门学问,是从书本上学习的,于是出现了不同时代人的代沟。老年人的旧观点已经不符合社会的进步,为了给孩子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明天,孩子出生的第一天就要精耕细作。姨奶奶不适应现代社会的要求,也不是姨奶奶一个人,几乎每一个家庭都会面临这样的危机。姨奶奶每天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迈腿,完全按照书上的指示又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实现他们。带孩子是一个高智商细致的工作,必须要按照条条框框了做,每天要穿多少衣服,每天要喝几次牛奶,每次牛奶要放多少奶粉,孩子的辅食要添加什么,要添加多少,应该怎么进行加工。

书上说的简单,一二三四五六七,可是真正做起来就不是像看书一样容易了。给孩子洗澡换衣服,带着孩子去买菜做饭,孩子睡觉了还要洗衣服拖地板。

老生常谈,姨奶奶每次的电话大同小异,但是还是在牢骚中一天天走过来了。不是姨奶奶,我们不是也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庆小兔也在一天天的长大,我们的牢骚怪话也悄悄地在说。外婆说:“能够帮助他们做的就帮着他们做,实在做不了的你就装糊涂,反正他们不可能一天到晚看着你,你只要尽到一个长辈的义务就可以了。”。

庆小兔爬到厨房检查爷爷送来的蔬菜水果,庆兔兔提着火火兔开始播放故事,庆小兔回头看了庆兔兔一眼,庆小兔马上坐起来,庆小兔调转船头往庆兔兔那里爬了过去。庆小兔爬到沙发跟前站起来,庆兔兔马上拿着火火兔往后移了一下。庆小兔重新趴在地上,庆小兔爬到庆兔兔跟前,庆小兔扒着庆兔兔的腿站起来,庆小兔伸出手去拿火火兔,庆兔兔马上把火火兔举过头,我说:“你是听故事的,小九玩一下怎么不行呀?”,庆兔兔这才把火火兔递给了庆小兔。

外婆给庆兔兔端过来一碗冰糖梨子水,看见庆兔兔在喝冰糖梨子水,庆小兔马上爬到庆兔兔的身上伸出手,庆兔兔端起碗把梨子水一仰头就灌进嘴里。看着庆兔兔的空碗,庆小兔只是用手摸了一下碗边就离开了。

厨房里传来剁肉的声音,外婆在收拾爷爷带来的鸡,庆小兔拉开外婆的肩膀低下头去看鸡,一毛不拔赤条条的鸡庆小兔没有一点害怕,庆小兔还想用手去摸鸡头。外婆说:“这个鸡脏,过两天外婆把鸡给你煮鸡汤喝。”。

姨妈回来了,姨妈要庆兔兔走,庆兔兔说:“我今天想在家里睡觉。”,妈妈说:“在家里你现在一个人又不能睡,你跟外婆外公睡,外公这两天还在生病,外公没有办法照顾你。”。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